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九泉稍待眼枯人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1 09:40:48 点击:8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 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这是陈寅恪先生辞世前几个月为他夫人“预写”的挽联。上联大意是说,夫妻已经都成了悲惨的历史;下联说,我这个废残之身,也难以继续多少日子,你在九泉之下,稍微等等我这个眼枯之人,我很快就会来追随你了。
  当时夫人唐篔病重,陈先生残疾,相依为命,牛衣对泣;而又处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烈火正旺之时。夫妇二人,真是风烛晚年朝不保夕。后来没过多久,陈先生夫妇就先后撒手,相依而去了。学贯中西名动天下的陈先生,最后竟这样走完自己的人生旅途。更为不堪的事,这种情形不只是先生一人一家的遭遇,几千几万大学教授,忽然都失去了教学、研究的自由,失去尊严,失去生活保障,失去生命保障……巴金先生提出,应当建立一个文革历史纪念馆,可惜到今没有能实现。
  近在《读者》二零一四年十期读到一篇文章,说到这副对联。对“九泉稍待眼枯人”这一句,文章解释说“纵然身赴九泉,定会在黄泉路上安心等待他泣血眼枯的亲人--------他的爱妻唐筼”。并把这幅对联说成是陈先生生前预写的自挽联。
  或许是,挽联本是无题之作,可以猜想是预挽夫人 ,也可以理解成预拟自挽?
  你先走了,稍微等等我,我也就要来了。“九泉稍待眼枯人”这一句,和“卌载都成肠断史”一句就形成更大的震撼力。陈先生讲历史,常常用以诗证史的方法。这预挽联,也可证史。一个家庭的肠断史,可证一个时代的肠断史。
  我即使先走了,也会在那里安心的等着你。这就像是最后的情书,证明忠贞不渝的爱情了(《读者》上那篇文章,题目就是《陈寅恪的“四等爱情”》。为了说明陈唐夫妇的深深爱情,引用此联好像很有说服力?)。
  二者相较,我愿认为这是陈先生为夫人唐筼所写预挽联,是悲愤之作,当然也可见夫妇之情深。当年傅雷先生夫妇同日自尽,可以说是夫妇情深,但更是以死证史。这都是悲愤的控诉,那肠断史,是不可以忘记的,也是不可以淡化的。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2 09:03:00
  他们没有想到四九后会这样发展,这样的地覆天翻。而以为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我们仍可以担起文化上的责任。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5 13:36:00
  这是陈寅恪先生辞世前几个月为他夫人“预写”的挽联

  这是一种说法。陈先生诗集编者有一则按语写在这联下面“此联可能预作于一九六七年前后”l比上面的早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