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歌谣影音]崖州民歌故事集(张耀光)

楼主:孔山人 时间:2012-11-17 14:56:35 点击:398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崖州民歌故事集
  
  张耀光
  
  瘦见副皮包副骨
  解放前,元珍伯游手好闲,又赌钱,又吸鸦片。同村有个叫易艳姩(姩,伯母的意思,对上年纪女人的尊称)的女人,多时劝他改正,但他总不听。一天,易艳姩一见元珍伯坐着无精打采,知道他昨夜一定是吸毒和赌博。为了给他提神,易艳姩就对元珍伯唱了一首歌揭他短处:
  叫到你名元珍伯,吃了赌钱吸片烟;
  瘦见副皮包副骨,挖起的不当落形。
  元珍伯见易艳姩如此嘲弄,就打起精神给易艳姩回敬一首:
  你又生得当几好?头上脱发脸又疮;
  碱田种稻会咸死,头壳如何不生毛。
  他俩这样互相揭短对唱,引起在场的人笑得弯腰曲背。
  
  苦日子调侃取乐
  解放前,农民家家户户都吃稀粥,采野菜吃糠糟,度日维艰。陈清有个儿子叫陈瑚,每餐都哭闹要糒(干饭)。可是几岁的小孩,怎能理解家庭的痛苦和困难!不达到要求就大哭大闹。妻子也泪流满面,陈清为了解脱内心的忧愁,就唱首民歌寻求一时的乐趣:
  年冬又克米又贵,陈瑚闹哭欲吃糒;
  一日要吃糒三顿,狗命一条怎作为。
  妻子听了擦擦眼泪也笑了起来。
  
  我饲羊不是偏私
  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事。受活伯与关妻姩都是孔汶村前辈高手,他俩相遇时经常互相对歌调侃。一天受活伯在坡上为生产队牧羊,关妻与许多妇女出工走在路上,看见受活伯悠闲地坐在树下。因歌友相逢,关妻姩歌情涌溢,即时唱一土歌相戏:
  日日饲羊坡上混,一天得人几多分;
  犁田拖车工不做,日日图闲坡上巡。
  受活伯巴不得与关妻姩对歌。关妻姩的歌引起受活伯的歌兴,即时和了一首:
  日日饲羊坡上蹲(音:混),队长安排得八分;
  苏武牧羊二十载,后回汉朝有作为。
  关妻姩听了,认为受活伯以苏武自许,太不自量,又给受活伯回敬一首:
  苏武是堂堂汉使,逼着牧羊不偏私;
  后回汉朝得官做,我看你没有作为。
  受活伯听了,认为关妻姩瞧不起他,就奉和一首:
  苏武是堂堂汉使,我牧羊不是偏私;
  队长排工我尽责,饲得羊肥有作为。
  
  床头相打床尾好
  孔汶村张伯一次与老婆吵架,动手打了老婆一巴掌,老婆心里感到十分委屈,大哭起来。为争得别人同情,她跑到村治保主任邢某处告丈夫的状。张老汉后来知道老婆告状这件事,也不生气,只唱了一首歌戏弄她:
  妻叹,气起打你一巴掌,就去报邢主任听;
  床头相打床尾好,妻你做人当飞墙。
  老婆听后,苦笑不得,只好悻悻作罢。
  
  八十岁人学风花
  张伯是一个风流老人,平常都喜欢说说笑笑,特别是喜欢调戏女子。这天,他走在田坎上碰着同村一位青年女子阿花,就调戏她说:“阿花,今天你可要拜亲了,衣着打扮得这样漂亮!真不简单啊!”阿花知道张伯的风流性格,就唱一首歌来调弄他:
  伯你今天八十岁,尚欲与人学风花;
  已见土香与米臭,剩副骨头包番皮。
  张伯也不示弱立即和回一首:
  人老但是春不满,未死百年都风花;
  不死百年都拉屎,不死百年都吃饭。
  
