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朱令铊中毒事件”大事年谱(二)

楼主:函5858 时间:2013-04-19 20:34:47 点击:2188 回复:1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997年10月 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作出鉴定,认为协和医院在朱令案中没有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
  1997年12月30日 薛方渝教授探望朱令时说,毕业证书由他交给孙维了,因为公安局不承认是他们授意不发证书。解除对她出国限制的原因为:从目前看孙维有疑点,但认定其犯罪的直接证据尚没拿到。(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06年1月10日的报道)
  1998年8月25日 北京市公安局约见朱令家属,以下事实得到确认: 经朝阳医院职业病研究所化验鉴定,确定朱令是铊中毒; 查清清华大学铊盐的使用情况,确认清华大学实验室购买过铊盐,铊盐毒品的使用没有经过严格的管理和登记; 朱令是在学校内中的毒; 排除了朱令本人曾使用或接触过铊盐; 排除其家属或亲朋接触过铊盐。
  1998年8月26日 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孙维的嫌疑,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维和朱令中毒有关。
  1999年4月2日 朱明新起诉协和败诉。接理此案的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也在收集了双方的证据后,基本根据医疗事故鉴定中心的说法作为最终判断的标准。用当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法官的话来说是:“我们是很同情原告一方地作出了一个不公正的判决。” 法院的判决为:“本病案经二级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鉴定不属医疗事故,原告所诉被告有延误诊治的过错,证据不足……”
  1999年12月 朱明新委托浩天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再次对朱令作出鉴定的申请。
  
  免费为朱令辩护的,律师俞蓉说:“这个案子其实就是一个权势问题,被告是一个权威医疗机构,根底很深很牢固,要他们承认自己犯过什么过失基本是不可能的。诉讼时间的漫长就是一个最明显的标志。我们受理这样的案子,首先没有经济利益,其次没有新闻效应,可以说完全没有好处,完全是出于义愤。”俞蓉还介绍说,当时媒体基本被封杀关于本案的报道,她一度想求助境外媒体,但考虑到朱令一家的处境就放弃了。
  2000年6月 委托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再次鉴定,接受该案的法医刘鑫将所有既往病历重新整理一遍,并重新取证,发现其中有时间和人物上的不符,鉴定基本否认协和医院曾对朱令铊中毒四处寻求检测机构的努力。从而认为:“(协和医院)该不作为的行为导致被鉴定人朱令病情被诊断的延误,因此,北京协和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上存在一定的不当之处。”
  2000年6月19日 因严重肺功能衰竭,朱令再次住进医院。据东方医院神经内科的陈志刚副主任介绍,朱令是今年6月19日因肺部感染导致严重肺功能衰竭住进医院的,当时她血液中的氧气含量很少,而且抗药很厉害,这种情况的死亡率是70%。奇迹是国庆节前她已基本康复。
  2000年10月14日 《北京青年报》发表文章《朱令又挺过来了》,报道朱令的情况。
  
  报道中说:朱令的床头上放着《平沙落雁》等古琴传统名曲集,就在1995年她中毒前几个月还在北京音乐厅演奏过《广陵散》。记者问朱令还会弹琴吗,朱令说:“会。”边说边在腿上比划起来,一招一式让记者俨然听到了铮铮的琴声。记者问朱令病好后想做什么,朱令想也没想就说:“想上学。”吴先生告诉记者,朱令中毒后的意识经常停留在读清华的时候。
  2000年11月26日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但是这一赔付至今没有执行。
  
  《法制早报》报道:在回忆起起诉协和医院的艰难历程时,最让朱明新老人难忘地就是一审和二审中的律师,中孚律师事务所的陈建民和 冯素芳,浩天律师事务所的马晓刚和俞蓉,四个人的名字朱明新一直记得,他们都是无偿地为朱令一家提供义务法律援助。陈 建民律师个人还赞助了朱令5000元钱。
  
  记者电话采访陈建民和马晓刚时,两人的第一反应出奇地相似,都是问:“朱令现在怎么样?”
  
  作为一审中朱令的代理人,陈建民知道告协和医院有相当大的难度,但是当他看见躺在床上头发脱落、脸部扭曲的朱 令时,一种要帮助她的想法无法遏止,陈建民义无反顾地接过了案子。
  
  “我们知道二审很难打,只是想给女儿一个交待。”这是朱明新第一次见到马晓刚律师时说的第一句话,至今已经6 年,马晓刚依然记得特别清楚,尤其是朱明新坚定的眼神。
  
  着手调查时,马晓刚面临一些证据不足的问题,“吴承之夫妇是为了给女儿看病,不是为了打官司。所以一些医疗单 据就没有保留。”
  
  马晓刚坦言接手这个案子最大的压力来自于当时的规定,就是医疗鉴定制度不完善,就朱令的事件在当时进行医疗鉴 定,结果出来不属于医疗事故,“当爹的不能打死儿子吧!”马晓刚如此形容当时的医疗鉴定和医院的关系。
  
  “二审开庭审理选在了周末,到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记者,案子的审理特别奇特,各方代理人,包括审判长都是从道 义上来考虑,其实赔偿的10万元对于朱令家来说,根本不够。”
  
