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水浒一千零一回之血仍未冷〉〉第四十六回:大战昱岭关

楼主:水浒之血仍未冷 时间:2013-03-18 21:51:14 点击:218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水浒一千零一回之血仍未冷〉〉第四十六回:大战昱岭关



作者:水浒之血仍未冷



  〈〈水浒 一千零一回之血仍未冷〉〉
  
  开篇词:
  蹉跎岁月催华发,壮志未酬豪杰。金戈铁马扬威名,解甲归田日,孤舟垂钓时。
  清茶浊酒邀明月,洒脱野鹤闲云。两袖清风凌云志,王侯将相请,昂首亦等闲。
  
    小说虽然脱胎于水浒故事,但作者以自己的参详理解加以改写创作,注入了许多新的理念与元素。南平方腊,北抗辽国,剿王庆,破田虎,虽则事件多,战阵多,人物多,时间、地域跨度大,却安排得有条不紊;其间的庙堂算计、江湖侠义、儿女情长、战阵厮杀、神魔斗法,时空穿越,都写得鲜活生动,趣味横生。尤其是几个主要人物命运的安排和故事结局,对原著是一个完全的颠覆,别有新意。
  
    小说取材于中国古典文学名著《水浒全传》的故事框架,以新的理念和视角重新书写这场北宋末年轰轰烈烈的“民间起义”,在还原历史现场中,通过人物和情节的演绎,再现了朝廷和江湖的博弈真相。体现了作者铺张故事、组织情节、刻画人物的能力。情节曲折生动,语言流畅,人物形象生动。有较强的可读性。
  
  第四十六回:大战昱岭关
  
  宋军夺下杭州城,太子赵桓亲书捷报,命六百里加急送到东京汴梁城。托塔天王晁盖每日想起战死西子湖的张横、童威、童猛三位好兄弟,甚是伤悲。太子为安抚梁山众将,追赐张横、童威、童猛三人为国公。晁盖、卢俊义亲自上山,从灵隐寺中请出高僧为三人做法事,超度三将亡魂。
  话休絮烦,且说方腊在一众南军将士拼死掩护下冲出杭州城宋军的包围圈,一路马不停蹄向着南方狂奔猛跑。也不知走了多少的路,渐渐地,东方露出鱼肚白,方腊的败军累得精疲力竭,腹中饥饿难耐,正茫然四顾之际,前路冲出一队人马,五员南军大将跳下马来,扑倒在方腊马前。
  “大王,末将张韬五兄弟听闻大王被困杭州城,特来救驾。”张韬单膝跪地道。“五位兄弟请起,杭州城已被宋军攻破,愚兄落难至此,众将士万分饥渴,请兄弟为我等备些充饥之物,如何?”方腊眼中含泪,跳下玉逍遥逐一扶起张韬、黄爱、徐白、姚义、张俭五人。“大王莫急,前方就是我兄弟五人把守的昱岭关,请大王到关上再进食些酒肉不迟。”张韬身旁的黄爱道。方腊点头,众人重新上马,向着昱岭关飞驰而去。
  张韬命人将关上的美酒佳肴奉上,殷勤侍候。望着两旁的手下大将一个个狼吞虎咽,方腊停下手中酒杯,两行热泪禁不住滚滚而下,长叹一口气道:“杭州十数万精兵良将,现竟折去七、八亭,实教朕心中难受。”
  “大王,想当初官家大兴花石纲,闹得天下民不聊生,我等兄弟随哥哥揭竿而起,诛杀腐败贪官,霸此昱岭关是何等快活。大王后来听信忽来老道谗言,要当天下皇帝,舍我等兄弟而去,苦让我等兄弟心凉。如今官家借梁山泊之力南侵我江南之地,已掠数城,尽折我主力。大王若是听末将之言,可将城中守军遣入深山,避官军精锐,待官兵撤去,东山再起也是不迟。”张韬之弟张俭吃上数碗酒,满脸通红,话语连连。
