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中篇小说连载《小猫丫丫》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2:19 点击:28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中篇小说连载《小猫丫丫》 

  作者:彭乾尧

  


  
  第一章
  一
  王华不喜欢小动物,特别不喜欢猫儿。王华厌恶小动物,来源于儿时的记忆。小时候在农村居住,农村的房子,没有城市里这么规范,到处堆满了柴草,到处堆满了粮食,特别是丰收的季节,红苕洋芋到处都是,这给乡下的老鼠提供了不可多得的享受。
  老鼠是不讲客气的,一到晚上,到处都能够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第二天起来,到处都是被老鼠啃过的洋芋红苕。
  任何时候,粮食都是金贵的,就这么让老鼠糟蹋,任何人都心痛。红苕和洋芋都不好存放,挵回屋就是一大堆,根本没有办法收藏,只有随意堆放,为了减少损失,家家户户都养猫。说来奇怪,只要这一家人养上猫,并没有看见猫抓老鼠,可老鼠就不见踪影了,红苕洋芋也不再被老鼠啃的乱七八糟的了。
  王华厌恶猫,是厌恶猫身上寄生的小东西,那小东西一旦爬到人的身上,你就倒霉了,丁丁小一点,你不注意搜寻根本发现不了,起始的时候王华只感觉无端的发痒,全身上下那痒无处不在,痒的人毛焦焦的难受,王华以为是自己生病了,去医院才知道是是自己身上沾染了一种东西,那就是虼蚤。
  那是猫儿下了小猫儿,猫儿为了养小猫儿更勤奋的抓老鼠,也把老鼠带回来给小猫儿享受,老鼠身上的虼蚤,就这样传染到了猫儿身上。
  猫儿的窝在哪儿,哪儿的虼蚤就多得无以复加,只要你在猫儿的窝旁停留一秒钟,你的脚杆上就会沾上密密麻麻的虼蚤。
  知道了虼蚤的来源,王华还有可能喜欢猫儿么,只要一看见猫儿,就条件反射的把它驱赶的远远的,深怕有一只虼蚤跳到身上来。
  二
  王华的女朋友喜欢猫,为了讨得女朋友的欢心,王华也勉为其难的研究起猫儿来。
  猫儿有灵性,你是不是真心的喜欢它,是不是真心待它好,猫儿自己能感觉出来。并能依据它自己的观察,自己的体会,来决定它对你的亲疏。
  在没有建立起深厚的情感之前,猫是不会轻易放弃,对你的戒备和防御的。不会轻易的让你摸它抱它,更不会轻易的让你把它拥入怀中,不会和你逗乐玩耍。
  要想做到这点,也容易也不容易。只要你是真心的爱小猫,小猫自然就对你亲昵起来了。假如你的心不诚,只是做出喜欢它的样子,而内心对它还是厌恶的。
  小猫表面上不会对你作出什么,可当你假意亲昵去摸它的时候,还想乘机捉它如怀以示友好的时候。谨防它冷不丁儿咬上你一口,等你顾惜疼痛或惊诧时,它已逃之夭夭了,王华就吃过这样的苦头。
  三
  王华的女朋友叫秀珍,对猫那是疼爱有加,猫粮给它买的是小猫仔吃的那种,几乎天天都要给它洗澡梳理毛发,每天抱着它吃饭睡觉。无论去哪里,小猫几乎都是蜷伏在她的怀中。只上班去工作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把它,放在特地为猫做的窝里。

  那窝也是秀珍精心为小猫铺设的,总怕小猫受了委屈,那猫也是乖巧,当初做窝时,秀珍只是说了句:“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在这里睡哈。”小猫像听的懂似的,秀珍还没有离开,小猫就蜷伏在窝里了。
  这小猫也真有些逗人喜欢。全身毛色雪白,只头顶上两只眼睛中间,呈现着几根黑绒毛组成的丫字。这猫就更逗人喜欢了。
  秀珍常帮小猫清理头顶间黑白分明的“丫”字,常抱起小猫亲吻它可爱的小嘴儿,常常嘴里念叨:“丫丫真乖。”“丫丫”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因为虼蚤的原因,王华原来并不怎么喜欢猫,只是迎合女朋友的心思,有些勉为其难接近猫儿。可让王华不敢过分亲近猫儿的,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丈母娘厌恶猫,那不是一般的恨,简直是对猫儿有些恨之入骨。
  王华夹在中间,便有些难做人了。

