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某中学校长的《段子》,发来与大家共赏奇文。

楼主:落红满江 时间:2014-06-09 22:03:07 点击:142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接到一个通知,说区上有一个会,上司就决定我去比较合适。
  我不知道我去合适的理由,上司没告诉我,我看了他的铁青脸色,估摸着他不会告诉我了。
  天上正下着雨,按照惯例这样的鬼天气我是不愿出门的。我喜欢在阴天里打牌,打牌后喝酒,喝酒后准醉,醉了后四仰八叉睡死过去。然后是醒来发现日头晒着屁股了。
  昨天喝的高了,今天腮帮子还感觉木,我就不愿意出门,最主要的是我的胃里还在翻滚。我曾经有个想法,把胃里装上个塑料兜,那样酒量可能大一点,我越来越怀疑我的胃壁上钻了好多窟窿,就象工地上筛砂的筛子,我为此感到很害怕。
  我想把酒戒了。要不我这点小命经不起酒精的浸泡。我的致命缺点是经不起劝,人家一劝,肚子就不是我的肚子了。我坚持了一阵,不见效。我说我戒酒了,没有人相信,他们只相信我把瓶子外面的戒了,瓶子里面的照喝不误。
  我一直认为喝酒是很流氓的事情。这个奇怪的念头,很是折腾了我一阵子。我怎么把这么两个毫不相干的事儿扯到一块去了。有时我摸摸自己的脑袋,还挂在那里,这个挂字很不准确,应该叫挑比较的准确,酒幌子般的挑着,裤裆里的那个玩意叫挂才比较靠谱。我觉得我的脑袋确实出了问题,很多时候不由得胡思乱想,就象我说脑袋的时候,联想到了裤裆。这是很无厘头的。
  台上发言的那个肯定也喝了酒,讲的一塌糊涂,很快会议在一片鼾声中结束了。发言的那个在脸上捋了捋,他的腮帮子也木了,我想。真得感谢杜康,没有他,这个世界不定会是什么样子,杜康改变了人们的生存方式,我由衷地佩服他。我佩服得直想搂住他亲亲。
  开完会,谁也没走,我们都知道接下来的节目是什么。我肚子有点呱呱叫了。胃缺酒的症状已经非常明显。
  趁机讲个段子。这年头,讲段子已经是酒文化的一部分了。不会讲段子,那无异于白痴。老李带起了头,他把黄大衣一甩,很潇洒地模样,潇洒得像个流氓。身穿黄大衣,腰里挂手机,开口他妈的,一看就是乡镇级。我说,老李,这是说你自己吧?他狡猾一笑:这年头,不说自己还敢说谁?
  我始终认为我自个儿挺文化的,这些粗俗的顺口溜我颇有些不屑。段子我还是喜欢古典的,这很像我喜欢古体诗而不喜欢现代诗一样,古体诗是吃肉,现代诗是嚼木渣片子。这样说我知道惹很多人不高兴,我的这个癖性从我喜欢穿裙子来看,是能够理解的。男人穿裙子一定不能挂空挡,否则,难看的是自己,这对禁欲主义者来说,无疑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情。
  我为自己的凝聚力吸引力有些自豪。我的这个感觉来源于诸位直绷着的耳朵,驴一般直绷着的耳朵。
  我刚讲了一个段子,那边就有人来催饭了。吃饭是极其重要的程序,是极其基本的程序,来点酒是饭局不可或缺的程序,来个段子就是调味品了,一样也不能少的,不然就没滋耷拉味的。
  我欣赏的劝酒方式是对段子,对不上的罚酒一杯,高兴了,能罚到三杯。肚子里的段子还货存不少,就有趴到桌子底下摸小钱的了。对此我很是得意,以致有段时间为我的天才沾沾自喜。
  根据年龄我是在偏席的,我决定先把主陪干掉。好几次我发现,大家都喜欢我把他们干掉。我给主陪出的题目比较难,可人家乐意,有钱难买乐意。
  我先出个“四酸”。主陪就挠头,巴不得我把答案说出来,我就卖关子,一有时机抖出来,逼他喝酒,答不上来他也不恼,   我说的“四酸”很有意思。至少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泔水是酸的肯定无疑,麦黄时节的杏也是酸的,石榴,我们当地叫山查,也是酸的,这些我都理解。问题是,这与大姑娘*有何干系。这一切的根源归咎于我颇为自豪的”四酸“。”麦黄子杏,大姑娘盯,石榴核子泔水瓮。“我说这段顺口溜的时候,我的上司嘴都笑歪了。我从中看出他很欣赏我,因此他酒喝的格外起劲。
  于是,我一连串的顺口溜让他应接不暇。
  我说,谁知道”四红“是什么?没有哪个聪明的回答我如此深奥的问题。我也就很得意的告诉他们:庙里的门,火烧的云,大姑娘月经,杀猪的盆。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为何把大姑娘月经跟杀猪的盆联系在一起,所以我承认我笨透了。
  男人在酒场上喜欢什么话题,我根本不知道,反正当我把”四硬“说出来的时候,很多人把我当作了中青年妇女崇拜的对象。”西北风,雕翎箭,光棍吊,金刚钻。“上司说这酒该我喝,他就喝了,我没什么在意,看来上司很在意。
  我还有”四软“等着他们。
  这些有关“四”的段子,呈糖葫芦状积压在我肚子里。积压了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展现出来。道理很简单,职业特点决定了对嘴这扇门要严防死守。否则就会造成洪涝灾害。毛主席的教导我时刻放在心上,毛主席说,一定要把淮河治理好!当年我从淮河岸边走过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处世准则:一定要把嘴门把守好!这非常重要。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沉默是一把杀手箭,比金子重要的多多。
  我不想罗列那些上口的段子了。多了,没意思,反而会引起一些误会。比如,我是很正经的人物,整天嘴上挂着这些段子,那我离流氓就不远了。我脸皮薄,不愿人家给我挂上很多头衔。于是,我决定沉默。
  在酒局上,忽然一下子沉默,就显得不正常了。大多数人认为我有了病,当然,你承认有了病,很多人就往那种病上考虑。所以我就不敢承认自己有病。
  但是,我实实在在的有了病,是心病。不是心脏病。心脏病是物质的,心病是精神的。这是两种截然不同性质的病。帽子上多少有个翅的人发心病的几率比较大。
  我的段子开始往高尚处出击了。大都是劝人方。我觉得这是治疗心病的好方子。治疗别人的同时,也治疗了自己。很合算的。
  别人一个劲地猛劝,我就拿定了主意,任你千囊妙计,我有一定之规。我封嘴还不行?主陪上往往是说了算的,呼风唤雨的人物。时间长了,别人也就不怎么劝我,就是有一个条件,说一个黄段子,免我一杯酒。说段子也会招来不自在。我的这个段子就给我惹了麻烦,并且还不小。

