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时光——在灵感庄园游荡的日子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1 19:45:23 点击:874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灵感庄园

  凝雾中,琥珀看到隐隐约约的城堡轮廓,眼前是野花野草,紫背草和星星点点的山马兰漫山遍野,细胫的枝干在微风中摇曳,野菊己经开始枯萎,残缺不整却也在风中颤颤巍巍。琥珀想,这必然是天涯中的灵感庄园了,琥珀深深吸了一口香气,本来极为疲惫的身体,好像及时被注入鲜血,她拖起大布口袋,也不顾黑丫头是不是跟在身后,加快步伐朝那个灰色的尖顶建筑走去。

  琥珀抓起庄园大门上的铁环,使劲拍响,如此空旷的山庄,竟也能听到声音在森森回响。开门的小二还没看清楚就闪到门的另一旁,前面站着一个妖娆的女人,一张脸跟“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粉嫩,这就是庄主@打起黄雀儿 黄雀的夫人@轩妮的希望 轩妮。轩妮接到小梨儿@梨子815 的信,说琥珀要来庄园学习。灵感庄园庄主虽然是黄雀,庄园却一直是夫人在管理,轩妮是有魄力和有主意的人,所以,庄园一直欣欣向荣。黄雀喜欢美女,却也不敢在夫人眼皮底下有所为,因为他喜欢读书,也就假借带弟子为名,招收了七八个女弟子,女弟子们都崇拜他,时而为他争风吃醋,黄雀也乐得沾沾自喜。

  轩妮认为,天底下,除了男女恋爱之情外,友情也是最美的感情。这夫人一做十几年,从未出过庄园的门,突然来了个据说和她性情相投的人,也让她兴奋起来,于是一直等着琥珀的到来。

  轩妮领着琥珀和她的黑丫,到了为她准备的房间,房间紧挨着其他女弟子。 琥珀安顿了行李,轩妮也没留下话就转身不见了。琥珀在自己的世界里是随心随性习惯了,倒也不拘泥规矩,带着黑丫就随处逛起来。庄园很大,见到最多的动物是鸟,各种鸟,是黄雀爱鸟?还是夫人一直爱着黄雀?鸟儿是自由在庄园里飞的,庄园里有很多的参天古树,虽然鸟鸣,却至清至净,仿佛是一份天意。 琥珀一下就进入了心境,很欣赏庄园的风景,间有一阵啼鸦,倒也觉得是搭配美景的天韵。
  (待续)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2 04:07:13
  二,出走断桥

  琥珀几乎是和堂主@抱石堂主 闹得很不愉快执意离开的。本来当初堂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找到她,叫她去断桥村落走走,说断桥现在很清静,一些来来去去的人,就像潮汐,总有褪去的时候。堂主在断桥的东面建了东镇书院,不管天涯人有多少断肠和伤心,你来与不来,他都在。琥珀被说动了心,跟着堂主到了美丽的断桥村落。
  村落里星罗棋布的一池一湾的水塘,塘边柳丝细细,垂直婆娑;莲花在池塘里轻舞慢摇,鱼从水中跃起再入水,像飞的鸟。琥珀在村落很快认识了石头@瀛山一石 还有知辛@吟何知辛,白云@白云苍狗爱吃鱼 和佳康老师@,还有许多小伙伴一起玩得很开心,倒也在心里暗暗感激堂主。
  日子飞一样的就过去了半年,在一个秋意瑟瑟的晚上,堂主突然在村落里宣布,即将迎娶另一个部落的女人来做压寨夫人。这个女人琥珀是知道的,欲擒故纵,欲拒还迎。虽然琥珀没有和她发生过争吵,但是彼此都能看进对方心里。可是这个女人就像养在堂主心里的一盆郁金香,“你几时来看花?美人不说话就是花,花一说话就是美人。”爱情到了这番唯美的梦境,你怎么拦得了他?
  琥珀二话不说,整理行装就要走人。堂主不答应,知道她就是一个任性的丫头,离开村落总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危险。但琥珀为这事天天闹,吵得堂主心神不宁。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琥珀不达目的偏不罢休,最后,堂主还是为了迎娶新人,退一步让琥珀离家出走,不过,要黑月明@黑月明 暗中保护。琥珀带着黑月明送给她的小狗黑丫头上路,她要去哪里?黑月明躲在暗中,也看不到人影。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08-12 15:42:00
  @七旗
  在部落的日子里,格格写得真是有味,静等下文。
作者 :瀛山一石 时间:2015-08-12 15:43:43
  @七旗
  我要在格格做首席斑竹的“一个人的世界”停驻了。
  • 七旗