  编辑:linsong1025a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3:32
  第二章
  一
  丈母娘厌恶猫,女儿并不知道,为了迎合女儿的心理,丈母娘表面上,不干涉女儿养猫,只是不让小猫靠近她的身体和床铺。
  王华察觉,丈母娘决不会让小猫儿走进她的房间。
  丈母娘早年离婚,女儿缺少父爱。女儿从小性格孤僻,喜欢小动物。可女儿有了小猫,对母亲就有些疏远了。有时母亲和她说话,女儿也爱理不理的。母亲多少有些愤懑,这愤懑在女儿面前,还不能轻易表露。只有意无意的,在未来的女婿面前表露无遗。
  王华夹在中间,也不敢过分向小猫示爱?真有些无所适从。
  母亲邀约同龄人外出旅游,只给准女婿透了个话,把小猫儿带出去玩几天。
  秀珍没有想到,母亲出外去游玩,会带走她心爱的小猫儿。
  母亲不喜欢小猫儿,秀珍是知道的。一次见母亲像丢破抹布似的,把小猫从她的卧室里丢出来。秀珍就知道了母亲,心里对猫的厌恶。
  秀珍的猫就有那么懂事,只母亲那么把猫丢破抹布似的丢弃了一次,小猫就再也不往母亲的卧室里走了。
  秀珍独自一人,常感孤独,总把小猫当成妹妹一般。如果事前知道,秀珍是绝对不会让母亲带走她心爱的丫丫。
  母亲不喜欢猫,可千万别把自己的丫丫丢弃了呀!
  二
  现在木已成舟,秀珍也只有担心着急:“妈呵,千万别让我的丫丫受委屈呵!”
  秀珍给母亲去电话,不是线路无法接通,就是关机和无人接听,秀珍越是着急,越是和母亲联系不上。秀珍的心空空的,有些魂不守舍,只盼着母亲早日归来。梦中感觉小猫不见了,哭醒过来满脸的泪水,秀珍有些度日如年,坐卧不安。
  王华看着颇为心疼,劝慰秀珍说:“阿姨许是寂寞,带上丫丫可以做个旅伴,和丫丫相处久了,会喜欢它的。”
  秀珍觉得王华说的有几分道理,丫丫很会依恋人的,只要你坐下来,它会围着你打转,身子在你的脚边蹭来蹭去,还撒娇似的把头往人身上依靠,寻着机会往你的身上爬。
  每当这时候,秀珍都会伸手抱起它。“小猫这样依恋人的时候,妈妈会抱丫丫吗?”秀珍很难回答自己提出来的问题。
  秀珍觉得丫丫很是乖巧,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只要你看见丫丫,只要唤一声:“眯,眯。”丫丫都会闻声仰起脸来:“瞄瞄”的回答,像和你对话似的,好似在向你问候:“好呵!我的主人……”
  每当秀珍外出归来,无论丫丫离她多远,丫丫都会急速的向秀珍小跑过去,只要秀珍俯下腰去,丫丫就会像小孩子似的,和秀珍撒娇亲热,这样乖巧的丫丫,秀珍如何放心得下……
  母亲联系不上,秀珍的心总是悬吊吊的,时常坐卧不安,王华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秀珍。
  王华隐隐的感觉,丈母娘那么厌恶猫儿,很有可能顺道抛弃猫儿,有这样的预感,王华还怎么劝慰秀珍?
  王华的心也悬
  第三章