  “兄弟之言确是不错,只是国师带一干人等为朕创下江南帝业立下汗马功劳,朕岂能负义舍其而去,你等兄弟对朕忠心耿耿,待朕收回江南失地,定重赏各位兄弟、、、、、、”方腊听了张俭之言,心中虽是不快,亦不便发作。
  “大王此言差矣。”张俭仗着几分酒力壮胆,起座对着方腊手下众将高声道,“我等兄弟当初随大王揭杆起义,带领江南百姓抢州城,毁花石纲,霸官盐,均贫富,江南百姓无不闻风来归,当时以江南之力尽可与东京官家抗衡。不想大王误信贼道之言,纠合城中贪官,鱼肉百姓,大兴神仙粥,捆绑黎民之心。如今众兄弟之心散去,大王之位也未必坐得良久、、、、、、”
  “大胆,谁人胆敢在皇上面前妖言惑众!”门外一声呼喝,一名道士气得脸色发青,大步走至厅中。“这、、、、、、”张俭见来人竟是忽来贼道师兄王仔昔,顿时吓得冷汗直冒,两脚一软,跌坐于椅上。
  “来人,把这逆贼推出门外斩首示众!”王仔昔拂尘一指张俭,身后的小道士一拥而上,把张俭扯出酒席,往门外推去。“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张俭竭力呼叫。“我兄弟有何罪,请道长刀下留人!”张韬四人心中虽是惧怕王仔昔,也只得厚着脸皮上前论理。
  “此贼辱骂国师,大逆不道,理应斩首!”王仔昔振振有词道。张韬四兄弟见此,转而跪求方腊道:“请大王念及当年兄弟之情,赦免张俭将军。”方腊面有难色,正欲说话,众道士已把张俭之头颅捧于盘上,走入厅内。张韬四将爬起身,抢过张俭的首级放声大哭。
  王仔昔把张韬四将赶出大厅,方腊命人在身旁设一座,请王仔昔高坐于上。“吾师如何至此关?”方腊赏酒与王仔昔道。“自神龙大炮在乌龙岭被毁后,贫道奉忽来师弟之命转在睦州城铸炼神龙小炮,方才铸好五尊小炮,听闻皇上在杭州与宋军开战,特送小炮前来相助,不想皇上败退昱岭关,贫道领三百小道童与火工转而进关。”王仔昔谢过方腊美酒,把酒杯放下道。
  “不知这五尊小炮可否抵挡得住宋兵的千军万马?”方腊略为迟疑道。“皇上放心,此五尊神龙小炮威力虽比不上一尊神龙大炮,却也一般的开山裂石,威力甚猛。这小炮身轻,只需数人就可推动,却是万般敏捷。宋兵大军若是来袭,定轰它个粉身碎骨,大败而回。”王仔昔对神龙小炮赞不绝口。
  “神龙小炮若有这般本事,朕尽可高枕无忧。吾师,你与国师二人为朕劳心劳力,居功至伟,朕万分感激,请吾师吃上这三杯美酒。”方腊大喜,再赏王仔昔三杯美酒。王仔昔仰首尽吃,把三杯酒喝光,脸上泛出红光道:“力大胜一人,智大胜千军,山野村夫纵有一身蛮力,却不是成就大事之人,皇上当要牢记。”
  “这是,这是。”方腊连连点头。
  宴罢,方腊由待卫扶回房中休息,众人遂散去。方腊倒在床上,心中记挂着哪五尊神龙小炮,喜悦之色在脸上绽放,不久就沉沉睡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得屋外杀声四起,惨叫之声不绝于耳。方腊大惊,急忙爬起,见房中烛光闪耀,门外漆黑一片。“来人,来人!”方腊连叫数声,才有三、五名侍卫推门而入。“屋外杀声阵阵,莫是宋军杀上了昱岭关?”方腊边穿衣边道。
  “回皇上,大事不妙,张韬、黄爱、徐白、姚义四将带着数千人闯入后院,斩杀正在睡觉的王仔昔道长、、、、、、”一名侍卫慌忙答道。“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方腊接连催问,众侍卫一筹莫展,原地呆立。