  注:风花—风流。
  
  偶遇情人羞遮颜
  孔汶村的张受良,抗战时期在内地参加抗战并交上一位美丽女子,但因在家已有妻室,不能结成秦晋之好,无奈只好分手。抗战胜利后,张受良功成身退,回乡务农。解放后合作化时期,生产队搞集体副业,张受良与十多位男女社员上山剥树胶皮,树胶皮是莺歌海、新村一带渔民染渔网用的染料。中午时分张受良从山上背着胶皮走到牛车路旁,突然遇着十年前的那位情人。他浑身肮脏,十分难堪,只好到牛车底下躲了起来。待情人走远了,他才从车底下钻了出来,众人知情后都笑他。受良伯是一位幽默风趣的人,便唱歌一首自嘲:
  无时无运碰着党,拿把胶镰住呆呆;
  慌忙躲到车下去,失色低头遮羞颜。
  
  注:党—以前的好友。
  
  贵庚生来在乜年
  黄流是崖州民歌盛行之域,歌友们经常以歌调侃说笑,引起在场的人笑得前倾后仰。一天,抱本村老歌手秀春前来孔汶村访友,在孔汶村歌友张先生在场便与秀春对歌。张先生先唱一首:
  你会唱歌秀春姐,可惜您不乜青鲜;
  将情言语诘问您,贵庚生来在乜年?
  此时秀春已是年过古稀的村妇,而且又是麻子,并没有多少艳色,但秀春认为张先生不是恶意揭短,而是歌友之间的逗笑,就大方得体的给张先生回敬一首:
  我自小时唱歌起,青春时期很青鲜;
  人生到老皮肉皱,阿姐今年七十余。
  在场的十多人听秀春和得大方得体,都哈哈大笑。
  
  注:青鲜—年纪轻。
  
  神蜂笼丑载好糖
  受活伯乃孔汶村前辈歌手,他经常与歌友相会,都会唱歌戏弄对方。一天,受活伯走在大路,看见阿六姩与美引母路边谈话,因两位妇人都是麻子(麻疹后遗症),受活伯见状,就以民歌戏弄她们:
  得你两人当此好,看见两人脸都疮;
  彼枚疮的都好些,此枚疮成蜂蜜箩。
  阿六姩也是一位口才很好的歌手,她知道受活伯性格,听了也不生气,就给受活伯回敬一首:
  打破石头就见宝,你盯珠仁慢慢看;
  牛屎面光肚粗创,神蜂笼丑载好糖!
  阿六姩这首民歌唱得大方得体,也很有哲理,说明事物表面美丽的,不一定是好东西;表面看上去不很美艳的,往往内在却很美。
  
  坐在花园闻花香
  李参是风流男子,时常唱歌戏女友。一次他到三亚市,见同村女友黄妹在街上摆摊卖槟榔。黄妹见了同村朋友就请李参坐谈,又给他递口槟榔。黄妹说:“你经常唱歌,就给我唱一首听听如何?”当时李参就调侃的向黄妹唱了一首民歌:
  卧在海圮听水响,坐在花园闻花香;
  欲想伸手去偷摘,又怕作园中有人。
  黄妹十分愉快的笑着打了李参一掌。
  
  讨新妇如火烧脚
  陈标与同村女子恋爱。他在外地工作,每隔几天,都要请假回家与恋人约会。族里有个叔叔见陈标如此紧追恋人不放,就以歌戏弄他:
  路行到深鞋行破,挂忆与棵牡丹花;
  吃也不安睡不稳,见面时时心方和。
  陈标也是一位风流汉子,见族叔这样注意他,戏弄他,当时就给叔叔奉和民歌一首:
  讨新妇如火烧脚,不得不由常相拜;
  恐怕别人争夺去,那候怎能怨得来。
  族叔听了也暗暗佩服陈标的口才,便哈哈大笑。
  