  在马晓刚的眼里,吴承之夫妇是特别坚强的父母,为了救孩子,已经家徒四壁,但是朱明新仍然要给马晓刚代理费, 马晓刚委婉谢绝,“我们的律师费不用考虑,如果非要给的话就用在孩子康复上好了。”
  2001年2月19日 新浪网《三联生活周刊》2001年第5期发表文章《医院:被延误的病人和从不延误的权力》,对协和医院在朱令诊断,治疗和诉讼过程中充当的不光彩角色提出批评。
  2001年03月13日 《环球时报》 (第七版《中国报道》) 发表《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的文章《朱令的官司没结束》,并被人民网转载(人民日报主办) 。
  2001年后 迫于生活压力,朱令只能在家休养。一次,由于二氧化碳滞留,导致朱令呼吸困难,老吴马上送往就 近的东方医院。其后的一段时间,朱令甚至没了呼吸,吴承之夫妇也没有放弃希望,主治医生受到老两口的感染,人工呼吸就 做了半个多小时。老吴在旁边攥着拳头也喊了半个多小时:“吸!吸!”终于,朱令有了微弱的呼吸,在场的每个人都满头大 汗,朱令的“奇迹”也再次发生。
  2001年12月31日 《北京晨报》发表文章《探访当年奇异“铊”中毒的清华女生朱令》。
  2002年 贝志城在网上发表文章“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第一次在网上明确表示怀疑孙维为凶手。
  2002年至2005年 朱令事件每年都在网上流传,至少mitbbs(又名“未名空间”,系北美最大的留学生网上社区)几乎每年一次,其中孙维祖父拉最高领导人求情说和公安局长的麻袋说广为传播,每次的传言都指明了孙维是凶手。
  2004年 孙维与清华计算机系毕业,现为北京一家IT公司老板的一名海归结婚。同年,孙维曾在诺基亚中国有限公司北京任项目经理,后辞职离开诺基亚。
  2004年 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后,孙维堂伯父孙孚凌从全国政协副主席岗位上退了下来。
  2004年3月 帮助朱令基金会(www.helpzhuling.org)在美国加州注册,成员包括朱令原来的同学,乐队队友,朋友以及原来发起互联网救助的参与人。至2005年 12月25日,共收到捐款总额为 $20625.89。
  
  注:除了可以捐款给帮助朱令基金会(具体方法见网站)以外,也可以将捐款直接汇往:朱明新,中国银行北京市崇文区支行芳城园分理处(英文名称是“BANK  OF CHINA BEIJING BRANCH CHONG WEN FANG CHENG YUAN OFFICE SWIFT CODE: BKCHCNBJ 110”),账号:4060507-0188-004863-3。
  2004年6月 星岛日报(纽约版) 报道朱令事件。
  2004年底 朱明新由于劳累过度,从椅子上摔下来,跌到了头部,造成脑移位出血,必须做开颅大手术。吴承之开始担心老伴的身体能否经受得起这种手术,万幸地是,医生很细心,检查到三个出血点。现在朱明新左侧拳头大的一块头盖 骨没有了,换来的是一块钛合金板,细看朱明新的左侧额头,还可以看见一枚螺丝钉的凸出痕迹。
  2005年11月30日 skyoneline在天涯网(www.tianya.cn)贴出“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不知道是原创还是转载。有人称此前在别的地方看过该文。
  2005年12月30日22点18分00秒 孙维在天涯网以注册ID“孙维声明” 发表“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她声称“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她解释自己在十年内沉默的原因是,在案件告破之前,与朱令家人进行理智的沟通是根本不现实的。她认为自己没有“投毒动机”。
  
  孙维还声称:2002年,她无意在家中发现两个窃听器,“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并上传了“窃听器” 的照片。
  
  注:经过网友仔细辨别,所谓的“窃听器” 只是普通的音乐杯。
  2005年12月30日 孙维声明发表后,有几位物化2班的同学迅速用真名或化名在回贴中发言支持孙维。其中同宿舍的金亚, (化名“太阳正暖” ,现在日本做博士后研究)在孙维声明发表4分28秒后第一个回长贴支持。现已在美国某著名制药公司工作的薛钢(案发时任物化2班党支部书记)和李含琳(化名“shoptodrop”)发表大量支持孙维无辜的言论。其中薛钢更是针对贝志城的发言发表长达25条反驳。
  
  注:“太阳正暖” 说“ (朱令)可能是因为训练、排练和其他活动都很多,基本上在宿舍的时间很少,到大二以后,一般都是在12点关楼门之前才回来(当时应该是10:45熄灯,然后关楼门,12点最后开一次)。”
  
  注: “太阳正暖” 说“关于孙维是高干子弟。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她家算不算高干。但她绝不是大部分人印象或想象中的“高干”子弟。比如说,她周末回家都是骑自行车,我从来没见过小车来接送;吃穿用度上都不是讲究的人,挺朴素一孩子。她很佩服和尊敬她爷爷,自然有时候也会谈起她爷爷的一些事情,但从没让我感觉过她是在炫耀这些东西。  孙维这个人性格开朗,活泼乐观,很幽默,可以说个很好玩儿的人。有时候可能让人觉得她嘴“损”(爱开玩笑),但基本上是因为该人神经比较粗大,嗬嗬,并非故意让人难堪,相处时间稍长就知道了。而且她也经常开自己的玩笑。孙维很善良,对人也很体贴,她家我也去过好几次,我觉得是很有教养的家庭,很热情真诚,她家里和比较近的亲戚里,除了她爷爷外,我印象里没有从政的,很多都是搞技术的。另外一方面,孙维这个人,可以说不是那种非常要求“上进”的人,她心态很平和,比较大气,并不很看重象名次、奖学金啦这些可能大学生都比较在乎(过)的东西。我不相信她有任何理由,尤其是由于所谓的“嫉妒”,而作出下毒害人这样的事情。”
  
  注:"Scott", 2003年7月26日 12:24 pm,在网上发言称:“朱令他们班的某个头从中学开始就是党员了,他在系里得到很多荣誉,系里能够给的奖励几乎都给了他。他和孙是非常密切的朋友,他经常去孙维位于木樨地(那里住着很多高级官员)的家。... 一个非常可疑的事情就是,在清华有许多的失窃事件。我记得有人谈到过朱令寝室所有的唇膏和化妆品都被偷了。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生的了(作者指失窃的具体时间),但是相当肯定的就是发生在朱令觉得身体不适之后(此处指朱令第一次中毒以后)。然后,过了一些年,听说嫌疑人把铊涂抹到朱令的唇膏上,这时候我就忽然把这和那次失窃联系起来了。也许这是嫌疑犯在事后考虑之后,企图毁灭证据。”
  