  “不想死的闪开,闪开,本将军要见大王。”屋外传来张韬等人的叫声。方腊吓得浑身发抖,退缩于众侍卫身后。“嘭”的一声,木门踢开,张韬四将提剑领着数十军兵闯入屋内,一齐跪在方腊身前。
  “众位将军,你等这是为何?”方腊打起精神问道。“大王莫惊,王仔昔这贼道及众小道士已被我等兄弟斩杀,头颅在此。”张韬挥手一抛,王仔昔道士的头颅滚落在地。“吾师、、、、、、众位将军为何把吾师杀死?”方腊脸色惨白,痛苦闭目。
  “王仔昔贼道无故斩杀我等好兄弟,我四人要为张俭将军报仇雪恨。请大王降罪!”张韬四将齐声道。“你等四人如此鲁莽,只怕忽来道长来找你四人及、、、、、、”方腊停住了口,把众侍卫及张韬四将带来的军兵尽遣出屋外,房中只留下张韬四将。
  “你等四人虽是朕的好兄弟,但却把王仔昔斩死在关上,这叫朕见了忽来道人如何交代?”方腊面有难色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等四兄弟领兵杀回睦州,去取忽来贼道的狗头。”张韬昂然道。“罢了,罢了,念在你我兄弟情份之上,朕且饶了你等四人性命,只是外面朕的侍卫皆知此事,若是事情败露、、、、、、”方腊向四人使了个眼色。四人会意,冲出房门,领军兵把后院中方腊的近身侍卫斩杀干净。
  方腊从后门走出后院,撞着前来救驾的南军将士,方腊喝退众兵将,乘着夜色下了昱岭关,望睦州逃去。
  张韬、黄爱、徐白、姚义四将目送方腊大军远去,天色渐明,遂命人厚葬张俭,并把众道士及后院中侍卫的尸体抛至山后喂野狗。张韬四将整顿军务,命人把五尊神龙小炮置于昱岭关前,又令王仔昔带来的火工好生看护。
  数日过去,宋军先锋王文德、荆忠二将带着五千宋兵来到昱岭关前叫关搦战。“哥哥,神龙小炮在此,我等何不放它数炮,把宋军炸个一塌糊涂。”徐白道。“对付这等宋兵,何须动用神龙小炮。我等只须如此这般,定可叫宋兵大败而逃。”张韬哈哈笑道,黄爱三将听罢,也仰天大笑。徐白、姚义二将遂领兵走秘道悄悄下关而去。
  关下宋将王文德、荆忠见南军不肯出关应战,心中焦急,命军兵到关下恶语骂阵,自己却找一树荫处卸甲乘凉。日上中天,南军仍旧不出一兵一将前来对阵,宋军只好埋锅做饭。午饭刚吃完,昱岭关城门打开,黄爱执双鞭领着三千南兵冲出关外,摆开阵势。
  王文德、荆忠两员宋将大喜,聚集众军,列战阵迎敌。荆忠一声呼喝,拍马挥刀直取黄爱。黄爱亦不甘示弱,挥鞭来斗荆忠。两员大将你来我往,杀成一团,两军击鼓摇旗呐喊助威。三十回合打过,两将仍旧斗得难解难分。
  “荆将军,末将前来助你!”王文德一举长戟,宋军催动战马,一齐杀奔上前。王文德、荆忠二人合力,长戟与大刀把黄爱围在战阵中央,逼得黄爱进退不能,南兵与宋军混战一场。
  两军恶战,黄爱双鞭渐渐不支,王文德、荆忠两员宋将心中高兴之时,昱岭关上响起一声号炮,宋军身后霎时杀声四起,徐白、姚义两员南将率领数千南兵如狼似虎般冲上,把宋军夹在中央。宋军被南兵前后夹击首尾不能相顾,顿时军心大乱,渐处劣势。
  王文德、荆忠两将见中了南兵的埋伏,心中大惊,撇开黄爱领兵向后逃跑。黄爱在后舞鞭追赶,徐白、姚义率南军在前挡截。王、荆二将死命冲杀,终带得数百宋兵逃出重围,其余宋兵尽陷入南兵阵中。黄爱三将杀得性起,赶马狂追十数里方才撤军返回昱岭关。此战南兵大胜,张韬摆宴,犒劳三军,提振士气。