  一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等来了妈妈的电话。
  “旅游归来了,快来机场迎接!”
  秀珍迫不及待的赶到机场。
  妈妈下来了,身边却没有丫丫,秀珍急了,问道:“妈!丫丫呢!”
  妈妈还愣了一下:“丫丫?什么丫丫?”王华赶紧补充说:“秀珍的猫儿呵,不是你带去旅游了吗?”
  妈妈不以为然的回答说:“哦,猫呵,不见了。”秀珍愣住了,突然感觉四肢无力,身体像没有了骨头支撑,秀珍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
  王华赶紧卡住秀珍的人中,急切的大声呼喊:“秀珍!秀珍!你怎么啦!”秀珍的母亲也愣怔了。
  王华掐住人中,不停的大声呼喊。许久,秀珍才悠悠醒转过来。醒转过来的秀珍傻傻的呆坐着,眼神愣愣的不知盯着何方。
  母亲说:“你这孩子,一个猫儿,值得这样大惊小怪的?”
  秀珍哇的一声大哭,哭的天昏地暗。母亲手足无措,只说:“不是我故意的,到了的那一天晚上,突然丫丫就不见了,旅行团的伙伴,还到处帮我找寻了来。”
  秀珍哭着说:“妈妈耶……你啷格把我的丫丫,拿去给我甩了呵……”妈妈说:“哪里是我给你丢了的嘛,是不见了。”秀珍哭着问:“在哪里不见的?”妈妈说:“太阳岛。”

  二

  王华惊呼说:“太阳岛?这么远?”秀珍哭着说:“我要我的丫丫,你去给我找回来!”妈妈说:“找回来?怎么找回来,火车汽车轮船,除了没坐飞机,啷格找的回来?”秀珍抽噎着说:“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说你就是故意的,明明知道我喜欢丫丫,偏偏你就拿去甩了,妈妈,你真可恶,我恨你!”
  妈妈说:“丢就丢了吧,其实喜欢小猫也不好,动物身上都带病菌,猫和狗的,都有狂犬病毒,万一传染上了,可是不治之症呵,其实丢了也好……”
  妈妈话没说完,秀珍就吼了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说:“我恨你……”妈妈说:“妈妈为你好,绝对没有伤害你的丫丫的心,如果我是想害它,早就把它卖给花江餐馆了。你不知道花江餐馆里有一道名菜叫‘龙虎斗’么!龙虎斗那一道菜用的材料是什么?就是蛇和猫!蛇是龙,猫是虎,不信你问王华,他是森林公安,蛇是野生动物,贩卖野生动物归他管理。”

  三

  秀珍不相信,居然有人开餐馆,杀猫做菜卖钱,她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王华,王华没有回答,默认就等于回答了。
  秀珍说:“我不管那些,我要丫丫,你还我的猫来。”
  秀珍恨母亲,恨她丢了她的丫丫。这不满的怨愤郁积在秀珍心中,只要没想起小猫,秀珍和母亲也可以说上几句话。可只要想起猫来,秀珍的情绪就低落下去,那望着母亲的眼光,忧郁哀怨,独自去到一边,伤心的落眼泪。
  看着女儿伤心落泪,母亲的心还是有点不忍,可秀珍的心只放在猫儿的身上,这让母亲也有些耿耿于怀。
  这女儿怎么就恁么不听话,怎么就偏偏的喜欢猫儿?
  单亲家庭的孩子,母女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你就念念不忘你的猫儿,难道就不心疼你的母亲了吗?
  要说秀珍还是热爱母亲的。可母亲丢失了她心爱的小猫,想起猫儿来还是难以释怀。
  丫丫的身影,萦绕盘旋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无法排解,又无可奈何……
  事已至此,母亲只好实话实说,丢弃猫儿是为你好,世上哪有做母亲的害女儿的道理。
  不让你养猫自有不让你养猫的理由,无奈的母亲委婉的道出了自己的忧虑


