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得到原作者授权,转载个技术文章,谢绝评论(转载)

楼主:niklson 时间:2014-05-07 13:09:22 点击:148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年来,本人在“天涯”陆续发表了十几个论及中国航天的帖子,有长篇大论的、也有蜻蜓点水的,有信手拈来的、也有煞费苦心的,有仍在网页显示的、也有早被删除的,累计浏览量超过了三十万人次。
  这期间,顶着寻衅滋事的骂名,直面造谣诽谤的质疑,本人义无反顾地剖析过中国航天的标志性成就,神舟飞船、北斗卫星、玉兔月球车和马航飞机失联之际的高分一号卫星,也义正词严地谴责过中国航天的代表性人物,张庆伟、金壮龙、孙家栋、欧阳自远、魏钟铨、徐博明等人。
  受制于中国航天人的碍口识羞,受阻于中国航天人的买通删帖,帖子沉沉浮浮,一直波澜不惊。
  中国航天人保持沉默的群体意志与保守秘密的职业素养一脉相承,沉默是应对笔伐的屏障,保秘是攫取私利的法宝。不过,在一个开放社会,有些沉默就是洗濯不净的耻辱,有些秘密只是欺上瞒下的托辞。
  从今起,在这里,本人将要汇集发过的帖子,扩展尚未触及的话题,勾画出一幅中国航天的立体影像。
  天涯有多远,帖子就有多长。


  本人郑重承诺,对本帖中本人发表的内容承担相应责任。(编者姓名删除)
  本帖中本人发表的内容既不涉及国家机密,也非转帖他人的文字,特此声明。
    1A 马航飞机失联之际,中国航天人又耍噱头    2014-03-16
  每遇风云变幻,中国航天人总会耍点噱头。党代会之前,人代会之后,国庆节之时,新年来临之际,或发射神舟飞船,或发射嫦娥卫星,最不济,也会透过相关管道爆点航天内幕消息,以吸引公众的眼球,博得领导的欢心。
  风头过后,只见浮云。这些噱头的本质,不过是中国航天人为了一己之私散布的一个个谎言,为了个人升迁搭起的一级级阶梯。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航班在马来西亚与越南交接处失去联系,机上227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至今杳无音讯。
  飞机失联牵动了无数中国人焦灼的心。
  就在此时,中国航天人又一次厚颜无耻地耍起了噱头。中国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声称,“已经启动了卫星测控应急预案,……紧急调动风云、海洋、高分、遥感等4个型号的近10颗卫星为地面搜救行动提供技术支持”。来自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的专家进一步解释说,“这些遥感卫星相当于分辨率高的相机,都有一定的覆盖范围,通过调动可以决定拍摄的具体位置。……搜救队伍就可以通过这些图像来寻找漂浮物等与飞机有关的东西”。
  失联的MH370航班采用的是波音777-200ER飞机,飞机机长63.7米、翼展60.9米、机身高度18.5米、机身宽度6.2米,飞机上有两个能够发射脉冲信号的记录器,俗称黑匣子,还有四个能够在紧急情况下自动发射无线电信号的应急定位发射装置(ELT)。卫星从空间搜寻MH370航班就是利用星载遥感设备发现、识别和定位失联飞机、飞机残片或失联飞机发射的无线电信号。
  “风云”包括了“风云二号”和“风云三号”两个系列的气象卫星。“风云二号”卫星定位在三万六千公里的地球赤道上空,星载扫描辐射计的最高分辨率1公里,也即辐射计的一个像元对应地球表面1平方公里面积。“风云三号”卫星运行在距离地面约850公里左右的近极地太阳同步轨道,星载遥感仪器的最高分辨率250米。
  可见,最大几何尺寸只有六十多米的失联飞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映射到“风云”卫星探测仪器上的任何一个像元。更何况,若要发现和识别一个目标,在线性尺度内至少也需要三、五个像元的成像信息。
  3月10日,曾有中国媒体广泛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官方消息,北京时间3月9日11点35分,NASA的Terra/MODIS卫星在东经104.6度、北纬6.1度附近拍摄了一张250米分辨率的卫星图像。图像显示,马来西亚吉兰丹州的哥打巴鲁疑似失联飞机的失事地点”。从一幅250米分辨率的卫星图像上发现失联飞机,如果不是新闻报道的荒诞不经,那就一定是航天技术的时代传奇。
  “海洋”指的是用于探测海面浪高、风速、温度及水汽含量的“海洋二号”海洋动力环境卫星。事实上,“海洋”卫星根本就不具备对实体目标的成像能力。
  简言之,在中国参与搜救行动的近十颗卫星中,至少半数以上不过是滥竽充数的摆设。此外,对于“风云”和“海洋”卫星而言,根本不存在,也绝对不具备,所谓的“紧急调动”之说。
  顾名思义,“高分”卫星就是具有很高图像分辨率的卫星。目前在轨运行的“高分一号”卫星是中国十六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全色图像的最高分辨率2米。虽然较之世界上最先进的成像卫星,分辨率至少低了一个数量级,但如果“高分一号”卫星恰巧正对失联飞机所在区域成像的话,发现、识别和确认失联飞机还是可能的。不过,分辨率越高,观测刈幅就会越窄,图像覆盖飞机失事地点的几率就会越低。据称,在2米分辨率下,“高分一号”卫星的观测宽度不超过30公里。(也有材料表明,“高分一号”卫星两台相机的组合成像幅宽可以达到60公里)。因此,通过“高分一号”卫星图像,在浩瀚无际的海面,辨识一架失联飞机,困难程度不亚于在稻草堆里寻找一根绣花针。倘若失联飞机不幸在空中解体,从“高分一号”卫星图像上,发现尺寸不等、形状不一的飞机残体更是难上加难。假如失联飞机整机坠入大海深处,“高分一号”卫星只能望洋兴叹了。
  毕竟天算不如人算。3月12日下午,中国国防科工局发布消息,宣布在“获悉马航客机失去联系的消息后,国防科工局立即组织中国资源卫星应用中心,利用高分一号卫星对疑似失事海域进行观测。在高分一号卫星3月9日上午11点左右获取的图像中,位于东经105.63度、北纬6.7度为中心方圆20公里的区域,观测到3处疑似漂浮物体,尺寸分别约13米×18米、14米×19米、24米×22米”。
  显然,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的声明有先入为主之势,国防科工局的通报有后来居上之意,两个中国航天机构在宣传推广上可谓争先恐后,不遗余力。

