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妻子贪欢黑鬼,艾滋传染丈夫,三口之家毁灭【世界公交车】(转载)

楼主:南宫永恒 时间:2013-06-04 16:43:48 点击:805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节 晴天霹雳 人人羡慕的优秀检察官竟然查出HIV

  2005年下半年以来,一向生活规律、身体健康的史权却经常感觉发低烧,还伴有头痛,莫明其妙地连续几日腹泻。医生在听完史权叙述症状以后,问史权有没有不洁**史。史权笑了: “笑话,大夫,那种事完全是不可能的,我本身就是个执法者,黄赌毒的事一律不沾啊。”医生说: “还是查一查的好,你去化验下更放心。”

  2005年12月1日,这天正是世界艾滋病日,史权经过初筛和复查,等来了最终化验结果——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阳性,也就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史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难道是检验出错了?可医生却斩钉截铁地告诉史权: “检验结果绝对正确,赶快让你妻子来医院做化验。”

  夜里,史权辗转难眠,思考再三,终于将难以启齿的化验结果告诉给了妻子。欧玉玲“豁”地坐起来,厉声逼问: “你是不是背着我去嫖妓了?”“你相信我,我是那种人吗?”“那是怎么感染上的啊?”面对妻子的咄咄逼问,史权抱着头无言以对。
  第二节 偶遇非洲黑人被索要号码,婚外偷情不知廉耻

  其实,欧玉玲在责问丈夫的同时,心里却是极为忐忑的......

  欧玉玲和丈夫史权生活在吉林省某市,欧玉玲是一所培训学校的英语教师,丈夫则是当地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身材魁梧,相貌俊朗,他俩高中时就互相倾慕。1995年8月,两人从各自的院校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2000年夏,宝贝女儿慧慧出生。

  作为一名英语教师,欧玉玲非常喜欢观看外国的原声影视,家里收藏了大量的欧美影视碟片,她认为看这些有助于英语发音的矫正,还有一个极其私密的想法,就是她非常欣赏欧美男性的身材。2004年夏天,她在同事小刘的推荐下,迷上了欧美的限制级影片,那种另类大胆刺激甚至变态的情色令她大开眼界。

  2005年1月9日,欧玉玲在逛商场,发现当地慈善总会在为印尼的海啸灾难做募捐,想到海啸过后的悲惨场面,她也走上前去捐献了100元钱。这时,一名黑皮肤的外籍男子和慈善总会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原来,这个老外不愿意把钱放进募捐箱,他认为这个募捐不可靠,而工作人员的英语水平有限,和他解释不清,欧玉玲走上前用流利的外语化解了矛盾,并按照老外的要求,带领他到附近的银行直接汇款给印尼驻华大使馆。临分别前,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

  一周后,两人在城郊国际酒店二楼的咖啡厅见面了。老外告诉欧玉玲,他叫占姆,来自非洲,曾在北京和上海做过外教,上个月才来到本地,他很喜欢这个城市,在城市南部的“美丽家园”小区租了一套公寓,准备找个学校当外教。

  欧玉玲想到目前自己的学校正缺外教,于是把占姆推荐给了学校。占姆为人幽默,绅士风度十足,赢得了很多女教师的好感,而占姆对欧玉玲的特别关心,让她心里渐渐滋生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2005年4月14日,由于下午学校临时放假,占姆约欧玉玲去他家玩,理智告诉她该拒绝,但是欧玉玲还是答应了,心里似乎期待这天已经很久了。刚走进占姆的家,两个人便纠缠到了一起,欧玉玲沉迷得无法自拔。


  此后,欧玉玲经常背着丈夫去占姆的家,有时干脆以给学生补课为名,很晚才回家。经常是欧玉玲回到家时,丈夫史权已经辅导完孩子功课睡下了。好几次,史权心疼地对欧玉玲说: “要是太累就不要去补课了,这么晚你一个人回来我不放心。”欧玉玲总是以“放心不下学生”为借口搪塞过去。


  6月19日是占姆的生日,欧玉玲买了一个大蛋糕兴冲冲地来到占姆的家,一进门她就惊讶地发现两名女同事小刘和小丹也在,她们正赤裸地躺在占姆的床上。欧玉玲顿时怒火中烧,摔下准备送给占姆的生日蛋糕,扭头就要走,占姆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说: “干吗不一起呢,也许你没玩过,你不敢吗?”“谁怕谁啊,反正你也不是我老公,玩就玩。”欧玉玲心想。至此,更加荒淫无度的性游戏在占姆家上演了
  第三节 真相大白三口之家彻底破碎,非洲黑人被查遭遣返

  非洲国家的艾滋病发病率高的事实她怎么能不知道,占姆就来自非洲。然而在追求刺激的性行为时,一切都被抛在脑后,倘若真的被感染了,那将是怎样的一场噩梦啊!她不敢多想,不过还是心存侥幸地前往传染病医院去做化验。15天后,欧玉玲的化验报告也出来了——HIV阳性。

