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梦中款款而来的江南女子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6-04 09:57:26 点击:456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团沉醉了千年的梦境被惊雷敲碎,于是烟雨在空中慢慢融解,弥散开来,酽稠稠地把大地充塞。天地间便沉浮在这缥缈隐约的雾霭里。淅淅沥沥的雨漂白了天空的颜色,那些雨丝啊,如闺怨女子的思愁般绵长,缠绕着烟树江河,青山村郭,模糊了彼此的界限。江天便浑然一色,升腾起挥之不去的情愫。

  青砖黛瓦是江南特有的诗意,它总是湿漉漉地在烟雨中淋漓着,飞檐挑逗着迷蒙的苍穹,迎着飘飘浮浮的雨雾,如一支饱蘸诗意的笔,在天空中吐诉幽情。而檐际那一帘帘悠然滴下的水珠,深情地弹唱着古老的歌谣,那歌谣定然是积淀了千年,要不,怎地如此邈邈绵绵,不绝如缕?瓦屋上的炊烟一股股地冒出,与雨雾互相胶着,流连于村庄的上空,氤氲不散,烟里雾里的江南村郭便如海市蜃楼般飘摇。

  青砖铺就的小巷里尽是湿滑的青苔,从檐上翩然而下的雨珠碰到墙头,便溅起万千五彩斑斓的花霰,斜飞在小巷中如一朵朵风中的蒲公英。穿过小巷的姑娘定然是传说中的丁香姑娘,一袭洁白的短裙,带着江南女子与生俱来的忧郁,撑一把油纸伞,把小巷演绎成最为生动浪漫的诗境。

  溪涧是绕村的玉带,轻轻地搂着含蓄的村庄,旖旎着说不尽的风情。而轻盈地搭在溪上的板桥便巧妙地点染了这幅画轴。“小桥流水人家”?嗯,是的,前人的诗句总是蘸足了神韵。纤巧婀娜的溪水、轻盈灵动的小桥,少不得有三两位撑着油纸伞款款而过的江南女子,只羡得南来北往的人感叹“游人只合江南老”了。江南的溪流却不像北国的河川,那般一马平川,极目尽舒,它是总婉幽虬曲、千转百回,非把一份绸缪婉转抒写得一唱三叹,悱恻缠绵。

  或者是干脆把村庄托在水中。东村西落便如一叶叶浮萍荡漾在溪水的涟漪里,以水作街,于是出出入入的尽是一色的乌篷船,坐在船舷上的女子挎着一篮新出的毛豆,抑或是刚从母鸡屁股里搜出的鸡蛋,扭过身子,向川流不息的乌篷船队伍高声叫卖,“毛豆,毛豆,刚下的毛豆——”清丽明脆的吴侬软语会把八尺汉子的骨头化为绕指柔肠。长年穿行在水里的江南的女子浑身淋漓着水汽,明眸皓齿,晶莹似雪,飘然而过,随着乌篷船渐行渐远,直至远处陡然拱起的人行桥头,化进了烟雨苍茫的河水里。只留下那甜甜的带着玉兰花芬芳的音容,在桨声灯影里弥漫。

  苍茫的江天边上,总有几株柔曼的柳树在风雨中波娑,行步摇摇,凄婉如病中西子。柳树是不需要笔墨点染的风物,那最为纯美的色泽是刚被春风唤醒的,嫩嫩的,娇翠欲滴。把柳技探进碧绿的水中,轻拂着冰清玉洁的江水,把满腹心事一一与江水对语。惊鸿一瞥的相视,却漾起了满江柔情。江水清艳,那是滤尽了尘世浮华的洞明姿态,世上多少委屈情,多少不平事,多少峥嵘脾气,多少旖旎风情,尽让它安抚过去,化成这浩渺的烟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