  由于飞机失联地点扑朔迷离,所以“高分一号”卫星不可能针对特别指定的目标区域成像。3月9日的“高分一号”卫星图像也许只是卫星在正常飞行轨道上的星下点图像。可能的情形是,当获悉飞机失联消息后,资源卫星应用中心向“高分一号”卫星发送任务指令,控制“高分一号”卫星在失联飞机途径的相关海域盲拍,得到局部海区图像。实际上,“高分一号”卫星发现疑似漂浮物体的位置与最初预报的飞机失联地点相隔甚远。
  三个疑似漂浮物体均被明确标注了几何尺寸,这些尺寸很大的物体很难与失联飞机的机体结构相匹配。即便某种外力使飞机破碎扭曲,也不易形成如此大尺寸的残体。从疑似物体的尺寸可以确定,这幅卫星图像是在2米分辨率下拍摄的,图像还应提供一些疑似物体的形状信息,这样才能更好的指导搜救行动。假如这幅图像是“高分一号”卫星8米分辨率的多光谱图像,从疑似物体尺寸与图像分辨率的关系看,这幅图像并不具备判读价值,发布的观测信息只能是虚假的。
  自从发现3个疑似漂浮物体,已经过去了48小时。中国海空搜救力量一定在中国卫星的引导下紧急赶赴疑似地点了吧?马来西亚方面说,向三个疑似漂浮物体派出的飞机和船只没有发现任何东西。随后,马来西亚方面与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取得联系,中国大使馆出面解释,中国方面错误地公布了这些图像,图像显示的并不是马航班机的残骸。同时,越南也派遣四架飞机前往现场查看,但飞行员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中国航天人哗众取宠的轻率之举,不仅于事无济,反而招致世人的广泛质疑。原本中国政府敦促马来西亚方面提高搜救效率,现在变成了马来西亚方面揶揄搜救行动受到了中国卫星的误导。

  美国人在3月10日公布,NASA卫星3月9日11点35分拍摄的疑似飞机失事地点的卫星图像。中国航天人在3月12日下午宣布,从“高分一号”卫星3月9日上午11点拍摄的卫星图像中观测到3处疑似漂浮物体。两个事件一前一后,两张图像一后一前,两个地点相距不到120公里,若非巧合,就是无耻。
  “遥感”卫星是种类最多、数量最大的一类应用卫星,包括光学成像卫星、雷达成像卫星和电子侦察卫星。实际上,“风云”卫星、“海洋”卫星和“高分一号”卫星都属于遥感卫星。利用光学成像卫星搜寻失联飞机带有很大的随机性和局限性。大尺度图像覆盖较大范围,但图像分辨率较低,从中难于发现失联飞机,更不用说飞机的碎片。小尺度图像的分辨率可能较高,但成像面积往往较小。海量的高分辨率图像或许在搜救失联飞机过程中发挥一些作用,但获取和解析图像也要耗费时日,这也正是拉网式海空搜救行动仍然处于无序、无果状态的主要原因。
  飞机黑匣子发射的信号较弱,只有当搜救活动距离黑匣子足够近时,才可能接收到黑匣子的信号。一旦黑匣子沉没于深海之中,信号衰减更大、传播距离更近,发现起来更困难。失联飞机的ELT似乎是一个发射强信号的目标指示器,但信号越强,功率消耗也就越大。ELT或根本没有启动,或已经停止工作,亦或早已沉入大海。可见,虽然电子侦察卫星具有接收大范围无线电信号的能力,但用于搜救失联卫星,似乎已经失去了用武之地。

