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 繁艳花事暖媚景之春季篇

楼主:烂笛书生 时间:2015-04-13 08:31:59 点击:111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立春


  
  
  

春风袅
  小堂深静无人到,满院春风。
  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
  愁心似醉兼如病,欲语还慵。
  日暮疏钟,双燕归栖画阁中。
  ——南唐.冯延巳《采桑子、小堂深静无人到》


  立春,二候樱花在凄凄的春雨中开了。阒寂深幽的闺阁小院内,有女子独坐墙东伤春。
  春光冶艳,她没有与女伴们一起去踏青拾翠,而是选择独坐伤春。
  想来,我应是黛玉葬花时余情未了的那一片枯萎的残叶,
  到了今生,拿写字偿还前世无法言喻的情愁。

  立春,趣称为“咬春”“打春”“鞭春”,名儿十分地形象活泼。
  打春的意思是人们用红纸缠在鞭子上打春牛,让牛解去冬日的疲乏,
  以更加饱满的状态帮助人们进行春耕。清人顾禄在《清嘉录.正月.打春》中
  这样写道:“立春日,太守集府堂,鞭牛碎之,谓之打春。
  农民竟以麻、麦、米、豆抛打春牛,里胥以春毬相馈贻,予兆丰稔。”
  如此看来,古人十分敬重岁时节序。

  立春含有万物开始萌芽生长之意。立春是热闹的、喜庆的、让人赏心悦目的。
  此时大地苏醒,百草褪去冬袍,换上了春衫,花儿开始打着骨朵儿,气温也愈来愈暖和。

  关于古人迎接春日的到来,唐代百姓比较注重“咬春”,即食春盘之中装盛的春日野菜,
  尤其是要生咬萝卜。大人们还根据小孩儿咬的萝卜深浅判断他们牙齿好坏。
  同时,立春时生吃萝卜亦能解去春困慵懒,使一年都很活跃。
  杜甫在《立春》诗中写道:“春日春盘细生菜。”

  到了热闹繁华的宋代汴京,人们更是要举办盛大活动庆祝立春的到来。
  照例是如唐代那样用红色彩鞭打在春牛身上,而妇人小孩也都兴头戴彩纸
  剪成的小旗子,或者是戴金银点缀的彩绳,走亲访友间互相赠送。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有相关记载。
  冯延巳写的是女子春愁极浓烈的闺怨词,与热闹的春日形成了鲜明对比,
  由“静”字反衬闺阁幽深,花事无人赏,纵使庭院春事是一片热烈的明媚韶景
  ,亦是孤单的徒劳。时令景致是立春,却被词人渲染成“惆怅、雨红、愁心、日暮”的愁景。

  女子是红花,情爱则是维持她们一生的养分。旧时闺阁女子,为爱而生,
  而灭,而伤春悼秋。是孟姜女用悲伤砌成的长城,还是南海鲛人用眼泪哭成的沧海?
  你不知,一个女子靠睹物相思而活的孤寂悲哀。

  词中的女子,让我想到了宋代的李清照与朱淑真。她们是孤独忧戚的,
  比不得那些热烈昌盛的女子。两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一个以词为火,取暖薄凉的后半生。
  一个煮词为药,疗解独守空闺的脉脉相思。李清照,似决绝冷冽的张爱玲,
  曾用生命爱过一个男子。朱淑真,似漂泊撒哈拉的女子三毛,一生的情爱都在流浪,
  是断了线的风筝,在光阴中跋涉。

  年华是一篇骈俪词赋,我掌着日月这盏灯默默诵读。我们,不言时光迟暮,
  不言韶华苍老,只怨彼此相遇时,没有在恰当的年纪与对的地点。

  在这首词中,词人用“东邻女”的典故来形容女子的美。宋玉和司马相如
  笔下的“东邻女”都是幽姿绰约,蛾眉皓齿,盛丽丰艳。眉毛如远黛,香肌胜白雪。
  柳腰贝齿,顾盼生辉间,撩拨的是年华里让人铭记三生的幽艳美。所以整首诗
  似以莺歌燕舞的温煦春色开篇,实际上却为成双入对的堂上双燕结情喟叹。

