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陨落的星

楼主:老头雷 时间:2018-05-26 14:31:08 点击:1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这人,心目中没什么偶像,如果说有,曾经有过半个。
  这半个偶像,是17年前的一个作者,他善写各种体裁的文章,写的好,写的多。说来奇怪,作为偶像,我不曾见过他,只熟悉他的名字,至于他的长相一一高矮帅丑,我一无所知,一晃17年过去了,谁也料不到,突然之间,我会在养老所与之邂逅,不能不说是一个奇遇。
  有资挌进养老所的,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我当年54岁,已经是个例外,我听说,有个人比我更年轻,而且,早几年就进来了,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年纪轻轻就来养老?他背后一定有故事, 受好奇心驱使,我想认识这个人,有人指着他的背影向我介绍他。
  这人气度不凡,单外形就能镇住人,从年龄看不到50岁,国字脸,墩实健壮,笔挺的西装,瀟洒的敞开,毛衣的桃尖领上,系着漂亮的领带,脚下的皮鞋擦的锃亮,他的站姿,象直直的一拫桩,这样一个充満活力,平净利落的男人,竟然住在养老所,实在匪夷所思。
  我和这人见面带戏剧性, 吃过早饭,我去院埧转悠,所里的付老,在给花缽换土,他做所里的义务花工,不拿报酬。这时,国字脸走来,在气质上,他和老人形成强烈反差,一个阳刚十足,一个老态龙钟,国字脸也喜欢花草,我路过他的房间,见他的窗台上养有好几缽花。
  他爱靠着窗台看书,一次、我路过他房间,见空着的藤椅上,放着一本封皮清爽的书,书名叫《销魂百指令》。我也算个读书人,这辈子读过不少书,听说过的书名也不少,但这本书休说看,连名字也没听说过,真是奇妙的一本书,不仅书名奇妙,还有读它的主人。
  国字脸也看付老换土,我礼节性的招呼他,他不回话,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递我,我说,不会,他顺手叼在自己嘴上,点上火,猛吸一口,吐出一团烟雾,我见他不说话,便问:“怎么称呼你?”“鄙人姓毕”。这是百家姓中一个生僻的姓,我误听成“戚”,“是戚继光的戚吗?”“不,是毕福劍的毕。”他也许怕我再问,干脆自报姓名,一字一顿,说他叫“一毕一X一X”。这个名字,如雷灌耳,我怕听错,让他再说一遍,真的是他一一毕XX,他这颗17年前突然消逝的文艺新星,怎么会陨落在养老所?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但世事难料呀!
  毕XX这名字,我太熟谙了,在17年前的企业小报上,他红透半边天。他的文章风挌泼辣,笔调优美,闪着智慧的光芒。他很勤奋,发表的文章,多而且好,我篇篇必看,是他的粉丝。就这样,我与他,结下作者和读者之缘,但他的年龄,长相,干什么工作,我都一概不知道,曾经想过,与他结个文友,但没人搭桥。过了几年,他的名字,突然从报上消失,人间蒸发一般,他去了哪?发生了什么事?成了我心中的一个谜,谜底历经漫长的17年,才得以揭晓。
  我急于想知道他突然消逝的原因,故意提起当年事,我不无感概地说:“你当年名气可大啊,我曾经是你的粉丝,知道不? 你后来怎么突然消逝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空气象突然凝固,接下来,是片刻的沉默,只见他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嘘的一声,呼出长长的烟圈,似乎要吐出多年积压于胸的块垒,毕见我提及他当年,叱咤风云的岁月,来了兴致,还没开口,先唉叹一声,然后,摆摆头,说:“唉,往事不堪回首,提起此事就伤心,我也没想到会落到如此下埸,一埸车祸 ,毁了我的家庭,也毁了我一生。”说到这里,他停下 ,又叹一声,表达对这场车祸的追悔和感叹。他丢掉手中的烟头,调整一下姿势,开始跟我讲述 ,这埸车祸 发生的经过。
  17年前他买了一套新房,为此欠下债,那时钢材好销,,他想找朋友搞点盘元,转手倒卖 ,赚点差价还债。
  他去朋友公司,朋友陪他玩了一夜麻将,次日一早,他要赶回厂上班,告辞时,朋友派车送他,考虑到年轻司机也陪着玩了一宿,为了安全,朋友另派一老司机开车,岂料上了车,年轻司机出于友情,执意要亲自开车送他,说好只送一程。坐在车里的他,心情欢畅,朋友巳答应给他50吨钢材,一转手,就可赚2万块钱,他感到幸福来的好突然。
