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帖:朱令康复救助手记(二)

楼主:无题九九 时间:2013-06-30 15:57:53 点击:484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朱令康复救助手记(二)
  ----“这次就让我们好好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吧”
  
  
  我们的生命就似渡过一个大海,我们都相聚在这个狭小的舟中。死时,我们便到了岸,各往各的世界去了。
  
  ---泰戈尔《飞鸟集》
  
  06年初夏的一天,令令住院了,为期一个月。
  
  这不是一次常规的例行身体检查。
  
  与以往朱令在过去13年里多次住院抢救、死里逃生的经历相比,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住院。它是一个由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在过去一年多里始终关注着朱令健康的志愿者们、朋友们、医生们,共同发起和参与的一次激动人心的朱令康复救助的结果。他们,分别来自中国北京、杭州、上海、四川、广州和海外如德国,美国、西班牙、英国、瑞士等的海外华人学生、学子、医生们一起携手,共同缔造和实现了这一跨海穿山、仅仅借助互联网、电话和邮件进行的爱心接力。素不相识的人们,携手并肩,一环接一环地传递着彼此的爱心与温暖,责任和义务,终于把不可能化为可能,在每个人的眼前,演绎了一个生动感人的爱心传奇!
  
  事情,起始于06年冬季的某一天,一封来自sisterjean不期而至的邮件。
  
  引子:一封令人震惊和心碎的email
  
  为朱令寻求一个全面的康复方案的想法,肇始于06年底的一天。
  
  2006年12月,寒冬,正逢圣诞节前夕。
  
  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北美西岸的海滨城市里,正到处洋溢着一派和乐安宁的节日气氛。街道两旁的商店橱窗里,早早就装饰了圣诞节特有的各种圣诞装饰品。红的热烈,白的庄严肃穆纯洁,绿的清新浓郁,齐齐地都挂了起来,热热闹闹地挤在一起,漂亮惹眼,无法不让人心动。街上每个人都非常友好,微笑着,即使与你擦肩而过时,也不忘轻轻点头微笑一下,或是道一声“hello"。眼看着离圣诞只剩一周的时间了,还没有准备好圣诞礼物的人们,这时也开始着急起来,放弃了之前的慢条斯理,开始匆忙地穿梭于商场与商场之间,忙着给家人和朋友选购每年一度、必不可少的圣诞礼物。更有那温馨祥宁的圣诞歌,无论走到哪里,商场,街道,咖啡馆,餐厅,都会随时在你耳边悠扬地响起,提醒着你 It's Christmas in town. 在这样的节日气氛里,每个人的心,伴了从天际温柔飘洒的雪花,都会不由地变得祥和宁静起来。即使是作为一个异乡人,在远离自己的亲人和家乡、身处一个语言与文化都不同的异域之邦时,也会强烈地感受到圣诞节所特有的温馨的节日气氛。
  
  虽然信仰基督教和去教堂参加礼拜仪式的人逐年呈下降趋势,圣诞的宗教意味减弱了,而商业日益的过度侵入,铺天盖地的广告和促销宣传,也使得圣诞节来临前所特有的持续将近一个月之久的圣诞购物潮,给很多人带来了不少人情和心理的困扰和经济压力。然而,每年一度的圣诞节仍然会准时到来,每年的12月,连着一整月,往往就是名副其实的圣诞月。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报章媒体开始热衷谈论"the spirit of Christmas"(圣诞精神),也即"the spirit of giving"(给予的精神)。人们说,新的圣诞文化的核心,就是“给予”。只有给予爱,才会给人们带来爱、快乐、和平,与对他人释放的善意与祝福(It is love, joy, peace, and good will to our fellow human beings.)每逢圣诞来临前,街头的乞丐会从救济院获得更丰盛的晚餐,人们对乞丐的施舍也会更慷慨大方,无家可归的人总会得到更多的关切与施舍。这种淡化了原有的宗教意味,而以“给予”“分享”和“释放善意”为核心的新的圣诞文化,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认可和实践。他们相信,只有无私地爱他人,给予爱,与他人分享自己所感到的幸福与快乐,只有释放善意,才能带来真正的爱、快乐、愉悦与心灵的安宁。连与我每周都要在咖啡厅碰面一次的语言交流伙伴Andrea,在完成我们的课程后,也跃跃欲试地提议我与她一起去做志愿者,去商场包装节日礼物。那些礼物是商场在圣诞节前夕特意免费给无家可归的人们准备的。
  
  就是在这样一个节日的气氛里,尚沉浸在节日气氛和对西方圣诞文化演变思索的我,期望在经过一年前所未有的紧张忙碌的网络生活后,可以多陪伴家人一些时间,亲密相守,共度圣诞。可是,06年12月18日,北美时间的一个早晨,我的邮箱里收到了sisterjean 发来的一封邮件。
  
