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衣食住行之.《火 车 行》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15-11-17 11:43:37 点击:9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动脉,铁路运输在汽车运输快速发展的今天,仍然承担着远程运输的重任。就目前人们出行现状来说,飞机复盖有限,价格又不是常人所能承受,以及乘坐汽车安全和价格双重制约的现实,乘坐火车出行是大多数人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乘坐火车的里程远远没有坐汽车里程多,但大多数远程外出都是乘坐火车(除少数时机乘坐飞机外)。货车、闷罐车、硬坐车、软坐车、硬卧车、软卧车、双层车、机车和尾车我都坐过。
  我第一次乘坐火车是1968年春天,起点四川赶水,终点遵义。当时觉得乘坐火车感觉真好,可以在车厢内随意走动,可坐可睡,还能吃喝拉撒。
  坐火车最难受的一次是坐闷罐车,那是1970年10月参加修建湘黔铁路时,习水民兵团一营全体人员,从桐梓县松坎上火车,到贵定县下火车。整整一个白天,中午在扎佐兵站就餐。一个闷罐车百拾号人,连人带行李,塞得满满当当,而且是男女混杂,解溲都不方便。想想也是,当时就是那么个条件。(一)
  第一次乘坐火车出远门是从贵阳到怀化,那是1975年,我的三姑父在湖南会同铁路建设中因工殉职,我们作为亲戚前去奔丧。同年又一次乘坐火车出远门,是送我嫂子到云南峨山随军。这次从昆明回贵阳时,在窗口没买到票,我从侧面进了站,上了火车,一路没有查票,顺利到达贵阳,沿铁路出了站,省了九元多钱。这是我第一次逃票,也是这一生中唯一一次逃票。
  在开磷,我于1977年在矿务局民兵排当了一年多排长,负责整个矿务局机关治安巡逻,有时也负责磷矿至小寨坝专线列车的执勤。虽然只有四节车厢,单程也就二十多公里,但每次值勤我们都感觉光荣与自豪,并且非常认真负责,以防“阶级敌人”破坏。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似乎充当了铁路警察角色,借此过了一把一生中“铁路警察”的瘾。
  1978年3月到1980年8月间,此时我经单位选派在湖南长沙有色高等专科学校学习。学习期间,每年夏冬二个假期都要乘坐火车回贵州(一回单位二探父母)。当时从长沙回贵州没有如今这么方便,只有一趟从北京开往贵阳的列车,适逢假期乘坐火车更是困难。再加当时贵州物品匮乏,每次回家都要带上一大包湖南特产,因此上火车就更加的困难。好在当时年轻力壮,在一起学习的同学也多,在上车挤车时相互帮助,才没有因此赶掉过车。在此期间,只要在长沙车站候车,我都在想,几时家乡省会贵阳的车站才有长沙这么漂亮,可至今几十年过去了,省会贵阳的火车站还是不如长沙车站漂亮。不过这也难怪,长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家乡,而且长沙火车站在当时也是全国最漂亮的火车站。
  坐货车也是仅此一次。那是1980年11月30日,我当时在开阳磷矿上班,接到电报闻讯父亲去世,早班火车已经发出,只好坐拉矿火车到小寨坝,然后坐货车到南宫山,走路到南白镇,与在南白工作的媳妇一道回习水。尽管如此,还是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二)
  我坐火车出远门这已经是1984年底的事了,这时我已经调到福泉磷矿工作。由于我在工作上的良好表现,组织上准备提拔我,但按干部管理规定,凡是将要提拔的干部,都要经过相关培训。因此,组织上就推荐我到当时化工部矿山局连云港干部培训中心学习。临行前为了与家属告别,亦或是想让爱人与我一同前行,经组织同意,我绕道遵义经成都、西安到连云港。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翻越秦岭,也是第一次见识“宝成铁路”的艰险。火车在爬盘山道时喘着沉重的粗气,车速慢得跟人竞走一般,车轮与铁轨接头发出的碰撞间隔声拖得也很长,有时甚至感觉到火车动力似乎无法拖动列车前行。当列车进入连续山洞时,火车发出的声音更加沉闷,车厢内昏暗的灯光和着浑浊的空气压抑得人喘不过气。与此相伴的还有在秦岭小站长时间地等待与对向车辆的交会。过了秦岭,车速加快,心情逐渐好转。过了西安火车一路向东,兴奋而激动的心情难于言表。
  我坐软卧和双层火车是在1995年,我和李工到厦门学习。在贵阳火车站买票时没有硬卧票,只有软卧。时间不等人,我和李工一商量“软卧就软卧”,大不了超过部分自己掏腰包。你还别说,软卧的感觉真好。最大的特点是安静不嘈杂,卫生并舒适。这在当时是“超标”的行为(县处级以上领导才能享受),发生的费用单位是不给报销的。还好,回来报销时,詹厂长只说了一句“跟老子我都没坐软卧呢”就把字给签了。(三)
  坐双层火车是从武汉到襄樊。已经四十多岁的我,还像小孩一样对双层火车感到十分好奇,大半车程从上层到下层,从下层到上层,从前面车厢到后面车厢,又从后面车厢到前面车厢不停地走动,也不知在想什么、看什么。不知怎的,这趟车乘员十分稀少,每节车上下二层不超过50个人,当时我心头还在想,假如这种车能在家乡运行该有多好啊!
  我的天性是对什么新鲜事都充满好奇,我将我的这种天性同样移植在他人身上。这不,多年前我的三妹从习水到遵义,居住在南白的我为了让三妹坐上火车,便带着三妹从南白到遵义市区,然后由市区坐火车到南白,虽然只坐了三个小站,但却了却了三妹坐火车的心愿。多年后,同样的事,照样发生在我女儿的身上。
  现如今,我最大的愿望是寻找机会乘坐一下高速列车,去体会一下乘坐高铁的感觉。(完)
  注:2012年底,我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高铁——广州至深圳。
  (作者:承上与启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