  这落红愁雨的春日,又似黛玉哀婉的媚眼。她一蹙眉,春便老了,她也老了。
  落红春雨于闺阁女子而言都是咽不下的愁。花影凄迷落寞,莺莺声早就碎了一地。
  柳泣花啼、春雨愁人。哀怨你可知?幽恨你可知?如果你能对我的一切了如指掌,
  我想也不会有日日夜夜牵肠挂肚的思念了。

  翌日拂晓,宿雨初歇。那女子一个人,伶俜听雨。她摄取豆蔻年华里的暖煦,
  疗解此时的隐忧。情到哽咽难言处,极是悲恸。她把幽怨孤独命名
  为樱桃、日暮、钟声、双燕。
  而樱桃的桃,似取其谐音逃,渲染感伤。是了,她只是想带着明媚
  欢喜逃到无人问津处与你过着平淡生活,可奈何旧时女子生来便被冠以
  情深不寿的谶,又能逃到何处写字疗伤。

  此外,唐代诗人李远也作了一首诗名为《立春日》:“暖日傍帘晓,浓春开箧红。
  钗斜穿彩燕,罗薄剪春虫。巧著金刀力,寒侵玉指风。娉婷何处戴,山鬓绿成丛。”
  诗意旖旎且唯美,只奈何闺阁女子独居深宅,她的相思之愁,又该如何开药方子?
  是拿当归配红豆,还是莲子配薄荷?可这些都无法治愈郁积她内心掏不空的相思之情。

  深闺女子是时光的扫墓人,祭奠那一段被禁锢的玲珑青春。
  你不信繁花易逝,叫我从日影西去、草木荣枯里取证。若细细考究时光,
  应是这般伤景:懒梳妆,倚栏望,落花飘,薄雨愁,残絮飞,莺莺啼,烛火阑……
  词中日暮黄昏的景象,本应是绚烂的,可在伤春女子的眼中,却极其恼人幽怨。
  闺中女子们流过的相思泪水,完全可以用去填海了。

  但是女子,我要告诉你,有些情不是用来忘记,而是记住。你
  越是记得深刻,越能知道,哪些是让你溃不成军地伤过,哪些又是
  让你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有些人生来偏偏是用来忘记的,即便缘分让彼此相遇,
  但最终还是会忘记。而有些人,是用来小心翼翼地收藏,即便你曾想方设法试图忘记过。
  你想要所谓地久天长的答案,其实在你询问的时候,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

  时光应该这样老去。瓦檐上生出了青苔,窗边角落里结上了蜘蛛网,
  你缝补的衣裳我舍不得扔。只是,别后的光阴里,那些信誓旦旦的年少时光,
  是否依然安好如昨?不过,当我们正在失去一些的时候,别忘记此刻手中所拥有的。

  一个地方变迁的意思是(或者说成人是物非)没人记得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取而代之的,是新事物掩盖了旧日年华。岁月更替看上去貌似理所当然,
  但曾在这里上演过的人事,又多么地让人难以忘怀。

  我等你回来。
  若是春天,我便把思念写在风中、柳絮上,飘到你所在的海角天涯;
  若是夏天,我便把思念写在水中、山谷里,你踏足时必定能看见我留下的印记;
  若是秋天,我便把思念写在霜风、残月里,当你举头时,和我望见的是同一个月亮;
  若是冬天,我便把思念写在大雪覆盖的地上,这一生一世我都会寻着你的足迹前行。

  我就这样等着你。不知不觉中,老了许多,但不打紧。旧时光,应是一册草药名目。
  当归,是女子碾碎拿给男子冲着相思服的一味药。杜仲,是男子的名姓,
  她若是想你时,便拿出来看看。忍冬,是女子蛰伏经年的望眼欲穿。
  白豆蔻,似她的少女光阴,不谙世事的年纪,一切天真活泼,无忧无虑。