  邮件的内容令人震惊和心碎,生生打破了我对节日的遐想、期盼与安排。邮件里,sisterjean 向大家披露了朱令身体的情况。这是在参与朱令案讨论将近一年来,大家第一次了解朱令身体的真实情况,也是第一次真正地、切实地把关注的焦点挪到我们的讨论对象身上。
  
  邮件里,Jeanne 写到:
  
  “1995年出事后,曾经参与1995年互联网远程救助朱令、时任美国使馆医生的John Aldis医生曾建议朱令一家移居香港,为朱令的康复寻求好的医疗条件。但是因为朱妈妈当时碍于热情帮令令的医生的情面,同时也以为令令会康复返校,所以未采纳Dr. Aldis的建议。
  
  如果令令当时及时接受了正规良好全面的康复治疗,情况可能会比今天的好多了,后悔话没多少用了。治疗康复已是不可能了,大脑细胞不会再生,时间也拖得太长了,奇迹的机会是零。问过医生令令还有几年?回答是她活不过她父母了。有一阵很想把令令的这个情况告诉朱妈妈,这样他们好有准备,却始终开不了口。
  
  一次朱妈妈说真没想到十几年了,令令进步这么小。。。看来医生也清楚了,没什么办法了,不知你是否问过医生她这样的状态类似的病人,能有多长的时间。我无奈的告诉了她医生的预测。一阵沉默后,她说她也有这种感觉。我尽力说了令令的情况很特殊,难说。。。那时深感语言是多么无力。那天放下电话时,已是泪流满面。”
  
  读信的当下,顿时就象雷击一样,一下子令我懵了。手中的咖啡杯凝在那里,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盯着电脑屏幕上那一个个汉字良久,却不知脑中所想,只感到心中有一种语言无法形容的痛心,焦急,失落,还有夹杂着的深深的自责与莫名的内疚,一起缓缓升腾上来。
  
  旋及,信箱里便跳跃起一封封关心朱令的朋友们的来信。Gmail邮箱特有的显示来信的绿色信号,如齐齐律动的电波一样,起伏、跳跃、闪动着,不再间断,从千万里外不同的地方,从世界各个角落,从那些从未谋面的朋友们心间传来:
  
  Enfamil(奶粉):“这种揪心的感觉太沉重......”
  
  amomio:“心里无比痛楚。”
  
  晴天瞳:“......”(潸然无言, lost word to say?)
  
  whitecoat:“想到她可能就这样离开,想起她曾经有过的光彩,心里就很疼。令令的生存是她父母继续坚持的支柱,两位老人生命的延续在保障令令生命的延续,真不知道如果令令不在了两位老人会怎么样。真不想看到有一天老人那么伤心。”
  
  芳香:“以前隐约听提起过。感情上我希望那些医生说的话都不真实。我一直希望令令能够康复起来。”
  
  zenyup:“我打算最近去找李舜伟(朱令95年入住协和医院的主治医生),首先从这个入手去谈。毕竟他创造了生命的奇迹。虽然有些问题,但是与能活下来相比,其他问题可以达成谅解和妥协。我希望协和和李舜伟能一起再创造一次奇迹。
  
  小如:“没有什么比令令的健康更重要。我们所做一切不过是要令令健康的活,有尊严的活。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很糊涂,一整天因为想起令令时日计指可数,心情巨坏。做坏许多事。感觉是自己的亲人在宣判死期。这个词,真是不该用。刚才和我爸在我家群聊上说话,实在提不起兴致解释自己心情为什么如此沮丧,勉强给老爸发出去一个正电话中勿扰的图片。就偷偷躲起来,流泪。其实我爸我妈,是和吴爸爸朱妈妈一般年纪的老人。想起吴爸爸,白发人送黑发人......之悲况,人何以堪...... ”
  
  一封封信,字里行间无不传递着大家的焦急与心痛。我几乎可以感到大家虽身处不同的时空与地域,但却在那一刻同时感到的穿越时空的急切、焦虑的心情。沉重,象一个带电波的网一样,霎时,覆盖在每个人的心头。
  
  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该怎样来挽救和延长令令的生命?做什么才可以让这个历经世间少有的痛苦与折磨的女孩,减轻一点点她所受的那些疼痛?读着sisterjean 邮件里写的情况,很心酸。可以想见朱妈妈他们内心的焦虑和苦闷,无处诉说,却还要在每每有人上门探访的时候压抑内心的痛苦和焦虑,热情迎接每一个上门探访的客人或记者,把希望寄托在每一位上门访问的贵客身上,哪怕那希望是那么微小。一次次怀着希望,却一次次失望......世界为什么如此残酷?!
  