  连续出现两名艾滋病感染者,并且一名是人类灵魂工程师,一名是执法者,引起了该市卫生局的重视。在保护个人隐私和尊重个人意愿的前提下,12月16日,卫生局派出艾滋病防治科的专业人员对史权夫妇展开调查,最终将调查方向锁定了欧玉玲,以自愿身体健康检查为名,对欧玉玲学校所有教职员工进行筛查。结果显示,该培训学校至少3名女性教师确定感染了艾滋病毒。随后,警方对占姆进行了监控,发现他不仅不具备外教资格,而且其有效签证在两年前已经过期。2006年1月10日,占姆被遣送出境。

  一切真相大白后,史权和欧玉玲成为“不共戴天”的冤家。春节来了,史权夫妇在众多的亲朋好友面前,还像以往一样扮演着恩爱夫妻的角色,在一片喧闹的节日气氛里,他们白天强颜欢笑,夜里却从不睡在一起,弥漫在他们之间的是无尽的亏欠感和刻骨的怨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开学后不久的一天,欧玉玲所在的学校校长办公室外挤满了上百名学生家长,他们强烈抗议学校任用艾滋病感染者作为教师,认为这种行为放荡的教师根本没资格教学生,坚决要求校长在三日内辞退所有被艾滋病感染的教师,否则将号召所有学生退学,还要将此事向省教育局反映。


  2006年3月10日,是家长给学校的最后期限。早上,当欧玉玲走进校门时,校内的场面把她惊呆了,教学大楼的玻璃窗大部分被砸碎,地上散落着玻璃碎片和砖头。看见这种情景,欧玉玲横下一条心——辞职,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


  回到家里,欧玉玲只能靠翻译些资料赚取生活费。性情开朗的史权变得沉默寡言,几乎一个星期也不和她说一句话。原本滴酒不沾的史权时常烂醉如泥地回家,晚上睡着睡着会突然醒来号啕大哭一场,然后再睡。欧玉玲知道史权内心的痛苦,她不仅夺去了一个男人的尊严,还要了史权的命。她觉得没脸再留在这个家了......
  第四节 女儿受重伤,对女儿的爱使三口之家重新聚合

  2006年4月14日,欧玉玲把家里清扫得干干净净,丈夫和女儿的换洗衣物码得整整齐齐,卫生纸、米、方便面等常用物品都买了许多备用。最后,她颤抖着手将自己的名字签在离婚协议上。她久久地注视着这个曾经充满爱和欢笑的房子,艰难地走出了家门。

  欧玉玲在城郊的一处出租屋内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手机时常关机,她总觉得自己没脸见人,尤其是认识她的人,她经常梦见发病后自己可怕的面容。孤独让她更加绝望,她甚至想到了死。6月17日午夜,欧玉玲又一次被噩梦惊醒,为了安慰自己,她打开手机,看里面存储的丈夫和女儿的照片。


  突然,“铃——”手机铃声炸雷一般响起,是史权的号码。欧玉玲慌了,手指下意识地按了接听键。手机里立刻传出史权焦急的声音: “是玉玲吗?快点说话,玉玲,说话!”“是我。”欧玉玲战战兢兢地回答。


  “你在哪?女儿出车祸了,她需要你,你快点回来!”欧玉玲仿佛看见女儿浑身是血的喊妈妈,她不顾一切地向医院跑去。

  当欧玉玲赶到医院时,慧慧正在抢救室。史权告诉她: “慧慧急需输血,可是慧慧是少有的RH阴性血。因为就在当日上午,本院一名危重的RH阴性血病人用去了血库大部分的血,轮到慧慧只剩200毫升,恐怕慧慧还需要至少400毫升。”

  欧玉玲急了,一撸胳膊说: “那还耽误什么时间,抽我的血吧,慧慧随我才有的这个稀有血型,我的血可以救孩子。”史权连忙点头。在女儿生命危急的时刻,他们都忘了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当护士把胶皮绳系在欧玉玲的手臂上,随口问道: “没有什么传染病吧?”这句话,像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欧玉玲夫妇的头顶,他们都怔在那里,欧玉玲低声说: “我有艾滋病。”护士当场责备道: “怎么不早点说,人命关天的,赶紧找别的血源吧。”

  眼看着慧慧失血过多又一次昏迷过去,欧玉玲心像刀剜一样,她想到由于自己的过错,不仅毁了丈夫,也毁了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不让她去死呢,她绝望地瘫软在抢救室的门前。