  第四章
  一

  母亲不喜欢养猫,也不想让女儿养猫,母亲曾听人说起过,猫儿狗儿身上,都带有狂犬病毒。人如果一旦被猫狗抓伤咬伤,就会被传染上狂犬病。
  母亲知道狂犬病的厉害,知道那是一种绝症,只要得了狂犬病,只有死路一条。
  母亲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过得了狂犬病的病人。
  那是一个夜色朦胧的晚上,母亲在铁道边乘凉,突然见两个壮年男子,拉扯着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沿着铁路线走。
  壮年男子说是带小孩回家,说小孩得了狂犬病,原本想乘火车汽车回去,可火车汽车上的人,知道孩子是得了狂犬病,都不让他们乘车,火车汽车上的乘客,都害怕被传染。无奈何,只好步行送孩子回家。
  那小孩瘦骨嶙峋,颧骨凹凸,胳臂和腿都没有了肌肉成了柴块状。小孩看样子,已经丧失了行走的功能。只靠着两个大人拉扯着,往前移动脚步。小孩的头和脖子,不停的摇晃颤抖,牙齿抖的吱吱作响。
  两个大人拉扯累了,就把小孩丢在地上。
  小孩蜷缩着,把手指移进嘴里,咬的咯咯连声,仔细看才察觉,小孩的手指,已经被他自己,像咬肉棍似的咬的稀烂。
  正在口里咀嚼的手指,鲜血淋淋。另一只手许是先前咬的,裸露着指骨,流尽了血,白骨森森很是吓人,看了让人毛骨悚然。
  小孩眼见不能活了。
  两个大人说:“只是尸骨归乡,拉回家埋了就是。得了狂犬病没得办法,医院里的医生都说救不活,这狂犬病世上无药能医治。”

  二
  亲眼目睹过狂犬病人的母亲,对猫狗就产生了无以复加的厌恶。
  即使是幼猫幼狗,也会让母亲心惊肉跳。
  女儿秀珍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小动物,母亲从来就不让她碰小猫小狗。
  孩子小,听大人的话。可孩子大了,母亲的话就当耳旁风了。
  只要发见女儿亲近猫儿狗儿,母亲都会风急火燎的制止。女儿总嬉皮笑脸的逗乐,母亲喜欢女儿,不忍惹女儿不高兴。
  母亲就时常把自己看见的狂犬病人,那凄惨病状加油添醋的告诉她。可女儿总是当故事听,一笑置之,不当回事。
  还说狂犬病毒,只有狗儿携带,猫儿是猫儿又不是狗儿,那来的狂犬病毒?母亲说:猫儿和狗不和,狗见猫要追去咬它,被狗咬过的猫,就容易携带病毒。
  女儿哈哈笑着说:妈妈得了恐惧怔了。
  这样一来,母亲就越加担心,虽然不是每只猫都会携带狂犬病毒,可那病是绝症呀,万一传染上了怎么办?那可是无药可以医治呀。
  有这些担心的母亲,怎么可能看见女儿喜欢猫儿无动于衷,自然要想方设法的断绝女儿的念头。
  不想女儿还是这么执着,还是念念不忘她的丫丫。
  母亲曾多次想断了女儿养猫的念头,曾多次悄悄地做过努力,但都不凑效,这一下凑效了,可女儿还是念念不忘。
  这无不更让母亲忧心。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4:56
  第五章

  一

  母亲见女儿不听自己的话,也没有办法绝了女儿喜欢猫的念头,只有请来人,乘女儿不在家时,把猫儿装进废弃的鞋子盒里,悄悄带出去丢掉,可没想到刚丢了的猫,母亲还没有回家,猫已经回去了,母亲回家时,猫已经在家里等她了。
  母亲后来又丢过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远,可是没有想到,猫还是找了回去。真有些让母亲束手无策。母亲一气之下,乘旅游之机,把猫儿带了出去,又乘火车又坐船,行程一千多公里,才把猫儿丢弃在荒山野地。这下终于消除了,母亲的恐惧和担忧。
  母亲的这一行为,害苦了秀珍。她整日情绪低落,郁郁寡欢,失魂落魄。眼见秀珍失去猫以后揪心的样子,母亲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找来王华商量,怎样才能让秀珍,从猫的阴影中解脱出来。王华建议说:不如以毒攻毒,让秀珍去见识一下,别人是如何对待她喜爱的小猫的。