  我把对你的思念和着樱桃花酿成了酒。这一坛往事,你先好生藏着。
  我知晓,你若拂袖离去,经年相见,没有归期。所谓流年安好,也只是短暂若烟。
  我为你倒这最后一杯樱桃酒,你饮了,切莫再逃,因为我没有多少青春可以拿来等待。
  我也怕,下一个立春节气邂逅时,再不能与你浅酌小饮。

  。。。。。。。。。。。。。。。。。。。。。。。。。。。。。。

 


楼主烂笛书生 时间:2015-04-13 08:37:00



  
第二章:美人春

  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无端风雨,未
  肯收尽余寒。年时燕子,料今宵梦到西园。浑未办黄柑荐
  酒,更传青韭堆盘。
  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
  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
  花落,朝来塞雁先还。
  ——南宋.辛弃疾《汉宫春.立春日》


  春已归,草木萌芽,世间琳琅美景渐次至。
  春风是一把梳子,沉睡太久的闺阁女子把披肩的长发放了下来,
  被熏风梳成了婆娑摇曳的柳条,而平静的春水则是女子梳妆用的铜镜。

  辛弃疾作的这首词,上片应是以女子细腻幽婉的口吻来写立春,
  由美人簪花写及愁似风雨又袭。立春以后,春日渐长,春雨催花,
  似乎,等着春日的流逝也是一种煎熬。于闺阁女子而言,燕子又来,
  乍暖还寒,只盼时光早点儿溜走,兴许大雪纷飞时,你便会回来。

  下片,应是男子漂泊羁旅的哀愁,是悲壮且沉痛的,是难以言说的。我踏遍红尘,
  只为找到像你这样蕙质兰心的女子。我写尽光阴,
  只为求得下一世你能读懂我沧桑风雨的流年。

  写春景的宋词数不胜数,独这首词情景结合,景中生情。周济在
  《介存斋论词杂著》有言:“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
  那么这首《汉宫春.立春日》,严妆是冶艳美人,淡妆是春景。字句工巧,深远。
  但也无奈,整首词情愁萦系,幽怨密布。何不,借那东风吹走他眉弯上郁积的哀愁,
  让春日暖光烘干他内心凄凉的潮湿,让轻薄月光浣洗他心间尘封的孤独?


  图片

  立春来了,彼时梁上孤燕,今时双双飞回。可内心悲惋的他,未酿黄柑酒,
  春盘也没有准备。听着淅沥的愁雨,辛弃疾暗笑春风太多情,吹红梅花,
  染绿嫩柳,忙给春日美景搭桥牵线。
  整首词手法蕴藉隽永,语浅情深,似写春景,实则借景抒情叹沧桑。
  上片提到“春幡”,即女子春日戴的头饰。幡指旗帜,人们把大的挂在窗前、
  树梢,小的则戴在女子的头上以饰美丽。

  辛弃疾,又号稼轩,是南宋时豪放派代表人物,词风沉郁悲壮,
  多抒发壮志难酬与忧国忧民的情怀。不过他所写的词仍有少许的幽媚、
  明丽,譬如这首《汉宫春.立春日》。上片先写春回大地,可好景不长,
  又担忧花开花落,暗喻复国无望,仍要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学者顾随评价辛弃疾说:“辛有英雄的手段,有诗人的感觉,二者难得兼……
  中国诗史上只有曹、辛二人如此。”是了,辛弃疾胸怀天下,愤世嫉俗,
  却壮志未酬,不被伯乐赏识,内心充满了挣扎与孤独。


  下片,他写“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你的花繁柳绿,我的萧条荒城。
  大抵物是人非,犹如一阵风,可吹开桃红吹绿柳丝,亦可吹白千山大雪。
  这样的词句,读来令人无可奈何。

  辛弃疾似乎在告诉赏词人,孤独并不是存活于几天、几个月或是几年,
  孤独是存活于一辈子的。想来也如辛弃疾所言,于内心孤弱的人而言,
  有些哀恸与悲辛一生只要有一次就够了。多了,怕清愁长如发丝,剪不断,理更乱。