  三日后,宋军大队人马气势汹汹杀至关前。看着关下宋军刀枪如麻,军兵如蚁,关上南兵无不胆寒。三声号炮响过,宋兵架起数百云梯,抢攻昱岭关,南兵砸下擂木滚石,力阻宋军。关前,两军箭雨乱飞,喊杀震天。
  张韬见宋军势大,成败就在眼前,传令火工点响五尊神龙小炮。火花燃起,轰、轰、轰、轰、轰,五声巨响,宋军一片片倒下,宋兵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不待宋军回过神来,五尊神龙小炮再次发威,把宋兵炸得粉身碎骨,抱头鼠窜。南兵乘势一鼓作气,打退云梯上的宋军兵将。
  宋军退走,一个时辰后,宋军分作数路人马再次攻关。张韬令火工把神龙小炮的炮口瞄向数路宋军,不等宋兵靠近,一齐放炮。炮弹在宋兵队中炸响,炸死炸伤宋军兵将无数,宋兵被神龙小炮连轰数回,炸得宋军兵将心惊胆颤,掉下成千上万的宋兵尸首,不敢再来强攻昱岭关。
  夜幕降临,张韬聚集关上众兵将,命人摆上酒肉,重赏三军。酒过三巡,张韬捧起酒碗对黄爱、徐白、姚义三将及南兵道:“日间,宋军兵将被我神龙小炮轰得一塌糊涂,毫无还手之力,以愚兄浅见,是夜宋军必遣兵将前来偷炮,你等早作准备,痛歼宋兵。”“定叫宋兵有来无回!”黄爱、徐白、姚义三将与南兵齐声诺。
  酒宴罢,张韬命人撤去关上大部分灯笼、火把,趁着夜色,把黄爱、徐白、姚义三将及数百敢死之士送出关外,埋伏在黑暗之处。
  月黑风高,三更时分,数百宋兵穿着夜行衣,偷偷摸至关下,把绳索抛上,套住关上女墙,缓缓循索而上。眼看就要攀至关上,突然,惊天动地一声锣响,关上点起数千火把,紧接着大石、乱箭迎头飞下,前来偷袭的宋军兵将顿时吓破了胆,转身要逃。
  哪知未逃数步,又被黄爱三将带来的南兵截断去路,挥刀乱砍。宋营中见关下有变,数千宋军兵将冲出,前来救援。张韬在关上看得真切,命火工点响神龙小炮,把数千宋兵轰退。黄爱三将把偷袭的宋兵斩杀得七七八八,方才叫开关门,退入昱岭关内。
  侥幸拾得性命的百余宋兵狼狈而逃,败回宋军大营。太子赵桓与京城众将连攻昱岭关数日,皆被神龙小炮击退,全军上下垂头丧气,士气低落。太子赵桓见众将无计可施,赶紧修书一封,命心腹快马加鞭送去杭州忠勇公晁盖处。
  晁盖等梁山好汉在杭州城内为张横、童威、童猛三将做法事,故而未随太子大军南下追剿方腊残余,今得太子书信,方知太子大军受阻昱岭关前,遂与智多星吴用等将领商议取关之计谋。“小小一座昱岭关,如何这般难破?请众位哥哥发兵五千与铁牛,俺铁牛与项充、李衮两位兄弟不用三日,便可破之。”黑旋风李逵道。
  “铁牛兄弟莫要急躁,太子书信上说:南兵在关上架起五尊火炮,威力甚巨,炸得我宋军兵将心惊胆寒,切不可轻举妄动。”神机军师朱武道。“如此这般,何不请凌振兄弟前去看个究竟?”副帅玉麒麟卢俊义道。军师吴用点头,传令三军整理行装,次日兵发昱岭关。
  太子赵桓每日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盼来晁盖大军,遂把梁山众将领请入大帐商议军务。“晁将军,终把你等盼来了,”太子赵桓似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南军的火炮无比厉害,数日来炸伤我大军万余人马,现在各营官兵皆不敢冒险前去攻打昱岭关。”
