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邻居胡婆婆

楼主:一休翁 时间:2016-11-01 10:11:14 点击:56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邻居胡婆婆
作者:一休翁

 与其说这是一篇纪念胡婆婆的文章,不如说是哭她老人家的祭文。她孑然一人,无儿无女,甚至连一个亲戚也没有,生前悲惨,身后凄凉。人们不是常说有十八层地狱吗,她的一生,就是人世十八层地狱的真实写照。
  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我家住在重庆城外叫元通寺后街的一条狭小陋巷,与宽敝气派的前街相比,这里不仅地势低矮,而且有一条很大的百年臭水沟,终年污水流淌,若遇大雨水势凶猛,气浪所裹挟的浊气和水雾,扑面打来,让人闻了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
  重庆的房屋都是顺着坡势建的,挨挨挤挤,密不透风。坎下支起几根木桩,桩上铺上木板,加围加盖就成了有重庆特色的吊脚楼。这吊脚楼路面之下的部分,乡下是用来做猪圈,城里则筑成小屋出租给那些极度贫穷的人,因光线透不进去,漆黑一片,象地牢一般。

  我那时小,好奇,见路面有一个仅容一人上下的缺口,便顺着窄小的陡梯往下走,下面伸手不见五指,有如洞穴般阴森可怖,更可怕的,是下面到处弥漫着一股恶心的臭气。原来,它紧挨着臭水沟巨大的豁口,臭气就无遮无拦的冲你而来,我的天,这里能住人?还真不如去住地牢,至少地牢里沒这股子熏人的臭气。
  胡婆婆就住在下面,一间简陋潮湿的小屋,又黑又暗,大白天都得点油灯。她是抗战时逃难来重庆的乡下人,亲人被日本飞机炸死了,就与也是单身的刘老汉结了婚。他们是典型的“姐弟恋”,刘老汉要小她三、四岁,个子瘦小,在胡婆婆面前,真象个小弟弟。她个子高,为人精明,不是长相丒,也会去找份佣人的工作做。也许是她早年落下面瘫的病,整張脸扭曲变形,嘴巴歪向一边,牙齿大半脱落,说话不清楚,嘴角经常挂着细沬状的口涎,眼晴被堆起的皱纹挤成一条缝,这就是老年胡婆婆的模样。
  刘老汉则老实巴交,做棒捧的收入少的可怜,胡婆婆就去码头上捡些船上丢弃的烂菜叶拿回来做菜。一次,河里漂来一条半大的死猪,她打涝上岸,请人抬回家,烧水,刨毛,剖开,制成腊肉,吃了整整一年。
  谁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胡婆婆老俩口就是一对模范夫妻。刘老汉一早就扛着扁担出门去挣钱,胡婆婆在家操持家务,洗衣做饭。虽然他们穷日子过的清苦,但在外人眼里却幸福香甜。他们穿的,多半是好心邻居送的旧衣服,虽然自已打上了补丁,却洗的干干净净。他们结婚几十年,许是刘老汉脾气好,许是胡婆婆善待人,老俩口从沒红过脸,更沒拌过嘴。
  几年后,“洞穴”小房拆了,胡婆婆搬来我们小院,成了朝夕相处的邻居。她们没钱交房租,就在大门的一角用席子圈了个三平米的地方,放上张小床,就成了她们的家。厨房搭在屋外,只有顶棚而无围墙,冬天四面来风。那时,全国进入饥荒年,我最喜欢看胡婆婆在厨房忙活,就象现在看电视直播。
  她系的围腰很漂亮,是由十几种颜色的碎细布条拼镶而成的小方块图案,比现在流行的七巧板还巧妙。与她身上穿的补疤衣相互映衬,更显的美丽大方,她在厨房和卧室之间来回穿梭,给人一种流光溢彩的忙碌感觉。
  胡婆婆人虽然老了,动作仍很利索,只见她先升火下煤,然后淘米煮饭,两个小瓦罆各放一点米,添上水,盖上锅盖蒸。她的身影在热腾腾的蒸气中时隐时现,就象活动在云雾般的神仙世界里。待饭蒸好,她揭开锅盖,用手去按按罆沿,试试饭的松软,因为刘老汉有胃病。菜则是用清水煮,放一点盐,那时的人缺少炒菜的油啊。
  刘老汉在街道办的运输联社上班,劳动强度大。由于政府定下的粮食定量低,每个人都吃不饱,刘老汉也不例外。由于他长期缺乏营养,有一天他终于病倒了。那是一个清冷的早晨,胡婆婆劝刘老汉在家调养一天,但两张嘴要吃啊,无奈的刘老汉強撑着病体扛着扁担出了门,那根粗大沉重的硬杂木扁担与弱小的刘老汉实在太不相称,我望着刘老汉颤颤的背影,心想,别出事哟。果然他走了没多久,就有人神色慌张来报信,说刘老汉刚走了一条街,在下坡时,一个趔趄,他就摔倒了,而且摔的不轻。接着,只见几个路人把滿脸是血的刘老汉搀扶着送回家。
  胡婆婆心疼地埋怨说,劝你在家休息一天,你不听,摔成这样啷个办嘛?她赶忙给刘老汉清洗伤口,边洗边抹泪,还不住的唉声叹气。这运输联社不是月薪制,做一天有一天工钱,不做,两个人吃什么呀?
  刘老汉的额头跌破了,弄的满脸滿身是血。胡婆婆清洗好伤口后,敷上邻居给的药,找来布条包扎好伤口,还给他换下弄脏的衣服。刘老汉在床上躺了三天。邻居们出于关心、不时去探视,因房间实在太小,床就占去五分之三的位置,那还有站人的地方,邻居们只好倚在门外宽慰他。
  病体稍见好转的刘老汉又强撑着病体出门,肩上依然是那根又粗又沉的扁担,刘老汉佝偻着身子扛着它,一个瘦小,一个粗大,二者的结合,实在是对生活的讽刺。
  只去运输联社了一天,第二天早晨,刘老汉去上班的路上自己又折了回来,他脸色苍白,双腿打颤,他绝望地对胡婆婆说,这班沒法上了。胡婆婆对邻居说,老头子头晕的利害,昨天在运输联社的桌子上趴了堥天分钱没挣。刘老汉回到家,就一头倒在床上再沒起来,两个月后,刘老汉就咽气了,谁也不知道他患的什么病,也沒钱吃什么药,就这么在床上活活的折磨死了。
  剩下孤单的胡婆婆,据说境况还好了一点,她从此可以享受政府对孤老的救济,每月可领到为数不多的生活补助费。她依旧去捡别人丢弃的烂菜叶,依旧接受别人不穿的旧衣服,在这个院子里,最后渡过了她人生的五年时光,享年七十六岁。

  

作者 :民工老陶2011 时间:2016-11-01 12:29:55
  好婆婆!
作者 :王心安 时间:2016-11-02 14:38:54
  一声叹息!
作者 :金色银杏叶子 时间:2016-11-02 16:07:50
  好可怜。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6-11-02 19:56:27
  宿命!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6-11-05 15:20:14
  咳!人生就是那样的不同!宿命!
作者 :黑洞真人 时间:2016-11-06 04:45:09
  我们该如何,我们该怎么做…
作者 :随便OO 时间:2016-11-07 16:01:29
  被社区误封多日不能回帖,今日才得影乱解封。有点意思。
作者 :仰天难啸 时间:2016-11-21 07:22:37
  不幸的人生,楼主的叙述很传神。
作者 :三叶草F1 时间:2016-12-18 10:29:55
  解放了,还受着这样的苦,在农村应该是五保户了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