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流连岁月_世事如烟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16-03-14 11:49:24 点击: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本人(笔名:承上与启下),男,汉族,中共党员.大专学历,地质工程师职称.1952年7月5日生于土城镇.母亲税永莲(健在),父亲袁冠卿,后父惠吉昌。
  1962年夏季从隆兴小学转学到土城中心小学.1965年8月在土城中心小学高小毕业.
  1965年9月至1968年8月就读于土城镇果园中学(现土城镇中学前身)。
  1968年10月至1974年4月在习水县土城镇原黄金公社东方红大队尖山生产队当知青。(期间:1970年10月至1972年5月参加湘黔铁路建设(期间加入共青团组织);1973年4月至1974年4月在习水县水利电力局当水利辅导员)。
  1974年4 月至1975年12月在贵州省化工学校开阳磷矿分校地质测量专业学习(任班上文体委员),在校期间为学校教育革命委员会成员。
  1975年12月至1981年12月在开阳磷矿沙坝土矿机关从事技术工作,任团支部委员和青年突击队长。(期间:1977年4月至1978年4月在矿务局武装部当脱产武装民兵排长;1978年4月至1980年8月由矿务局选拔到长沙有色高等专科学校矿山地质专业学习)。
  1982年1月至1987年7月在福泉磷矿(瓮福磷矿前身)工作,并于1984年底至1987年7月任安全质量环保科副科长,1986年起主持工作。(期间:1974年曾到化工部矿山局干部培训中心学习四个月)。
  1987年7月调遵义铝业公司(前身遵义铝厂)工作。
  我在遵义铝业公司曾先后担任:对外协调小组组长、对外协调办主任兼机动车间副主任、外协办主任兼劳动服务公司副经理、调度室主任兼生产技术计划科长、社保科长、人事劳资科副科长(正科级)、安全环保科长、公安科长兼支部书记、质计支部书记兼副主任。
  从1985年初至2005年底,我在国企特别是在遵义铝业中层干部位置上长达21年.从1975年到2005年30年间,我先后供职三个国有单位,付出了宝贵的青春与年华,特别是在遵铝这18年中的艰辛更是永生难忘。当然在付出的同时也得到许许多多的证书与荣誉,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与往事。
  我在退休时写了一篇小结性文章——《别了流连岁月》,其中部分内容如下:
  “别了——我的故乡,别了我的知青生涯,从此我踏上了外出谋生的航船,跻身于工农兵学员队列。
  别了——贵州省化工学校开阳磷矿分校,别了短暂的专业学习,不由自主地被分配到开阳磷矿沙坝土露天矿机关,从此我开始了学习与实践、追求与奉献的职业生涯。
  别了——开阳磷矿,别了挥洒汗水和谱写青春之歌以及收获第一份工资和爱情的单位,选择了另一个满以为可以实现抱负的去处——福泉磷矿。
  别了——福泉磷矿,别了一段实现三十而立(1984年底被提拔为安全质量环保科副科长,一年后主持该科工作),锻炼与成长、组织培养和自我励志的岁月。别了苦苦挣扎了五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的地方,怀揣希望与梦想调回家乡遵义。
  退休在即,值此别了——在这渡过25个春秋的遵铝;别了——曾经与我共事过的同志;别了——现在仍在遵义铝业谋生就业的同事;别了——我的老乡与朋友。我的昨天就是你们的今天,我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大同小异,难以雷同。我对过去的回忆,虽凡人凡事且微不足道,然亲身经历却挥之不去,抹之不掉。六十年人生,四十四载奋斗,对得起父母,没辜负组织。
  别了流年岁月,别了上班下班,别了公务车,别了大食堂。别了管束,别了烦恼。别了看不惯,别了管得宽。”
  退休前后,闲来无暇,心血来潮,时不时敲打键盘,将往事进行梳理,让回忆重新展现。说是方块文章,实是流水白话,但情却至深,意却自在。也不怕被人笑话,只希望有人认同。下边就是我写的部分短文字句,一并在此献丑。
  这是我在短文《求知路漫漫》中的一段话:“小学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蒙胧且无忧无虑。所学不过语文、算术、自然常识。时光在bpmf\aoei、横竖撇捺、加减乘除与寓教于乐的自然常识课中度过。当时学习时使用的是“九年一贯制”教材,数学教学引用了正负数和求取未知数,语文教学中的汉语拼音和作文写作有所偏重。这在当时的区镇小学教学中也是不多见的。小学六年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勤思好学的习惯,给我以后的工作和学习以莫大帮助。”
  这是我在短文《土城小学记忆》中的一段话:“土城小学的变化是自然的变化,是历史的的变化,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变,但他却会留下与人有关的记忆和烙印——就像早期创办土城男小、土城女小的士绅——就像关心他成长的有识之士——就像各任校长(主任)、各届老师——不管他(她)留名或不留名,他(她)都是土城教育事业的一块基石。