  注:2006年1月29日,有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网友在百度贴吧_朱令吧发表“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 。公开了孙维发表声明前给他们的指挥文件和几个相关的MSN账号(MSN为微软的一个网上聊天工具) 。该文件的真伪有待进一步证实。
  2005年12月31日 贝志城借用朋友“花沐兰” 的ID在天涯网发表 “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 ,驳斥孙维及其同学的发言。
  
  [原稿笔误为2006年12月31日。特此更正。]
  2006年1月3日 贝志城再次在天涯网贴出“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
  
  注:李隆弟说:“我和童爱军老师是同一个实验室的,那位同学当时是在童老师名下到实验室做毕业论文。朱令不在这个实验室里。同学们是可以随便进实验室进行实验的。”
  
  注:10年后,李慕成已经退休,对记者说,“这件事是市公安局十四处刑警队李树森主办的,我们只做协助工作。”
  
  注:曾主要负责这个案件的公安局十四处李树森,接到记者电话时说,“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民警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领导要求我怎么向媒体说一些事情,我只有照办。”由于公安纪律的要求,他表示只能说抱歉,没办法开口回答问题,“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2006年1月10日 在互联网上的论战进入白热化后,媒体开始介入。《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吴虹飞发表文章《重访10年前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
  2006年1月11日 《新闻晨报》特派记者于任飞以《11年前清华女生离奇中毒 真相至今仍扑朔迷离》报道朱令案件。
  
  注:该文作者误把网上清华民乐队队员的回忆文章当作朱令同班同学童宇峰所作。为此童宇峰已经在网上发言澄清,但同样的错误1月26日在《法制周报》的报道中又再次出现。
  2006年1月13日 孙维再次在天涯网发表《孙维的再次声明----要求公安重新侦查,并为“窃听器”的错误向网友和公安道歉》。“我已委 托家人于2006年1月9日向公安机关正式提交书面申请,强烈要求公安机关采取透明办案方式重新侦查朱令中毒案件,查明真相,给朱令家人一个交代、还我清白!”
  2006年1月13日 《中国日报》网站(chinadaily.com.cn) 发表英文文章《Lab poisoning mystery triggers debate》(译:实验室神秘中毒案引发争论) ,媒体首次开始向海外介绍朱令铊中毒案。
  
  注:因为成文匆忙,该文作者Jessie Tao把孙维接受公安局讯问的年份搞错了,原文误作:“According to the statement, the police questioned Sun Wei for eight hours on April 2, 1995”, 应为1997年。
  2006年1月13日 贝志城接受网易聊天室视频采访,对朱令案发表自己的见解并回答主持人和网友的问题。网易是迄今为止唯一的采用视频采访朱令案件的新闻机构。
  2006年1月13日 《新快报》(《羊城晚报》报业集团,金羊网) 发表文章《谁是真凶?清华才女离奇铊中毒11年后网友爆出疑凶》。
  2006年01月18日 新民周刊》发表记者贺莉丹撰写的文章《清华女生铊中毒事件调查:网络让朱令受到关注》。贺莉丹在1月12日采访了清华化学系当年指导孙维本科论文的童爱军教授,并于1月13日采访了朱令父母。文中孙维的名字被隐去,用化名“苏荟” 代替。
  2006年01月19日 此次网上讨论的发源地天涯论坛突然发布通知:“为有利于事件的顺利解决,有关“朱令铊中毒事件”话题暂停讨论。”
  2006年1月20日 朱令母亲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文中孙维的名字被隐去,用化名“晓薇” 代替。朱母首次就“孙维的声明”表示:看了孙维声明,更怀疑她。
  
  朱母说:“没有去调查她,一个是我们根本没这个精力,那时朱令情况很危险,还需要抢救,我们要照顾她;另外,后来我们根本找不到孙维,问她的同学也都不知道下落,甚至她爸爸也跟着失踪了,单位分的房子都退掉了,直到这次她发表声明,这是十年来她首次露面。至于公安局那边,尽管多年没有进展,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的能力,期待着 能尽快破案,请侦探是没有必要的,而且在中国也不合法。”
  
  记者:如果您现在面对孙维,您想对她说什么?朱明新:“我想告诉她,她的声明有很多地方不合适,她说多次想跟我们沟通不成功,十多年了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她想跟我们沟通,而是她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想和她沟通也找不到。”
  2006年1月20日 新快报》发表《清华才女中毒 天涯网封停“朱令铊中毒”讨论》,对天涯封杀讨论的做法提出批评。
  2006年1月22日 《法制早报》发表记者李亮撰写的文章《朱令事件再起波澜》。记者1月2 0日采访了朱令的家。
  2006年1月26日 《法制周报》记者陈安庆,特约记者申欣旺发表《清华才女朱令离奇铊中毒案真相调查》。
  2006年1月27日 新华社北京电: 春节前夕,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看望或委托有关方面负责同志看望了… … 孙孚凌、… …等老同志,向老同志们致以亲切的节日问候,并衷心祝福老同志们健康长寿。
  2006年1月29日 一位自称孙维同班同学的人匿名在新浪网发表文章《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揭露孙维在天涯发表声明是一起精心策划的集体行动。公开了孙维在天涯发表声明前发给他们的指挥文件。为证明该文件的真实性,在文章的结尾附有孙维,谢飞宇,金亚,高菲,李含琳,王琪的MSN账号(电邮) 。
  2006年2月7日 《青年周末》记者到孙家对孙维的父亲进行了简短的采访。下面是采访对话(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记者:现在网上对孙维的议论很多,您和她本人是否想作出回应?
  
