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CD变装老师(转载)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3-26 20:31:44 点击:221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上社区,是初中毕业那个暑假的事。那是在我关注同志、易性若干年后,头一次知道第三性还有这样一个分支——CD.从此,在社区上行走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后来我升入了佳市最好的高中。开学第一个班会上,我在老师和同学面前痛斥第三性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从那时起,我在大家眼中成了另类女生,但是时间一长,我入学时的“壮举”就被人们慢慢淡忘了。

  我的高中生活快乐而繁忙。直到有一天,我被物理老师叫到办公室,一切就此改变了……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3-26 20:36:00
  下面开始编号:

  <一>

  物理老师舒可泉刚从师范毕业,用世俗的眼光看,是个招蜂引蝶的帅哥。每当他出现在校园中,身边总伴有女生们追随的目光。可是,我并不喜欢他,主要原因是――我不喜欢物理。

  我是个典型的文强理弱的学生,每次考试遇到吃不准的双选或多选题,我都会填CD,因为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这两个字母会给我带来好运气。我的物理最滥,所以物理卷子上留下的“CD”最多。

  很可惜,我的理科成绩也总是C或D(不及格),从来没见过A、B。可是上次测验我居然奇迹般地过了80分,卷子发下来我才明白,老天开眼了,所有蒙CD的题全对了。

  上课时,舒可泉分析考试成绩。

  “这次的测验题是我出的,针对同学们做题时的一些问题。总体来说,大家考的不错。个别同学有明显进步,比如韩易。”

  话音未落,周围几个同学便鼓掌向我表示祝贺。我一吐舌头:“不敢当,撞大运了。”

  讲评试卷时,我被叫了起来。

  “韩易,你来讲一下第三题。”

  我看了看题,选CD,便说:“我不会。”

  “你不是做对了吗?”

  “那是……”还没等我说完,就有人起哄:“神蒙大侠!”

  “那下一题会吗?”

  “不会。”这回全班笑翻,舒可泉只好让我坐下。

  坐下后,我数了一下,10道选择题居然有8道正确答案是CD,。我抬起头惶惑地看着舒可泉,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想,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下课时,舒可泉冲着我说:“韩易,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周围的人开始幸灾乐祸:“让你调戏帅哥。”

  我特别无辜地说:“我没调戏他呀,我本来就是蒙的。”

  大家不再说话,开始翘首以待我调戏帅哥的下场。

  我拿着卷子跟舒可泉来到“政物处”(政治物理办公室的简称)。

  “韩易,你觉得你这样下去行吗?”舒可泉声音很轻,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我低着头,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开学到现在物理课你好好听过几节?好不容易这次你放卫星,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了呢,原来全是蒙对的。说说吧,都哪些题是蒙的?”

  我心里不服,忽然想试探他一下,便说:“选CD的全是蒙的。”然后安静地看着他。他真的悄悄动容了一下,若不是我“早有预谋”,根本觉察不了。然后,他又若无其事地说:“你蒙的挺准啊。”该死的,敢笑话我,我也没让他好受,马上跟了一句:“别人出的题都没这么准过,这次是第一次。”

  舒可泉开始眯起眼睛忿忿地看着我,短暂的冷场。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已经明显感到我们的气氛不对,都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最后,他的态度先软了下来。他小声说:“韩易,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只写这两个选项?”我想了想,说:“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为什么你出的题这么偏向这两个选项?”他深深地看着我,思忖了片刻,拿起笔,在纸上写下CD两个字母,然后微微有些迟疑,我笑了笑,抓过笔,在下边快速地写下了cross dresser。他点点头,说:“原来,我们都是因为这个。”然后,两人脸上都露出了诡异而会心的笑容,其他老师看见此景,惊讶的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最后他说:“好了韩易,你先回去上课吧,有不懂的随时问我。”我说了句,知道了,便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门,我想起那些老师惊讶的表情,感觉他们都被我和舒可泉耍了。一想起这个,我就忍不住想笑。这时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CD老师舒可泉,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3-26 20:41:00
  <二>