  那知熬夜的年轻司机精神恍惚,车速又快,开到一拐弯处,迎面来了辆车,惊慌之下,避让失措,当即连人带车飞坠堡坎下,车头栽在庄稼地里,倒立着,年轻司机当场身亡,毕从车里爬出来后也昏倒在地,待他醒来,巳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家人告诉他,他当时伤势很重:脾破裂,脑挫伤,还折断了几根肋骨,在抢救室连续九天九夜昏迷不醒,病床边放了不少抢救设备,整个脑袋缠着纱布,鼻孔也插上输氧管,女儿来看他时,吓的不敢近身。医院连下三道病危通知书,医生对他爱人说,毕伤的太重,钱化了,不一定能治好,即使治好,可能成植物人,你们做家属的,要权衡得失,如果选择放弃,现在还来得及。
  在亲情和金钱面前,他爱人选择了前者,说出的话令他感动。他爱人对医生说,尽力治吧,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他一一现在回忆起那次抢救经历,毕还掩饰不住对他爱人的感激。仗他身体素质好,靠了医生的全力抢救 ,他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这次车祸,二死一伤,他是唯一的幸存者,住院三个月,化去医疗费近十万,经有关部门鉴定,他定为二级伤残,肇事方赔了他一笔钱,这笔钱,又引出一连串亲情矛盾。
  因为脑部严重挫伤,他只对陈旧的事物有印象,他爱人把他接去装饰典雅的新居,还为他请了保姆,他说新居不是他的家,嚷着要回之前的旧屋。他爱人给保姆买菜的钱,他一把夺过,乘车回他的旧屋,由于他有瞬间失忆的病,全程三元的车费,他重复买了好几次。
  他虽然病的不轻,而且伤及大脑神经,但他爱人并没有嫌弃他,一边坚持给他治疗,一边精心调理他的身体,还想方设法逗他开心,一年后,他的身体奇迹般的康复。
  他兴奋地说:“那时走路,失去平衡,象个醉汉,东倒西歪,你看现在,恢复的不跟正常人一样了吗?”他边说,边甩开手,在我面前走起正步,他动作显的僵硬,步态仍旧不稳,让人想到春晚小品<《卖拐》,范伟的滑稽表演,我想笑,又不敢笑。“我的视神经扭伤,至今留下残疾。”他说,左眼正面看人是双影,只能斜着看,他指指左眼角,我这才注意到,那里留下条疤痕,两只眼睛变的大小不一。
  康复后,他不能上班,领导答应给他办劳保。他豁达说:“我是死过一回的人,捡回一条命,现在,我还能抽口烟,喝口酒,吃口饭,该滿足了,还想什么?”这设问,不是问我,他心里早有答案。人的命运真是不可预测啊,他当初,意气风发,激扬文字,揮斥方遒,是何等的豪迈呀!仅仅一场车祸,就把他变成这样,生命脆弱,我为他婉惜。
  他能康复,已属奇迹,不消说,他爱人功不可没,我心里生出对他爱人的敬意,问:“你爱人是干什么的?”“她也喜欢写点东西,说不定你认识呢。”我认识?这话从何说起?啊,我想起来了,昨天与他闲聊,提及党校的事,那一期共两个班,学员相互都认识,他爱人莫不是我的同学? 我迫不及待问:“你爱人姓什么?”“XX。”一一哈哈,是她!他爱人确是我同学,但不在一个班,我手上还保存着,那一期的学员毕业时的合影照。
  毕业后,他爱人去了一分厂,我们很难见面,一次,路上邂逅,她行色匆匆,手里拿着一巻东西,说正为她老公的调动奔波。早听说她们夫妻不在一块,还听说她老公是个笔杆子,文武双全,帅气俊朗,是个了不起的男人,私下很想见上一面,看看这男人如何霸气,,想不到,山不转,水转,十几年后,在养老所相遇,她老公,竟是我的偶像毕XX。
  毕见我表现惊讶,淡定的抽着烟,一支抽完,又接上一支,我见他烟瘾很大,问他一天抽多少?他说,以前写东西,很亡命,人家叫他拼命三郎,靠什么?就靠这个!边说,边把香烟伸我面前,继续说:“领导若要的急,不论多长,我一个晚上就赶出来,弄的一地烟头。”“屋里满是烟草味,你老婆不生气?”他嘴角掠过一丝苦笑,说:“谁敢生气?那时候我们家阳盛阴衰,什么事都由着我。”随即话峰一转:“现在不行啰,轮到她嫌我了。”他似乎感到这种说法欠妥,忙修正道:“她受娘家挑唆,才变的心。”
  变心?XX是个看重感情的女人,她怎么会变心?毕接下来说的话,言之凿凿,不由我不信,原来,是那笔赔偿金惹的祸。
  赔偿金到底有多少,毕始终不肯透露数目,当然,我也没必要弄清楚。毕说,她娘家人知道了这笔钱,都伸手要,把它当唐僧肉 。她爸寿辰,张口就要几千,她弟也编个理由找他借钱,都碰壁后,骂他是吝啬鬼,关系慢慢恶化。与娘家有隙,也影响到夫妻感情,最终,毕和他老婆分手。他大约许久没找人倾诉了,在我面前大倒苦水,他忧伤的说:“这点赔偿金,要管我一辈子,那敢胡乱化?现在这点工资,要抽烟,喝酒,打牌,零化,够不?这个窟窿谁来填……”
  不过,虽分了手,XX每月会来看他,他读大三的女儿,兼职挣的外快,也常买些东西孝敬他,他在养老所不感到寂寞。