  孙父:你相信网上的东西吗?造谣造得我们自己都觉得,真是这样?太离谱。我们没有必要管。
  
  记者:在天涯网上以“孙维声明”为ID发表的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吗?
  
  孙父: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只有这两篇声明是孙维写的,其它的都不是。
  
  记者:孙维为什么不选择传统媒体发表声明,而要选择在网上发帖的方式?
  
  孙父:我们以后会接受传统媒体的采访,但不是现在。你是第一个找上门来的记者,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采取这样的方式。我们现在不接受采访。
  2006年2月15日 贝志城在新浪网发表文章《对物化2班部分同学的道歉和呼吁—贝志城》。对他以前对物化2班整个集体的攻击表示道歉,承认他们中许多同学包括班干部都在努力关心和帮助朱令。并且表示他在天涯发表声明之后,陆续有物化2班的同学和他联系,贝志城感谢他们给他提供了许多资料和间接证据。贝呼吁物化2的同学尤其是女生提供更多的真相。在该文结尾,贝志城证实“孙维同班同学:我们替孙维辩护的真相”这个帖子是真实的。
  2006年2月16日 《大纪元》发表记者华天的文章《奇案十年 清华女仍在期盼公义(上)》。
  2006年2月底 物化2班童宇峰联系本班同学发起要求重开案件调查的呼吁信,并且向他们询问一些媒体报道及网上流传的说法的真实性。
  2006年2月24日下午 时隔7年后,在两位代理律师 (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张捷、李海霞律师) 的陪同下,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2月25日 童宇峰与薛钢通过电子邮件讨论朱令案件。其中涉及不少案件的细节。薛指出王琪是当年向警察报告宿舍盗窃案的人。关于吴承之所说“朱令还剩下的面包,我们几个分了吃了” 的电话,童从王琪处得到的回答是她从来没有接到过那样的电话。而金亚没有回答童这个问题。薛的说法是他明确问过金亚关于面包被分吃的电话。而金亚称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薛钢否认他当年曾经说过“就是因为这件事(朱令案),我们才没得到优秀毕业班” 的传闻。童问薛关于薛在宿舍盗窃案后到过现场的传闻,薛明确否认。该邮件不久被别有用心的人在网上曝光。童宇峰称在网上公布的邮件涉及两处恶意篡改。
  
  **注** 2006年2月24日,有人以“间接知情人” 的网名在百度“朱令吧”指出朱令宿舍失窃案发生后薛钢曾亲临现场。在另一个贴子里,“间接知情人”发言说“象朱令第一次发病的那个周一或周二早上,朱和孙没来上课,说是朱令肚子疼了一夜孙送她去医院了. ”
  2006年3月1日 孙维在丈夫、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北京凤凰会馆,与凤凰卫视《鲁豫有约》主持人鲁豫见面。(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6日 《青年周末》记者来到孙维丈夫谢飞宇任总经理的鼎高(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是人去楼空,只有一台断线的电话。记者向物管公司询问时得知,从年后起这个办公室就一直没人,但没有退租。记者辗转与孙维的丈夫联系上时,他同样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我和我的家人无条件支持孙维。”他说。(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孙维丈夫的姓名和公司名称来源于互联网)
  2006年3月7日 童宇峰在百度“朱令吧”发表《关于邮件泄露事件的一点说明》, 并表示正在委托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的张捷律师向北京市公安局报案。童向网友澄清几个事实:
  
  1. 贴出的邮件来源并不是校友网,因为校友网的信件没有信头。
  
  2. 贴出邮件的信头,并不是薛刚回给我的邮件的信头,而是薛刚在发给我邮件13分钟以后用他夫人 (李含琳) 的信箱转给另外3人的信头。
  
  3. 根据所改内容,基本确认发贴人是重要涉案人员。
  2006年3月10日 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张捷、李海霞律师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令(朱令)律师致广大网友的一封信》。宣布他们已接受朱令令法定代理人朱明新女士的全权委托,依法为朱令令提供法律支持和帮助。并宣布在接到委托后他们已经正式致函公安机关,要求尽快破案,并且与朱令令案件的办案人员进行了接触,一切按照法律的程序进行。该文澄清了“解除犯罪嫌疑”和“排除犯罪嫌疑”两个法律概念的区别。指出“解除犯罪嫌疑是指超过法定的期限,公安机关没有确凿证据依法解除了犯罪嫌疑人的强制措施,即“疑罪从无”,但这并不意味着犯罪嫌疑人的嫌疑被排除。”
  
  **注** 朱令律师的联系方式是:
  
  联系 E-mail: bjlitian@gmail.com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D204室
  
  邮编:100007 收信人:张捷律师
  2006年3月11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律师网站无法访问情况说明》 。指出当天凌晨发现本律师事务所网站无法正常访问,原因不祥,并宣布他们已经正式向北京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处报案,事情正在调查过程中。
  2006年3月15日 朱令的名字被维基百科 (全世界最大并快速发展的网上百科全书) 收录。联接在此:http://en.wikipedia.org/wiki/Zhuling
  2006年3月17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朱令案件的时效问题》 。对朱令案的刑事及民事责任的追诉期限做出以下说明:
  
  朱令案件刑事诉讼的最长追诉期限为20年,但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 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犯罪嫌疑人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根据《刑法》第88的规定是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的,并且如果被害人 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同样也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刑法》88条同时还规定,即使过了追诉期,如 果有关机关认为有必要追诉的,可以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追诉。对于因为罪犯的犯罪行而是被害人受到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被害人还有权提起刑 事附带民事诉讼。
  
