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贝志诚同学的文章(转载)

楼主:jeannexc 时间:2013-07-20 23:48:43 点击:516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和贝至诚、蔡全清是同一个宿舍的,我目击个整个事情的经过,并且是众多参与救助者中的一员。我记住了李新(音译)和Aldis博士的名字。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就这件事制作了一个组织得非常好的网站,网站包括了有关这件事情的绝大部分信息。有一个姓袁(音译)的人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里面对这件事情的说法是相当准确的,除了对朱家姐妹二人悲剧之间的关联有猜测的成分,这种猜测从未被证实。
  在这个事情上有几个显著的元素:互连网、网上救助、协和医院因医生自私而导致的医疗事故、凶手、被毁家庭的挣扎等等。在1995年,这件事情使互连网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词。我认识的很多人是从这个故事中了解到互连网的。从那时开始,全国各地有很多人写信给贝和蔡请求医疗上的帮助。当然,在这里我不是来讨论互连网的。
  贝无疑是非常有勇气和决心去迎击挑战和面对权威的。在中国,如果没有医学知识,很少人有勇气质疑象协和这样的权威判断。与这种挑战相比,网上救助显然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贝的独立精神使他作出正确判断。虽然他在北大并未完成学业,我依然认为他是真正的北大人。
  在众多帮助朱令的人当中,贝是朱令的高中同学,毕业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当时蔡作为二年级的学生在陈耀松(音译)教授的实验室工作。是他首先提出利用网上的新闻组。当时我们宿舍有10个人。贝去协和探望朱令后向我们描述了朱令的症状,我们都非常震惊。我们10个人都参与了救助。我们坐在实验室的计算机终端前,缓慢地下载互连网上的回应,1995年的网速只有100b每秒,即使是深夜网速也没有变得更快。然后把这些资料拿回宿舍分析。网上回应的信息有几千个,所以分析的工作量也非常大。宿舍、实验室、互连网,我被我们这种帮助人的精神所感动。陈教授还给了我们几百块钱让我们大吃了一顿。多好的人啊。但是,朱令在清华的朋友和同学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我记得,因为缺少人手,有一个周末我去清华找她的同学增援,没有人表现出兴趣。相反,他们刻意保持距离。这种冷漠刺伤了我们。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系过。朱令宿舍她喝水的杯子充满了铊(我记得)。显然她是被身边的人所毒害。主要的嫌疑人是她的室友,虽然未被证实。我还是感觉奇怪:朱令的室友和同学是如何与她相处的呢。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人性的越来越了解,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我并非想引发北大和清华的争论,但无疑北大人,并非北大,一直是中国人的良知。
  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坐在我在硅谷的办公室电脑前。我已经改变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很怀疑,在中国的今天,这种事情如果再发生,究竟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如果有一天,有人想把这件事情写一本书,或拍成电影,我希望这本书或这部电影是有关人性的,而不仅仅是关于互连网、谋杀或医疗事件。
作者 :harrypott 时间:2013-07-21 09:03:00
  朱令宿舍她喝水的杯子充满了铊(我记得)
  --------------------------------------------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
  你过了几个月都能看清楚,
  朱令当时怎么就看不见呢?
作者 :晗一馨 时间:2013-07-21 09:57:00
  图片分享
作者 :zxbzxb6666 时间:2013-07-21 10:00:00
  顶起
作者 :爱新觉罗小白菜 时间:2013-07-21 10:27:00
  d
作者 :盈袖馨风 时间:2013-07-21 17:05:00
  @晗一馨 2楼 2013-07-21 09:57:00
  图片分享
  