  二

  一日王华带上秀珍,来到花江餐馆,为了让秀珍见识,她心中的宠物,在别人眼里只是一道菜。这个餐馆卖蛇,说是饲养的,实际上也是从野生动物贩子手上,收购来的。为了免去麻烦,总要和相关部门疏通关系。
  王华是林业局的森林警察,是那些贩卖野生动物的克星,那些人总要千方百计的结识他,久而久之就相熟了。
  凡是看餐馆贩卖野生动物的,都不敢得罪森林警察,见王华领着个漂亮妹妹来餐馆,以为是来品尝美味佳肴的,无不热情招呼,腿快的,赶紧丢下手里的活儿要去找老板,王华拦住说:“没别的事,我女朋友喜欢小猫儿,想来你们这人选一只漂亮的,养来当宠物。”
  小伙计说:“里面后堂有,你自己进去选,选好了我帮你揪出来。”
  王华直接把秀珍带进后堂。后堂里几个人正在抓蛇,只见一人用一把铁钳子,从蛇笼里夹出一条蛇来,然后伸两只指母,捏住蛇头。再用钉子,把蛇头钉在一根木柱上。最后拿起一把锋利的刀片,沿着蛇头划一圈,右手握住蛇身子往下拉,蛇皮剥了下来。
  王华带着秀珍往里面走,看见剥蛇皮秀珍赶紧往王华身后躲藏,王华说:“你怕啥?它还跑的出来?”秀珍说:“这里好恐怖呀。”王华说:“这就恐怖呀,你还没有见到恐怖的呢。”
  秀珍不敢往前挪动脚步了。
  王华说:“进去吧,里面有许多你喜欢的猫儿。”秀珍依靠着王华的身体,战战兢兢的往内堂走去。

  第六章

  一

  进得内堂里来,只见靠墙的一面重重叠叠的摆放着许多铁丝网罩,铁丝网罩里面装满脸各种各样的蛇,那些蛇扭曲着身子,你缠我问缠里的扭成一团。。
  秀珍不熟悉蛇,只不知道是些什么蛇。只觉得很多,看的心里发毛,有些不寒而栗。
  秀珍不敢再往里走了,王华说:“你不是很喜欢猫儿吗?里面有许多的猫儿,你去仔细看一下,说不定有你喜欢的猫儿,你不就可以选一只了么,免得你一天到黑就只想着你的丫丫。”
  秀珍犹犹豫豫不想再往里面走了,母亲不知什么时候也跟在后面进来了。母亲说:“小王,我们今天就在这餐馆吃饭,不是说有龙虎斗吗?就吃龙虎斗如何。”
  王华说:“要得!要得!那就进里面去。从笼子里选一只虎出来吧。”
  母亲往里面走,王华也往里面走,秀珍只得跟着往里面走。
  这里面的屋子很宽敞,到处都是铁丝做的笼子,笼子里面关满了许多的猫。秀珍说:“怎么把这么多的猫拿来关起呀。”
  二
  王华还没有答话。屋中有两个人正在往一只黑猫的颈子上套绳子,秀珍不知道这两个人要干啥子,正想询问,只见两个人把套上绳子的猫提起来。
  猫儿被丢在了两个人的中间,只见两个人站立在猫儿的两边,只听一个人喊:“拉!”两个人就各拉起一边绳子,使劲的往各自的一边扯,只听猫儿“咕”的一声鸣叫,猫儿被吊在了半空,猫儿的身子扭动挣扎。
  只见猫的两只前抓往下划拉,只见猫儿的两只后脚使劲蹬弹。只见猫儿眼珠翻白嘴冒泡沫……秀珍哎呀了声,疾步跑上去说:“你们干啥?你们干啥?拉不得!拉不得!这样会勒死小猫的。”
  一拉绳子的人说:“你们不是要吃‘龙虎斗’吗?不勒死它怎么吃?”秀珍大吃一惊,疑惑的看了王华一眼,同时拉住那人的手,不让他再用劲儿了。
  王华说:“‘龙虎斗’就是一只猫和一条蛇混合在一起烹饪。”秀珍说:“这么残忍呀?我不吃了!我不吃了!”秀珍拦挡着,不让杀猫的人再拉紧绳子。
  绳子松了,猫终于可以透点气了,绳子仍然圈套在猫儿的颈子上。黑猫歪歪斜斜站立不稳。王华说:“这里的特色菜就是‘龙虎斗’。你不吃别人也要吃。这杀猫,是别人的工作,你别拦当着,让别人杀,别影响别人做生意。”
  秀珍不满意王华的态度,想说什么只吐出一个“你!……”就不知道该指责他什么了,那杀猫的两人很不理解秀珍的举动,很厌恶的瞪着她。秀珍无奈何的松了手,那两人又使劲的拉紧了绳子,猫儿又开始挣扎起来,秀珍的眼泪涌了出来,声音哽咽的说:“求你们别这样,求你们别这样……”一人回答说:“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不然等会你们吃什么?”
  看着地上死去的猫,秀珍扑在母亲怀中,伤心的哭泣着……,,

