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冬天里温暖的梦

楼主:哈斯汀小路 时间:2016-11-09 20:13:10 点击:3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大师兄把三拙堂搬到了大山林子里,还说不问三拙堂外事,这就明显的是要寂寞了,我是不甘心寂寞的,我要又寂寞又美好。于是,我设想了一下我们三拙堂的厅房,它一定是这样的。

  ——天冷好做梦

  

  三拙堂本是在大山里一个废弃的大谷仓建起来的,要有大片的玻璃点亮房间,空间是大面积浅色原木,整体色彩丰富,怡然自得。调子不能是深灰色,虽然我喜欢灰灰的调子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还是顾及别人以为是三只大老鼠生活在谷仓里。


  


  我是画画儿的,大师兄给我的画室其实就是厨房和餐厅的阁楼上,必须是个老鼠窝啊,所以我是不让大师兄和小师妹进来的,据说小师妹有洁癖,为了不让她逮着机会说我,我的小卧室果断也是灰色的调调,看不到脏。我很喜欢我干净的卧室,虽然大师兄只挪了一小块地盘给我,比小师妹的房间小得太多,欺负人嘛,哼!


  

  小师妹是在断桥村落开酒馆儿的,招牌是酸甜苦辣咸的五味酒,还有五味俱全的牛肉。人美的不要不要的,风情万种,很有男人缘,在村落大家叫她老板娘,自然也是风情之故了。虽然江湖,我也从不去她的酒馆,但是大师兄很惦记小师妹,好几次小酒馆有江湖人士来踢馆,大师兄总是恰到好处的出现在酒馆,有惊无险,都说无巧不成书,真的就只是巧么?我才不管,小师妹每天把厨房餐桌上弄得美美的,摇铃开饭,铃铛一响,美味就往我鼻孔里钻,特别是早上焦糖的香气。


  

  大师兄天生是个豪气的大侠,这家伙有钱有闲,弄了个吉普到处跑,拍日出拍日落,不知道一天他会不会拍出26小时?露营的时间比我白瞎混过去的光阴还要多。还有,大师兄是方圆几百里内的大帅哥,可是并不风流倜傥,呆在三拙堂的时间都整些摇头晃脑的古词,来往的友人也只有村落的堂主,好像没有其他女性朋友,如果有,我却不知道,那么定是大师兄藏得太深了。

  (所有图片均是梦里遇见,纯属虚构)

  几周以后,三拙堂就发生了不小的事情。

  大师兄看着堂阁已建,家中有月下小师妹细心打理,突然又觉得这读书写字的日子枯索起来,玩心大增,要跟他的学中好友去露营。此时正是霜降季节,空气中满是缓缓飘浮的薄雾,小师妹压着脾气从大师兄跟前横过去推开了窗子,叫人冷不防就打个喷嚏。我开口道:你不想让大师兄出去就直接说啊!放冷气进来做什么?小师妹冷着脸,不理睬。

  大师兄从来就不管现实里的事,想到做到。我还在想,马上就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趁着大师兄不在家在我的房间中央种一棵树,让树从屋顶冲到天上去……的时候,大师兄已经不在居室里了。

  不知觉中,月亮升起,原先外面的黯淡逐渐分外的白和亮起来。室内的灯光倒疏了,我捧了一把小师妹剥好放在碗里的石榴肉,偷偷溜出门来。突然觉得脚边软软地偎了一只猫,低头一看,脸蛋像包子一样滚圆,表情像孩子一样纯真的小东西,心里立刻生出一股兴奋来,抱起这小东西就往我阁楼上躲,不能让有洁癖的小师妹看到。


  


  这是一只沙漠一样美丽灿烂的黄褐色猫咪,有着优雅的身姿和深黑色的眼线,浑身上下都散发一股神秘的魅力,若不是我还没有忘记这是在大山里的一个谷仓,我会以为一定是埃及艳后转世。


  

  第二天一早,风刮得呜呜哇哇。

  大师兄早没了影子,小师妹黑着脸坐在餐桌前,桌上没了美食也没了整洁,这才想起早上小师妹没有叫我来吃早餐。

  小师妹喜欢花朵儿,厨房里少不了各种野花,桌子上总是有一种紫色的野花,小师妹说那是蓟花,是魔法师之草。虽然桌子上那一抹不经意的紫色有着一种不折不扣的魅力,但它那耙子一样尖细复杂的叶子看上去有些可怕。

  但此刻最可怕的还是小师妹的脸色。直觉告诉我,“埃及艳后”惹祸了,桌上胡乱的蓟花叶子就是证据;冰霜的表情就是证据;小师妹不给早餐就是证据。我巴结、取悦也不抵事了,而且我不知如何屈就。只得用试探的口吻说:要是头戴蓟花花冠的猫咪魔法师突然出现,一定是它想弄一瓶魔法药剂吧?

  


  小师妹喜欢阳光、微风与细雨的陪伴,每天有美丽的花朵盛开,即使花儿也慢慢的凋零,心里也还有阳光,还有大师兄。小师妹平日里娇嗔,那是大师兄在的时候,在她眼里,我就是刁蛮横霸的主,就算有无限委屈,她也不会说出来。就坐在那里不出声,倒跟她平时老板娘的样子格格不入,分外娴雅。小师妹就这样跟我绝交了,去了断桥。

  所有的猫咪都是这个世界中的旅人,都是孤身穿越荒原的旅人。“埃及艳后”早晚都要离开,请给它一杯牛奶,耐心照顾直至下一次相逢。

  小师妹走了,留下我一个人。三拙堂很安静,到处都格外沉寂。埃及艳后和我面对面相望,血气旺盛的它此时也表情严肃的耷拉下耳朵。据说,猫咪对恐惧、愤怒以及陌生表现出某种顾虑时,同样也会沮丧。它安静的举止恰好让我感到不安,我不知道它在酝酿什么,又将会如何发作?此刻,我的喜怒哀乐无意间变得不足轻重,我要好好的和埃及艳后活着等大师兄和小师妹回来。
作者 :七旗china 时间:2016-11-10 10:11: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