  此时,已是6月18日凌晨1点了,在当地血库工作人员的努力下,两名RH阴性血型的献血者急匆匆地赶来为慧慧献血,其中一名献血者刘先生,在5个月前就献过一次血了,按规定间隔不到半年不允许再次捐献,但当他听到慧慧的情况后,还是坚持为慧慧献血。欧玉玲感激地在刘先生面前长跪不起。

  慧慧得救了,苏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妈妈,欧玉玲流着眼泪告诉慧慧: “妈妈再也不离开慧慧了,是妈妈不好。”慧慧说: “妈妈,放学的时候,我看见马路对面的阿姨以为是妈妈,就去追,结果被车给撞了,以后再也不乱跑了。我一定要快快好起来,和妈妈一起回家。”欧玉玲眼含泪水,假装答应了慧慧。

  慧慧出院后,欧玉玲和史权把孩子送回家,她发现家里一片狼藉,想到一个男人拉扯孩子的艰难,她“扑通”一声跪在史权面前恳求: “让我留下来吧,我要用行动向你和孩子赎罪,哪怕你天天打我骂我也行。我罪该万死,连累你很难再婚,可你需要个女人,孩子也需要妈妈,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把无辜的孩子抚养成人,好吗?”史权倔强地扭过头去,默不作声。

  绝地自救,哪怕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

  欧玉玲坚定了信心,不管史权原不原谅她,她都要振作起来,重建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只要有一线活的希望,她也要救史权,也救她自己。欧玉玲改变了自己消极治疗的态度,她打电话给疾控中心的周主任求助。周主任告诉欧玉玲,艾滋病其实并不可怕,也不能说得了就100%的死亡。感染后的平均潜伏期8~10年,之后才能发病。如果治疗得当,完全可以延迟发病的时间。另外,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全世界多家机构都在研究攻克艾滋病,已经有很惊人的进展了,说不定哪天你一起床,电视新闻里就传出攻克艾滋病的好消息。

  听了周主任的话,欧玉玲像吃了颗定心丸,她决定认真执行周主任给她和史权制订的治疗计划。欧玉玲回家后,把沙发、床、衣柜等家具都换了位置,床单被罩的底色都换成了暖色调,让家变得温馨而有活力。她把史权的烟酒通通锁起来,因为周主任告诉她,艾滋病人要改掉吸烟喝酒和生活不规律等坏习惯。然后,欧玉玲把周主任给她的药,按照次服的计量摆放在书桌上,以提醒史权按时服药。

  史权下班回家后似乎没发现家里的变化,他已经对周遭麻木了。欧玉玲心疼极了,她把和周主任的谈话告诉了史权,希望他也能重拾信心。可史权看起来很疲倦,似乎什么都没听见,吃了晚饭便沉沉地睡去。

  欧玉玲的一颗心像沉到了湖底,她担忧地向周主任电话咨询。周主任要她赶紧开导史权,史权的表现是很明显的恐艾症,嗜睡就是逃避现实的表现,必须让他振作起来,否则,延误治疗不说,说不好哪天会自杀。

  看着史权一天天消瘦下去,欧玉玲越来越焦急。她和史权一起加入了一个艾滋病患者的QQ群,暗中恳求网友多鼓励史权;她知道史权曾经喜欢业余写作,她把史权曾经发表的作品贴在文学论坛上,让史权沉溺在方块文字中间,寻找到一方转移注意力的乐土;为了给女儿留下足够的教育费用,欧玉玲还兼职为出国中介公司翻译资料……欧玉玲的良苦用心,史权都看在眼里,一颗坚硬的心被欧玉玲的温情慢慢软化着,他不再天天借酒浇愁。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欧玉玲拽着史权一起去做检查。周主任看到检验结果说: “史权的病情得到良好控制,这是个很好的开头,但是——”周主任紧锁着眉头对欧玉玲说: “你们夫妻一起治疗,怎么你的病情不但没有和史权一样好转,反而加重了?这样下去,潜伏期不超过4年你就得发病啊。”

  史权这才知道,原来欧玉玲拼命赚钱得不到良好的休息,史权的不配合更加重了她的心理负担,她买的进口药和其他一些辅助治疗的**全部给史权吃,而自己因为起早贪黑地打工,免费药也经常忘记吃。断断续续的服药使人产生抗药性,因此,欧玉玲的病情加重了。

  那一刻,史权握着欧玉玲的手,第一次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他想,如果再这样破罐子破摔下去,那他不仅对不起女儿,也对不起妻子的一片苦心。在残酷的命运面前,他不能被动地等待死亡,而是应该振作起来,和妻子一起和艾滋病并肩作斗争,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此后,史权像换了个人,每天和妻子一起坚持晨练,欢声笑语重新充满了这个小小的家庭。

