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司法公开是枉法裁判的末日。

楼主:18083907310 时间:2013-11-30 22:52:42 点击:9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原审被告人):刘晓,男,汉族,1957年7月7日出生,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程度,原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七师林业局主任科员,住新疆奎屯市龙溪里35栋5单元101室。电话号码:18999702799。
  再审申请人因所谓“贪污、受贿”一案,不服兵团奎屯垦区法院、兵团农七师中级法院、兵团高分院的刑事裁判,现根据1999年9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修正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86条第3款第(2)项关于“犯罪构成要件事实缺乏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的,属于证据不足”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人民法院再审立案的若干意见》第7条第(2)项关于“主要证据不充分或者不具有证明力的;”第(8)项关于“审判程序不合法,影响案件公正裁判的”;“人民法院应当决定再审”的规定,特向贵院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的请求:
  一、撤销2005年5月23日兵团奎屯垦区法院(2005)奎垦刑初字第00007号刑事判决书,撤销2005年12月14日兵团奎屯垦区法院(2005)奎垦刑初字第00033号刑事判决书,撤销2006年4月10日兵团奎屯垦区法院(2006)奎垦刑初字第00015号刑事判决书,撤销2006年6月20日兵团农七师中级法院(2006)农七刑终字第00007号刑事裁定书,撤销2009年6月3日兵团农七师中级法院(2009)农七刑申字第000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撤销2009年9月4日兵团高分院(2009)新兵刑监字第00015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撤销2011年6月22日兵团高分院(2011)新兵刑访终字第00012号《涉诉上访案件终结确认书》。
  二、由贵院提审本案,并作出公正的判决。
  再审理由提要:
  一、关于贪污罪
  1999年10月下旬,农七师林业局为提高全师葡萄种植的品质,委派该局主任科员刘晓赴辽宁省锦州地区购买新品种葡萄树苗。当年11月9日,农七师林业局将购苗木资金40000元连同农七师131团的购苗木预付款12000元一同汇往锦州南山农业(集团)公司无病毒苗木繁育场。刘晓用该局的上述款项在锦州及周边地区购买了4300元种条和35700元新品种葡萄树苗。全部运回农七师林业局后,如数将12000元的树苗交付给了农七师131团,钱货两清,至今未发生争议。买回来的40000元种条和树苗经农七师林业局局长等人验收合格后,由局长在刘晓带回来的发票上签字同意报销,该局财务部门也从未提出异议。随后,即根据兵团有关文件的规定,无偿地将此次购回的35700元葡萄树苗发放给各种植户试种,待取得良好效益后在全师范围内推广。
  不料,2004年8月3日深夜,兵团农七师检察院反贪局的办案人员黄华和邓小新就以谈话为名,将刘晓骗至该局审讯室刑事拘留,并让刘晓在其拘留证上签字;同年8月15日黄、邓二人又逼刘晓在另一份拘留证上签了字。这种做法,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132条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案件中,需要拘留犯罪嫌疑人的,由人民检察院作出决定,由公安机关执行”的规定。同年8月25日,刘晓由农七师检察院决定逮捕,羁押于农七师公安处看守所。
  2005年4月8日,兵团奎屯垦区检察院向奎屯垦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刘晓犯贪污罪和受贿罪。2005年5月23日,奎屯垦区法院以刘晓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刘晓不服,提出上诉。
  2005年9月5日,农七师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05年10月17日,奎屯垦区检察院申请撤回起诉,2005年10月20日,奎屯垦区法院裁定准许撤诉。