    举报  2015-08-12 15:55:36  评论

    @瀛山一石 谢谢石头!我这里跟书院差不多,世外桃园。另外,我刚开始学习写,多给宝贵意见!
  • 瀛山一石

    举报  2015-08-12 15:58:42  评论

    @七旗 琥珀是你吗?要把《红楼梦》里的琥珀写到部落里来、树碑立传吗?好。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2 21:25:09
  次日清晨,在黄雀的私塾外面,琥珀见过了其他八个弟子。几个婀娜柔美的妞儿散落在石桌周围,最靠前的一个却是千金小姐力压群芳之势,边上跟了一个圆圆胖胖的妞儿,像刚刚新鲜出炉的汉堡包一样,热腾腾的冒着气儿。千金小姐上前几步,在琥珀面前细声却是咬着牙说道:“知道在黄雀这里不能穿短裙吗?还有什么不懂的规矩,尽管问我,惹了麻烦就不好为你说话了。”

  琥珀已经知道,这读书也不是那么纯粹,好在琥珀的牙也不是用来喝粥的,可乐鸡腿谁没啃过一只两只?有个女子轻挪莲步,上前跟琥珀说道:“问好断桥的格格!”琥珀才一下丢开了那千金小姐,回莲儿@莲的心事 道:“早知你一定会在这里呢,嘻嘻!”

  轩妮夫人住在庄园最取静的一角,琥珀想起小梨子说夫人是个最可爱的人,就去找夫人磨牙扯谈。缦纱的窗帘后面,看到一个绰绰约约的人影,给人一种柔了又柔的感觉。琥珀穿过门帘直接走到轩妮的身后,拍了一下轩妮柔软的肩膀,说:“一个人躲在这里想心事啊?”轩妮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一个合心的人和我一起去放风筝呢!”原来灵感庄园旁的另外一个庄园叫原创天下,庄主是风筝,一个传说中风流倜傥的浪子。庄园为了庆祝浪子的归来,要举行一个风筝节。

  琥珀不喜欢放风筝,她在书上看到过,说喜欢放风筝的人都有一个天真的好高骛远的心,往往出自小孩子的手,也出自浪子的手,他们拼命地牵着风筝跑呀跑,要把它们放上天。而且风筝的宿命也不好,一种结果是挂在了残墙冷瓦上,做了狗尾巴草的泥;另一种是断了线,远远地看到一个黑点,成了一个逃遁。幸好那庄主是一个浪子,不是风或者风一样的男子,琥珀想,因为风一吹,她就心动。

  灵感庄园黄雀在同意轩妮和琥珀去原创天下放风筝的要求下,决定携他的所有弟子和书童大大小小十几二十号人参加风筝节,明天一早启程。当晚,夫人和琥珀就明天的行头打扮足足扯了一个晚上,琥珀才回到房间,路过其他弟子的房间,听到千金小姐正在给汉堡包交待事情。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2 21:26:22
  三,原创庄园风筝节

  次日清晨,在黄雀的私塾外面,琥珀见过了其他八个弟子。几个婀娜柔美的妞儿散落在石桌周围,最靠前的一个却是千金小姐力压群芳之势,边上跟了一个圆圆胖胖的妞儿,像刚刚新鲜出炉的汉堡包一样,热腾腾的冒着气儿。千金小姐上前几步,在琥珀面前细声却是咬着牙说道:“知道在黄雀这里不能穿短裙吗?还有什么不懂的规矩,尽管问我,惹了麻烦就不好为你说话了。”

  琥珀已经知道,这读书也不是那么纯粹,好在琥珀的牙也不是用来喝粥的,可乐鸡腿谁没啃过一只两只?有个女子轻挪莲步,上前跟琥珀说道:“问好断桥的格格!”琥珀才一下丢开了那千金小姐,回莲儿@莲的心事 道:“早知你一定会在这里呢,嘻嘻!”