  “太子殿下,我兄弟轰天雷凌振熟习火器,愿到前方探关。”晁盖拱手道。“好,甚好。有将军等如此忠心,为我官家排忧解难,本太子无比欣慰。只是敌关炮火甚是厉害,本太子就不陪众位将军前去,你等此行须万分小心。”赵桓把众将领送出中军大帐。
  晁盖、吴用、凌振、解珍、解宝五人身携利器,化作平民一般装束,悄悄出营,潜入昱岭关山边。晌午时分,宋营中一声号炮响过,豹子头林冲、九纹龙史进、小李广花荣各带三百马军冲出营寨,每骑马各插一面旗帜,来回穿梭于昱岭关前。是日巡守关隘的南军主将徐白、姚义两人见宋军马队在关下左右来回奔跑,却又不近关前,弓弩手无法开弓放箭射之,姚义看得心痒,命火工开炮轰之。
  火炮猛轰之下,关下立时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宋军马队被打乱阵形,四处狂逃。南兵在关上摇旗呐喊,无比兴奋,火炮接连轰下,炸死宋军百余人马。宋军大营中神机军师朱武见关上五尊火炮已现出踪影,传令鸣金收兵。
  宋军马队听得铜锣打响,不由分说,拨马狼狈而逃,看得关上南军兵将嘻哈大笑。张韬、黄爱两将原在府中休息,听得关上炮声隆隆,急从府中跑上关来,正看到宋军马队落荒而逃,便问道:“兄弟,何故放炮?”
  “两位哥哥,宋军人马不知死活,竟在关前溜马示威,被我等一番炮火打得落花流水,舍命而逃。”徐白、姚义二人哈哈大笑道。“神龙小炮用的弹药贵比黄金,兄弟无须与这千余宋军逗玩。”张韬劝道。“哥哥说得是,等宋兵大军攻来,我等再用神龙小炮打它个灰飞烟灭。”徐白、姚义二人低头道。
  林冲、史进、花荣三将的马军撤回营中,马军将士早吓得人人脸青,个个心惊。卢俊义、朱武令人送上酒肉,为马军将士压惊。
  数个时辰后,晁盖、吴用、凌振、解珍、解宝五将从昱岭关山边归来,卢俊义、朱武把众人接入大帐,摆上酒宴。“好厉害的火炮!想不到南军之中,竟也有人造得如此神器。”轰天雷凌振接连赞叹道。
  “凌振兄弟,我军该用何法破敌火炮?”托塔天王晁盖道。“南兵的火炮威力虽没有我军的金轮大炮强猛,但却是十分灵活,指哪里就可轰哪里。若用金轮大炮破之,需用战马把数千斤重的大炮拉至关前、、、、、、”凌振把话说至一半便停了下来。
  “兄弟是要说,为障南军耳目,需众位兄弟冒险在前猛攻昱岭关,金轮大炮方才近得关前,轰其火炮,兄弟是吧?”智多星吴用补充道。“小弟正是此意,”凌振脸有难色道,“要众位哥哥冒生命之险前去抢关,小弟于心不忍。”
  众将沉吟片刻,托塔天王晁盖一咬牙道:“人生在世,难免一死,为将者当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军师先生与凌振兄弟且把军务安排好,明日早,我与众兄弟一同上阵抢关。”“有哥哥此言,昱岭关焉能不破!”军师吴用肃然起敬。
  次日天晓,宋军吃罢早饭,晁盖、李逵、项充、李衮、樊瑞、杨雄、鲁智深、武松、石秀、石勇、解珍、解宝共十二员步军大将各领一千宋兵,点炮出营。昱岭关上,张韬四将领三万南兵尽数上关,弓弩手利箭上弦,注视关下缓缓逼来的宋军兵将。
  三声号炮响过,托塔天王晁盖一声高呼,众好汉奋勇当先,冲向关下,后面的宋兵抬起云梯狂跑跟上。金枪手徐宁、银枪手花荣率五千弓箭手一字排开,紧随步兵之后。
  “我等与宋军决一死战!”张韬一挥长鞭,昱岭关上呐喊震天,神龙小炮在宋军人马中炸响,箭如飞蝗,擂木滚石狂泄,打得云梯上的宋军兵将纷纷坠下。“不破昱岭关,誓不收兵!”托塔天王晁盖跃上云梯,举蛮盾向上攀爬。宋军一同高呼,奋不顾身,舍命向上。