  2005年10月31日,奎屯垦区检察院以奎垦检刑诉字(2005)16号起诉书再次向奎屯垦区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刘晓犯贪污罪和受贿罪。这种做法,违背了《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53条关于“撤回起诉后,没有新的事实或者新的证据不得再行起诉的”规定。奎屯垦区法院在未将公诉机关的奎垦检刑诉字(2005)16号起诉书送达给刘晓的情况下,就径直开庭审理,并于2005年12月14日以刘晓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刘晓不服,以原审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为由提出上诉。
  2006年2月24日,农七师中级法院二审认为“原审法院在审理期间未将奎屯垦区检察院的奎垦检刑诉字(2005)16号起诉书送达给被告人,违反了诉讼程序”,并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不料,奎屯垦区法院仍然无视法律的尊严、无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仍然在未将公诉机关的奎垦检刑诉字(2005)16号起诉书送达给刘晓的情况下,就径直开庭审理,并于2006年4月10日以刘晓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刘晓不服,提出上诉。
  2006年6月20日,农七师中级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判理由认为:“上诉人刘晓在销售完葡萄苗木后,应当首先归还农七师林业局的40000元垫付款,而刘晓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条件,使用虚假发票冲抵了林业局的这笔垫付款,从中骗取公款35700元,其行为构成贪污罪,原审定性准确,本院予以确认。”刘晓不服,申请再审。
  2009年6月3日,农七师中级法院通知刘晓驳回其申诉。裁判理由摇身一变,成了:“1999年11月9日,农七师林业局垫付购苗木资金40000元,让你在内地购买新品种葡萄树苗,你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法院认定你贪污购买苗木款35700元并无不当。”刘晓不服,向兵团高分院申请再审。
  2009年9月4日,兵团高分院通知刘晓驳回其申诉,裁判理由与农七师中院一脉相承:“原审认定的你于1999年12月21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条件,使用虚假发票冲抵了农七师林业局购苗垫付款40000元(其中你用此款购买了4300元的葡萄种条),从中骗取公款35700元的事实,与本院审查认定的事实一致。”刘晓不服,不断上访。
  2011年6月22日,兵团高分院悍然抛出《涉诉上访案件终结确认书》,除了重弹旧调,并无新鲜货色。
  总而言之,兵团系统三级司法机关指控、判决刘晓犯贪污罪,都是缺乏证据的。
  他们有证据证明农七师林业局局长签字同意报销的那张发票是虚假发票吗?
  他们有证据证明刘晓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吗?
  他们有证据证明刘晓没有买回来35700元葡萄树苗吗?
  他们有证据证明刘晓将35700元葡萄树苗销售给种植户了吗?
  他们有证据证明刘晓收取了种植户们葡萄树苗销售款35700元吗?
  他们将“刘晓笔记本上的购销苗木记录”作为证据使用,却从来未经诉讼各方当庭质证,谎称“丢掉了”,这不是毁灭证据吗?
  二、关于受贿罪
  2000年7月,刘晓因装修住房资金不足向老朋友奎屯园艺场书记陈云亮借钱15000元,并出具借条一张。事后,刘晓多次提出还钱,但陈云亮每次均称“不必着急,你先用吧”。尽管如此,陈云亮却并未放弃此项债权,因此至今未将那张借条退给刘晓。
  2009年6月3日,农七师中级法院在《驳回申诉通知书》中认定:“经查,该款开始确实是借款,但后来你利用身为林业局工作人员的身份,能为园艺场争取到国家治沙贴息贷款的便利条件,使用假发票让园艺场冲抵你的借款,使奎屯园艺场挂在你名下的个人借款消失,该行为构成受贿罪毋庸置疑。”这一认定,同样是缺乏证据的。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公诉三处处长、刑法学博士朱华在由博士论文修改而成的《受贿犯罪主体研究》一书中深刻地指出:“无权力就无受贿犯罪,权力是受贿犯罪的基本范畴。可以利用权力的人,是受贿犯罪的主体。权力是受贿犯罪的基点。权钱交易是受贿犯罪的表现。”(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
  在本案中,我们要问兵团系统三级司法机关:
  你们有证据证明刘晓对发放国家治沙贴息贷款享有审批权吗?
  你们有证据证明刘晓能为奎屯园艺场争取到国家治沙贴息贷款吗?
  你们有证据证明刘晓对农七师各团场申请国家治沙贴息贷款享有推荐权吗?
  你们有证据证明刘晓在农七师各团场的立项报告(即申请书)上享有倾向性意见表达权吗?
  你们有证据证明刘晓享有不把某团场的立项报告(即申请书)送到兵团林业局去审批的拒绝权吗?
  既然刘晓的工作仅仅限于将农七师各团场的立项报告(即申请书)汇总后送到兵团林业局去审批,自己并不享有任何足以影响各团场申请成功与否的权力,奎屯园艺场怎么会跟他进行权钱交易呢?
