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奇遇

楼主:洪气 时间:2017-05-27 16:40:29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又到了离开的日子,又是这样阴阴冷冷的天气,依然是形影相吊的孤身,前路杳然,并无知音。
  一片黄叶不知何时又从何地飘落我的肩头,这是冬天最后一片黄叶了吗?她为我送别?我停住脚步,不让她从肩头滑落。
  下雨了,终究下雨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顺着我的额头,眼角,唇边,从下颌嘀到米黄色的石砖上,哒哒作响。我想起九莉笔记上的话: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于是不禁伸出舌头浅尝——
  “我靠,谁在楼上撒尿? 小鬼,说你呢。你还看,就是你。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风和日丽,晴空万里,你竟然在楼上撒尿,还尿到分岔这么有突破性。是可忍,孰不可忍。有种下来单挑。”
  “有种你上来。”

  “你下来。”

  “你上来。”

  。。。

  如此你来我往,我们用同样的招式拆了一千招之后,各自暗暗倾佩对方。

  天色将暮,我还有要事在身。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就这样不了了之于心不甘,只好出绝招了。

  “小鬼,我看你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造诣,将来必是万众无一的耍贱高手。你下来,叔叔买糖你吃。”

  “神经病。”

  “人与人之间难道连一点信任心都没有啦,小孩都学坏了。不来算了,我有事要走先。”

  “喂,你说话算数吗?这么没诚意。”

  “当然。”

  那小鬼飞也似的下了楼,朝我狂奔过来,满脸稚嫩的微笑。看着他的样子,我突然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想起了三十多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真的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她,有时候撒尿也会突然停一下,然后想起她,心里甜甜的,跟着那半泡尿就忘了撒。

  这时小孩已经走到我跟前。鬼使神差,我竟与小鬼相视一笑,摒弃前嫌,鬼使神差的拉起手来。


  也许是天气原因,超市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只一个女收银员。

  “想吃什么自己拿,别跟叔叔客气。”

  “叔叔,你真好。”

  “别让人逮着就行了。”

  “我想喝奶。”

  “自己拿。”

  他一动不动,指了指女售货员。
  “人奶?”

  他点点头。

  为了孩子健康成长,我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慷慨向前三步,极尽绅士风度,客气的问:“小姐,可否借你的胸部用用。”

  。。。

  在超市挨了一顿揍之后,我挺起胸膛,昂首不屈的走了出来。做人没有尊严,跟咸鱼有什么区别,挨打也得站着。

  “叔叔,你看看你,叫你不要调皮的,现在被人打的连你老妈都不认识了。 好啦不要哭啦,年轻人有个行差踏错很正常,只要懂得改过。”
  “没有啦,我只是脸破了点皮,跟尿混在一块儿,有点辣。”

  “对不起叔叔,我无意尿你的。”

  “那你还尿我?”

  “我站在楼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撒尿,我们四目相对,惺惺相惜,情不自禁,于是……”

  “等会儿,这话听着耳熟,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便,叫便之灵。你可以叫我小便……”

  话没说完,一个男人朝这边走来,不由分说带走了小便,我想他就是传说中的大便了。

  离开小便之后,我去了厕所小便,出来转身往车站走,经过一条小巷,卖水果的女人正在吆喝:“荔枝,新鲜的荔枝。”

  “这荔枝好吃吗?”

  包吃包甜。

  新鲜吗?

  今天刚到的。

  “那好,给我来二斤香蕉吧。”

  她虽然眼神立时变得有些不友善,但二话没说,递给我香蕉。顾客就是上帝,有种打我呀。

  我转身出来,听到老板娘在后面不住夸我:“真他妈神经病,一个大男人买香蕉。”

  我正想回头骂他几句,一个美髯壮汉从里面走了出来,壮汉身长九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