  锦上今夜定添花
  东孔村盲人钟兴亮是位乐观有趣的人。他虽然看不见,但以编竹器为生养活了妻子儿子四人。他是个心灵手巧的盲人,编织的竹器多种多样,如簸箕、米筛、鸡笼和各种箩筐,非常精巧。他还能穿针引线缝补衣服,特别是爱好民歌。听说什么地方有人对歌,他都争取到场和女歌手和唱几首。这引起人们对他的注意,曾有海南日报社记者到他家采访,有些好奇地远方友人曾到他家同餐和拜年,笔者也曾到他家访问过他。
  有一天,钟兴亮与几位朋友到饭店吃饭,我上前问候他。他听到我的声音,就唱了一首贺歌:
  今晖来得阿伯见,锦上今夜花定添;
  祝贺阿伯自路去,返老还童回青年。
  歌声刚落,饭店里的人都拍手叫好。
  
  武松三碗方过岭
  孔汶村有一对夫妻,男的叫陈明,女的叫张惠,他们经常以歌表达爱情。陈明是好酒之徒,常常晚饭喝酒,老婆张惠对他监督很严。一天晚饭,天下蒙蒙细雨,陈明买来一瓶白酒大喝起来,张惠同桌吃饭,见他喝了一碗又斟一碗,便双眼紧盯着他。陈明领会老婆的眼神,就戏弄的给老婆唱歌一首:
  酒不饮够不过瘾,妻啊!不用眼眯眯着盯;
  武松三碗方过岭,喝足今夜睡就甜。
  老婆张惠听了微微一笑,给陈明和一首:
  一顿喝了酒几碗,又吃肉鱼钱多花;
  睡了要杠托不起,要我守夜通宵寒。
  老婆话中有话:我的老公啊!夜这么长,你喝多了,不曾醒来与我……我真的难熬极了。
  
  寡妇以歌救情夫
  吉大文举人(1828-1897),字少史,冲坡镜湖人,出身书香之家,从小聪明好学,博览群书,能诗善文。咸丰元年(1851年),正逢辛亥科开考,他去省城参加乡试,考中举人。以后三次赴京会考,均未考中。清政府例授为阁中书之职,时因父亲年事已高,不忍远离,便在家乡主讲乐罗、鳌山两书院,传播知识,培养人才,为文“雄深雅健”,著有《镜湖诗抄》,脍炙人口。家乡凡修学堂、建祖祠、筑桥、修路等公益大事他都热心赞助。1887年他赴福建待命知府,因脚部患病,行动困难,告假回家就医。在家乡休养期间,听知族里一位寡妇,勾搭上村中一男人。这个男人是个小偷,手脚不干净,村里群众很恨他,但奈何不得。吉举人听知后想趁机制裁他,给这小偷教训,同时使这寡妇与他分开了事。一天,吉举人叫家丁抓来那个小偷,扳着双手缚在榕树上,又怕他受不了咬舌而死,又用一条木棍横塞着嘴巴,再给架上街口。那位寡妇听知后,就去现场看个究竟。吉举人知内情,对寡妇说;“你唱一首民歌,唱得适合,我马上放了他。”这个寡妇也不害羞的唱了一首崖州民歌:
  说兄口灵脚手敏,做乜叫榕树做爸;
  口含横箫不压穴,扳手后头拍冲钹。
  吉举人听了也佩服这位妇人,当场就叫家丁把她情夫放了。
  
  注:冲钹—乐器名;扳手—反绑着手;敏—快。
  
  单单脚鞋路恶行
  我不曾见过孙炳耀先生,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不过我很久以来就听说他是黄流的民歌高手,还听说过的买鱼唱歌受奖的故事。
  一天,孙炳耀先生到黄流市场买菜买鱼,有个卖鱼妇女卖的一串鱼中有只鞋底鱼,五角钱一串。炳耀拿起看看。这位卖鱼妇女戏弄他说:“您能唱一首歌适合这串鱼子,我送给你不要钱。” 炳耀道:“当真?”妇人道:“当真,不假。” 炳耀手中拿着这串鱼子,唱了一首民歌:
  五角钱得串鱼子,又见脚鞋挂在上;
  欲挂又不挂脚凑,单单脚鞋路恶行。
  这个卖鱼妇女听后就哈哈大笑,送给炳耀伯这串鱼子。
  
