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颜夕2

楼主:下雨天的木林森 时间:2015-07-01 21:33:48 点击:44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雨色
  “下雨,又是怎样的感觉?”颜夕对着窗深叹一口气,雨,她应该是知道的。
  沧海桑田,却打不断暮雪山上的静止。
  “是种很重的感觉。”木易打开臂膀,双手捂着颜夕的眼睛,“我带你去感觉下。”说着,颜夕只感觉到飞翔的轻盈,风声很轻,好像飞的很缓很稳很温暖。
  颜夕脚尖触到了地面,不同于往日的温度让颜夕觉得浑身一颤,滴答滴答,空灵的呼唤着,“嗯。”颜夕脑袋被滴了一下,重重打了一下,然后慢慢渗透发丝,虽然被遮住了眼睛,可是颜夕还是浮出一幅画面来,那应该她还是花儿的样子,被雨水滋润着的样子,可是画面太模糊,想仔细看,就会剩下黑色。
  “这是什么地方,你快放开手啊。”
  “这儿黑,你还得在适应一会。”
  “我不怕。”说着,颜夕顽强的推开手。“啊,这是什么地方。”
  “在山洞里,不过很深,所以雪就化了,雪化的时候和下雨的感觉是一样的。”这儿几乎就没有光亮,只有幽幽的水滴声。
  颜夕嗓子一紧,刚刚的美好感觉尽失,手一摸,到处是黑黑的苔藓,虽然是她的同类,可她还是毫不犹豫觉得恶心。“原来下雨是这样的,虽然下雨不会那样冷,可是太脏了。”
  “是啊。”
  “我们回去吧。”
  “好。”木易把手伸过去,颜夕别扭的拦住,“为什么还要遮住眼睛呢?”
  “因为前面更黑。”
  下雨的地方都是黑的吗?雨的颜色是黑的吗?
  木易说了个小小谎,这真的是雨水,它和雪一样从云层坠落,然后落到颜夕的头上。只是在暮雪山和外边世界的接口的中间就像一面镜子,无论从哪边看都是一样的山洞,尽头的衔接处就是镜面,不过这个衔接处是有缝隙的呃,证据就是这清凉不冷的水滴。
  绝尘念,最好的方法是展现出尘世最不好的一面。但事事缘由向来是千头万绪理不清,例如情丝怎么断,爱恨如何解,明明已经好好守护你,可还是会失去。
  若水
  泪苦
  都说上善若水,这喝了忘记今生的孟婆汤,说来不也是一碗水吗?
  若水,就是一滴甘露的化身。
  “颜夕,我们练舞去吧。”若水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嗯。”颜夕喜欢若水的温柔,师尊曾说她是五月芙蓉上的滴露,是初夏的颜色。颜夕未见过芙蓉花,可她猜着应该是世间最美的花了,不然何来有这最让人念念不忘的若水,她对若水的话是无抵抗的。
  屏气凝神,风过雪落皆是丝竹管弦,翩若惊鸿,轻似回雪。若水总说,“舞,亦有生死。”颜夕不懂得,只是跟着若水有样学样,学不会就自创。
  “你又偷懒了。”若水娇嗔道。
  “没,我努力了。”颜夕弱弱的辩争着。
  “算了,反正你也不爱跳,只是陪着我而已。”
  “啊,其实我也喜欢,只是跳不出味道来。”
  若水眉头微皱,“颜夕,你看今天落下的雪,是不是小了,可天空还是阴的,这样压抑的感觉,还不如来场暴风雪痛快。”
  颜夕知道,若水有时就会说出一些不合她性格的话来,可是她每次都会害怕这样的话,在话里,颜夕总觉得有一股摧毁一切的力量。
  “颜夕,我喜欢木易,可是他是多远的一个人。”若水凄然一笑,泪瞬间涌出无神的眼睛,这心酸苦的咽不下,她的眼睛就是为木易而瞎。
  “我知道的,我也喜欢木易,也喜欢你。”颜夕也哭了,她舍不得若水这样哭,更舍不得她曾经的眼,在若水的眼里能看到最美的一切。