  饮酒不醉最为高,
  好色不乱乃英豪。
  不义之财君莫取,
  忍气吞声祸自消。
  这个段子牵扯到酒色财气,也该当我倒霉,现如今的人哪个不沾四样的?可我就嘟噜出来了。哪个不好酒?哪个不好色?哪个不好财?当官的人哪个不颐气指使?这不成了揭短?有你的好果子吃!
  果不然,很长一段时间,上司们不愿让我上酒局了。
作者 :小五小五五小五 时间:2014-06-09 23:36:00
  @落红满江 2014-06-09 22:03:07
  接到一个通知,说区上有一个会,上司就决定我去比较合适。
  我不知道我去合适的理由,上司没告诉我,我看了他的铁青脸色,估摸着他不会告诉我了。
  天上正下着雨,按照惯例这样的鬼天气我是不愿出门的。我喜欢在阴天里打牌,打牌后喝酒,喝酒后准醉,醉了后四仰八叉睡死过去。然后是醒来发现日头晒着屁股了。
  昨天喝的高了,今天腮帮子还感觉木,我就不愿意出门,最主要的是我的胃里还在翻滚。我曾......
  —————————————
  已举报!色情帖!
  
作者 :niklson 时间:2014-06-11 13:52:00
  这也是奇文?
作者 :wlwlskysky 时间:2014-06-12 07:13:00
  @小五小五五小五 1楼 2014-06-09 23:36:00
  @落红满江 2014-06-09 22:03:07
  接到一个通知,说区上有一个会,上司就决定我去比较合适。
  我不知道我去合适的理由,上司没告诉我,我看了他的铁青脸色,估摸着他不会告诉我了。
  天上正下着雨,按照惯例这样的鬼天气我是不愿出门的。我喜欢在阴天里打牌,打牌后喝酒,喝酒后准醉,醉了后四仰八叉睡死过去。然后是醒来发现日头晒着屁股了。
  昨天喝的高了,今天腮帮子还感觉木,我就不愿意出门,最主要的是我的胃里还在翻滚。我曾......
  —————————————
  已举报!色情帖!

  —————————————————
  必须举报,让版主给你发奖
  
作者 :niklson 时间:2014-06-12 08:21:00
  忍气吞声祸自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