  第七章

  一

  “如今的人怎么这么残忍呀?猫儿也杀来吃?猫儿可是人类的朋友呀?怎么可以把猫儿拿来当下酒菜呢?
  你要救下那些猫儿,不能让那些猫儿任人宰割。不然我们就分手。”这是秀珍给王华的最后通牒。
  这却叫王华为了难了。猫儿不属于野生动物,也不是频临灭绝的动物,不受法律保护,王华虽然是森林警察,也只能对经营野生动物的不法商贩进行打击,他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去管别人杀狗屠猫。
  人家这个餐馆,有相关的手续,即使王华去插手。也只能去过问他们的蛇是怎么来的。是饲养的还是从贩子手中购买来的?他可没有权利去过问,别人的猫儿是怎么来的,谁也没有权利去过问别人宰猫杀猫卖猫肉。
  猫儿不是野生动物,王华无权过问。不知道怎么来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他有些后悔不该带秀珍去那样的地方。
  如今秀珍要他解救那些被关在笼子里的猫儿,王华还真有些束手无策。

  二

  王华对猫儿没什么好感,也不愿意和猫亲近。特别是晚上,王华更不愿意让猫儿溜进他的卧室,没有注意猫儿遛进去了,他会即刻把猫儿从屋子里追出去。
  猫儿喜欢上床,特别喜欢挨着人的头睡觉。猫儿不断的发出胡噜胡噜的声音。那声音令人厌恶,听着那呼噜呼噜的声音,王华极难以入眠。
  所以认真说起来,王华很是不喜欢猫儿的,只是为了迎合女朋友,只是为了讨女朋友的欢心,这才不得不违心和猫儿近距离的接触,原本想慢慢的培养和猫儿的感情。只要与猫儿培养起来感情,也许自己也会慢慢地喜欢猫儿的。
  为了爱情,王华不惜舍命陪君子,谁让女朋友那么的喜欢猫儿呢。女朋友喜欢,自己不得不喜欢。
  丫丫还没被丈母娘挵出去丢以前,经过王华的不懈努力,王华和丫丫已经基本上建立起了丁点信任。王华伸手去抚摩丫丫,丫丫虽然警惕的瞪着王华,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儿,刚开始接触丫丫的时候,只要王华有伸手的意图,丫丫都会一溜烟的跑掉,根本不让王华的手触摸它的身体,如今王华也可以偶尔在秀珍的手上摸一摸丫丫了,丫丫也不再那么拒他于千里之外了。
  谁知道这丈母娘,表面上不干涉女儿养猫儿,暗地里不透风不透气的,就把王华逐渐培养起了感情的丫丫,带出去丢在了那么远那么远的地方,还说这一次是又坐汽车又坐船,行程一千多里路,还说这猫儿这回肯定是再也不可能自己跑回来了。
  谁知道猫儿是丢掉了,可女儿不依教了。为了女儿,商量对秀珍以毒攻毒。这下好了,惹出这么件麻烦事来。秀珍要王华解救猫儿?猫儿不受法律保护,王华真的有些束手无策!
  如果凭借自己的权力,去把那些猫弄出来。这可是去捅漏子呀,做这种生意的人,上下都有关系,那样人家会甘心,弄不好王华的饭碗可就要楞起了。
  王华成了蚂蚁啃南瓜,不知道该怎么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5:54
  第八章
  一