  对于清华、协和的责任问题,朱令有权对其提起 民事诉讼,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最长是20年,但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还可以延长诉讼时效 期间,根据《民通意见》169条的解释,权利人由于客观的障碍在法定诉讼实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的,属于《民通意见》规定的“特殊情况”。
  
  所以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在某种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对罪犯的追诉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很可能是终身的。所以,我们律师现在收集的证据当然不仅仅是破案的证据,也包括对罪犯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及对清华、协和的民事诉讼的证据。
  2006年3月20日 《法制早报》发表记者李亮撰写的文章《清华女生朱令铊中毒案追踪: 收集证据是当务之急》。
  2006年3月29日 一位网友在百度“朱令吧”贴出消息,称“凤凰卫视将采访孙维,却要经过孙家审查才能播出”,该帖很快被删。(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31日上午10点 《青年周末》记者与朱令的母亲朱明新、朱令代理律师李海霞一道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协和称“病程记录都是不让看的。除非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封存病历,到了法庭上才能打开。” (来源:《青年周末》2006年4月13日的报道)
  2006年3月31日 北京3台《科技全方位》播出朱令的专访节目。这是电视媒体首次打破沉默采访朱令案件。主持人仇志请了朱令父亲和几位朱令的同学到节目现场。节目开始短片是朱令的同学对朱令的优秀评价,还有朱令在清华民乐队演出的录像;介绍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住院前后的症状表现。在节目的最后主持人说:“到目前为止,朱令令到底是怎么中毒的,我们还无法告诉您确切的答案。” 在整个节目中没有提及“投毒” 的字眼。
  2006年4月5日 朱令律师在在百度“朱令吧”发表《张捷、李海霞律师谈朱令的不公待遇兼答网友问》该文指出:
  
  1. 朱令案中,能够在受害人的周围有作案条件、又能够获得铊的对象,是应当很快能够确定的,而侦察机关对于嫌疑人采取措施却在报案后(95年5月前后)的23 个月(1997年4月),按照当时的案件办理速度,一般从办案有直接线索开始到死刑执行完毕的时间是九个月左右。中国的现行刑事诉讼法是在1997年1月 1日起实施的,是在案发19个月后才生效的。在新刑事诉讼法确定了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等等我们现在的司法原则,考虑到过年、两会和必要的衔接工作,中国新刑事诉讼法生效到实施准备完成,正好是97年4月多,与公安对于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的时间非常吻合,难道仅仅是巧合吗?从应当获得嫌疑犯的直接证据到对于犯罪嫌疑人采取措施的之间那么长的时间有什么问题呢?为了让犯罪嫌疑人享受新刑事诉讼法的无罪推定搁置案件如此之久,导致很多证据的灭失无法破案,应当负什么样的责任?
  
  2. (孙维哥哥)私闯实验室获取剧毒危险品,并且不经授权非法录像,这样所获得的证据应当如何办理?按照当年的司法精神:证据的取得必须合法,只有经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1995年3月6日的最高法院复函)。视听资料作为证据是有局限性的,因为视听资料可以剪辑,也可以特技,就如人们不能相信电影里面的画面一样,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可能出现的场景:录像拍摄的主人公是由不出现在镜头中的铊以及铊的同学和学生干部带领进入教学楼、实验室和打开柜子拿到毒药的,这时学校周围的人是否会管?而且即使是有人管了,录像中也是可以剪辑掉的,而且录像能够证明那里面的成分就是铊吗?同时还有一个重要的疑点是如果没有人透露消息,在保密侦查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又是如何知道需要这个证据?如果这个证据是在某个办案人员的授意下拍摄的,那又该算是什么?根据我国的司法规定:视听资料应当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审查确定能否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因此这里的关于清华实验室管理混乱的视听资料证据是否应当被单独采信是很有问题的。
  
  3. 中国的司法制度与很多国家不同,我们所抗争的对象不是网友们所理解的犯罪嫌疑人,面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侦破和打击犯罪是公安等司法机关的事情,我们是向公安 等司法机关主张受害人的权利,犯罪嫌疑人如果有冤屈也是向公安等司法机关进行主张,所以我们的对象是司法权力机关而不是犯罪嫌疑人!对于我们这些以法律服 务为职业的人,对抗司法权力机关中的风险和代价有多大我们清楚。
  2006年4月11日 《青年周末》记者通过凤凰卫视公关部联系到《鲁豫有约》执行制片人曹志雄。曹志雄向记者证实了此前网上贴出的孙维与凤凰卫视接触一事,但由于孙维方面的原因,采访暂时中止。曹志雄证实孙家与凤凰卫视签订了一个“内容保密协议”,主要规定不允许透露双方讲述的内容。
  2006年4月13日 北京青年报的独立新刊《青年周末》登出《清华女生铊中毒新现四大疑点》。记者陈万颖披露了朱令案的许多新情况,包括:
  
  1. 朱令父母首次披露了朱令中毒后,女儿存放在清华大学化学系的物品在警方封存后曾第二次被盗的细节。他们说“1998年12月,朱明新为朱令办理退学手续时,发现朱令的相机、蜂蜜、咖啡等不见了。而公安部门早在1995年就将这些物品封箱后存在化学系办公室,并给了朱家一份物品清单。化学系对此的解释是 “系里搬了几次家,也许是装修工人偷的”,主动赔偿朱家3000元” 。
  
  2. 1995年夏秋时分,警察曾经找过吴承之的单位领导,问吴在文革时是否与孙维的父亲有过节。这是第一次让他知道孙维。这次之后,朱家提出与孙家沟通,被拒绝。孙维在声明中说,自己希望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沟通,但公安部门表示没有义务为他们安排(见“孙维声明”)。朱家这才完全确认嫌疑人是孙维。之后,朱家再没有从警方处得到任何信息。
  