  物理课,我仍然心不在焉。不只是我,全班的精神都很萎靡。舒可泉讲课的兴致也很有限,只是对我似乎很有兴趣,总是把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想睡觉都不好意思。我很后悔,觉得不应该和老师形成这种默契,让一个你不喜欢的科目的老师注意你,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此时,舒可泉对我如此热情,我也只好强迫自己看着他,可是脑袋里却一点也没想他正在讲的“曲线运动”的事。看着舒可泉瘦削有型的身材,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家伙里边穿的什么呢?想到这,我暗自笑了。

  下课了,舒可泉叫我出来一下,我听到了周围不怀好意的咳嗽声。

  “咳什么咳?我才看不上这样的呢!”我瞪了一眼周围的起哄专家,愣头愣脑地来到走廊。舒可泉正靠在墙上淡淡地看着我。

  “什么事?老师。”自从知到了他的秘密,我对他连一点对师长应有的敬畏都没有了。

  “韩易啊,”他轻叹道:“你是个很聪明的学生,我听说你的文科成绩很好,为什么你对物理就这么不上心呢?”原来是忧国忧民来了。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没兴趣吧。”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这是什么意思?想把我往那个话题上引吗?我不上当。

  “除了理化,别的都还好了。”听了这话,他又叹了口气:“没兴趣也要学,谁让你生在应试教育的年代呢。”

  我微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老师,我不准备拿物理去应试,只要会考及格,我就可以和物理分道扬镳了。”我以后肯定是要学文科的。

  “那你有把握过会考吗?”他还是穷追不舍。我很清楚他的意思,不就是想拉近和我的关系,不然物理比我惨的人有的是,为什么偏偏关心我?我也厌倦了这种拐弯抹角的谈话,干脆说:“老师,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他见我这样说,居然脸红了一下,看看四周没人注意他,便说:“找个时间咱们谈谈可以吗?”

  “……”我忽然想,也许作为一个不为人知的CD,隐匿在光鲜的外表下,他是郁闷而痛苦的。也许,他只是想和我谈谈,就像社区里的朋友一样。于是我抬起头,说:“好吧。”

  晚自习,我依约来到教学楼角落里的一个物理实验室,这是我在否定了他提出的几个约会地点后想到的,最方便安全的地方。

  他早来了,在里边等着我。我进去后便插上了门。为了不引人注意,我们甚至没点灯。空旷的实验室,孤男寡女一片漆黑,这要是被抓住,我们两个都玩完了,浑身长嘴也说不清了。

  我心想:我只是对CD群体有点兴趣,有点猎奇的感觉而已,现在搞得像个特工似的,何苦呀?但我也太了解自己了,不管我看起来对他如何冷淡无所谓,事实上,我根本不可能对一个痛苦孤独的CD视而不见。

  我们隔着一张试验台坐着,说话都压低了声音。

  “韩易……”他似乎在想怎么开头“其实我很早就注意到你和别的同学不一样,你好象很关心一些,一些另类的问题,甚至为了一些遭受不平等待遇的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义愤填膺。”

  “是吗?”我故作漫不经心,却惊异于他对我的了解,“我怎么没注意我有这样的壮举。”

  “你自己都忘了吧?开学初的第一个班会你说了什么?当时我作为副班主任参加了这次班会,只是当时大家都不熟,没有人注意到我。”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在班会上慷慨陈辞的女生,那个让全班同学另眼相看的女生。我都忘了,但他还记得。我不由得微笑了,但在黑暗中他看不见。我说:“那是胡说八道的,大家都笑话我呢。”

  “可是我却把你当成了知己。”他说,“后来我发现,你甚至在考试作文里也表达了这层意思,那篇作文还被拿到外班作范文是吧。”

  “是有这回事,但只是含沙射影地提了一下。”我不好意思地说:“估计知有你能看懂了。”

  “是,我是看懂了,但我还不能确定。后来我发现你在考试卷子上总是喜欢选CD,我便故意出了一张选项都是CD的卷子……”“原来你都设计好了!”不等他说完我便叫了出来。

  “嘘——”他示意我小点声。“我并没有设计你的意思,只是我太孤独了,一心想找一个知音……我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找你对不对,因为你还是个学生。可是现在我快要崩溃了,我想你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愿不愿意和我一起你自己决定吧。”

  听了这番表白我不禁心惊肉跳,我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是很同情你,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我怎么做你的知音啊?我又不是你那种人,我是个女的啊。还有,和你,和你一起,是什么意思啊?”