  轩妮夫人住在庄园最取静的一角,琥珀想起小梨子说夫人是个最可爱的人,就去找夫人磨牙扯谈。缦纱的窗帘后面,看到一个绰绰约约的人影,给人一种柔了又柔的感觉。琥珀穿过门帘直接走到轩妮的身后,拍了一下轩妮柔软的肩膀,说:“一个人躲在这里想心事啊?”轩妮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一个合心的人和我一起去放风筝呢!”原来灵感庄园旁的另外一个庄园叫原创天下,庄主是风筝,一个传说中风流倜傥的浪子。庄园为了庆祝浪子的归来,要举行一个风筝节。

  琥珀不喜欢放风筝,她在书上看到过,说喜欢放风筝的人都有一个天真的好高骛远的心,往往出自小孩子的手,也出自浪子的手,他们拼命地牵着风筝跑呀跑,要把它们放上天。而且风筝的宿命也不好,一种结果是挂在了残墙冷瓦上,做了狗尾巴草的泥;另一种是断了线,远远地看到一个黑点,成了一个逃遁。幸好那庄主是一个浪子,不是风或者风一样的男子,琥珀想,因为风一吹,她就心动。

  灵感庄园黄雀在同意轩妮和琥珀去原创天下放风筝的要求下,决定携他的所有弟子和书童大大小小十几二十号人参加风筝节,明天一早启程。当晚,夫人和琥珀就明天的行头打扮足足扯了一个晚上,琥珀才回到房间,路过其他弟子的房间,听到千金小姐正在给汉堡包交待事情。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5-08-13 10:44:37
  @七旗 琥珀又是谁呢~
  • 七旗

    举报  2015-08-14 00:28:44  评论

    @抱石堂主 哈哈~~~还能是谁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4 00:47:24
  四,轩妮的心

  原创天下庄园有三大景观。一是观夕阳,日出;二是观大大小小的静水湖泊;再就是传统的风筝文化了。庄园因庄主酷爱风筝而把风筝正式确立为庄园的一大艺术,风筝的制作也成为本庄园的经济活动和女性的所有喜好。

  庄主风筝浪迹天涯时,曾到过东洋日本,深受日本古典文化影响,因而提倡和重视庄园的文化教育。庄园男子多为才子诗人,女子才学也较高。风筝本人擅长俳句,并形成他特有的风格,使之成为由17个音节组成的短句,从纯粹的通俗文学中升华,成为一种雅俗共赏的诗歌艺术形式。

  灵感庄园黄雀带着一路人马,在中午时分到达原创天下庄园。前来迎接的风筝看上去也是个干干净净的男子,潇洒风流不在黄雀之下。轩妮在黄雀之后下得车来,高贵典雅之气立刻弥漫开来,紧跟着的琥珀打扮有些随意,怀里还抱着黑丫头,最不入调的是她那双板鞋。

  此次风筝节,原创天下庄园为节日新制风筝500帧,全庄园男女老少皆盛装出现,阳光下,各色的风筝金光闪闪,场面尉为壮观。当风筝飞起,很多人的回忆和梦想同时放飞。

  “你要放一只风筝吗?”轩妮听到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她的心分明跳了一下,回过头,对着他的眼睛,又跳了一下。轩妮接过风筝的时候,庄主风筝也正好走过来说:“噢!这是我的好友仙侠!”@新绿野仙踪,他是风筝浪迹天涯时一起浪荡的朋友,这次一起和庄主回到庄园。此人貌比潘安,骨子里透着侠义之气,一眼能刺穿对方的心脏,此时万种风情都在无言之中,猜也猜不透。可怜夫人几十年的矜持一下就赔上了。轩妮以最含而不露的眼神看着琥珀说:“我们一起去放这只风筝吧!”琥珀知道这个时候她在爱。

  风情都是无由的风情,好像这只风筝无由的懂得她的心,在她们款款起步的时候,风筝也随风起舞。夫人的心也随着那风筝在天空上流动,一直到晚上观夕阳也没有静止。

  晚上,轩妮夫人让琥珀跟她一起住同一个房间,琥珀知道她的心意,也不动声色。而那仙侠此时也觉得轩妮夫人如天仙一般,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

作者 :吟何知辛 时间:2015-08-14 09:14:06
  哈哈,七旗好!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4 22:11:47
  五,黄雀的心

  另一边,黄雀的八个女弟子兴奋了一天,才稍作安顿休息。她们在屋子里把两个庄主比来比去,比里比外,嘻哈声自是一片。黄雀对所有弟子都是怜香惜玉的样子,只是对千金小姐的文字赞赏更甚一些,话是说的很不明显,但大家心里都明白。那千金小姐不只是家里有钱,坏脾气,人也长得漂亮,脑子转动很快,但跟黄雀的脾气不相投,却是热烈得存了心,眼里只有她的老师黄雀。

  黄雀有一个温润如玉的外表,肚子里装了很多的书,口若悬河,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白天的时间他悉心的打发过了,到了夜晚不免想起千金小姐毫不掩饰的眼神。他并不是会被那眼神吓坏的书呆子,倒觉得这世界上应该有些细碎的声音来填满时光的空隙,一边心里想着一边走出了房间,不愿意今夜结束。

  暮色刚刚把天遮住,一切都朦上了神秘的气息。静水湖泊周围,什么都是模糊的,不确定的。唯有黄雀的心是温情脉脉的,胸膛里的火越来越鲜明的热烈起来,所有的欲望此时化成了一个相依相偎的需求。他要去找那个同样热烈着的心,别的什么都不管了,那怕天塌下来,又能怎么样呢?

