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用吴侬软语说故事给你听

楼主:团圆媳妇儿 时间:2016-03-14 16:58:17 点击:1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心心念念几近两年的厦门之旅,终于在六月暑假的某天得以实现,走走环岛路、看看厦门的云和海边的人,尝尝腥咸的海风,怎么说都是一件甚为惬意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相隔半年之后才想起要写一篇关于厦门之旅的游记,说来也矫情,许是我过于自私不愿意将自己的阅历人生分享给别人,但这个理由未免牵强,我怕记得自己当时是每天更新朋友圈的,惹得朋友们又羡慕又嫉妒的,或许还有另外的原因就是可能我江郎才尽写不出所感所闻,但我宁愿相信是另一种可能,便是厦门太过于美好,凭借我贫瘠的语言和粗粝的写作功底我自己没有信心能够把这座城市尽善尽美的东西形容在我的笔墨里。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这句话在很久以后都时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这是我在无意中闯入厦门鼓浪屿的三一教堂里面一个虔诚的教徒说给我听的,若是在平常我听到这句话,肯定会觉得这些教徒未免过于愚笨,将自己的一切寄予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神,而那一刻我却认真的思考她说的话,我可以不信,但是我无比的尊重那些虔诚的教徒们,我收回我所有的话,我甚至觉得她们比我们这群自以为是的人更有思想。我环视着教堂里的陈设,是所有欧式教堂的样子,宁静而美好。我得承认我并不是一个基督教徒,我只是一个误闯入一个神圣的地方的一个俗套之人。在这次莫名其妙的闯入最后的发展竟让我羞愧难当,在我走之前,她拿出一本小型的《圣经》让我看看,我翻一翻便要起身离开,她让我等一下,便叫同行之人去拿一本崭新的《圣经》过来,下意识的我就回答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信基督,我不买。”这句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很显然的看到那位教徒愣住了,随后便笑笑说:“姑娘,我把这本《圣经》送给你,无论你信或不信,这都是我们的一场相遇。”时隔已久,我忘了她对我说的大部分的话语,只是那时的羞赧与愧疚,是我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

  世界上所有的相遇,它一定会教给你一些东西,不管好的坏的。

  我想起我在去往鼓浪屿内厝澳码头的轮渡上,因为船型露天,轮渡上的座椅已经被半小时一场的小雨淋个湿透,整个城市都湿漉漉的,尽管我可以坐在靠里的干净的位置上,但我执意拿出纸巾擦干水渍坐在靠边的位置,执拗认为这样我才能够与这个城市同气连枝,坐在我对面的夫妻俩,吸引我注意的是那个温婉的妇人,带着眼镜,说起话来都细细腻腻的,我猜测她是一位老师,轮渡驶过一段距离,她对身旁的丈夫说:“厦门真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她是唯一一座我觉得玩三天不够短,半月不够长的城市。”我深以为然。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提到结束这场厦门之旅后要往南去往赌城澳门,后来我机缘巧合去往赌城澳门却一直期待能够遇到他们,询问她是否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老师,成为我的一件小小的憾事。

  我想起在海边买的一个椰子饮料,喝完椰子汁之后我试图砸烂厚厚椰子壳尝尝里面的椰肉,我如愿以偿的将它砸烂了,利用海边的大石头,我和廖某某尝了尝绊了海水沙子的椰肉,便提议再去买一个尝一尝,我想厦门给我的便是这种感觉。

  一曲悠扬的笛声,将鼓浪屿某条隧道变成一条通往幸福的宫殿,我不断探寻,终于在半途看到这个吹笛子的残疾人,我将身上所有的钢镚儿都给了他,我承认只抵得杯水车薪,但是我得说我从来不会对街上乞讨的不管老人小孩有半分的怜悯,他的笛声打败了我的冷漠无情,击溃我的心里防线。鼓浪屿岛上千年屹立不到的大榕树,我喜欢管它叫老妖精,因为他盘根错节的藤条枝蔓,像极了被供奉着的土地公公,我忍不住与他拍照,无论用像素多高的设备,都照不出那只老妖精最真实的或狰狞或可爱的容颜,我想便是这样,那曲笛声,悠扬动听,在大街上我听不出的故事和沧桑,在那个残疾人的脸上,尽数显现。

  和廖某某穿着短裤人字拖海边在环岛路海边压马路,两个大大咧咧的年轻人懒得带伞,无论是半小时一场的小雨还是毒辣的阳光,对我们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只是回去之后洗澡才发现,手臂大小腿都已经晒得通红隐隐发黑,我暗暗叫苦,养了一年的白皮肤,在这三天内晒成这样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那几个成天在环岛路喷泉广场游荡的“和尚”故作深沉的对我说:“姑娘,要不要算一下姻缘。”我和廖某某相视一笑,马上融化掉了青春期里最好奇也害怕触及的那一抹尴尬。只是没想到这几个和尚居然跟了过来,趁我们在某处凉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时候煞有介事的跟我们聊起了天,我谎骗他们称我才是一个初二的失足少女,没想到他还一本正经的回应我:“小姑娘看起来是比较洒脱。”我笑了,说的还真那么回事儿。我指着茫然看着大海的廖某某问:“那他呢?”和尚也笑了,说:“他比较内敛一点,是个闷葫芦。”我笑的不可开交,廖某某也无奈的跟着干干的笑。

  我回答和尚:“这次你可说错了哈哈。”

  在海边看到很多拍婚纱照的情侣,穿着各式影楼里粗制滥造的婚纱,泛着黄色的婚纱在海边在草丛里摆弄着这种各样的姿势,摄影师卡卡卡的这种拍照,然后经过深度磨白和各种后期制作,变成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婚纱照。在这个浪漫的甜腻的流油的城市,廖某某问我:“以后你结婚的时候希望是什么样子的?”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反正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我不知道。”

  我确实不知道,未来那么长,我难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变成一个只知道柴米油盐的妇人,而不是害怕落入俗套的伪文艺女青年。而一切都会在我不自知的情况下。

  那些所谓浪漫,到底是掌握在摄影师无数后期制作里,还是你无论在沙漠戈壁,还是春暖花开的海边,都洋溢这幸福的表情里。我但愿是后者。

  佯装成厦门大学的学生成功在游客禁止进入的时间提前进入厦大,跟厦门这座城市融为一体,唯一印象最深的便是厦大超市里那个超级可爱的冰棍,十五块钱一根,吓得我赶紧退了,后来我一直在想,我宁愿花费那十五块钱去买那根可爱的冰棍,我不愿如今在这里想像着他何等的美味。

  厦门之旅结束的时候,那位虔诚的教徒给我发来微信:“期待下一次相遇。”我在想,当时即便花费十块钱买下那本我手里的《圣经》也不至于在这里辗转反侧,羞愧不能自已。

  嗯,暂且不提我来时错过的一天一趟的火车,和辗转在火车站附近过夜的勇气,第二天转另一个城市的高铁几经周折才到达厦门,期待下一次相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