  为了协助搜寻失联飞机,美国数字地球公司启动了大众外包平台网站,公开发布了与飞机失联区域相关的2.4万平方公里卫星图像。目前,已有超过200万人登陆该公司平台网站,标记出超过64.5万个疑似物体。据称,数字地球公司的图像分析师将对公众标注的疑似目标进行分析,但并未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数字地球公司拥有5颗高分辨率的对地观测卫星,卫星能够从空间拍摄到地球上小到一个手提箱大小的物体。
  至今为止,世界上尚无卫星实质性参加搜救失事飞机的确切报道,唯有中国航天人抓住飞机失联之机,大张旗鼓地宣称近十颗卫星为地面搜救行动提供支持。北美防空司令部的数据显示,中国卫星并没有变轨的迹象,表明所谓的中国近十颗卫星“紧急调动”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
  正如稍早前清华大大学专家在谈到失联飞机时,曾经冷漠地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现(中国)外交能力的机会”。对于中国航天人而言,搜寻失联飞机正在演绎成为中国卫星的一个走秀平台。
楼主niklson 时间:2014-05-07 13:13:00
  1B 马航飞机失联之际,中国航天人又耍噱头(二)    2014-03-25
  继3月12日国防科工局高调公布,中国“高分一号”卫星3月9日在中国南海观测到尺寸约13米×18米、14米×19米、24米×22米的三个疑似漂浮物之后,3月22日国防科工局再次宣布,“高分一号”卫星3月18日12时在南印度洋又观测到一个长约22米、宽约13米的疑似漂浮物。
  国防科工局3月12日的消息是在美国NASA的Terra/MODIS卫星在相邻海域发现了疑似漂浮体之后,3月22日的消息又是在澳大利亚方面宣布卫星图像在相邻海域发现一个长24米的疑似漂浮物之后,“高分一号”卫星两次发现疑似漂浮物均为后知后觉,其中必有玄机。以阴谋论角度揣测,有理由对“高分一号”卫星图像的真实性提出一点质疑。
  澳大利亚的卫星图像是在3月16日获取的,比“高分一号”的卫星图像提早了两天时间。据称,海洋漂流物每天移动40公里到100公里,因此,漂浮物两天的漂流距离在80公里到200公里之间。巧合的是,两幅卫星图像上的疑似漂浮物相距120公里,正好处于漂流范围的中间区域。

  利用卫星寻找失联飞机重在发现飞机失踪的线索,然而,“高分一号”的卫星图像只是重复了澳大利亚的卫星发现,没有识别的意义,更没有确认的价值,甚至没有对搜救范围产生任何影响。与其说“高分一号”卫星是在搜寻失联飞机,不如说是在显示自身的存在。
  国防科工局两次发布“高分一号”卫星观测到疑似漂浮物的过程,真实地折射出中国航天人的好大喜功和不学无术。马航失联飞机的机长63.7米、翼展60.9米、机身高度18.5米、机身宽度6.2米,难于想象,机身如何才能分解成三个大尺寸的残体。似乎只有一种可能,两个漂浮物分别是部分机翼与部分机身的组合结构,另一个漂浮物是部分尾翼与部分机身的组合结构。这就意味着,机身不仅在横向被分解,在纵向也被分割,而机身的几个最脆弱的连接部位却完好无损,而且三个飞机残体又都能长时间漂浮在海面。
  随着事态的逐渐明晰,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飞机失联事件很可能是一起“独狼”式的劫机行动,无影无踪的消失是劫机者追求的极致目标。因此,机身分解成若干大尺寸组合结构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澳大利亚方面首次通报从卫星图像上发现疑似漂浮物时,主动介绍了漂浮物的长度,次日,在记者的反复追问下,才勉强透露漂浮物的宽度大约5米。这种谨慎言词的背后,表明澳大利亚方面并没有将从卫星图像上搜寻失联飞机当作单纯的图像识别问题,而是综合考虑了失联飞机的构形特点和飞机失联的蹊跷过程。