  可能伤感的话说的太多,忽然,他话峰一转,说到锻炼。他说,你别看我身体恢复得好,靠的是锻炼啊!这话听来有点玄,他现在仍然走路不太稳,怎么锻炼啊?难道在院埧散散步,也是锻炼吗? 我带着好奇问:“你咋个锻炼法?” 他嘿嘿一笑,故作神秘道:“这个嘛,我当然有我的方法。”什么秘不示人的方法? 我不好意思再问。他见我发窘,忙解释说,他炼的是气功,练功时,他气贯丹田,腹部隆起杯口大一个包,任你拳脚棍棒,身体毫发无伤一一原来他是武术世家,这气功得自家传。
  毕住我楼下,他那个单元住两个人,他稍矮,另一个姓張的老人长的高瘦,两人相差二十岁,情同父子,好似塞万提斯笔下的桑丘和唐吉柯德。姓张的老人性情古怪,不与任何人说话,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我去江油后,姓张的老人疯病复发,在院埧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唐吉柯德》,把养老所闹腾了一场。
  我从江油回来,发现毕屋里少了张某,他们说张疯了,巳送医院。为什么疯的?这里不是只有文疯子和武疯子吗,怎么又冒出个张疯子? 医务室的医生说,张是五九年打成右派时疯的,后来治好了。这次犯病缘于电源跳闸。几个老人在院埧发牢骚,说是张某用电炉引起的,张某躲在窗子背后听到别人对他的指责,以为激起公愤,神经受到刺激,当天没有出门。
  第二天早晨,张某去食堂打饭,忘了拿配餐馒头,打上稀饭就走,刚到楼门口,突然蹲下身,捂住肚子,象犯了肚痛。正好有人路过,想伸手扶他,不料,他猛然从地上弹起,这人一吓,轉身就跑,他乘势就追,这时,穿着红色太空服的女护工路过,见状大声制止:“干啥子,干啥子!” 张某见兀地来个红衣女,就象发怒的斗牛瞥见了红斗蓬,转身就向女护工冲来,女护工吓的逃跑,嘴里发出尖叫。
  此时的張某,手里端着碗,手臂甩身后,象要掷碗,他追撵时,嘴里发出唔唔的怪叫声,听的人毛骨悚然,眼看就要追上,女护工一个趔趄,摔倒地上。围观的人,紧張的远远望着,没一个敢去救人,接下来,不知要发生什么,惊恐万状的女护工,绝望地闭上双眼……
  正在这危急时刻,毕XX出现,大喝一声:住手,干啥子!吼声如晴天霹雳,当即镇住张某,随即出现戏剧性的一幕:只见张某止步,转身,突然下跪,给毕瞌头。瘫坐地上的女护工,睁开眼,见毕来救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场英雄救美的活话剧完美闭幕。
  英雄救美的男女主角,其实在背后早结情愫,我是从一件小事得知的。年近四十的女护工外号叫六妹,她往楼上搬衣柜,双手很脏,许是身体发热,她请身边女工邦她脱外衣,女工象剥笋子一样,帮她一件件脱去,几个老头在一边打趣说,脱光,脱光。最后只剩内衣,她沒戴乳罩,女人的乳房,隔着内衣轮廓毕现,惹的老头们,齐刷刷投去目光。
  站我身边的毕,见状,突暴粗口,骂道,毬莫名堂。我好不纳闷,这六妹是他什么人,值得他大动肝火? 几天后的深夜,我从外面回来,刚上楼梯,毕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我好奇,回头去看,过了好一会,门缝里闪出一个人,竟是一个女人。虽然楼道没有灯光,黑漆漆的,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六妹。我这才明白,毕和六妹,已有了地下情。
  六妹是附近的农民,家里姊妹多,排行第六。我问她,为什么出来打工?她说,是为儿子读书。她的工作范围广,为老人洗衣、洗澡、打饭和做卫生,样样都干。我在院坝散步,正遇到她为老人洗衣服,巳晾晒长长的两条绳子,她说,洗衣机里还有。我问,怎么洗这么多?她回答全是老人的,从内裤到外衣,从床单到被套,分类进两个洗衣机里搅拌,她说,老人的衣物都有一股怪味,一搅,怪味散发出来,闻了令人作呕,难怪其他护工都不愿干这个活。六妹性格开朗,身材匀称,脸上有几颗雀斑,说话轻声细语,女人味十足,难怪毕喜欢她。
  年底,院里的人都去外面吃团年饭,不知何故,六妹沒去。天色黑尽,我无聊,站窗口望夜空,突然,院埧中出现六妹的身影,她不时回头,往毕的房间张望,几分钟后,院坝又出现毕的身影,消失在六妹去的方向……
  不久,我离开养老所,六妹被所里辞退,而毕与六妹的关系,大概也随之了结。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8-05-27 14:00:01
  回帖有时间限制,好久没来了,顶一个~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