  100年苍桑、100年风雨,100年历程、100年辉煌。100年育人育出多少精英、100年育人育出多少豪杰!泱泱大国,区区土城。有值此骄傲之处——川盐入黔要冲——黔北物资集散——红军四渡转折——(56个)历史文化名镇。虽山高水长、然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只可自豪、不可骄傲。
  前辈默默耕耘,我辈奋发向上。前者不辱祖宗,来者无愧后人。不管天涯海角,哪怕四海为家。乡音难改、秉性不移。土城人的性格、土城人的豪情、土城的活泼、土城人的德性,与生俱来,孰能改变。”
  这是我在答友人短信中的一段话: “明月几时有,佳节友情浓。儿时谁识真面目,成才栋梁始称雄。晨视三杆日,暮瞧夕阳红。世事如歌长流水,人生似梦逐浪波。”
  这是我在短文《故乡》中的一段话:“我的家乡土城是我童年的天堂(曾经有过许多的梦想),成长的摇篮(性格直率与做事执着)、成熟的土壤(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飞翔的跑道(从这里走出大山,走向社会)。”
  这是我在短文《上山下乡》中的一段话:“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六十六个月,我认为有得有失,但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得多。第一与贫下中农建立了无产阶级感情,这为后来能依靠群众并与群众打成一片奠定了基础;第二培养了吃苦耐劳和不屈不挠的精神;第三养成了说老实话、做老实事、当老实人的品格;第四造就了健康强壮的体魄。仅此四条,终身受益。上山下乡,无怨无悔。”
  这是我在短文《民兵之歌》中的一段话:“武装民兵排的工作职责主要是:武装巡逻、看管“犯人”、大会执勤、押送“犯人”、随列车执勤等。工作尽管十分繁忙,但每天早操是长期坚持的,科目训练是必不可少的,政治学习是雷打不动的。尽管如此,没有人叫苦,没有人喊累,没有补休,没有加班费。大家只知道这是革命工作,不晓得这就叫无私奉献。在武装民兵排工作的岁月,突显了我青年时期革命的彻底性与时代的先进性,完全把自己的革命热情与青春生命交给了党,交给了组织。没有丁点私心,没有半点杂念。”
  这是我在短文《青春之歌》中的一段话:“会战时青年突击队长的作用就更加充分发挥出来:青春的生命便是年轻的身体;青春的生命便是革命加拼命;青春的生命便是挥汗如雨;青春的生命便是奔跑的身影;青春的生命便是豪言壮语;青春的生命伴着白日黑夜,青春的生命更是劳力与体力的混合体。
  我们的青春是定格在“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的年代;我们的青春是定格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的时代;我们的青春定格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时代;我们的青春是定格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代;同时也是精神生活无比丰富,物质生活缺吃少穿的年代。
  回想过去,没有失只有得。不!有失也有得。失去了留不住的青春,失却了拉不回的年华。可得到的实在太多,身体得到了锻炼,思想得到了升华。懂得了什么是艰苦,知道了什么叫光荣。学到了矿山人的粗犷,学到了矿山人的直率。学会了吃苦耐劳,学会了艰苦奋斗。时至今日,我的言行举止,我的作风品格,仍保留着矿山工人阶级的本色,常常还流露出矿山人的真诚与豪迈。时时还显现着矿山人的本质与风采。”
  这是我在短文《感悟》中的一段话:“在职场当了二十余年中层干部,说实在的没曾想过要得意风光,没曾想过要露脸张扬,没有专横拔扈,没有小人之心。不损人利己,不偷奸把滑,不弄虚作假,不阳奉阴违,不讨好卖乖,不吹牛拍马。也不怨天尤人,也不得过且过,也不恢心丧气,也不自暴自弃,也不欺上瞒下,也不点头哈腰。作为我来讲,过去的已经过去,除了记忆恐怕就只有感悟。随着岁月的流逝,除了白发作证,就只剩下老眼昏花、耳聋倒背、手脚笨拙、思维迟钝,口味不佳、酒量减少,数着天天等退休了。”
  这是我在短文《童年回忆》中的一段话:“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从一个昨日还在骑竹马的幼童转眼变成了白头翁。我从人世间的童年、少年、青年、壮年到即将进入老年,也经历了参加工作到即将离开工作岗位。岁月也让我从孩子到成人,到成家再到有孩子、有孙子。我非圣人,圣人也不过如此——油盐酱醋,衣食住行。夜与昼、阴与晴,寒来暑往,冬去春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又河西。社会进步,今非昔比。但永远忘不了过去,永远忘不了童年。”
  这是我在短文《调皮与捣蛋》中的一段话:“年少时期是人一生中最不懂事的阶段,整天无所事事,整天懵懵懂懂,不做傻事就做憨事。年少时期又是人一生中无忧无虑的阶段,分不清是非,不知道对错,不晓得安危。……凡人百姓如此,帝王名人雷同。关键是长大懂事后多做好事不做坏事,多做有益于国家的事,多做有益于人民的事,多做有益于社会的事,多做有益于家庭的事。”
  上述不过反映我的成长经历点滴。谢谢浏览指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