  我想起出门前妈妈的教诲,又想起自己平时温润如玉的行事风格,终于原谅了她。

  “喂,这么巧,原来你也在这儿。”一缕性感的声音飘入耳骨。
  难道是我逝去的青春,梦遗———那个我每次想起连撒尿都戛然而止的姑娘?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我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金发女郎,手捧鲜花,轻快的像燕子一样朝我奔来。她的眸子里闪耀着我的希望之灯,她的花香中交融着我的憧憬。从此白天黑夜,在她绝世的娇颜之间我的心放光,开花,怡然轻晃,我魂灵的影子隐现在她的脸上。
  我张开双臂,闭上双眼,向前一步,刹那间,我们紧紧相拥,我拥抱的是人间的四月天,是爱 是暖,是希望。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pa pa pa pa停不住。不要误会,我说的是高跟鞋奔跑时的脚步声。 诶,明明她已经被我抱住,为何脚步声没有停住?我有些透不过气来,她的手臂何时变得如此有力?
  这时一阵轻风拂过,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我睁开双眼,女郎从身旁掠过。我看看怀中的梦遗,
  “妈的,什么情况,虬髯大汉,你扎我怀里干吗?”

  我惊魂未定,大汉又是杀猪般一声巨吼:“过儿,是你,我没有认错,十八年了,我终于又见到你。”

  他叫我过儿,我如此犀利的外号他都知道,难道是从小和我一起帮张寡妇李寡妇修电闸的发小。可是我的发小李铁锤和张二狗早在去年就听说因为叫鸡不给钱被判了280年,还被割了丁丁,做了监狱总管,就算减刑出狱,也不至于割了丁丁还能长出如此茂盛的胡须,这么有突破性。

  于是,我伸出手往他肚脐下三寸双腿之间某个阴气森然的角落抓了一把,果然是枝繁叶茂,令人暗自欽佩。
  到底是谁呢?大家如此深情相拥,叫不出名字就不好了。
  于是脱口而出:“龙儿,是你吗?”我趁机掐了自己一把,眼中泛出点点泪光,“十八年了,你竟然还没死。而且风韵犹存,坚挺如初。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拉屎用狗擦屁股的毛病戒掉了没有。”
  “戒了,自从你走之后,为了纪念你我连拉屎都戒了。因为我怕自己总在拉屎的时候想起你。”
  “难怪你的脸这么红,原来如此,真是壮士断腕,魄力惊人。 唉,你的右手呢,你的袖子怎么断了。是谁干的?是哪个挨千刀没良心的,对你这种小便淹死蚂蚁都几乎要挥刀自宫谢罪的好人竟如此辣手。”

  他闻此陷入痛苦的回忆——
  “那是一个乍暖还寒,春风料峭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样走在人头攒动的街道上,见一条小狗在路边拉了一坨便便,不禁又想起了你。一阵酸楚袭上心头,鼻子一酸,便觉有一坨鼻屎堵住了我情感宣泄的渠道,我决定除之而后快,毕其功于一役,于是伸手挖了个鼻屎。”

  “可是这跟你断手有何关联?”

  “就在这时,天杀的城管悄然而至,手起刀落就砍断了我的右手。却说我破坏了城市形象。”

  我不禁潸然泪下,“真是太感人了,果然是铁面无私,这个故事实在太有教育意义了,真该写进小学教材里去。”

  “不,这不公平。为什么我明明用左手挖鼻屎,却被砍断了右手?实在太残忍了,我多才多艺,速度与力量完美结合的右手哇,我一分钟好几百亿的右手哇。”

  他凄厉的咆哮令人动容不已。
  “夫子之言,于我心有戚戚,想当年叱咤风云的花式撸管大赛冠军,如今竟落得颓然断臂,真是天妒英才。”

  “斯人已逝,往事已矣,何须再提。”他拍拍我的肩膀。

  如此一见如故,难道真是旧识,我心中疑窦又起,仔细端详之下,顿时惊恐万状:“是~是你,昨晚鬼鬼祟祟偷看我嘘嘘的宾馆经理老尹!我的脸被人打得跟猪头一样你都认得出?”

  “你以为你化妆成猪头我就认不出了吗?没有用的!像你这样拉风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稀嘘的胡喳子,神乎其神的枪法,和那杯Dry Martine,都深深地迷住了我。”
  “你想干嘛?大叔我不约的。”

  “不要客气,叫我道严就好了。”

  “道严?尹道严!如此掷地有声,风靡万千女性的名字你都敢取。果然是一条好汉。”

  “过奖过奖。既然大家如此一见如故,今晚三更柳树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跟我这个好汉聊聊诗词歌赋呢?”

  他眼中射出异样的光芒,越发令人毛骨悚然。于是我撒腿便逃,“我还要赶火车,后会有期。”

  我听见大汉在后面边追边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