  2007年8月,记者在火车站再次见到欧玉玲夫妇,他们正打算外出旅游。三口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很难看出和其他家庭有什么不同。欧玉玲说: “我和史权已经能面对自己的疾病,并作为艾滋病防治协会的志愿者,经常参加艾滋病防治常识的宣传活动。对于康复,我们充满信心。”她说,真的要感谢史权,没有他超乎寻常的宽容,也许现在,她已经了结自己的生命了。她希望所有的艾滋病感染者都不被爱抛弃,努力地活下去......
  后记:

  这本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是名检察官,妻子是教师,女儿聪明乖巧。然而,一切的平静与幸福却被一张化验单瞬间击得粉碎。丈夫不敢相信,妻子与一名黑人多次发生性行为,感染上了艾滋病,并将艾滋病传染给了自己。

  在绝望中,独生女慧慧又出了车祸,作为艾滋病感染者的亲生父母,却不能用自身的血液挽救生命垂危的孩子。面对因欲望与好奇心犯下的无法挽回的过错,面对同事、学生异样的眼神和死亡的威胁,妻子悔恨交加,一家三口的生活最终还是要继续......

  思考: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悲剧?
  为什么黑人索要电话号码这一招屡见不鲜就是有女人中招?
  为什么我们的媒体从来不曝光一系列黑人丑闻从而使得人们对黑人没有戒备?
  为什么没有资历的三非黑鬼可以任教左拥右抱可以混的如鱼得水?
  为什么......

  终
作者 :壹枝穿云箭 时间:2013-06-04 17:12:00
  呵呵,很悲惨
  
作者 :壹枝穿云箭 时间:2013-06-04 17:15:00
  比朱令还悲惨,大家捐钱给他们好不好!
  
作者 :zhou1970504 时间:2013-06-04 17:47:00
  围观的人越多,案件知道的人越多,了解铊的人就越多,了解铊毒的人就越多。既科普了铊知识,又宣扬了清华投毒案,一举两得。世世代代争论下去,毛爷爷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哪能被轻易洗脑?
  铊猪、铊哥、铊妈、铊爸和铊家人,还有铊猪的水军们早已不是人了,是畜牲一家门!
作者 :hehe_gg 时间:2013-06-04 18:37:00
  @壹枝穿云箭 2楼 2013-06-04 17:15:00
  比 朱令 还悲惨,大家捐钱给他们好不好!
  -----------------------------
  你捐了多少啊?
作者 :云端里的云 时间:2013-06-04 22:11:00
  @zhou1970504 3楼 2013-06-04 17:47:00
  围观的人越多,案件知道的人越多,了解铊的人就越多,了解铊毒的人就越多。既科普了铊知识,又宣扬了清华投毒案,一举两得。世世代代争论下去,毛爷爷说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哪能被轻易洗脑?
  铊猪、铊哥、铊妈、铊爸和铊家人,还有铊猪的水军们早已不是人了,是畜牲一家门!
  -----------------------------
  顶这个
作者 :aa522111 时间:2013-06-08 08:23:00
  .
作者 :layn7986 时间:2013-06-08 08:32:00
  看来应该是黑人的JJ比较长犯下的错误....建议切了
作者 :aa522111 时间:2013-06-14 21:46:00
  .
作者 :孙铊已经遗臭万年 时间:2013-06-15 06:59:00
  @壹枝穿云箭 2楼 2013-06-04 17:15:00
  比 朱令 还悲惨,大家捐钱给他们好不好!
  -----------------------------
  @hehe_gg 4楼 2013-06-04 18:37:00
  你捐了多少啊?
  -----------------------------
  穿云棍他一个搞销售的 全靠党水军挣钱养家,哪有钱捐款!
作者 :红豆生广安 时间:2013-07-10 21:29:00
  把凶手孙维的照片贴墙上 白天避邪 晚上避孕
  孙维妖孽 孙铊妇妖孽

  
  

作者 :红豆生广安 时间:2013-07-10 21:29:00
  @壹枝穿云箭 2楼 2013-06-04 17:15:00
  比 朱令 还悲惨,大家捐钱给他们好不好!

  -----------------------------
  我草,二狗子,我就知道是你。你又来这里吹牛了,翻了几百页帖子,终于找到你了。工头让我告诉你,明天去工地早些,要搬3车水泥两车砖头,如果搬不完,连昨天的工钱也不给你了……还有,村东头的王寡妇问你:什么时候攒够钱去娶她?如果等到年底你还不回去,她就嫁给村西歪脖子柳树下面的刘驼背了…………还有,铊爹让我带话给你:“在大城市打工,你小子可千万别乱搞啊,不然回来传染给你铊妹妹,害了你铊哥不要紧,但如果你铊嫂子传染给你铊爹,让你铊妈有事了,那全村人就玩完了 .

作者 :老犀 时间:2013-08-27 09:32:13
  
作者 :瘸子能舞 时间:2015-03-20 13:19:36
  lz说的好!不顶都不行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