  2010年10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人民法院涉诉信访案件终结办法>的通知》规定:“确保在案件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公正的前提下,促进当事人息诉罢访,终结涉诉信访案件。”而兵团高分院竟然在不具备上述法定前提的情况下,就对刘晓贪污、受贿上访一案作了终结处理,这不仅是司法专横的突出表现,而且是绝对无效的。
  美国学者马丁·梅耶痛心疾首地指出:“所有关于刑事犯罪的故事中,最悲惨的莫过于一个清白无辜的人被判有罪。”(《美国律师》,胡显耀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154页。)中国学者赵琳琳博士无可奈何地感叹:“这是一种最大的刑事司法不公,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国家,它所带来的后果都是灾难性的。”(《刑事冤案问题研究》,法律出版社2012年版,第1页。)
  我国证据裁判原则要求:裁判的形成必须以证据为依据;反之,缺乏证据的裁判必然是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
  再审理由展开:
  震惊全国的“赵作海冤案”,引起中国社会的广泛关注,并且促进了两个《证据规定》的出台,标志着中国刑事证据制度的一大进步。2010年7月1日起两个《证据规定》施行后,全国司法机关争相运用来办理各类刑事案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正当刘晓为两个《证据规定》的施行倍感欢欣鼓舞、继续为讨回公道而东奔西跑、呼天喊地的时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却于2011年6月22日出台了《涉诉上访案件终结确认书》(以下简称《确认书》),宣称:“以上证据在卷佐证,足以认定,原审生效判决认定上访人刘晓犯贪污罪、受贿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访人刘晓属无理缠访,对刘晓贪污、受贿上访一案作终结处理。”看来,这个案子确实办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了!
  事情果真是这样的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尖锐地指出:“在市场上常常可以看到一种情况:那个叫喊得最凶的和发誓发得最厉害的人,正是希望把最坏的货物推销出去的人”。(《列宁全集》第20卷,第294页。)
  一、驳所谓“事实清楚”
  (一)关于“贪污罪”
  2006年6月20日,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2006)农七刑终字第00007号刑事裁定书认定:“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晓在销售完葡萄苗木后,应当首先归还农七师林业局的40000元垫付款,而刘晓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条件,使用虚假发票冲抵了林业局的这笔垫付款,从中骗取公款35700元,其行为构成贪污罪。”这就是说,裁定书不仅认定刘晓买回来了4300元种条,而且还认定刘晓买回来了35700元葡萄树苗并销售给了种植户。
  2009年6月3日,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2009)农七刑申字第000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又认定:“经审查,1999年11月9日,农七师林业局垫付的购苗木资金40000元,让你在内地购买新品种葡萄树苗,你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法院认定你贪污购买苗木款35700元并无不当。”这就是说,通知书仅认定刘晓买回来了4300元的种条,否定刘晓还买回来了35700元的葡萄树苗并销售给了种植户。
  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认定的上述两个“事实”,是相互矛盾、不可能同时存在的:既然认定刘晓买回来了35700元的葡萄树苗并销售给了种植户,又怎么能够同时认定刘晓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呢?既然认定刘晓仅购买了4300元的种条、余款35700元没有下落,又怎么能够同时认定刘晓买回来了35700元的葡萄树苗并销售给了种植户呢?
  请看:从农七师林业局同一笔40000元引种费中贪污35700元,刘晓竟然同时采用了两种不同的作案手段,难道这就叫做“事实清楚”吗?耐人寻味的是,在2011年3月18日兵团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举行的听证会上,辩方请教法庭:“以上两种版本,你们现在到底认定哪一种?”合议庭的三名法官均避而不答,“王顾左右而言他”。
  进步人类认为:“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院是社会最后的良心,法院是社会正义最后的防线。如果公民在法院都找不到正义,则只能放弃寻找正义。”
  综上所述:兵团高分院在理屈词穷、无言以对的困境下,违法办案,弄虚作假,滥用终结处理权,悍然抛出《确认书》,企图将这一典型的冤案一笔勾销,彻底堵死刘晓获得司法救济的路径,以便一手遮天、掩盖冤案背后可能存在的黑幕,这是绝对办不到的。对此司法专横、践踏人权的《确认书》及所有下级法院的裁判文书均应予以撤销,并永远钉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刘晓
  2013年 2 月 16 日
  16
作者 :可爱辉彼 时间:2015-03-20 13:17:06
  胜似炸雷
  替XX某汗颜。。。。。。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