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伤痛》

楼主:18367481031 时间:2014-07-13 21:50:06 点击:6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希望你振作起来,为你自己的被"害"而努力吧![$COMEFROM_TIANYA_APP$]
作者 :晗一馨 时间:2014-07-14 08:31:17
  王小波杂文里有一句“人做一件事,有三种办法,以希特勒想干的事为例,一他可以自己动手干,这样他就是普通的纳粹士兵,为害有限;其次,他可以支持别人去敢,这样他只是一个纳粹军官;最后,她可以蛊惑宣传,把德国人弄得疯不疯、傻不傻,一齐干坏事,这样他就是个纳粹思想家”。
  假设孙释颜不是投毒犯,在公安审讯八小时后,解除嫌疑,那么第二、第三嫌疑人应该是舍友金亚和王琪。神奇的是,她们从来没有被审问过,仿佛朱令令被投毒案和她们两个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贝志诚曾明确指出:孙释颜就是投毒凶犯;和孙释颜同班中有匿名同学也指出孙释颜就是投毒凶犯。面对这些实名指控, 孙释颜除了发声明进行辩驳,没有进行任何法律申诉。网上千万网民指控孙释颜是凶手,这些网民无一例外地被某些人攻击说是:造谣、暴民、反华,显然这些“保毒派”是孙释颜方的铊军,或者是其本人马甲,这帮人长篇累牍污蔑一直在帮助朱令令案件重审的贝志诚,甚至污蔑朱令令父母,朱令令本人。可谓是厚颜无耻,毫无人性。
  这些“保毒派”非常明显的硬伤是:从来不把矛头指向第二、第三嫌疑人:金亚和王琪。 假设,孙释颜的确是被冤枉,她本该督促公安去调查去审讯她们,这样的推理就是小学生也能进行。
  以上现象得出结论:孙释颜为何死保金亚和王琪,因为只要她们两个被审讯,她的第二次投毒,就立马现行。而金亚和王琪为何力挺孙释颜,因为她们参与了第一次投毒行动,罪孽并不比孙释颜小。
  从金亚和王琪目前的沉默来看,孙释颜的“纳粹思想家”表现颇为出色。她成功鼓动了其他人和她参与了第一次投毒,从此金亚和王琪被罪恶的女人所绑架,不得脱身,只好罪恶下去,甚至只好比她更罪恶。
  从孙释颜的铊军蛊惑大众之“厚颜无耻”的语言来看,也能窥见毒妇“纳粹思想指挥家”的出色表现。他们痴痴狂狂的口号式语言,富有文革红卫兵大字报魅力。
  王小波在他的一篇《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蛊惑宣传》里有这么一段话:“蛊惑宣传不是真话,否则就不是蛊惑了,这种宣传本身半疯半傻,做这种宣传的人则是一副借酒撒疯,假痴不癫的样子。旧俄国就有种疯僧,被狂热信念左右,信口雌黄,但是人见人怕,她说的话别人也不敢全然不信——就是这种人搞蛊惑宣传能够成功。”
  小波说:“蛊惑宣传虽是少数狂热分子的事业,但它能够得逞,却是因为正派人士的宽容”、“文革初起,不少老师帮着一起发动文革,等皮带敲到自己脑袋时,连后悔都不敢了。”
  如今,毒妇之所以还如此猖獗地进行洗白和罪恶的蛊惑,她幻想着:持久的战斗中,众人像当初无知的金亚和王琪等人一样被其蛊惑,而弃善从恶,而放弃斗争。
  朱令令案,为何那么多人关注,因为,案件里透露出的邪恶令人毛骨悚然。优秀美丽纯真本来是通向幸福的通行证,哪想到一个毒妇挑起其他人的邪念,共同把毒手伸向无知无觉的单纯的朱令令。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投毒犯“自认为证据灭失”,他人不准进行诉求,否则就是造谣,就是反党。她不进行正常途径地“辟谣”,而是大肆“蛊惑民众”企图洗白自己的罪恶。
  如果,我们宽容这样的邪恶,让这位有着出色的“纳粹思想家”的女人顺利逃脱罪责,逍遥法外,很可能有一天,这世界,发展成:惶惶不可终日的不是恶人,而是好人。
  黄洋,也是同学口中一致的善良阳光优秀的孩子,他也被毒死了。凶手比起孙释颜等辈,还是稍有良心,发了短信透露是啥毒,而且很快招供。
  且看毒妇们今天的表现:第一次投毒, 继续第二次投毒。漫长的投毒过程毫不手软。投毒之后掩盖罪恶,想尽一切办法逃脱法律制裁。 逍遥法外也罢,还信口雌黄、污蔑好人和被害人,极具心机的进行洗白和蛊惑大众。
  投毒是八大罪行之一,据说,反革命也是八大罪行之一。一个人,蛊惑别人一起投毒,是不是罪加一等?一个人实施二次投毒,是不是罪加二等?一个人,投了毒,还把国家的权势机构玩弄于鼓掌,导致民愤,是不是罪加千等?
  我相信: 国家不会被这样一个罪孽深重,有着女希特勒遗风的毒妇肆意妄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