  利用卫星的可见光图像搜寻海面上的小型目标的确存在一定的难度。一方面,正如前述,观测范围与分辨率相互制约,难于兼顾。另一方面,气象条件、光线强度、光照角度、成像方位,乃至海面上随机掀起的一个波浪,都会产生干扰噪声,影响图像的辐射特性,导致对图像的误判。
  3月23日,马来西亚方面表示,在澳大利亚和中国卫星分别发现疑似物体的区域以北大约930公里处,法国卫星利用雷达回波疑似捕捉到可能与失联飞机有关的物体。显然,这是一颗合成孔径雷达卫星提供的探测信息。由于雷达回波还能反映出被观测物体的一些物理属性,与可见光图像相比,从雷达图像中更容易辨别出漂浮在海面或浸没在海水浅表面的物体。特别是对于天线阵面具有电扫描功能的雷达卫星,更可以在较短时间内快速搜索比较宽广的海域。
  在飞机失联之初,中国航天人就曾表示,紧急调动近10颗卫星为搜救行动提供支持。在中国“两会”结束之际,李克强总理又向国际社会郑重宣布,中国调动了21颗卫星参与搜寻失联飞机。时至今日,飞机失去联系已经18天了,除“高分一号”卫星外,其它20颗中国卫星没有提供任何信息,难道这些卫星也全部失联了吗?
楼主niklson 时间:2014-05-07 13:15:00
  1C 马航飞机失联之际,中国航天人又耍噱头(三)    2014-03-28
  3月27日,澳大利亚海上搜救协调中心通报,基于对马航MH370航班的路径分析,搜寻失联飞机的海域调整到南纬31度20分、东经96度附近,从之前澳方划定的搜索海域向东北方向偏移了约1000海里。实际上,新的搜索区域正是法国卫星发现失联飞机疑似物体的地点。
  这个新的搜索海域与较早前中国“高分一号”卫星发现失联飞机疑似漂浮物的位置相去甚远,远至接近2000公里。
  同日,泰国地理信息与空间技术发展局向马来西亚方面通报称,泰国卫星图像显示,在距离新的搜索区200公里处发现300个漂浮物,大小从2米到15米不等。
  同日,日本政府宣布,日本内阁卫星情报中心通过对日本侦察卫星在26日上午9点至下午3点期间的图像解析,在澳大利亚西南海域发现了可能是失联飞机残骸的物体,漂浮物共有约10个,最大的长约8米,宽约4米。虽然尚无日本卫星信息来源的具体报道,但本人推断,这些日本卫星中不仅有可见光成像卫星,还应有雷达成像卫星。尽管失联飞机上并无日本乘客,但搜寻失联飞机正是日本展示空间实力的绝佳时机。

  同日,中国政府特使、外交部副部长张业遂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看望马航失联客机中国乘客家属时表示,“迄今为止,国家动用了21颗卫星......进行搜救”,我们的目的就是全力搜救失联同胞,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决不放弃。
  同日,在中国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大校表示,“中国军队还调动10余颗军用卫星,对印度洋相关海域进行密切监测”。不得不指出,发言人使用了一个极不专业的术语,监测针对的是已知位置的目标,发现未知目标只能用搜寻、寻找、探测、侦察、观测等词汇。
  当有记者问到,这次中国军方投入了10余颗军用卫星参与搜寻马航失联客机,不知道军用卫星是否为此进行了特别变轨,若变轨会缩短卫星在轨寿命,是否属实?发言人回答称,不仅仅是卫星,中方动用的军舰和飞机都存在损耗问题,但所有这些损耗在154个中国同胞活生生的生命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在钦佩记者的敬业精神之余,对记者的专业素质也必须有所质疑。这是一个带有误导性的提问,极易诱导出错误的答案。结果的确如此,但事实也果真如此吗?

  变轨是某些卫星具备的改变运行轨道的能力。一旦卫星的飞行轨迹发生变化,卫星对地球表面的覆盖特性就会随之改变。之所以对一些卫星提出变轨需求,是因为在特别情况下,会要求卫星在短时间内,对地球上某个指定的区域进行观测、探测或监测。卫星变轨必然消耗推进剂,或影响卫星后续任务的执行,或削弱卫星保持轨道高度的能力,最终都会缩短卫星的使用寿命。
  正如在前文中反复提到的,成像卫星存在观测范围与分辨率的相互制约关系。扩大卫星图像的成像范围,图像分辨率就不会很高,从中很难发现疑似目标。提高卫星图像的分辨率,又会缩小图像的观测范围,必然降低发现疑似目标的几率。
  无论是在南中国海,还是在南印度洋,搜寻失联飞机都是在大海捞针,利用飞机舰船如此,应用卫星也是如此。如果没有飞机失联的位置信息,就不可能决定变轨的策略,卫星的变轨问题也就无从谈起了。如果已经掌握了飞机失联的具体地点,卫星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总之,中国“高分一号”卫星并不适合搜寻失联飞机,更没有能力在气象和海况环境恶劣的海域搜寻失联飞机,本人对“高分一号”卫星图像的真实性表示质疑。

