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也说乡愁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9-05-28 09:49:21 点击: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也说乡愁。

  本来我没有乡愁。
  闲来颇感无聊,又不禁想扯出点事来当话题,想借此重开心扉、不妨开聊些啥。正好借他人之命题留下自己的错笔之辞,随意聊聊。因为别人的话题是乡愁,也不禁扯出我的另一缕乡愁话题,所以也想借势聊聊乡愁的话题。
  这话本也是想在别人的乡愁话题中留下雁过之声,云去之影,或是鸿爪雪泥,但几次都只能放弃。
  因为他是在扯乡愁的话题而我却扯不出一丝半缕乡愁,为了乡愁只得登高。而本不带丝毫乡愁之绪还扯什么乡愁?风马牛不相及!
  本来我是没有乡愁的。此辈子正被这瘦薄的浅土狠狠吞噬着似的深陷其中而不得脱身,所以也就扯不上对此瘦薄之乡土有丝毫眷恋之情与离愁之绪。本来该有的乡愁反成了乡怨!我对乡土未免心生有另一种直说是压弃、生疏的情愫,欲离不能,想离不得,只得厮守艰难,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如麻凌乱纠缠着紧紧攥住一颗多情而无耐变得冷落的心灵!那种逃不离、弃不开、被深深吞噬,紧紧陷落其中、紧死死被攥住似的,对这爿于我是那么狭促又是此般地淤泥堆积的地方,奈何哪还隐有令我萦怀处?!
  没有!尽是不堪回首处处。我也想找到的有,但真是没有。不久前,偶遇一位早年曾经相知,后借婚嫁逃离外地的同辈女子一句浅浅的问:
  “假如人生真的能重来一遍,你想如何?”
  “逃!逃离!甩开这地方。逃得无影无踪,离得越远越好,最好能躲到一块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农民工。盲流。流氓。哪怕沦为乞丐,也可让我重新开启我的另一半人生!”我无假思索地快嘴直言。
  早想逃离但就是逃不离!躲不开,就是这么死死地被某种东西缠绊着紧紧攥住,深深地陷落、好像是被深深陷在积满淤泥腥臭的烂泥潭里的那条鱼!更像庄子早年遇上的那条涸辙之鲋!
  所以我只得借文字逃离!所以每有释难开的事只与空茫的灵魂对话!犹如放飞希望脱笼之鸟。
  她也是。所幸她已算是如愿以偿,早年假婚嫁将自己放逐似的远嫁他乡。就是为了逃脱、终于逃离这片土地!
  孰料,不几天,即有传言——她死了!是自杀!跳井!是农场那废弃的机井!那井深有十好二三十米!
  我顿时瞠目结舌。不相信。不可能。不敢相信!看不出耶,那天她、看起来是那么光鲜而雍容几分华贵,她已退休了。退休金是不算多,每月少也有千多块钱,这笔钱,一个女子,足可让她安享颐年!那天我跟她在村口站了好久。看不出,孰难料她,后来证实,却是真的!她真的死了。是跳井。跳下那二十米的不浅的机井!
  证实此事、不禁让我心底隐隐地,偷偷地升起一缕稳稳的钝痛,还有沏骨之凛寒!
  后来才知道早年的相知后来逃离远方的她外在看来光鲜丽人,实质也是极不如意。因为人生最后已将她绚丽的外衣褪尽,将曾经光鲜的她最终、晚年被丢进苦不堪忍的境地而自戕,纵身跳下一口数十米深的废弃多年的机井!
  原因是,她那独生宝贝儿子后来好事不做偏染上毒瘾,将一个好好的家吸得七零八落,一塌糊涂,还借了不少高利货!最后被那些放贷者穷追不放,将家中所有值勤钱的东西前后如洗劫一样空徒四壁!她实在是气不过来,那天又被那些人渣逼债上门,她一时缓不过来,返身跳井!
  她当年为脱逃农村而远嫁农垦、农场。尽管也带上个挣不脱的农字头,但那是国营农场!在我们这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泱泱大国之土地上,只怕是沾上一个“国”字号,都与单纯的农字头尾的好。还好得多。本来她都退休了,那退休金不比别的国字号的人多,但比挣不脱农字号的人少。但是最后是,儿子不学好,说是被人诱进毒窟里出不来,更是借了高利贷,最后拖累一个家,最后将这完好的一个家拖进深渊!她自小就处于形势中排头兵的宠儿最后也跌下那口深不探底的贫窟里,让她最后只能以死解脱!那已是过后很多时间我才自别人的婉惜中偶尔得知。都过去了!唯留下一心迷茫怅然!
  殊无知她当时、也正处于只想逃离之窘逼之中!当时她也正处于欲逃无处想离无地。可能她那一行,正是想重回故地寻找足可让她也得以苟且于人生裂缝逃离偷生!
  那天村口偶遇,看也像她着意绕过什么,那么不巧;却也那么凑巧,正巧我从田里回家,扛犁赶牛回家,她不巧也自农场回家,当然已是外(娘)家,却在路口倥偬间、偶然相遇。本来她的外家与我并不同村,但公路正好自我村前过,可能那天她是坐过站了,错过路口却也正巧是自我村口不远处下的车,路经这儿,又正巧我刚好自田中回来,不巧中却恰巧,俩人已是三十年,村口路边偶遇。不觉已是三十多年!三十几年哪,真的只是掸指一挥间!
  她依然那般的丰腴雍容,显出几分尊贵。而我、顾影自怜,欲躲无处。俩人相对,简直成了陪衬人了我!我自感萎酸,她倘是往年的尊容。岁月、时间、光阴,全在这面前相形见绌,却也是、相形得彰!
  那天我俩呆了好久好久,默默相觑无语良久,追忆与怀思、好像顿时失去意义,你我面对岁月光阴,相去甚远,岁月蹉跎,人生沧海,她可算倘还依然风姿绰约,略减当年,丰腴富态。而只是我,如枯木未朽,孓立朔风,只恨破帽太小;只想遮颜过闹市,正想绕过那条狭隘的路,却只恨路窄,还是被她认出来了!不年无遇偶遇路间,不禁回首当年,感慨岁月,随意聊聊当年春月风华。回首时,已是曾经来时路上一地零乱错落的人生碎片,犹如鱼鳞、风干破败于来时路,有心无意俯身收捡些许抖落的人生碎片,倘若刚自鱼身上括落的鱼鳞片片,仿佛倘还片片沾血,爿爿带肉,却早已风干,不禁感慨万千,唏嘘良多,最后只是、万分迷茫!
  ——啊,或许,这也是人生!这正是人生!!都说命中偕一泊,谁都逃不开!或许命中注定,谁也躲不过!那么多的万岁爷,几多王公子爵,无分富贵贫贱,现归何处?岂不无不同归不亦黄土?!
  所以早先老人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千斤力不抵四两命,认命罢!命中早有注定,只是你我无知!顺天意罢,命中偕一泊!像荒漠上的孤狼,哪倒下哪即是它的归宿!本是荒原是求生之灵,哪顾身后魂归何处?!
  却怎么也意料不到过不久就传言她死了。那天村口偶然一遇,却怎么也意料不到,竟然是诀别!她 毫无迹象。也并未见情诸异样,不几天,听说她死了,证实,她真的跳井、死了!
  就因为她那不争气的儿子。天哪,人生来怎会如此、让人猝防不及?防不胜防!
  又何必呢?非要去死?!还以那样决绝的方式!
  兀地不禁让我、想起一段典故。是庄子的一段文字——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
  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以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
  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