  王国维言:“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是了,他叹年光漏尽,
  红颜老去。这场繁盛花事,春日守口如瓶。时光未曾告诉过我们春日多久绽放与凋落,
  就像我们的生命被既定安排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无法预知。

  我们这一生,兴许要花很长的时间来处理内心郁积的孤独。却从未有任何人,
  来教我们认识孤独的存在。我们唯有慢慢学会吸收孤独,学会分解孤独。
  也只有孤独与人融为一体后,方知,这是一种砥砺省觉的行为方式,静默,又微小。

  词的下片写“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似乎可读出李清照的“试问卷帘人,
  却道海棠依旧”以及贺铸的“试问闲愁都几许”情意孤愁的况味。

  这里提到了“解连环”的典故。相传战国时期,秦昭王嬴则派遣使者赠了
  一串精美的玉制连环给齐国君主,还附带口信说齐国多能人智士,区区解环小菜一碟。
  秦昭王问朝中文武百官谁能解,大臣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无人能解。
  皇后听闻,不慌不忙地用铁锤把玉环打破,说玉环已解。这一轶事在《战国策》里有记载。
  但在词中辛弃疾巧妙用典,试图希冀清愁能解,忧愁能解,国愁能解。


  另有传说,二月时令花为杏花,人们把杨玉环奉为司掌杏花的神灵。
  身姿丰腴的杨玉环,举手投足间,有民间女子的小家碧玉之美,也有宫中
  妃嫔国色天香之艳。初进宫时,杨玉环因见后花园内花事冶艳,便不忍低头轻嗅。
  可谁知花有灵性,见如此倾城的韶媚女子低眉亲吻,竟羞赧地合上了正开放的花瓣。
  一宫女见状啧啧称奇,霎时间杨玉环惊艳皇宫,人们称她为“羞花”。《旧唐书》
  里记载说:“太真资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

  彼时,杨玉环是养在深闺的娉婷女子,无人赏识她天生丽质的幽雅婉柔美。
  后来,她进宫被选为贵妃,与唐明皇如胶似漆,朝夕不离。他们一起赏花、
  吟诗、饮酒、歌舞,清谈世间良辰美景,花好月圆。杨玉环是一枚月亮,
  一生只为唐明皇皎洁生辉。所以,唐明皇爱她、宠她、护她,予她这世上温暖明媚的光。

  杨玉环只是奢求能陪在唐明皇身边厮守终老,但身处深宫里,想认真地
  守着一份真情白头偕老太难太难。流离失所的岁月中,一个女子的力量十分薄弱,
  她没有任何理由也无法阻挡一个朝代的更替、岁月的流转。

  安史之乱发生后,唐明皇带着杨贵妃一路逃亡。至马嵬坡时,唐明皇被重重包围,
  终因女子是红颜祸水,他要保命,而她也是棋子,终究落得了一死来了却人间繁华的恩宠。
  荏苒光阴,岁月如流。她已黯然离去,留下一抹杏花纷飞的魂灵飘飞世间。
  战乱以后,唐明皇命人前去马嵬坡移回杨玉环的尸体厚葬。此时,曾经的孤冢如今
  已然成为了一片杏花林,未见尸骨,倒有满天旋舞的白色杏花纷纷扬扬,花影绚丽。

  杨玉环的一生其实真如一朵杏花,粉嫩的是豆蔻年华,苍寂的是荼中年。
  故而,二月又称为“杏月”,纪念一个杏花女子的单薄年光。
  哀愁似春,开满花枝。辛弃疾是光阴词者,悲壮如词,心系天下。
  杨玉环是佳人命薄,情如薄雪,生如春花。本应是繁花渐开的春,
  却硬生生地被辛弃疾用含蓄手法沾染了哀婉之意,把故国喻成花朵,
  暗指有盛开也有凋落,伤怜不能花开长久。最后,竟然会害
  怕见证一场春日花事,听一声故国飞燕的哀鸣。