  3月27日,中国科学技术部国家遥感中心发布消息,利用“快舟一号”卫星对马航失联客机疑似海域组织开展了多次卫星成像工作。“快舟一号”卫星于3月22日成功获取南印度洋疑似失事海域的影像产品27景,经初步判读,未发现可疑残骸。截至3月21日,为搜寻马航失联客机,“快舟一号”卫星已获取疑似目标区域99景数据,数据量54.21GB,成像覆盖面积约11.5万平方公里。
  本人推算,“快舟一号”卫星的星载可见光相机采用了1024×1024的CCD面阵,像元量化位数4比特,或像元量化位数8比特、图像数据2:1压缩,不管图像数据如何处理,每幅图像的数据量都是0.5GB。一幅“快舟一号”卫星图像覆盖的地表面积约为34公里×34公里,图像分辨率约为33米。毫无疑问,“快舟一号”卫星是一颗性能极其低劣的光学成像卫星,在搜寻失联飞机过程中根本不可能发挥任何作用。
  这则没有发现任何消息的公开消息,唯一表明的是,”快舟一号“卫星是一颗唯恐被人遗忘的卫星。
  比较而言,在搜寻失联飞机过程中,具有电扫描功能的雷达卫星或可发挥一定作用。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参与搜寻失联飞机的其它卫星至今没有提供任何信息。
楼主niklson 时间:2014-05-07 13:17:00
  1D 马航飞机失联之际,中国航天人又耍噱头(四)    2014-04-09
  马航MH370航班失去联系已经一个月了。
  近十天来,在澳大利亚方面主导下,来自多个国家的十多艘舰船和十几架飞机一直在南印度洋疑似海域搜索失联飞机。4月5日传出消息,中国“海巡01轮”在南纬25度、东经101度位置侦听到疑似失联飞机黑匣子发出的脉冲信号。4月7日,澳大利亚“海盾号”救援船也两次发现与黑匣子特征相一致的信号。
  如果上述情况属实,说明马航失联飞机在一个几乎可以确定的地点失事了,这也意味着卫星在搜寻或搜救失联飞机行动中已经百无一用了。
  一个月来,中国西安卫星测控中心紧急调动的近10颗卫星也好,李克强总理宣布参与搜寻的21颗中国卫星也罢,还是中国国防部投入的10余颗军用卫星,均无影无踪,也无声无息,只有“高分一号”卫星在3月12日和3月22日两次高调宣布发现疑似失联飞机的漂浮物,令世人刮目相看。
  尽管本人对“高分一号”卫星图像的真实性表示过质疑,有关国家也对“高分一号”卫星图像造成的负面影响多有抱怨,这也恰恰吸引人们关注“高分一号”卫星,从中或可一睹中国航天的真容。

  作为《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的十六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先进性也在情理之中。“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由国防科工局负责牵头组织,于2010年5月全面启动实施。2013年4月26日,“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的第一颗卫星,“高分一号”卫星发射升空,研制速度不可谓不快。
  “高分一号”卫星搭载了四台16米分辨率的多光谱宽幅相机,组合观测幅宽超过800公里,也就是说,每台相机的观测幅宽200公里。这种分辨率与观测幅宽的组合极其怪异,也许除了号称在四天内能把地球完整看一遍之外,别无它用。据称,农业部是“高分一号”卫星16米分辨率图像产品的主要用户。中国地少人多,且早已分田到户,利用卫星图像查看农作物的种植状况多少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这个16米分辨率相机与中国在2012年9月出口委内瑞拉遥感卫星上的16米分辨率多光谱相机别无二致。委内瑞拉遥感卫星上也搭载了两台这样的相机,组合观测幅宽370公里。
  无论是静态的海量数据,还是动态的热点地区观测,唯有高分辨率图像才具有实用价值。以目前的空间技术水平衡量,16米分辨率的光学图像如同鸡肋。