  徐宁、花荣指挥五千弓箭手在关下狂射雕翎,把关上南兵气焰压下,掩护步兵前仆后继,勇攀云梯,杀至女墙边。“放炮,放炮,给本将军狠狠的打!”张韬杀得两眼血红,指挥神龙小炮猛轰关下宋军兵将。
  炮火声中,宋兵成片倒下,众多兵将被神龙小炮炸得血肉横飞。看着宋军攻关之势渐颓,张韬得意忘形狂叫:“宋军支撑不住了,兵兄们加把劲,把关下宋军兵将一同送去见阎罗王!”
  轰、轰、轰,宋军后队三声巨响,昱岭关上的女墙被轰开三个大口,三尊神龙小炮即时哑火,徐白与数百南兵被炸上半空,四肢散乱。“啊?宋军亦有神龙大炮?快快还击,还击!”张韬吓得面无血色,催促火工放炮。昱岭关上南军兵将被宋军炮火吓得半傻,剩下两尊神龙小炮的火工更是被震得魂飞魄散,半天回不过神来。
  轰、轰、轰,又是三声巨炮,关上楼阁被炸塌半边,仅存的两尊神龙小炮与火工也被炸得不知去响。宋军齐声呐喊,从轰破的女墙缺口不断涌上,与关上的南兵肉搏奋战。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合力擒下黄爱,黑旋风李逵不由分说,冲上前去,一板斧把黄爱的头颅砍下。
  托塔天王晁盖连杀数名南兵,正撞上要逃下关去的南将姚义,晁盖挥斩龙刀与姚义狠斗数个回合,行者武松从后赶来,舞镔铁戒刀狂攻,与晁盖一起把姚义剁成肉酱。南军败势已定,南兵争先恐后奔下关去逃命。
  败将张韬夹在南兵之中,逃得下关,抢过一匹快马,鞭马往关后就逃,数百南兵紧随其后,丢盔弃甲,舍命奔逃。宋军打开昱岭关门,大队人马抢入关内,追杀败逃的南兵。此战,梁山将领混世魔王樊瑞、石将军石勇命丧南军炮火之下,病关索杨雄被关上掷下的擂木滚石砸死,宋军折去数千人马。梁山群雄攻入关中,为报樊瑞、石勇、杨雄三位兄弟之仇狂杀南兵,直杀得关内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张韬马快,逃过一劫,领着千余残兵冲出后关,落荒而逃。听着昱岭关中的喊杀声渐去渐远,张韬方才舒得一口大气。“将军,前方有两条路,我等此败,该投奔何处是好?”中军官策马上前问道。
  “此两条路如何去处?”张韬问道。“西去高山丛林,虽是伐树取木之地,却可隐姓埋名,躲避血光之灾。”中军官道。
  “哪么南去可投歙州城,可聚兵将与宋军再战。”张韬把目光移去了南边的路上。“将军切不可忘记,你兄弟四人曾在昱岭关斩杀副国师王仔昔,若是忽来贼道问起罪来,只恐将军项上人头不保。”中军官苦劝道。
  “大王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我等拼死为大王卖命,哪忽来贼道应奈何不了本将军。走!我等投歙州城去。”张韬主意已决,一鞭快马,向着南方飞驰而去。待千余南兵走尽,中军官勒转马头,望西跑入高山丛林而去。
  张韬鞭马狂奔个把时辰,腹中早已饥饿难耐,正抬头四顾寻觅农户,前方丛林中突然传来一声绑子响,千余弓箭手四面立起,箭指张韬。为首一员南将得胜钩挂着一柄开山大斧,拦住张韬败兵去路。
  张韬惊吓异常,执双鞭护在胸前,放眼望去,不禁转忧为喜道:“厉将军,莫要放箭,在下昱岭关张韬。”来将并非别人,乃方腊心腹大将厉天佑。厉天佑催马上前,抱拳道:“张将军不守昱岭关,为何到此?”