  终于,勉强压下了心头的焦急,稍平静下来的我说:
  
  “刚知道专家预测令令的生命是如此短暂,本来还以为有希望的。但是,现在我们没有时间了,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把生命和康复的希望从令令身上残忍地带走,而我们还坐在这里讨论这个那个。NO,NO,我们目前最紧急的任务,是向全世界的医疗界呼救!
  
  令令的康复是个大问题,过去十年已经错过了令令康复的最佳时机,很可惜。可是
  科学的康复治疗,对于延长令令的生命至关重要。有关寻找令令康复的办法和医院,完全可以以紧急呼救的方式,向全世界发出医疗求救信息和请求。如果说按照医生的说法,令令的生命将不会比父母长,那么,也就是说顶多二十年的生命。鉴于令令获救是通过互联网这么一个富于典型意义的方式,那么同样也可以针对令令这样有代表性的神经中枢严重损坏的病人的特例,向全世界的医疗康复专家和医院呼救。而且,这个工作是刻不容缓!!”
  
  为此,我建议在朱令吧和各种可能的场合,多谈论朱令的病情和朱令迫切需要科学合理的医疗康复治疗,请求各方的帮助和响应。并以此为契机,通过呼吁紧急医疗康复的方式,吸引媒体关注和报道,推动和呼吁有关部门尽快解决朱另及其家人所面临的苦难。无疑,朱令的健康和康复治疗,是所有关心朱令的人们关注的焦点和的努力的方向,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我们必须开始搜索相关医疗信息、专家、医院,组织和动员网友帮助,给媒体和国内国外医院发求出为了朱令康复的紧急呼吁。性急的我催促大家尽快行动起来,撰写这么一封面向全世界医疗康复界的呼救信,查找相关的医院联系方式,尽快把呼救信发出,为朱令寻求医疗帮助。我说:“令令急需有针对她身体情况特别设计的系统的、科学合理的康复治疗,我们有必要向全世界有雄厚康复医疗条件的医院和专家发出紧急呼救信!!”
  
  于是,至此,在收到sisterjean的邮件仅仅几小时后的当天,在大家你来我往的邮件里,一个为朱令的康复向世界医学专家、医院和医生呼吁寻求康复治疗救助的大胆想法,已然渐成雏形。虽然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可行,是否这个想法在很多层面上显得过于妄想天开,白日做梦,但都顾不上去想了。大家与我一样,都知道,箭在弦在,不得不发。面对一个每时每刻也许都会悄然陨落的生命,我们别无选择,没有退路。只有勇往前行,即使明知不可能,也要去做,去尝试,去努力,去开辟,去为令令寻求哪怕能延长她生命的一线生机的机会。
  
  也许,人往往只有在没有选择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在前方没有任何借鉴和路去摸索的时候,才能异想天开地创造机会,才有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机会吧。而所有的努力,只为了让那个饱经磨难与痛苦折磨的生命,可以少受一分痛苦,可以在这个她分外热爱与留恋的世界里,多逗留一分钟,陪伴她的至爱亲朋久一些!
  
  想到就去做,时间不等人!
  
  同一天,几个小时后,珍珠E在百度朱令吧发出了《紧急征求有关医疗康复的信息》的贴子。
  
  * 注: sisterjean是在美国注册的Help Zhu Ling Foundation的一名志愿者,此前曾多方设法,为朱令寻找和联系医生,并不远万里,为朱令购买和邮寄了专门帮助健身用的康复带。谢谢Jeanne!!
  
  
  
  
  
  
  
作者 :SB名字比SW好听 时间:2013-06-30 21:28:50
  信息公开!
作者 :simply972 时间:2013-06-30 21:34:58
  清华和协和都扮演了帮凶和助纣为虐的可恶角色。正义或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作者 :枫叶Y3 时间:2013-07-11 19:24:58
  图很清晰,替手机党感谢1
作者 :simply972 时间:2013-07-11 23:02:31
  这件事不应该被遗忘,她是真切存在的,她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记忆,以及无法表达的耻辱感。就是那种即便你什么事都没做,也深感愧疚的奇特的耻辱感。记住,也是我们眼下能做的唯一的事了,有时候,记忆是某种更为有效的反抗,某种等待时机的态度,以及高于同情的坚韧不拔
作者 :李大唐皇 时间:2013-07-11 23:07:49
  @无题九九
  支持朱令永不放弃!
作者 :彩虹灿烂123 时间:2013-07-12 11:03:05
  世上还是好心人多,愿好人一生平安,愿朱令能康复
作者 :太老缅哥鲁 时间:2013-07-12 15:15:47
  害人的孙维,投毒的凶手。
作者 :小蝼蚁2013 时间:2013-07-15 08:26:08
  无力,无欲,愤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