  近日,美国宇航局(NASA)将该局月球勘测轨道器(LRO)四年多来积累的10581张图像数据进行处理,发布了一幅月球北极地区的巨型合成图像。图像分辨率2米,覆盖了从月球北极到北纬60度左右的广阔区域,面积相当于整个美国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
  “高分一号”卫星还搭载了两台2米分辨率全色/8米分辨率多光谱相机,组合观测幅宽60公里。绝非巧合的是,委内瑞拉遥感卫星上就搭载了两台2.5米分辨率全色/10米分辨率多光谱相机。
  实际上,2011年12月22日发射的“资源一号02C”卫星也搭载了两台5米分辨率全色/10米分辨率多光谱相机,组合观测幅宽也是60公里。由于“资源一号02C”卫星上另外搭载了两台2.36米分辨率的全色相机,多光谱相机5米分辨率全色图像可能只是专用于多光谱的图像融合处理。
  在技术细节上,“高分一号”卫星和“资源一号02C”卫星搭载的全色/多光谱相机的多光谱成像部分似乎没有任何本质区别,使用的光学敏感器件可能完全相同。由于两颗卫星的轨道高度分别是639公里和780公里,造成多光谱图像分辨率的稍许变化,从8米降低到了10米,但缘何多光谱图像的观测幅宽没有任何改变,令人不解。

  根据报道,“高分一号”卫星突破了高空间分辨率、多光谱与宽覆盖相结合的光学遥感技术。必须澄清的是,所谓分辨率与覆盖范围的制约关系只是针对同一幅图像而言的。试想一个这样的场景,眼前放着一个计算机键盘,屏幕上显示一幅世界地图,键盘清晰可见,地图如隐若现,这就是“高分一号”卫星突破图像高分辨率和宽覆盖的方式和效果。本人惊诧于中国航天人偷梁换柱的技巧和瞒天过海的伎俩。
  由此可见,即便以中国的民用卫星为参照,“高分一号”卫星也没有取得任何技术上的突破和创新。因而,以其为代表的“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不过是中国航天人对国家科学和技术发展战略的利用和蒙骗。

  “高分一号”卫星的总指挥、总设计师在接收记者采访时曾经表示,“高分一号”卫星在分辨率上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在二十年以上。事实上,二十年时间甚至不能真实反映出“高分一号”卫星与国外民用卫星的技术差距。
  1999年9月24日发射的美国空间成像公司的IKONOS-1卫星,全色波段分辨率1米、多光谱波段分辨率4米。2001年10月18日发射的美国数字地球公司的QuickBird-2卫星,全色波段分辨率0.61米、多光谱波段分辨率2.44米。如果考虑到十几年来光电成像技术的飞速发展,“高分一号”卫星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恍若隔世。

  中国对地观测卫星或以陆地、大气和海洋观测为己任,或以国土测绘、资源调查、防灾减灾、农林水利、环境监测为目的,卫星名目繁多、种类齐全,用户囊括了相关的各个国家部委。低水平的重复研制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低效率的单一应用导致巨大的资源浪费。
  我们满耳充盈某年某月某日某某卫星成功发射升空的喜讯,却无从得知这些卫星究竟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某一时刻某颗卫星也许会闪亮登场,结果总是悄无声息的落幕,恰如飞机失联事件中的“高分一号”卫星。
  在强国之梦的引领下,中国航天人拥有了向国家无限索取的权利,却从无向民众告之真相的义务,坚守秘密成了中国航天人攫取私利的独家秘笈。
  不可否认,在运气的驱使下,“高分一号”卫星的确有可能在茫茫大海中偶然发现失联飞机的漂浮物。不象全色图像较易受到气象条件、光线强度、光照角度、成像方位,乃至海面上波浪的影响,只要图像具有足够高的辐射分辨率,多光谱图像更有可能从海水中分辨出疑似漂浮物。
  如果宣布发现失联飞机疑似漂浮物不是中国航天人的轻率之举,那么“高分一号”卫星全色/多光谱相机的多光谱成像部分发生故障或许是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

