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信仰历程》

楼主:承上与启下 时间:2016-06-16 13:00:57 点击: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信仰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对某人、某物的信奉和尊敬,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
  我生于1952年,新中国诞生后不久,因此我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在我年幼的时候,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何向英雄学习,比如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欧阳海等等。英雄们都有一个特点,为国家、为人民献出了年轻的、宝贵的生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共产党员。因此,从小我就立志向英雄学习,向往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由于我母亲历史原因:母亲在1945前在赤水女中时加入三青团并任区队附,相当于现在中学的共青团支部副书记。在校期间正值抗日战争,因此十几岁年纪的母亲除了读书,就是参加学校组织的抗日救亡活动,曾一度想参加“童子军”,投身抗日战争报孝国家。毕业后回到家乡土城,开始从事小学教师行业。解放后在参加工作时对这段历史曾经有个结论“一般历史问题”,可“文化大革命”却遭到不公正待遇,被批斗和劳动改造。因此,我的命运,我的政治生命(信仰)也随之受到牵连和影响。
  1、升初中时没能进入正规中学。2、修建湘黔铁路时最先入团,但却没能入党。3、当知青时报名参军,政审不过关当不了兵。4、在化工学校时,毕业分配受影响(原来分配矿务局团委,后改为分配沙坝土矿)。
  凡此种种,对我打击很大,影响了我的进步,特别是对我思想上的打击与影响,让我开始怀疑我的信仰和追求,在抱怨组织人的同时,开始对进步产生抵触,这也是我从1972年开始要求进步起,直到1993年才加入党组织的原因。
  我第一次向党组织靠拢,是在1972参加修建湘黔铁路时。当时我在习水县民兵团一营一连(青杠坡连)当通讯员,此时的我表现十分突出,第一批入团,调动了我的积极性,工作十分卖力,干活十分卖命,通讯员本职工作干完,一头又扎入施工现场,有时一连干二班、甚至三班。连长、指导员对我都好,可就在我入党时,母亲的历史问题却影响了我。
  湘黔铁路结束重新回到农村,继续接受再教育,此时的我身体特棒,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劲,参加农业劳动也格外卖力,生产队党小组长看我是棵苗子,找我谈话动员我加入共产党,我没有理睬,原因是刚刚过去的参军,我被政审刷了下来。当时我的想法是,当兵都没资格还入什么党。现在回想起来,这不但是我政治上不成熟,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离党员标准还存在距离。
  当上“工农兵学员”进入贵州省化工学校,深知学习机会难得,在校除了刻苦学习,还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处处显示自己的活跃,突出表现让我一下成为学校“教育革命领导小组”成员,学校要发展我入党,谁知邓小平被重新打倒,学业被迫中断,加入组织的事成了泡影。接着在安排工作时被调换到了沙坝土矿,同时也失去了在局机关从事政工工作的机会。
  时间到了1982年,我从开阳磷矿调到了福泉磷矿,工作积极主动的秉性与吃苦耐劳的表现得到组织与领导的肯定,1985年初被提拔为中层干部,年中将两地分居的爱人调在一起,可谓双喜临门。但在组织上培养我入党时,我却婉言谢绝了,此时我心里还有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生怕还会受到母亲历史问题影响,到头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1987年,因福泉磷矿大矿建设久久没有上马,我调回了家乡遵义铝厂。在铝厂我失去了专业优势,但又激发了我的组织领导潜能,加上自身一贯不变的雷厉风行、兢兢业业、吃苦耐劳的工作作风,很快赢得领导与同事的好评,所在部门的支部书记也注意到我,动员我加入党组织,在一次与我谈话时,我对支部书记说“要入党我早就入了”,此时我心里想得很多,回想到的都是十几年来入党的经历,现在不是我入不了的事情,而是我想不想入的事情。由于这种错误思想的支配,我一直没向组织提交申请。
  时间到了1993年,这一年我终于清醒过来,再一次向党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此次距上次(化工学校时)提交入党申请已经过去了18年。申请很快得到批准,这一年我终于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
  当我举起右手向党宣誓时,我没有别人的激动,我想到的是革命前辈与先烈为之献身的主义和信仰,想到的是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入党12年(1993~2015年),政治上我不断加强学习,增强理想与信念,与组织始终保持一致;工作上服从组织分配(党叫干啥就干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工作认真、敢于承担,遵章守纪,率先垂范;生活上与同事们同甘共苦、不搞特殊化。在企业十余个中层干部岗位上,善于学习、勇于挑担,不徇私舞弊、不贪赃枉法,不弄虚作假、不偷奸把滑,团结同志、依靠群众……。几十年如一日,做一个遵纪守法好公民,当一名遵章守纪好员工。几十年间我曾获得过许许多多的奖励与证书,这些都不断地在证明我几十年来追求实现的理想与信仰。
  2006年组织要求我离岗了,2012年我到年龄退休了,从此划上了人生奋斗的句号。
  退休四年,我过着闲情逸致的生活,离开了工作单位,也离开了党组织,我甚至怀疑自己还算不算一名共产党员,在此期间组织没有通知过组织生活,也没有人来收缴党费,党性没有了,信仰也不知道在哪里,不过还时时记得入党誓词的最后一句“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现如今这党员身份是有其名而无实啊!

  (作者:承上与启下)16061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