  见我如此惶恐,他忙说:“你不要害怕,我只是想有个人能陪我说说话,能理解我,知道我的秘密而不轻视我就行了。你知道的,在这个城市这样的朋友并不好找。”

  “这倒是。这个我可以接受。你有什么烦恼可以和我说,我尽量奉陪。”然后我又自言自语地感叹:“想不到这样一个招蜂引蝶的人,竟然会苦于找不到知音。”

  听了我这话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看着那些蜂啊蝶啊花枝招展地围在我身边,我心里有多痛苦吗?”我明白,他是希望自己就是当中一只美丽的蝴蝶。

  我也笑了,调侃道:“你知道其他男老师看到她们围着你心里有多痛苦吗?”

  “讨厌!”他居然十分女性化地在我肩膀上锤了一拳,把我造得一愣,似乎此时我是个爱开玩笑的男老师,而他是个懵懵懂懂的女学生。

  我暗想:虽然我不喜欢物理,但是咱们抛开物理不说,能做一个CD的倾诉对象,我还是很愿意的。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3-26 20:45:00
  <三>

  从此,我和舒可泉之间就有了一种无声的默契,一个不为人知的约定。他总是问我一些问题,例如“你为什么会支持CD?”“你从女性的角度怎么看我们?”“你是否介意自己的另一半有这种爱好?”这种问题,我在仙女楼变装反串社区已经听的想吐了,几乎每一个知道我性别的CD都会问我类似的问题。我很想给他们,包括舒可泉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我真的答不出。

  我为什么支持CD? 我并没有单纯的“支持”CD啊,我只是对第三性的问题比较感兴趣,就像有些人喜欢文学,而有些人喜欢物理一样。

  我从女性的角度怎么看他们?这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高等哺乳动物而已,人各有志,猎奇也好,单纯的爱好也好,都是自己的自由嘛。

  至于我的另一半,我想如果他有能力成为我的另一半,那么很多问题都不重要了。

  我也问过舒可泉一些问题,印象最深的就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爱好的”。当时我们正站在一中教学楼的天台上,寒风阵阵,繁星满天。他的单薄的外衣敞开着,在风里猎猎作响。他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就笑了,说:“我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个。”然后看着远处暮色中阑珊的灯火,娓娓地说道:“我小时候长得很漂亮,眼睛很大,皮肤很白,就像女孩子一样。周围的女孩子都喜欢和我在一起玩,和我分享她们的布娃娃。大一点的女孩喜欢把我当成娃娃来打扮。有一次,好像是我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班里排练童话剧〈白雪公主〉,每个女孩子都想演女一号,可是不知为什么,最后老师却选中了我。接下来就是几个老师想方设法地把我装扮成小公主。记得演出那天,我带着长长的假发,穿着漂亮的纱裙,脸上还化了妆。来看演出的领导们都把我当成了女孩子,演出结束后,还抱着我照了相。”说到这,他停了下来,眼睛里闪烁着灼灼的光辉,我想,他一定是在回忆做公主那美好的感觉。我没有打破安静,空气就这样凝固着。许久,他转过来笑着问我:“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等着你继续说。”

  “后边还用我说吗?你已经猜到了吧?”