  秀珍和王华的恋爱,还和猫儿不无关系。一个小巧玲珑的姑娘,捧着纸盒低着头匆匆赶路。突然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一条大狼狗,呜呜的鸣叫着扑向小女孩。
  小女孩一下子愣怔住了,捧在手上的纸盒掉在了地上。狼狗旋风般按住纸盒,只见纸盒里闪出一道白光,狼狗吽儿吽儿的用前肢护住脑袋,显然脑袋受了伤,受了伤的大狼狗,转眼又间向一株大树扑去,只见一只雪白的猫儿,悠闲的蹬在树枝上,面对咆哮的狼狗,悠闲地伸出一只前爪,蜻蜓点水般的逗引狼狗,猫儿伸出前爪的姿态,有点像婴幼儿初学再见那么样儿的摆手,狼狗狂叫着意图扑上树去抓猫儿,连续猛扑了三次也够不上猫儿落脚的树丫,狼狗只有无可奈何的望着猫儿咆哮狂叫,猫儿不急不躁的咪呜咪呜了几声,好像是在对狼狗说什么?大狼狗在猫儿的咪呜声中还逐渐的平静下来,王华感觉很有些诧然,这大狼狗怎么和隐藏在盒子里猫儿起了纷争,那猫儿悠闲的挥舞起前爪的样儿,真有点儿像小孩儿给小孩儿扬起小手说拜拜道别做再见。王华很觉惊诧,这猫儿好似颇有灵性,好似猫儿在用语言与大狼狗沟通。
  二
  狼狗的狂叫声,招引来了两个手拿铁链子的人,来人把链子套在狼狗颈子上,牵起狼狗走了。
  狼狗被人牵起走了,可猫儿在树上却不下来了。无论小女孩在下面怎么呼唤,小猫总是不理她。
  女孩说小猫叫丫丫,是别人才送她的。“猫猫恁乖,你给我弄下来好吗?”女孩央求王华说。
  王华好不容易爬上树,为女孩捉住了小猫。就这样俩人成了朋友。
  秀珍实际上并不小,不管是个子还是年龄,可王华总能从她的身上感觉出小来。
  秀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皮肤白皙柔嫩光彩照人,性格温柔贤淑。能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做女朋友,王华时常自我陶醉。
  可如今她却给他出了一个不知道从何处下手的难题,王华也真有些为难了。
  怎么才能把那些猫儿从厨师的屠刀下营救出来,难道真置自己的饭碗于不顾,为营救那些笼子里的猫儿不惜丢掉饭碗?如果置那些笼子里的猫儿于不顾,秀珍就要离他而去,你说王华为难不为难?
  三
  猫儿在秀珍的眼里是猫儿,可在有些人眼里,猫儿就只是一盘可以端上桌子的香喷喷的美味佳肴。可怎样才能让那些猫儿,逃离厨师的刀口呢?王华还真想不出办法来。
  如果不把这个事情办好,秀珍还真有可能和他拜拜。如果是这样,王华还是一千万个不愿意的。秀珍想救的是猫儿,可猫儿又没有什么文件规定不可以用来佐餐做菜。如果秀珍的心思在蛇上,凭着自己是森林公安,多少都可以从厨师的刀口下,拯救一些出来。
  王华仔细思量,还真无良策。正无计可施时,门外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有点像是婴儿在嚎哭,又有点像似什么动物的嚎叫声,那“呜哇呜哇……”的阴森吓人的声音,王华还真就分不清楚,是什么动物发出来的这么凄厉的惨叫?
  那“呜哇呜哇……”的声音阴森恐怖,同时门还呯呯砰砰的急剧的响起来,王华是一个无神论者,听着这不明来历的声音也有些发毛,但还是壮着胆子拉开了房门。