  注:鞋底鱼—一种类似鞋底的小鱼。
  
  孙也光荣公光荣
  受活伯是位乐观的老农,每逢一件开心事,都要唱歌抒怀。有一天,受活伯在山坡饲羊时捉到一只山马。山马肉用火烤熟后配饭味道很香,又有营养,儿童十分喜爱。受活伯捉住山马后想到两个可爱的孙子,心里乐滋滋的,信箱今晚给他们山马,他们一定很高兴。预示受活伯先剥来一条麻绳,将山马绑着挂在衣带上,回到家门就高声唤叫:“阿强!阿通!”两个孩子听见爷爷叫他们,拔腿就跑出大门,见爷爷拿着一只很大的山马,欢喜极了。当时受活伯就逗弄孙儿唱歌一首:
  捉只山马哄啊哄,得给阿强与阿通;
  阿强阿通都快乐,孙也光荣公光荣。
  
  黄流市人会收捐
  在旧社会,中国广大人民遭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小商贩也不例外。中花姩有时也挑油到黄流市、九所市卖,可是当地市管收的捐税很重,确实承受不了,只好到农村去卖,这是中花姩到村上去卖油的原因。当然,当时人们也知道中花姩的这些心思,不过有些人喜欢逗笑她,就故意问道:“中花姩,你为啥不担油到黄流市卖,偏偏担到村上来?”中花姩是老实妇女,就将心里话告诉他们,唱了一首民歌:
  一人有一人意愿,黄流市人会收捐;
  我担到槐脚荷口,使他总不知路跟。
  
  不怕苦不怕路长
  解放前,海棠油是千家万户的照明燃料,也是农村牛车轮和农业各种工具的不可或缺的滑润油,用处很大。中花姩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急需这东西。用现代的语言道:“思人所思,急人所急。”所以中花姩天天都走在路上卖油,不是这村就到那村。有些好心人不理解中花姩的心思,于是问她:“阿姩,天气这么热,路那么远,你天天都到村上卖油,不知苦否?”中花姩笑笑,即时唱了一首民歌道:
  村上的人良心好,村上人如我姐哥;
  为了家家得油买,不怕苦不怕路长。
  这首民歌体现了中花姩卖油“思人所思,急人所急”的高尚品格。
  
  做间厨房真是好
  解放初期,农村农民穿不暖吃不饱,居住也是破屋茅房。一位姓张的老汉,全家住在一间陋室,没有厨房,长期露天烧饭。为了遮雨挡风,张老汉上山砍来几束木料,割来几束茅草,搭成一间简陋的厨房。他的儿子张波星期六从学校回来,见父亲搭起这间厨房,心里也很欢喜,唱一首民歌称赞父亲:
  做间厨房真是好,做灶功劳是腩哥;
  三束茅寮四支桷,割藤出来缚张桌。
  张波这首歌引起全家大小和在场客人大笑一场。
  
  上有赤流下赤浪
  我不曾见过中花,但我自懂事以后,就听到大人们称赞她是位民歌能手。她以卖海棠的小生意为业,挑担卖油,走遍了黄流、冲坡、九所、乐罗、佛罗等崖州大地。她走到哪里,哪里都传流她的歌声,都听到她细腻的歌韵。
  至今,我还不知道中花的出生地和出生时间,但是我可以想象,中花一定是位美丽的农村妇女,而且有一定的人格魅力,和群众关系很好,很有亲和力。所以博得广大村民对她的称赞和恋念。虽然没有什么资料可以让我们知道中花年轻时的容貌和风采,但她的魅力是不容怀疑的,直到今天崖州广大人民对她仍口碑载道。
  一天,中花到冲坡一带卖油,见一群人在树下乘凉,有位老者请她乘凉,当时有人提议,请中花唱一首歌,歌中点出冲坡地区的村名,我们在场的人都给中花赞助一块钱。当时在场的人拍掌赞成。这时中花稍微思考一会就唱道:
  上有赤流下赤浪,中间有个羊间坡;
  东是冲绳西昂碌,又有上塘接下塘。
  大家听了都鼓掌叫好,并且很愉快地给中花赞助钱。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12-11-20 23:40:00
  品读!学习!
作者 :五村人 时间:2012-11-26 10:02:00
  不错,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