  “颜夕,我想离开这。”若水又复了往日的平静,“我想去把我的眼睛找回来。”
  “可是。。。”颜夕知道她的眼睛失明,是为了木易。只知道木易当是在承受天劫时深受重伤,眼瞧着就要灰飞烟灭,颜夕只是哭得没日没夜,若水却尝尽各种草药,最终救回来木易的命,可自己的双目被药性所噬,就此废了,可也就在那次经历后,若水与木易就成了陌路人。“怎么找?我可以和你一起,还有木易。”
  听到木易的名字,若水脸唰的就白了,“我只是找而已,找到就回来了。”
  “真的么。”
  “嗯。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练好我的这支舞,然后跳给木易看。”
  “为什么。”颜夕突然强烈感觉到她要失去什么了。
  “因为,那个人的眼里只有你的样子。”
  雪下得太快,一下子就抹平若水的足迹,若水并不是那天不见的,是有天颜夕睡梦朦胧时,感觉有人吻了她的额头,接着好像有滴水滴到她的嘴巴,碰到时是苦咸的味道。那天之后,若水仿佛就是不存在的。
  颜夕的心,似乎总留在那苦咸的味道。
  遇见
  有时,经历千难万险只为遇见一个人。
  忘记山山水水,朝朝夕夕,若水下了凡尘,便失去在山上修行的所有回忆,也是这本就是个不该让凡人知道的地方。
  流水潺潺,若水一路听着水声走,有着说不出的轻快,她摸黑前进却感受不到阻力,即使忘记所有,可本能却忘不掉,几百年来听声音判断一切,早已成了她的天性。她能听见树木里的水在呼吸,泥里的水在渗透,风里的水带着各种气息,她知道变化却不知道变化本身。
  “没关系,你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因为离河岸太近,若水一不小心裙角沾湿了,她俯下身子,任流水划过她的指尖,感受它的善意。玩的起兴,就直接往水里走。“啊秋”一阵冷风毫不客气吹过,若水身子一颤,头疑惑的转转,找不到温暖的地方,四处都是水,是一样的感觉,不觉得有些惊慌,整个人就呆立在河里。
  “喂,那人,你在水里站了好几个小时了,不起来吗?”
  “啊。”若水已经冷的不行,都快失去说话能力了。
  “有什么问题吗?”
  若水跟着声音走,在黑暗肆意阻拦的时候,这声有力的呼唤就是和救命稻草一样珍贵。只迈开几步,就上岸了。
  “你是谁啊,该不会想不开吧,这河水很浅,死不了人的。”少年迟疑看着她 。
  “嗯。”
  “衣服也怪,拍戏的。”少年环顾四周,“这儿没有摄像,是疯子吗。”
  物换星移,凭谁知多少往事已成空,荣辱浮沉只不过是一场戏。
  “呃,你。。。”少年挥挥手,若水有知觉,眼神却无变化。“好可惜,这样好看的眼睛。”
  眼睛。若水好像想起什么,心中无比苦涩,又觉得认定的什么,待少年即将要走时,就跟着他。
  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17岁。


  颜夕、默然
  吹开这万万千千的梦,唤起这跌跌撞撞的魂,如果风儿能拂去一切,可否也将记忆也带走。
  颜夕自那一日醒来就一言不发。
  七月,天清气朗,一年中最温和的日子,木易却还是眉头戚戚,他寻找许多地方,找不到若水,尝尽各种药,医不好颜夕。
  “颜夕,你在试试这药。”木易耐心劝,好说歹说的劝,不过近来他也发现劝也没有用,他也明白,药只是表面的治疗,因为那病因在心。
  “我知道,你在想若水,可是如果可以找到她,我早就找到了。”木易放下药,骤然叹息,“她一定藏起来了。”
  颜夕不说话。
  “行,我在去找,你把药喝了好吗?”