  我想我是懂了,那次经历让他体会到了作为女性的美丽和被拥戴的感觉,尽管当时年幼的他根本不懂这种心理感觉对他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就这样懵懵懂懂地走进了CD的行列。

  自从我和舒可泉约定了做他的倾诉对象以来,我的生活变得有些放纵,有些刺激,还有些混乱。比如,学校规定学生禁入的天台我上了;阴森的物理实验室我经常不开灯坐在里边;最让人不能相信的是我居然开始做物理练习册了。我和舒可泉的关系也越发扑朔迷离,当然,这只是外人看来。一开始,我们两个还是很注意避嫌的,可是后来想到现在学校里男女生出双入对的多了去了,根本分不清是情侣朋友还是亲戚,老师和学生又有什么好避的,就不再躲躲藏藏的了。这样一来,周围的同学多了很多八卦的机会,我以前是从不关心老师的隐私的,这下倒从同学们口中知道了不少关于舒可泉的情况。

  有一次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几乎全校师生都去找地方犒劳自己的胃了,我在“政物处”问舒可泉物理题(虽然在舒可泉的逼迫下,我对物理的热情有所提高,但比平均水平还差的很多)。在他很耐心的讲解过后,我见屋里没有别人,便又问了他一个私人问题。

  “唉,我听说梁小萌老师是你女朋友,怎么从没你听说过呢?”梁小萌是我们学校一个教政治的女老师,气质十分自信时尚,在校园里很惹眼。

  舒可泉听到这个问题笑了,反问道:“你听谁说的?”

  我说:“你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这么热门的情感话题你还指望没人宣传?”

  “是吗?好吧,我告诉你。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后来又一起来了一中,但是到这里之后就分手了。”

  “为什么?”我问完后马上觉得有些不妥,又添了一句:“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他笑着说道:“这件事还真是别人不能说,只能和你说哦。其实我们分手的原因很简单,到了一中后,生活进入一种新的秩序,我们开始考虑成家。在那个状态下,我就把变装的事告诉了她,因为我不能带着包袱去结婚。还记得吗,我问过你能不能接受你的另一半是CD?”

  “记得,我说如果有一个人有能力成为我的另一半,那他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是啊,我当时也是这么想。可是没想到她知道后并不能接受,这倒也是人之常情,我不能怨她什么。只是我想,也许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另一半,于是我就决定和她分手了。”

  “你为了CD和梁小萌分手?!”我忽然发现舒可泉受欢迎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他是有着很独特的个性魅力的,并不只是靠一个风流倜傥的外表。

  我又问道:“那她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

  听了这个问题,舒可泉垂下眼帘,声音黯淡下来:“说实话,她是不愿意的。她一直希望我能改掉这个毛病。再说我们都谈婚论嫁了,为了这个理由分手在她看来太荒谬了。她甚至现在也没有放过我。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以为我们还在一起。”他说这话时,语气中透着一丝疲惫和沉重。我对此深感同情,可惜我无能为力。

  我轻声问道:“这是多长时间的事了?”

  他想了想说:“快半年了吧。本来我们打算在你们这届入校之前的那个暑假结婚的。”

  我突然很为他感到遗憾,又对他的心态有些好奇,便试探着问:“你现在还喜欢她吗?”

  他突然仰起脸,看着我,诡秘地笑了。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很关心我是不是还喜欢她吗?”我脸一红,本能地低下了头,只听见他说:“其实我一开始也谈不上多喜欢她,只是当时觉得我们很合适,我家人也很喜欢她,我也没有其他更喜欢的人,所以就选择了她。至于现在,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原来是这样。

  接下来,我们都没说什么,办公室里很安静、很明亮、很暖和,两个人都若有所思。这时,有一个老师推门进来,我们两个都有些慌,尽管我们之间没什么。那个老师经过我们的时候眼神怪怪的,这没办法,我和舒可泉的暧昧关系已经有人在议论了,我们能做到的,也只是身正不怕影斜了。

  出了办公室,教学楼又喧哗起来了。天已经凉了,刚从暖和的办公室出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突然想起舒可泉的话,“她甚至现在也没有放过我”。这么说来,梁小萌一定也注意到我了。

  快打铃了,我快步向教室走去——也走向我的未知的未来。
楼主仙女的爱 时间:2014-04-23 09:14:00
  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穿裙子的自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