  3. 3月31日上午10点,记者与朱令的母亲朱明新、朱令代理律师李海霞一道前往协和医院,要求复印朱令全部病历,但院方拒绝朱家复印病程记录。协和称“病程记录都是不让看的。除非上法院打官司,要求封存病历,到了法庭上才能打开。”
  
  4. 当年朱令的负责医生魏镜的身份被曝光。朱令父母拿着北京市职业病研究所(协和医院此前曾送检“砷”的地方)的陈震阳化验单找到协和医院负责朱令的大夫魏镜。“她看后没什么表情。我冲到楼上找李舜伟,他拿了(化验单)就往ICU走。”
  
  5. 朱令原同班同学、室友孙维在夫兄陪同下拟接受凤凰卫视专访,后中止。
  
  6. 孙维父亲向记者证实,网上“孙维声明”确为孙维所写。
  
  7. 孙维母亲11 年来首次致电朱令母亲,主动表达了沟通的愿望。“1月14日,孙维父母托朱令的大学同学转交给朱家一封信,主要内容是希望两家进行沟通。1月19日,孙维的母亲给朱明新打了个电话,依然表明沟通的意愿。”
  
  8. 2月24日下午,在两位代理律师的陪同下,时隔7年后,朱明新第一次见到了当年的两名办案警官。谈话中,李树森警官反复强调“要尊重历史”。朱明新对记者说“他说要是有新的证据出来,他肯定会站出来。但是谁来找这些证据呢?我们说的疑点都不是直接证据,谁能求证?” 记者拨通该警官的手机,他的回答始终模棱两可。“(朱令案)不能说归我管,也不能说不归我管……不能说有进展,也不能说没有进展。”,“现在报朱令的事,早了点吧?”
  
  9. 贝志城告诉记者,《我们为孙维辩护的真相》贴出之前,有一名参与“回帖纲要”的知情同学发给他。“我保证‘回帖纲要’的真实性”,贝说。 童宇峰说,他曾在清华校友网内部讨论时,多次要求“回帖纲要”提及的几位物化2班同学证实或证伪这个“纲要”,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回答。
  
  10. 潘峰在3月份来北京看望朱令时对朱令父母说:“要扩大怀疑面”。 潘峰不主张仅仅怀疑室友投毒。
  
  11. 童宇峰对记者透露,薛刚与童的通信中,提到自己是从妻子(李含琳,同为物化2班同学)处听说朱令宿舍失窃案的,而另有同学告诉童宇峰,当年曾碰到薛刚“慌慌张张”从6号楼女生宿舍楼出来,说朱令宿舍失窃,并要求该同学不要声张。
  
  12. 关于翻译事件,当时物化2班入学英语分到3级班的只有5人:朱令、孙维、薛刚、张利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生。童宇峰说,“这位女生跟他明确表示,没有参加翻译的印象,而张利也在天涯发帖称,他是准备‘五一’假期才开始翻译。” (**注** 这是否意味着当年真正参与翻译的物化2同学只有薛钢和孙维二人?)
  
  13. 朱令父母聘请律师调查,在网上公开征集破案线索。
  
  附录--朱令现状:
  
  今年33岁的朱令,体重达140多斤、全身瘫痪、丧失一切运动功能、轻度脑萎缩、生活无法自理,整天坐在轮椅上。
  
  民乐队成员:最近一次见到朱令大概是97年的一天。我和另外两个队友一起去看望她。朱令坐在轮椅上,四肢除了胳膊外都完全不能移动。朱令显然还记得我们和以前那些有趣的事。我们的到来使她有些兴奋。虽然不能清楚地说话,但从音调中还能猜出她的话语。偶尔闪现出的眼光,让人联想起眼前的这个人曾经是多么的聪明和健康。朱令的父母都有些白发斑斑,谈起女儿的遭遇忍不住又流泪了。听朱妈妈说, 听朱妈妈说,朱令还能用一个手指在钢琴上弹出"瑶族舞曲"的旋律,最大的心愿仍然是回清华念书。朱令的每天都在康复和治疗中度过,每过一会儿就需要吸氧。。我们去的那天稍微特殊,因为我们推着朱令到楼下的花园中遛弯呼吸新鲜空气。阳光中的朱令似乎恢复了往常的幸福和美丽。
  
  民乐队成员:2004年5月30日,朱令的最新进展。由李莉,冷冰整理报告。 5月30日,我和邢建峰,冷冰,刘勤代表国内捐款人到朱令家看望了她和她的父母,并把这一段时间国内帐号中的捐款(由邢建峰补齐成一个整数)交给了朱阿姨。朱令坐在轮椅上,因为得不到运动,上身很胖;视力很不好,只有 在眼前2,30公分处才能看到物体,不能看电视也不能看书(朱阿姨说朱令以前还嚷嚷着要看书,了解了自己的情况后就再也不提了);我们四个凑到近前挨个和 她打了招呼,她基本都能记起(我说我是和她一起排练老虎磨牙的李莉,后来再问她时,她说出了张颖(我俩当时确实曾被大家用“哼哈二将”叫在一起)的名字, 让我们很惊喜:她还能记得起很多乐队的事呀);朱令听力没有问题,但说话很慢,发音极不清晰,很大程度上要靠猜测才能听懂。天气好的时候,朱阿姨会推着朱令到 楼下转转。朱令每天还要坚持肢体锻炼,抬抬小腿,平举几次胳膊,站立几次。我们看到朱令在做的时候很努力但是这些简单的动作对她而言依然很困难。令我们欣 喜的是,朱令能一个音一个音在钢琴上弹奏《长城长》的一小段,她的手指没有力气,琴键经常弹不响,但指法是完全对的。朱令很好强,弹奏时很紧张,我们看着 她摸索着弹奏的情景,听着熟悉而又断续的旋律,大家心里都是酸酸的。
  