  “说来话长,昱岭关被宋军攻破,末将死战拼得一条血路,方才逃至此地。”张韬满脸惭愧道。“黄爱、徐白、姚义三位将军为何不在张将军左右?”厉天佑再追问。“我的三位好兄弟,好兄弟已战死在昱岭关上、、、、、、”张韬忍不住心中酸楚,掩面嚎啕大哭。
  厉天佑冷眼相望,右手伸向得胜钩上的开山大斧。“厉将军,你带弓箭手埋伏在此却是为何?”张韬忍住泪水问道。“皇上叮嘱末将,张将军若是兵败,必不肯隐退山林,特命末将在此恭候张将军。”厉天佑眼中现出一丝杀气。
  “方腊令你来杀我?!”张韬瞪大牛眼,咬碎钢牙。“张将军,非是末将要行此不义之事,皇命在身,请将军纳命来。”厉天佑一挥开山大斧,千余利箭齐射,插满张韬全身上下,张韬跨下战马嘶鸣数声,倒地而亡。张韬带来的残兵一哄而散,逃得无影无踪。
  厉天佑提斧上前,砍下张韬头颅,捆在大斧之上,率领弓箭手回睦州复命而去。
  
  上班时,老板满脸的不高兴问:“你整天在想什么?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咱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啥东西,脑子里装的可能是水,也可能是草、、、、、、各位网友现在看到的是本人2011年交给广州花城出版社前的原稿(尚未经过出版社修改,错漏不少),如若有缘,本人和广州花城出版社可以授权全文(从第一回:煞星现江湖到第六十四回:佛)刊登在报纸和杂志上(只限报纸、杂志等纸质传媒),心盼。李国华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3-03-18 21:56:00
  沙发欣赏完顶起先!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3-03-18 23:59:00
  上班时,老板满脸的不高兴问:“你整天在想什么?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咱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啥东西,脑子里装的可能是水,也可能是草、、、、、、各位网友现在看到的是本人2011年交给广州花城出版社前的原稿(尚未经过出版社修改,错漏不少),如若有缘,本人和广州花城出版社可以授权全文(从第一回:煞星现江湖到第六十四回:佛)刊登在报纸和杂志上(只限报纸、杂志等纸质传媒),心盼。李国华
  ——————————————————————————————
  全心祝福!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3-03-19 00:01:00
  战场上,往往生命毫不值钱!
作者 :星连193 时间:2013-03-19 00:02:00
  兵败之时,也是白骨遍布之时。张韬的下场,令人深思!
作者 :天缘可为 时间:2013-03-19 01:10:00
  欣赏先!问好楼主。
作者 :天缘可为 时间:2013-03-19 01:11:00
  “方腊令你来杀我?!”张韬瞪大牛眼,咬碎钢牙。“张将军,非是末将要行此不义之事,皇命在身,请将军纳命来。”厉天佑一挥开山大斧,千余利箭齐射,插满张韬全身上下,张韬跨下战马嘶鸣数声,倒地而亡。张韬带来的残兵一哄而散,逃得无影无踪。
    厉天佑提斧上前,砍下张韬头颅,捆在大斧之上,率领弓箭手回睦州复命而去。
  ————————————————————————
  令人叹息。。。
作者 :捉鬼大天师 时间:2013-03-19 14:01:00
  慢慢品读!问候楼主,感谢楼主的支持!
作者 :捉鬼大天师 时间:2013-03-19 14:02:00
  胜败,在战场来说虽然正常,但也关系到很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