  -----------------------------
  +
作者 :18310066070 时间:2013-07-21 19:15:00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结果
楼主jeannexc 时间:2013-07-22 08:48:00
  @jeannexc  贝志诚同学写的文章: 我和贝至诚、蔡全清是同一个宿舍的,我目击个整个事情的经过,并且是众多参与救助者中的一员。我记住了李新(音译)和Aldis博士的名字。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就这件事制作了一个组织得非常好的网站,网站包括了有关这件事情的绝大部分信息。有一个姓袁(音译)的人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里面对这件事情的说法是相当准确的,除了对朱家姐妹二人悲剧之间的关联有猜测的成分,这种猜测从未被证实。
  在这个事情上有几个显著的元素:互连网、网上救助、协和医院因医生自私而导致的医疗事故、凶手、被毁家庭的挣扎等等。在1995年,这件事情使互连网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词。我认识的很多人是从这个故事中了解到互连网的。从那时开始,全国各地有很多人写信给贝和蔡请求医疗上的帮助。当然,在这里我不是来讨论互连网的。
  贝无疑是非常有勇气和决心去迎击挑战和面对权威的。在中国,如果没有医学知识,很少人有勇气质疑象协和这样的权威判断。与这种挑战相比,网上救助显然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贝的独立精神使他作出正确判断。虽然他在北大并未完成学业,我依然认为他是真正的北大人。
  在众多帮助朱令的人当中,贝是朱令的高中同学,毕业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联系。当时蔡作为二年级的学生在陈耀松(音译)教授的实验室工作。是他首先提出利用网上的新闻组。当时我们宿舍有10个人。贝去协和探望朱令后向我们描述了朱令的症状,我们都非常震惊。我们10个人都参与了救助。我们坐在实验室的计算机终端前,缓慢地下载互连网上的回应,1995年的网速只有100b每秒,即使是深夜网速也没有变得更快。然后把这些资料拿回宿舍分析。网上回应的信息有几千个,所以分析的工作量也非常大。宿舍、实验室、互连网,我被我们这种帮助人的精神所感动。陈教授还给了我们几百块钱让我们大吃了一顿。多好的人啊。但是,朱令在清华的朋友和同学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们。我记得,因为缺少人手,有一个周末我去清华找她的同学增援,没有人表现出兴趣。相反,他们刻意保持距离。这种冷漠刺伤了我们。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系过。朱令宿舍她喝水的杯子充满了铊(我记得)。显然她是被身边的人所毒害。主要的嫌疑人是她的室友,虽然未被证实。我还是感觉奇怪:朱令的室友和同学是如何与她相处的呢。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人性的越来越了解,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我并非想引发北大和清华的争论,但无疑北大人,并非北大,一直是中国人的良知。
  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坐在我在硅谷的办公室电脑前。我已经改变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很怀疑,在中国的今天,这种事情如果再发生,究竟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如果有一天,有人想把这件事情写一本书,或拍成电影,我希望这本书或这部电影是有关人性的,而不仅仅是关于互连网、谋杀或医疗事件。
作者 :云端里的云 时间:2013-07-22 22:52:00
  顶
作者 :为朱玲的杰瑞 时间:2013-07-26 09:50:00
  亿万只眼睛盯着孙家、亿万只手指着孙铊----这人就是那个万恶的投毒凶手!
作者 :fm2013ABCABC 时间:2013-07-31 11:37:00
  你们天天在网上叫嚣“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孙维是清白的清白的”,都是枉然。档案在密室中封存着,只等时机。随着高层的退出,历史将公布一切,真实地把孙维如何谋杀朱令、孙家如何压制案件的公布等,将一一呈现在中国百姓面前。什么时候呢?或者两年,或者五年,或者十年……对于你们来说,最好的,是在你们死后。但我可以用人头来发誓:历史绝对会把真相公开!“孙维”这个名字,绝对会被永远在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秦桧,如慈禧等。
作者 :尚寐无觉 时间:2013-07-31 15:22:00
  
  
  
  
  
  
作者 :穿云箭002288 时间:2013-08-03 15:42:00
  贝志诚追铊跑在最前面,铊就反咬贝志诚。正如美国人说的:这事全世界都知道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