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域历史人物系列之九:绛宾与弟史的音乐之声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20:06:06 点击:35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常惠救援乌孙之后,决定顺道征讨龟兹以报当年赖丹之仇。常惠所部只有五百兵士,龟兹虽小,五百人也是远远不够的。兵从何出?用皇帝的符节征调西域各国的兵马,从龟兹以西各国征调二万人马,从龟兹以东各国征调二万人,再加上乌孙的七千人马,组成三路大军,围攻龟兹。大战是一触即发。
  不过,仗根本没打起来。常惠也不想真打, 只是敲山震虎。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兵法说的很清楚。围三缺一,也要给龟兹人指出出路。在三军合围龟兹之前,常惠的使者已经先到了龟兹,指责龟兹杀害赖丹之罪。
  此时龟兹老王已经去世,现在的龟兹王是老王的儿子绛宾。绛宾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人。他深知,象龟兹这样的小国,要想保存、进而发展,必须与汉朝这样的大国搞好关系。而且随着汉朝对西域的经营,丝绸之路日渐繁荣,各国人民都受益了, 龟兹也不列外。
  绛宾本身是非常不想与汉朝作对。面对常惠的指责,绛宾表示这都是先王时贵族姑翼做的坏事,自己并不知情也没有罪,愿意交出首恶,以消除误会。于是龟兹王亲缚姑翼到汉营请罪,姑翼自然是难逃公道。
  绛宾之所以能这么痛快地就满足常惠的要求,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绛宾也要借此机会对内部进行清洗,为自己顺利向汉朝转向做准备。龟兹同乌孙比邻,是除车师之外,汉朝与乌孙联系的另一条通道。而且,龟兹这个地方物产非常丰富,是匈奴一个重要的物资基地。在汉朝进入西域之前,龟兹一直在匈奴的统治之下,龟兹国内倾向匈奴的贵族非常多。不进行内部整肃是无法保证政策顺利转向的。

  对于如何深化与汉朝的关系,搭上经济发展的顺风车,绛宾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和亲当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是一个捷径。可是象龟兹这样级别的国家,同汉朝和亲谈何容易。可以说送礼都找不到门。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在一次宫廷聚会上,绛宾认识了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弟史的风韵使绛宾十分着迷。真可谓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回国后就派出求婚使节,求娶解忧公主的女儿弟史。这门亲事可以说一举三的,求得美人,又与汉朝、乌孙结成姻亲。可是不巧,弟史到长安学习鼓琴去了,婚事暂时免谈。
  现在亲没结成,汉朝讨伐的大军却先到了,绛宾真是感到万分的沮丧。当然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常惠的要求,只是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治国大计。
  处理完龟兹的事情,常惠回京复命。他前脚走,龟兹王后脚就截住了一队汉朝使团。有的时候幸福不是毛毛雨,却是大个馅饼从天上掉下来。绛宾现在的感受就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使团里有他朝思暮想的弟史。
  原来弟史被送到长安学习鼓琴,学成之后,汉朝派侍郎送弟史归国,正路过龟兹。绛宾当即决定扣留使团,以免再生变故。同时又派出使者,前往乌孙说明情况。解忧公主被绛宾的真诚所感动,就答应了婚事。
  不久解忧公主就给绛宾夫妇走了一个后门。希望他们能够比照汉朝宗室弟子的规定,能够有机会到长安觐见皇帝陛下。这就有点破格了。绛宾也适时地致信长安表衷心,积极争取长安一行。
  元康元年(公元前65年)绛宾夫妇进京朝拜。汉宣帝正式册封弟史为公主,并赐予绛宾夫妇汉朝印绶,龟兹正是纳入汉朝的管理序列。夫妻二人在长安滞留一年方归。
  这一年绛宾是真正领略带了什么叫先进文化,什么叫文明。归国之后绛宾在龟兹仿照中原样式建立了新的宫殿,让龟兹人穿起汉服,并修筑道路,实行出入传呼、钟鸣鼎食的汉家礼仪。
  对于绛宾的所作所为,西域有些国家的人是无法理解的。有人甚至嘲笑龟兹人非驴非马,是骡子。就像他们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儿在水里不快乐哪。绛宾的政策为龟兹带来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利益,多年以后,不知不觉中龟兹已经成为塔里木盆地最强大的绿洲之国。
  被绛宾夫妇带进龟兹是钟、鼓、琴等汉朝乐器。钟、鼓大多数人都很熟悉。琴是什么哪?就是古琴。关于古琴有两个著名的典故。一个是高山流水,一个是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一个是友情,一个是爱情。
  高山流水讲的是音乐家伯牙与樵夫钟子期的故事。两人虽然职业不同,却从音乐上找到了共同点,一个擅长弹,一个擅长听,在音乐上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钟子期去世之后,伯牙感到知音难觅,从此不再鼓琴。

  高山流水今犹在,千古知音最难寻。
  闻琴子期人已逝,而今鼓琴还为谁?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音乐就是心灵的声音。穿过虚空,架起了不同心灵的桥梁。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更是音乐为媒、琴为证。
  司马相如是西汉的大文学家,最擅长的就是写赋。在外游学回到老家四川临邛之后, 也没什么正当职业,就待业在家。临邛市长知道司马相如的本事就经常来访,套近乎。文学家毕竟见过世面,就借此炒作自己。时不时给市长点难看,不是来了不见人,就是不回访。市长也蛮配合,一点不生气,这叫礼贤下士。一来二去,这名声就大了。司马相如越装,人们就越想见识这位牛人。
  临邛富豪卓王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一个机会把司马相如请到家里来赴宴。还不能说吃饭,得说品琴,要不就俗了。饭要吃、琴也要品。当时卓文君是寡居在家,也想看看这位司马先生什么样,就隔着竹帘偷看。结果被司马先生发现了,一曲《风求凰》就打动了芳心。一曲爱情新歌就此诞生。
  现在这个古琴就被绛宾夫妇带到了龟兹。随同绛宾夫妇走进龟兹的还有一个数十人的歌吹乐队。一个汉朝的标准乐队最少应该包括钟、鼓、笙、瑟,也可能包括羌笛,羯鼓等胡人的乐器。
  这些只是冰山一角。传说琵琶就是为细君公主量身订做的。细君嫁到乌孙之后总是郁郁寡欢,就给她做了这个琵琶。无论在马上还是在骆驼上都能弹。传说毕竟只是传说,细君公主再不高兴也不至于成天骑在骆驼上四处弹琵琶。只是强调了音乐的交流而已。
  音乐这个东西地域性很强。不同地区的音乐是截然不同的,一听就听出来。草原的音乐就是德德玛无限宽广的女中音;一听二人转就是东北的音乐,那是林海雪原、长枪快马的豪迈,不用细品也有一股猪肉炖粉条的味道;齐鲁大地的音乐那是传统的、典雅的、儒雅的风范,当然也会有烙饼卷大葱的爽脆;江南的音乐就是莺歌燕语、咿咿呀呀,甜甜的、腻腻的小桥流水。那有没有集大成的、沁人心肺的天籁之音?如果有的话就是龟兹。
  龟兹 处于四通八达之地,南来的北往的都要在这里歇一歇,停一停,注定就是一个文化的大熔炉。现在,龟兹音乐的好日子还没来。数百年以后盛唐的时候,经过千锤百炼的龟兹歌舞才开始绽放光彩,盛极一时。

作者 :华子GG 时间:2013-06-03 13:42:00
  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