  晚上,轩妮也静不下来,她叫上琥珀一起到外面散步,两个人也不知道是往哪里走,黑丫头像离弦的箭,她们自是跟着它的方向若有所思的走去。临近湖畔,看清楚了一对人影,是黄雀和那千金小姐。这突如其来的尴尬让轩妮和琥珀都挪不了脚步,轩妮的心跳着,却是紧张的味道。她真的没有想过这样猝不及防的场面,虽然设想过好多可能的情形,还是没准备好这样事情的发生。

  这是一个揭开帷幕的晚上,帷幕后头虽然是凄凉,轩妮也不能自欺欺人。她想到了白天那些飘上天的风筝,是那么的虚无,飞得再高,也是有些心痛。轩妮知道什么是难过了,不是因为不爱难过,而是背叛教她难过。琥珀说:“我知道你很难过”,轩妮对琥珀说:“我再也不要和他见面了”,“你这才是往死里害自己呢”琥珀有些同情的说道,终也是觉得无奈。轩妮却想着,白天摇曳的心此时成了一个劫后余生。

  黄雀回到房里,心里也是真的难过。傍晚时那种抓着眼前的快乐想法,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想:原来眼前的快乐是要将来来作抵押的。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5 17:31:25

  
作者 :文竹非竹 时间:2015-08-16 12:57:51
  嘿嘿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19 05:30:27
  六,鸦占鹊巢

  千金小姐姓贾,单名玉。五岁的时候父母离异,父亲独自离开家门再也没有回来。贾玉还能记得父亲走的时候,她不停的尖叫,就是说不出话来,她是多么的无力啊!

  贾玉的母亲是个家底殷实,却又感情脆弱的女人,嫁给一个她喜欢的男人但最终还是要分离。她总是抚摸着贾玉的头说:我希望你将来有个完全长久可依赖的人。她唯恐贾玉的童年不快乐而压抑,就处处惯着她,要什么就有什么,几乎是有求必应。贾玉长成了一个任性娇蛮的少女后,她母亲就想,无论我怎样做,总是做错的。后来,贾玉因为自己的伙伴莲儿在黄雀的私塾学习,也就一起来了灵感庄园。

  在贾玉被黄雀紧紧搂在怀里的时候,她发觉自己的身体在发生变化,软软的,心也是软的,她甚至想哭,跟平时性格坚毅的那个女子判若两人。以前,她认为,只要远远看到黄雀,听着他说书的声音,她就很平静,满足。现在不同了,她认识到热吻时的爱意,欢悦之情。在黄雀的体温还弥留在自己身体之际,突然幻想自己变成那个留在王子身边的美人鱼,千言万语地心诉衷情。

  轩妮是那样的坚强,冷静自持,此时的愤怒也由浓烈转为零落。她虽然有一种领袖豪爽之大气,终也逃不过爱情的纠葛。她想起那只飞上天空的风筝,她的心还绑在线上。“你愿意陪我远走天涯吗?”她突然问琥珀,此时她的心一定如天涯般辽阔寂寞。琥珀自是独来独往,也是骄傲之心,怎么忍得下看这样的场面,“自此,一骑红尘,两行清泪,只身走大漠。”

  黄雀在轩妮和琥珀离家出走之后,又去了原创天下庄园,庄主风筝终日邀约朋友陪黄雀一醉方休,无非就是想让那些有缘或者无缘的事过去。可是,有些事过去了,有些事又来了。几个月后,黄雀回到自己庄园,走近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贾玉在等他。房间里流丽的光飘着,黄雀走近贾玉,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往自己身上紧紧一搂,一句话也没说。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25 05:58:37
  七,奥索庄园

  琥珀和轩妮一路游山涉水,停停走走,一直往北方而来。几个月后,两人乘坐的一辆老爷车绕着一色石头垒起的围墙,走了很长一段路,在一个铁栏门前停了下来,琥珀拖下两人的行李,叫轩妮下车来,嘴里直喊着:到了,我回来了!