  此生,此世,此时。
  露水的世缘,蜉蝣的光阴,都只是朝生暮死,仅仅如此。
  。。。。。。。。。。。。。。。。。。。。。。。。。

楼主烂笛书生 时间:2015-04-13 08:37:00



  第三章 雨水
  春潮雨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唐.韦应物《滁州西涧》

  初春时细雨纷纷,雨后的天空像是刚刚被清洗过一样,十分明净清洌。
  蓄水煮茶,采雨酿酒。我们所期冀的生活,无外乎是忙碌一天后回到家中,
  妇人做好了喷香四溢的饭菜,吃完晚饭后便闲坐在庭院中与邻里说着日常闲话。
  黄昏时分的乡村非常清静,薄烟袅绕,间或能听见欢快的鸟鸣。
  远处,还有牧童骑在牛背上吹笛,老人牵着老牛抽着旱烟,慢悠悠地走在乡间小路上。

  韦应物的山水诗风自成一家,闲雅清淡,含蓄高妙。这首《滁州西涧》字句隐秀,
  诗人用春日雨景来彰显内心隐秘情分,层层布景,步步道情。
  又用无关痛痒的急雨意象,道出了自己内心一丝稀薄的感伤。

  整首诗打眼望去,极素朴寻常。但经过岁月文火的慢慢锤炼打磨,画面又极幽静。
  幽草、深树、春雨、野渡这些不惊不乍的意象点缀,充满着隽永的韵味。
  溪涧边青翠的野草以蓬勃的态势生长,岸边繁茂的树林深处时不时
  传来几声婉转的黄鹂鸟声,十分悦耳。
  韦应物唯独喜欢这一株阒寂生长的幽草。春日的群芳百卉韦应物都不爱。
  他爱的,是生命力顽强的野草。山谷中的野草偏居一隅,性格孤高淡泊,
  不趋炎附势于烟火红尘中的繁华热闹,世俗名利。这株溪涧边生长的幽草,
  它活在山水田园深处自持修行,修炼好每一次春风吹来时的清雅绿意。

  山林中的野草不会与其他繁花争媚斗艳,因为名利终究会成空。
  只有恬淡高雅的旷然飘逸情怀才能生生世世流传。所以,这株野草亦是韦应物高雅的自况。
  同时,在《高陵书情寄三原卢少府》中他还写了“日夕思自退,出门望故山。
  君心倘如此,携手相与还”,以此表明自己心中筹划已久的归隐情怀,
  想在深山竹林中过着简单自足的幽居生活。

  薄暮时分,晚霞云影。

  滁州城西边,原本被捕鱼人用柳枝系在树上的渔舟,也不知怎么地挣脱了束缚,
  兀自横斜在河水中,随着波纹轻轻地晃动。故而诗中“春潮带雨晚来急,
  野渡无人舟自横”是最出彩、最独树一帜的妙句。
  “急”字喻明身处朝政水深流急,难以掌控,也常常是身不由
  己。而一个“自”字凝练得特别精妙。兴许诗人托物言志,想表达
  内心渴望的无拘无束,不必听从别人安排,能过自由自在的悠闲生
  活。
  雨水节气过后,蜜蜂忙着采蜜,鸟儿忙着歌唱,花儿忙着绽放。
  河中的水流也愈来愈旺盛,像钱塘江涨潮时那般湍急。清人沈德潜在
  《说诗晬语》中评价韦应物的诗歌风格时说:“五言绝句,右丞之自然,
  太白之高妙,苏州之古澹,并入化机。”


  图片

  彼时,公元781年,唐德宗李适在位时,韦应物被封为滁州刺史一职。
  可此时,韦应物愈来愈厌倦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厌恶世俗里的鲜衣怒马。
  他特别希望能得到解脱,得到山水清音的沐浴。故而这首诗不仅是对春日的喜爱,
  亦是借物抒情表达自己厌倦朝政的蝇营狗苟,渴望幽居田园,得到人生圆满。