  出于好奇,本人试图对“高分一号”卫星奇妙的相机组合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推测。利用16米分辨率多光谱宽幅相机在800公里宽的海面搜索长333米、宽77米的美军航母。图像经过快速处理,发现疑似航母目标,卫星星体绕滚动轴转动,指引2米分辨率全色/8米分辨率多光谱相机对疑似航母目标区域成像,再依据高分辨率图像识别,乃至确认航母目标。如果星体最大转动35度角,全色/多光谱相机的可视观测宽度恰好达到400公里,与16米分辨率宽幅相机的观测幅宽完全重合。由于受气象因素和光照条件的限制,加之集装箱船、油轮等大型船舶与航母外形相似,“高分一号”卫星发现、识别和确认航母目标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早在2003年,本人就曾亲自撰文,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公布一种利用卫星发现、识别和确认航母目标的方法。
  美军航母具有基本相同的、独特的电磁辐射特性。在战争状态下,航母的电磁辐射特性即便刻意隐藏的,也能随时激发和诱导出来。
  利用航母的这个特别属性,星载电子侦察设备能够全天时、全天候快速发现、基本识别和初步定位航母目标。当实施反航母作战时,电子侦察设备获得的航母目标信息引导星载光学相机对航母目标区域成像,图像在轨实时处理,能够再次识别、可靠确认和精确定位航母目标。
  毫无疑问,电子侦察和光学成像相互融合的航母目标探测卫星具有“高分一号”卫星无法比拟的作战性能。
楼主niklson 时间:2014-05-07 13:21:00
  2 瞧,这个中国航天的说客    2014-03-21
  大凡说客,既要有化腐朽为神奇的伶牙俐齿,又要有察言观色的八面玲珑。倘若说客的身份迥异,更可以呼风唤雨,说到事半功倍。
  中国科学院的欧阳自远院士就是这样一个中国航天的说客。
  欧阳院士本是一名以研究陨石见长的科学家。1976年的吉林陨石和美国阿波罗飞船从月球带回的岩石样品都是欧阳院士的研究对象。按照欧阳院士的自我介绍,通过研究一粒黄豆大小的月球岩石样品,发表了十四篇论文,最终证明美国卡特总统赠送给中国人民的珍贵礼物的确来自美国采自月球的381.7公斤岩石样品。本人才疏学浅,不敢妄论欧阳院士的学术造诣,但可以肯定的是,与研究地球上随处可见的一个石子相比,在地球上研究一颗天外陨石,或一粒月球样品,无论在研究方法上,还是在研究手段上,不会有本质差别。

  欧阳院士是一个成功的说客!
  从1993年到2003年,十年间,欧阳院士先后主持编制了“中国开展月球探测的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中国月球探测的发展战略与长远规划”、“中国第一次月球探测的具体方案”、“中国月球资源探测卫星的科学目标与有效载荷配置” 等立项报告,直接推动了中国探月工程的实施。随着中国政府在2004年1月正式启动探月计划,欧阳院士名至实归地荣任了中国探月工程的首席科学家。
  欧阳院士曾经在无以计数的宣讲场合公开表示,人类重返月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月球的资源,并将此作为中国探月的重要驱动力。的确,月球拥有一些独特的自然资源,以核聚变材料氦3为例,初步测算的月球氦3储量为一百万吨到五百万吨,而地球上的氦3储量却极其稀少。如果将人类在当下的全部能源需求相加,每年大约仅需要100吨氦3。但若如欧阳院士所言,把人类对月球的科学探索突显为对月球资源的占有,就如同将人类的求知本能庸俗化为贪婪的物质欲望,是对人类文明的亵渎。

  欧阳院士也不过只是一个说客!
  中国的探月工程是一桩典型的无厘头事件。探月工程的长远设想清晰明确,环环相扣。第一步无人月球探测,第二步载人登月,第三步建设月球基地。不过,这也是人类探索月球的必经之路,无须中国航天人后知后觉。
  探月工程的中期规划混沌不清,不着边际。按照欧阳院士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的介绍,一个是美国宇航局前局长认为,假如中国人愿意,可以在2020年实现载人登月;另一个是“嫦娥一号”卫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叶培建院士的观点,载人登月时间最好是在2025年;还有一个是中国科学院的一个规划,可能在2030年载人登月。至于中国载人登月的具体时间表,欧阳院士给出的答案是,三种说法都有根据,大家可以去猜一猜。十几年时间,不过弹指一挥间,至今尚无计划,更无举措,何谈载人登月?

  探月工程的近期计划被概括为“绕、落、回”三期任务。且不谈中国探月技术的先进性,单论计划的合理性,就足以贻笑大方了。从前苏联在1959年发射第一个月球探测器到美国在1969年首次实现载人登月,人类探索月球的征程仅仅用了十年时间。半个世纪之后,中国航天人居然无视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还在计划用十五年时间,重走半途或废的人类探月之路。
  即便如此,在实施“绕、落、回”任务之时,中国航天人也是极不负责和极不严肃的。欧阳院士在庆祝2012年世界空间周科普报告会上透露,“嫦娥三号”着陆器上将安装一台天文望远镜,首次实现月基天文观测。然而,当“嫦娥三号”卫星升空、着陆器落月后,却甚少听到天文观测取得的成就,似乎人类的首个月基天文望远镜成了月球上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叶院士在坦承“玉兔月球车原来存在的问题到目前仍旧没有解决”的同时,竟然荒谬地宣称,“在我看来,玉兔能保持现在这么好的状态,是出乎预料的”。