  轩妮的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原野,极目之处,苍松翠柏,紫杉点缀其中,远远的一棵老松下,一群麋鹿奔跑,影影绰绰,野松果的淡香在风的徐徐吹送中扑鼻而来。

  轩妮此时才明白,她们到了琥珀家的庄园。原来,琥珀来自一个古老的家族,家族显赫。琥珀是这个家族第七代掌门的小女儿。奥索庄园是这个家族在乡村建的一个别墅,现由琥珀的大哥宾塞@ 继承掌管。宾塞从小就喜欢读书,毕业于贵族私立大学,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安安静静读一本书更惬意的事了。琥珀在这里度过了整个童年时光,后来,琥珀被送到帝都的寄宿学校学习。

  轩妮没有想到这个庄园是如此豪华,一进门厅迎面而来的是墙上的西画,画上好像是围猎的场景,轩妮还来不及看清楚,就被琥珀拉进了一个巨大的过厅。过厅简直就是一个画廊,除了墙上挂着的几十幅画,就只有一个可以同时过五人通过的楼梯,楼梯从正中央直直的通往楼上的各个房间。这幢别墅里,收藏了两百多幅世界名画,几乎每个房间都有;还有一个巨大的藏书室,差不多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如果你想了解这些画的历史,我可以为你介绍,如果你喜欢看书,你会遇到我大哥,他会告诉你他读过的每一本书。”琥珀对轩妮说,她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书室到底有多少书。

  说完,琥珀迫不及待的拉着轩妮去看马房里的马。轩妮走进那个古堡一般的建筑,琥珀说的马房内,立刻就惊呆了,这里竟然生气勃勃,庭内马夫在给一只棕红色的俊马梳理马尾,庭院四面各有两个门,轩妮最初只是探个头进去看看,竟然是一间间的马槽,墙上挂有小木牌子,一排排的,是每匹马的名字。她一下想起了灵感庄园里的鸟,开始压抑不住的思念。奥索庄园有个占地百亩的鹿园,那些安安静静的麋鹿在你不经意间,轻轻的跳跃,而你专注着它们的时候,似乎又总是静静的站着,忽然,又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得无踪无影。

  渐渐的有了夜色,琥珀才又拉着轩妮往别墅里走去,一边说:“今晚你就住我的房间,明天再叫人给你收拾好你的房间,大哥并不知道我们回来了”。
楼主七旗 时间:2015-08-29 05:16:22
  八,重返断桥

  一个星期以后,轩妮才见到琥珀的大哥宾塞。轩妮想去书房拿放在巨大写字桌上的厚厚的电话薄,走近桌前才发现有个人坐在写字桌后面,便顿住站在那里。那人抬头看了一眼,自然的低下头看书,再抬头,说不清楚是诧异还是不诧异的表情。轩妮一下想不起来自己要来拿什么,便沉默了,看到他低下头的瞬间,决定就这么沉默下去。“你要找什么?”他说,轩妮的脸上掠过一阵淡红,想说什么来,但心跳几乎鲠住了她的咽喉,“对不起!”她声音很模糊和微弱。“你是和琥珀一起回来的轩妮吧!”他自言自语说,轩妮嗯了一声转身走出了书房。

  晚餐时大家又见面了,若无其事地谈天,有个中年的男人静静地给大家换着面前的盘子。琥珀脸上有一种不确定的表情,不知道是安静还是低落,是耐心还是郁闷,星灯闪幻,红酒也或是花香在屋里浮游。

  夜晚,轩妮躺在床上却并没有睡着,想起一些细细碎碎的结,黄雀,贾玉,灵感庄园,甚至想到过那仙侠。在忘记,原谅,心痛的漩涡里,游来游去。满天的星星在茫茫中静静地闪烁。

  过了几个月。那天,宾塞笑洋洋地对琥珀说,他要带轩妮去省府处理他即将出版的书的一些事务,顺便带轩妮去他们祖父的家,琥珀才知道近一段时间,两人已经很亲密了。

  黑月明突然出现在庄园里,拿着堂主的亲笔信,信上说,最终没有娶那女人,个中的原因实在是错综复杂。堂主让琥珀跟黑月明一起回断桥村落,说圣诞前夕,村落里将有很多庆祝活动。琥珀想到近来轩妮的变化,安静娇柔的总是和大哥在一起,没有一点想回灵感庄园的样子,也不再需要琥珀的陪伴。

  天气渐渐变凉,阳光渐淡,绿茸茸的庄园有了薄薄的雾。琥珀和黑月明一起往南方向走去。


  (完)



作者 :梨子815 时间:2015-09-07 11:35:18
  经鉴定,这是你与妮子的爱情故事。其他都是跑龙套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