  我知晓,这世间的繁艳、辉煌、盛丽,你都不要。你要的,何其简单,又何其奢侈。
  你是想与相爱之人携手退步红尘深处,对浮生世事不闻不问,当一个袖中藏清风、
  鞋底踏明月的山中闲人。可是身不由己啊,你忧国忧民,
  是廉洁清明的好官,你还要为百姓为社稷谋福祉。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想来陶渊明躬耕田园的生活,
  为韦应物心中的念想作了最好的解答。《滁州西涧》最后落笔所写的春雨是清寂的、
  孑然的、哀戚的,因为他尚且处在朝政中,心想出世却身不由己。
  韦应物笃信佛教,所以在他的思想中难免会有寂寂无为、独善其身的空静想法,
  认为繁华是镜花水月的空,山水田园才是洗涤身心疲惫的良药。岁月始终是恩慈的,
  终于,韦应物圆满了心中的渴慕,过了一段半仕半隐的幽居光阴。

  佛家有言,说万事为幻象,万物皆空。想来也是,若我们以虚寂的眼光
  看待声色犬马的繁华,无非是翻手覆手都为一场竹篮打水的空,是抓不住的,
  只会让自己的灵魂愈加浑浊不堪,在红尘之中不断地迷失自己。

  但我所理解的空,并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我们所抓住所拥有的事物是能让身心恬淡澄净的,
  或者说是一种内心清净成空的属性状态,不把世间庸碌的琐事挂在心头,
  也不执念于已经过去了的事物。能以通彻沉潜的清空状态来审视当下,珍惜当下。

  是了。花开无声,白云清寂,流水无言。这世间的喧哗与清净皆是我们
  内心所升起的对比,而禅一旦成为了对比化、概念化,则不是禅了。
  我们若是少了事事攀附对比的心态,以淡然的眼光来看待,自由自在,
  心中无对比后带来的结果烦忧,兴许身心会清凉许多。



  图片

  我问佛:如何才能成佛?
  佛说:佛就是我们自己,清净心即是佛。我们要懂得感恩,哪怕是面对逆境,
  遭遇批判我们的人,仍要感谢他们提高了我们的修行。我们还要以清澈的目光
  来看待周遭的一切,让内心如一面明镜澄净通透,如此才能照天、照地、照众生。
  心中无挂碍,自有清风来。

  我问佛:贪嗔痴如何放下?

  佛说:是贪嗔痴构成了我们,也是我们的存在才有了这世间的种种欲望。
  我要你看破、放下、自在,以清净莲心来解开心中的结。而不是执念、挣扎、苦恼。

  我问佛:何为迷津?
  佛说:万物皆空,本无迷津。你若内心贪恋浮华而放不开,便是迷津。
  佛不是你一世的普度者,自己才是自己的解铃人。

  我们佛:尘缘当何解?
  佛说:所谓的缘分,是以奈何桥下的水作为照见。来是明镜台,
  去是惹尘埃,一切随遇而安,随情而解。
  是的,我们心中要有莲花道场、有禅、有清净心,以水不断渗透的状态
  滋润心中的淡泊无尘。若心中少了这些,纵然周遭都是清风明月,花好月圆,
  也只是庸俗无用的陪衬,因为你连内心的明月都尚未用清风拂拭干净。

  禅是一缕清风,亦如掬清凉之水,浇灌心中的俗垢,拂去苦恼的尘埃。
  于此世今生,我们每个人都要为生活而奔波谋生,别唾弃少许人的蝇营狗苟,
  因为人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淡然地看待这个世界,兴许就不会有过多的愤懑埋怨。

  只愿我们在面对世俗之事时,少一点儿浮夸之心,多一些淡定,
  别忘了灵魂是为什么而出发,别忘了清醒的力量,别忘了参禅是为了感悟生命意义的本质。
  。。。。。。。。。。。。。。。。。。。。。
  (文/沈善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