  2009年10月9日,美国半人马座火箭及月球坑观测和传感卫星相继撞击月球,首次证实了月球上有水。欧阳院士曾经高度赞誉美国的撞月设计比较完美,并称,在撞月之前就认为,只要月球有水,这次就可以发现。与此同时,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中国探月工程并无创新之处,不过是在拾人牙慧。美国撞月实验,成就昭彰,但在技术上却并不复杂,为什么不能由中国航天人率先构想和实施呢?
  欧阳院士曾经介绍,通过“嫦娥一号”卫星探测整个月球的土壤厚度,再经过换算,制作出了一张世界上最好的月球氦3分布图。这种一点带面、以偏概全的夸张结论,绝不应该出自一个科学家的公开言词。莫不知,就连确定地球的土壤厚度也是人类的一个难解谜题。
  欧阳院士自诩,每年要做五十多场科普报告。虽然院士传授科普知识值得赞赏,但我们更期待的是,作为中国探月工程的首席科学家,欧阳院士能够展示出一些深化人类对月球认识的科学发现。
  毋庸置疑,欧阳院士是中国航天的一个说客;但也毋庸讳言,欧阳院士不过只是中国航天的一个说客。

  3 “玉兔”卖萌就是中国航天人对中国人的羞辱 2014-03-04
  在2013年6、7月间,本人曾在“天涯论坛”发表了一篇题为“神舟飞船---中国航天人对中国人智商的羞辱”的帖子。不期间,又目睹了一幕月球车“玉兔”利用微博卖萌的滑稽戏,不得不重提“中国航天人对中国人羞辱”的话题。这一次,中国航天人对中国人的羞辱已经不再顾及中国人的智商了。
  一个懵懂幼童在出门时忘记穿戴了遮羞布,扮个滑稽的鬼脸,博得众人一笑,以此掩饰一丝羞涩,谓之卖萌。“啊...我坏掉了,可能撑不过这个月夜”;“Hi,有人在吗?”;“我觉得,这一趟月球之旅,并没有遗憾”;......。这些就是“玉兔”通过网络空间向中国人发出的卖萌语言。有人说,“玉兔”将“中国航天与广大网民打成了一片”,在我看,中国航天人是把责任与无耻混为了一谈。

  作为国家十六个科技重大专项之一探月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玉兔”月球车故障信息的发布方式不仅是极端不科学的,也是极其不严肃的。就在“玉兔”发生故障之后,中国航天人急欲撇清与“玉兔”卖萌事件的瓜葛,公开否认卖萌微博并非航天官方微博,进而透露卖萌微博是新华社与果壳网合作运营的项目。孰不知,如果没有中国航天人的背后运作和具体参与,无论是新华社,还是果壳网,都无法获得“玉兔”月球车的第一手动态信息。朗朗乾坤之下,中国航天人对中国人撒下的一个弥天大谎。

  在“玉兔”发生故障之后,中国航天人先是暗示“玉兔”的故障可能已经无法修复,后又透露“玉兔”有被唤醒的迹象。在绝望与希望的轮回中,中国航天人消磨着中国人关注“玉兔”的热情。与此同时,中国航天人还散布貌似科学的奇谈怪论,“人类已经开展的130次探月活动成功率约一半,失败原因大多在于无法着陆”,“月球因为没有大气层保护,某些方面的环境比火星更为恶劣”。中国航天人假借新闻媒体之手,淡化和开脱必须承担的责任。

  更有甚者,就是在“两会”开幕之际,担任“嫦娥”总指挥顾问、总设计师顾问的叶培建院士,无视具有三个月设计寿命的“玉兔”在月球上仅仅存活了四十天的客观事实,公开表示,“按照最初任务计划,‘玉兔’已经完成既定动作”。莫非按照最初的任务计划,在剩余的五十天里,“玉兔”唯一的使命就是无声无息的潜伏在月球的表面?又是在“两会”闭幕之后,叶院士在坦承“原来存在的问题到目前仍旧没有解决”的同时,竟然荒谬地宣称,“在我看来,玉兔能保持现在这么好的状态,是出乎预料的”。叶院士的这些言行,尽现中国航天人黑白颠倒的一贯伎俩。
  必须指出的是,从前苏联在1959年发射第一个月球探测器到美国在1969年首次实现载人登月,人类探索月球的征程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半个世纪之后,耗费中国航天人十多年时间,“玉兔”不过是在月球上“挪动了一下脚尖”。
  几十年来,为了掩盖和攫取欲壑难填的私欲,中国航天人从来不曾公开查处过一起航天事故,更没有追究过任何一位责任人。几十年来,中国航天人一次次蛊惑中国人为其欢呼,一次次“绑架”国家领导人为其站台,也一次次重复着荒诞不羁的工作流程---研制、发射、故障、抢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