  朱令现在的思维仍停留在中毒之前,对大学同学记得特别清楚,虽然视力已经非常低下,但是凭借声音,朱令还能“ 哼”出同学的名字。朱令的语文特别好,曾背了课本之外的许多唐诗、宋词,一次,吴承之随口说了一句唐诗的上句,令他诧异的是,坐在轮椅上的朱令居然背出了下句。仿佛是又一个“奇迹”。但是在2005年时,身体又开始恶化,一度呼吸衰竭,肺部水肿。
  
  朱令清醒时,朱明新会给她读古诗,有时读到“黄云城边乌欲栖”(李白《乌夜啼》),就调侃她:“令令,你给李白打个分吧!”她快活地说:“也就四分吧。”
  
  11年来,朱令的状态时好时坏。在朱明新的眼中,朱令非但没有达到哲学上所说的“螺旋式上升” 的状态,这几年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实在无聊了,朱令就在看护她的阿姨手心里写写字、比划一下解解闷。在阿姨的印象中,即便看见电视屏幕上模糊的唱歌跳舞 女孩的影像,朱令也总是表现出非常不高兴的样子。一个明显的特征是,朱令不认生,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小孩,越来越依赖父母亲。“她的时空意识很差,总以为 自己还是在清华读书的学生,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33岁了!”朱明新长叹。她从未纠正过女儿的说法,就当朱令这十年在做一场梦,点醒梦中人反而会让她倍受刺激。
  
  10年来,朱令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的改善。几次生命濒危,虽然都万幸被抢救过来,但长期的卧床不起,导致她腿部肌肉萎缩,肺也萎缩到了第四根肋骨,只能依靠腰部勉强支撑背部。
  
  “她过去还比较清醒,最近几年也有些神智不清了。”朱明新经常半夜惊醒,习惯性转身看看小床上躺着的朱令。她发现女儿经常整夜睡不着,睁大着眼,呼吸沉重,仰躺着不能翻身。床边立着氧气瓶,床头是一个旧的布娃娃。
  
  “我们去了令令怎么办?”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吴、朱二老分别是66岁和65岁,他们不知道还能陪令令走多远。他们去为令令申请低保,但由于两人之前的单位均不错,目前退休金平均下来还是高于低保标准,被告知办不了;他们去申请三险,但令令并无任何工作单位,三险无从说起;他们去福利院,但人家说,朱令现在还有人照顾,不符合福利院的条件。“我们要是走了,令令要是还是这个样子,那她也完了”,吴承之无望地仰着头,望着天花板。
  
  
作者 :zxdong1969 时间:2013-04-20 16:07:20
  投毒的只可能是同一宿舍的。
作者 :我们永在一起 时间:2013-05-02 09:02:50
   先顶了再干事
    养成 每日早8点帖子必读的习惯
    关于有助于朱令案进展的帖子 都必须先顶
作者 :大兵张嘎2012 时间:2013-05-02 10:02:11
  每天顶一次
作者 :她还没有遇到铊 时间:2013-06-13 15:46:28
  每天失望,每天来
作者 :生命悠远 时间:2013-06-13 16:14:30
  每次来天涯都来转转,支持朱令。
作者 :shitaiqingming 时间:2013-06-13 16:26:33
  祝福朱令
作者 :罗宇涵1111 时间:2013-06-13 19:58:07
  吉祥三铊》   铊宝:爸爸 爸爸:哎! 铊宝:清华女生漂亮的人多吗? 爸爸:多呀! 铊宝:我这么丑怎么赶上大家?   爸爸:想办法! 铊宝:我可以去找铊投毒给她! 爸爸:这就对啦! 合:爸爸妈妈铊铊就是吉祥的一家! 铊宝:妈妈 妈妈:哎! 铊宝:我投毒了警察会不会抓? 妈妈:?天啦! 铊宝 :我只不过随便放了点铊! 妈妈:那就不用怕! 铊宝:都说我们祖上家大业大! 妈妈:等爷爷找他! 合:爸爸妈妈铊铊就是吉祥的一家! 爸爸妈妈:宝贝 铊宝:啊? 爸爸妈妈:我们全家都会罩着你呀! 铊宝:那网友呢? 爸爸妈妈:我们找水军帮你骂他! 铊宝:我呢? 爸爸妈妈:你去改个名字换个马甲 铊宝:好呀! 合:我们三个就是集体放铊的一家!
作者 :罗宇涵1111 时间:2013-06-18 16:25:46
  这个案件是集体作案。由于嫉妒和不满朱令的晚归,三个女生滋生共同怨恨,几经商讨如何整治的对策,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如何让朱令搬出去。
    
      孙 维本来就嫉妒朱令,特别是朱令音乐天赋很好超越了自己令自己没了地位,这个是孙维仇恨朱令最主要的原因,从朱令几次对父母说‘好朋友反而感觉不好’能判断 出来,也怪朱令太大意,当孙维煽动大家说朱令不屑参加本班级活 动时朱令就应该看出这只披着羊皮的狼,还有那次孙维说朱令音乐不需要点拨了而让老师将朱令座位搞到后排这件事更足以让朱令知道孙维一直都不是将朱令当成好 朋友的,而是十分敌对的,只是表面上哈哈好而已,这是孙维工于心计恶毒的一面(现实中这样的人很多大家一定要认准)。
    