  颜夕突然起身,气愤地把药给扔了。这时候,她突然很讨厌木易,有种说不清的恼怒,只要一看见木易就会发作,尤其当他提到要去找若水的时候,就想一刀子刺在他身上。
  “你到底怎么了。”木易脸上也有愠色,可是一阵沉默后,转而又和颜道:“对不起,我这就出去。”
  木易腾起云,从高处看暮雪山,苍茫一片。
  “为什么,我喜欢你,你感觉不出吗。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为什么我喜欢的如此卑微,难道就因为我喜欢的卑微吗?所以你看不上,若水,你说我不明白你,其实我是天底下最懂你的人。如果时光逆转,我能先看见你的话,也许我们三个就不会那么辛苦。。。”
  颜夕一个人也渐渐的平复了心情,在屋里四处转,在那坐坐,在那站站,拿起杯子又放下,最后看见镜子,就想起自己许久未打扮,从前若水总给她梳头,想着就自己拿起头梳,一摞一摞梳起来,看着镜子自己的眼睛,她想起若水说是去寻找他的眼睛,心就重起来。
  “颜夕师姐,我摘了些花,你看心情会不会好些。”同门小师妹紫儿送来梅花。
  花开在枝上错落有致,好像细心整理过,只是这花蕾上的红色,艳的使她想起若水失明那一刻,她的眼就流出了和着花儿一眼醒目的血,在她惨白的脸上,就像落在雪里的的梅花一样。颜夕一个踉跄,幸亏手扶着梳妆台,不然恐怕整个倒下,紫儿见状,就去扶着。
  “师姐,你还好吧。”紫儿扶着的时候,发现颜夕似乎没什么力气,整个就像落叶一样轻飘飘。
  “眼睛。”颜夕仿佛看见了若水娇羞的脸庞,眼里泛着光彩,可突然间就失色了。
  “什么。师姐。来,你先躺会,我去找人帮忙。”
  “若水。。。”颜夕轻声呼唤,“你的双目。。。”
  “什么。。师姐。。你先不要说话。我。”
  “双目。。。”
  “木木谷吗?师姐,你怎么突然想起那么危险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颜夕有些惊讶,她从来没听过这地方,一下子又回了些神,恢复了力气。不过,这地方并不是个秘密,这禁地是每个人入门第一堂课,只是颜夕课上总发呆,所以拉下写功课,木木谷就是其中一课。
  紫儿见她难得开口说话,就答起来:“木木谷,暮雪山最黑的地方,传说是通往其他世界的幽冥之路,被这谷中滴露打在左手掌心,能医治各种伤。”
  “真的,眼睛也可以 治好。”
  “是啊,听说是什么都可以,只是不能进,进去了也不知道会去哪里,也回不来,听说那儿有指路萤火,会带着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可是谁也不知道那地方好不好,所以,这木木谷不知不觉就成了人人敬畏的地方,既神秘有让人害怕,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许去,可是一般人也不回去。”
  “我要去,也许若水在那。”
  “什么。师姐。”
  颜夕仿佛恢复所以力气,闯了出去,紫儿只好慌张去找木易。
  “怎样,那花她喜欢吗?”
  “没。。。没有。她去木木谷了。”


  木易、放手
  木木谷,颜夕之前是去过的,不过那时候木易没有带她深入,他自己也不敢带她去,只是在师尊说的最安全的地方带她去听雨。因为心慌着急,木易忘记颜夕那时是蒙着眼睛的,根本不知道路,他一路匆忙赶路,到时发现木木谷没有人到过的迹象,才想起颜夕不识得路,自己应该来早了。
  这时候,颜夕也问了许多同门,终于知道木木谷的所在。比木易晚了半个时辰。
  “颜夕。”木易一把拉住颜夕的手。
  “木易。”这时候看见他,颜夕有点惊到。
  “不要进去,这地方。。。”
  “我想去找若水。”
  “可是,若水不再里面的。”
  “不,她在,她说过她要去找她的眼睛。”
  “眼。”木易沉默,他总是不提,以为可以忘记,可是也不会忘。
  “她一定进去了,听说里面的滴露可以治好所以得病。”
  “那即使他进去,你也找不到她。”
  “我只有想着找她就行了,我知道那儿有指路的萤火。”
  “木易,你放开吧。”
  “那我和你一起去。”
  “不,若水不想见你,分开时她叫我学好她的舞跳给你看,你听到了,最后一刻,她叫我跳给你看,如果我们有缘,我就跳给你看,可是现在不行。”颜夕啜泣不止,苦痛无声,她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最后都活得那样辛苦。
  “颜夕。”
  “你知道吗?她说她喜欢你。”
  “颜夕。”木易低下头,轻吻她的额头。“不要忘记我就好了。”
  “嗯。”
  温暖再度扑袭,颜夕发现这地方她是来过的。
  她孑然一身穿梭在黑洞中,经过木易带她来过的地方,听到记忆中微弱的雨声。前面,又是一段黑暗,似乎是没了尽头。不知道摸索了多久,她听到了滴水声,深邃,犹如呼吸一般,即远又近的感觉,颜夕心中呼唤这若水,不知不觉身边却来了只萤火,带着她。
  木易,在洞口等待,甚至不知道在等什么,可能期待,颜夕可以跑出来,哭着说里面什么也没有,可能还期望颜夕带着若水开玩笑的说,刚刚是和你开玩笑的呢?
  一切,只为见你笑靥如花。













作者 :贵哥有话说 时间:2016-03-01 11:42:52
  这可是小说选段?很好,望作者续更。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