      当 大家讨论如何解决朱令晚归烦扰的问题时,孙维觉得时机来了,在群情激愤忍无可忍必欲去之而后快的时候,孙维提出碰巧自己这几天在做金属盐的试验,不妨利用 铊盐让朱令拉拉肚子(说拉肚子无非是轻描淡写铊的毒性,说碰巧做试验其实是蓄谋已久了),而让朱令闹几天肚子错过了考试以后再能错过补考啥的就肯定留级 了,届时朱令必然搬出宿舍,朱令不能参加考试甚至留级也会让三个女生减少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其实孙维在这个小集体的策划中是心存私心的,她是想让朱令 错过音乐会,当然也有阻止朱令发展消灭朱令优势的念头,不过那两个女生估计也心知肚明这一点,共同的利益让三个嫉妒怨恨的恶毒女人走到了一起,阴谋一拍即 合,孙维对铊盐毒性的轻描淡写,更让另两个女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毒毒她而已,拉拉肚子排泄排泄就好了,当然对毒性最了解的当然是孙维了,这里孙维 再一次施展了阴毒的一面,借刀杀人阿,两个女生就这么被利用了,第一次投毒的任务分配是这样的,由于大家都在气头上,孙维提议的自己负责拿另两人负责投的 事很快被接受,孙维甚至是眼看着舍友投的毒,以确保投毒了,期间不乏还会采用激将法啥的鼓励舍友投毒而不是仅说说而已。
    
      结 果怎样,很凑效,朱令勉强参加了音乐会但还是错过了考试,事情到这个地步了,另两个女生也怕了,妒火和怨恨也熄灭了不少,不可能再实施投毒了,但是孙维不 这么想,她嫉妒怨恨朱令太久了,音乐会也参加了,她是想让朱令彻底留级甚至退学永远退出音乐会退出班级,这样她就显出来了,再次投毒的提议没有得到响应, 这次她无论用什么激将法别人也不会被她骗了,其他舍友不敢了也不干了,孙维亲自出马了,这厮下手可就没轻重了,宁可多下也不肯少下,这也是孙维心毒而别的 室友没她心毒的一个佐证,也是朱令第一次症状轻而第二次症状重的缘故,终于,令令被毁了。
    
      立 案侦察后,公案很快掌握了真相,由于涉及到多人,清 华感到很丢脸,不想张扬出去;孙维家庭北京雄厚,压着不让进展;由于第一次投毒没造成什么太大后果,能演出,头发也长出来了,而且投毒的提议者是孙维,最 主要的是她是第二次唯一的投毒者,而正是这一次彻底导致了朱令的残废,孙维作为犯罪的提议者和主犯,而被清华大学扣发毕业证并封杀出国,而另两个女生由于 顾及学校名声的原故没做任何处分,清华大学和孙维家属共同组绕了案件的进展。由事发的积极调查到事明后的失语和稀泥,清华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个美丽的生 命换回来你暂时几年的不被毁誉,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正义在人心中,你能阻止别人的思考吗?肮脏卑鄙的领导!还有那些所谓的高层,卑鄙无耻!
    
      以 上就是孙维在自己的声明重所说的‘ 由于案情的复杂性′ 云云,试想她如果清清白白,怎么知道案情极其复杂呢?她是知情者,而且越来越感觉大家都有投毒的份,不光我一个,这里她将本来是自己要干的事情变成了好几 个人一起担当的事情,从而可能还很高兴,从而心理上变得也很坚强,非常能够顶得起那么多年来的自责和压力,也没有太多的良心上的谴责,她本来就是想毁了朱 令,现在她赢了她实现了,就这么简单,想必那两位舍友也发现了自身的被利用吧,动辄就苦苦哀求大家放了她们,你没做亏心事何必求大家放了你们,无非就是想 利用时间的流逝来淡化心灵上的不安,不敢面对那段往事而已。保住了孙维就能保住自己,孙维招了,必然供出她们几个,一条绳上的蚂蚱,虽然没有孙维恶劣但的 确太不光彩,一旦大白于天下,如何面对父母丈夫子女亲戚朋友。只有躲躲躲,永远的躲藏;沉默沉默沉默永远的沉默,当然拉,偶尔也会跳将出来故作聪明似的昧 着良心喊几声干巴巴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之类的话语和声明,公安14 处的负责人说,"案件不好说不能说",有他娘的什么不能说的,无非是他们有苦衷,说了就载了一批人或一批单位,高层不让查了,清华不让公布了,正好物证链 也没了,都在和稀泥,他们也没法作为,都他娘的混求
  
作者 :她还没有遇到铊 时间:2013-06-18 16:43:43
  19年来~ 朱令 案件成了每一个筒子的正义接力赛~不要再让 朱令 沉寂~不要让铊党们消停~不要让主犯逍遥法外!更不要让这亿万愤怒的呼声沉默!~~~~~坚持下去!筒子们~直到正义能按天打卡的那天!
作者 :罗宇涵1111 时间:2013-06-19 13:26:52
  躲躲复藏藏,大五上网忙。不闻敲键声,唯见战兢兢。问五何所惊,问五何所惧,吾大有所惊,吾大有所惧。昨日上百度,网友齐追凶,发贴数万篇,篇篇指铊名。大五有大儿,孙铊有老公。既拴一根绳,全家替铊征。这厢装武士,那厢扮丁丁。麻子长不大,素描未画成。诡辩搅混水,谰言淆视听。不闻网友齐相劝,但昧良心替铊发鬼声。人心不可欺,正气不可污。任你十年捂,真相一朝出。孙铊伏法日,全家皆顿足,早知此下场,不如自首在当初。
      一夫可当关,二木便成林,人间自有公义在,安能诬我是暴民?
  
作者 :罗宇涵1111 时间:2013-06-22 12:33:22
  显而易见,孔维是凶手,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实,因为她导演的宿舍失窃,因为她的强大后台,因为某些部门一再的拖延,因为一些外部因素,让此案一直悬着,期望上天开眼,让凶手早日伏法,还朱令一个公道,让大中看到法制的明亮和希望,如果真的有古代对恶人出现天打雷劈最好了,让凶手遭到天谴
  
  
  朱令被投毒——孙维被抓——家人解救——孙爷出面——高层发话——警方放人——草草结案——被害人哭诉无门——舆论谴责——警方圆谎……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