  第九章

  王华打开门,一道白色的影子窜进了屋子里来。王华悚然一惊,定睛看时才发觉是一只小猫儿。这一只小猫儿也全身雪白,两只眼睛之间也有一个丫字,看这模样儿,还真有点像秀珍被母亲拿去太阳岛丢弃了的小猫儿。
  这怎么可能呢?王华想想也真不太可能,太阳岛离本地区一千多公里路,不但坐火车还要坐轮船,这漂洋过海的旅途,丫丫有再大本事,也不可能自己寻路找得回来。只闪念间,王华便丢弃了这小猫儿是“丫丫”的念头。
  这小猫儿进得屋子里来,一下子蹦跳上写字台,望着王华大声的“瞄瞄”叫,声音不像平时的叫声那么糅合,可也不像先前那么刺耳,那么难听。叫声好像在对王华诉说什么。王华盯着猫看了一阵,不明白猫要干什么,就又坐下身子来。
  猫儿见王华坐下了身子,突然间猫儿的叫声变了调:“哇啦哇啦……”那声音酷似婴儿啼哭般,并不顾一切的向王华扑过来。先用前抓扒拉王华的脚,然后用嘴去扯王华的裤腿。王华把猫儿赶开,猫儿又扑上来。
  王华站立起身子,猫儿咬了王华一口,转身就往屋外跑。见王华没移动脚步,猫儿又转身跑回来。继续用嘴去撕扯王华的裤腿,后又在王华的脚面上狠咬一口,而后又转身跑出屋外。
  二
  王华很是奇怪,这猫怎么这样呵,看模样儿有点像丫丫,可这怎么可能呢?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火车汽车轮船,除了没有坐飞机,什么交通工具都坐了,丫丫怎么可能自己寻路找的回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见猫儿跑出门去了,王华赶紧把门闩上。猫儿一见王华关上了门,扭转身便扑了过来,猫儿不但用猫抓扒门,还用头和身子撞击门,口里还发出凄惨的凄厉的嚎叫,那叫的令王华毛骨悚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王华坠入五里云中。
  王华曾听过宠物救主人的故事,故事说的是一只警犬。
  二十年前一只警犬随主人出警,途中遭遇匪徒,主人与匪徒搏斗,匪徒被主人消灭。主人也在博斗争牺牲,警犬也身负重伤,主人牺牲了匪徒也消灭了。原本案子已经了结了,只受伤的警犬的嘴里,有一节断了的手指。
  由此人断定漏网的匪徒还有一个人,这个人被警犬咬掉了一只手指逃掉了。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狼犬也老了,也退出了警界,寻常走路老态龙钟,眼看着就要老死了。
  谁也没有想到突然的一天,退役警犬狂跑起来,突然跑上前咬住一个人死死不松口,警察自然抓住了这一个人,审讯得知这个人就是二十年前逃脱了匪徒,匪徒的手指断了一截。
  王华曾听说一只宠物猪,家中来了劫匪,主人被劫匪捆绑了起来,宠物猪跑到路上去拦截警车,最终引来警察抓住了劫匪。
  三
  王华心底一激灵,这小猫儿简直和丫丫像一个模子里浇铸出来的。
  别真的是丫丫吧?别是秀珍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吧。
  想着这些王华移步出来。猫儿见王华出来转身便走,小跑几步还停下脚步回头来看,看见王华赶上来了才又走。
  王华见猫儿去的正是秀珍家的方向,心里一紧,疾步跟着小猫儿追去。

  第十章

  一

  秀珍家屋门没关,家里一个人影也无,卫生间里开着灯,好像里面有人,王华大声询问几句:“家里有人没有?家里有人没有……”无人应答。猫一进屋就扑向卫生间,使劲用爪子刨门,并且发出“哇啦哇啦……”的凄厉的惨叫。王华闻着屋里有天然气特有的臭味,看这样子是秀珍在家里洗澡,天然气泄漏了,推了推门里面闩着,急切间赶紧用身体把门撞开。
  母亲匍匐在门旁,看样子是察觉了,挣扎着爬到门边想打开卫生间的门,可爬到门边没了力气。秀珍迎面泡在浴缸里,一动不动的没了声息。
  王华赶紧关掉热水器,先把门边的母亲抱上床,然后把浴缸里的秀珍也抱到床上,迅速的打开所有的窗户,赶紧拨打急救中心的电话,再找来毛巾被,给赤身裸体的母女遮住身体。见两人还是没有声息,王华爬上床轮流的给两人做人工呼吸。

  二

  当王华把秀珍救上床以后,丫丫就没再离开秀珍的身体,丫丫不断的用头去拱秀珍的身体,不停的用舌头添秀珍的脸,不停的“咪呜咪呜”的叫,那声音温柔动听,好似在呼唤主人醒来,见王华给两人做人工呼吸。猫也嘴对嘴的给秀珍吹气,看着这情景,王华由不得感叹,真是一只灵猫。
  医生来了,给母女俩安上了呼吸机,许久,两人才悠悠醒转,医生说:“燃气泄露没多长时间,幸亏你来的及时,再晚一会两人就没救了。”
  猫不离秀珍左右,秀珍伸手抚摩猫的身体,猫就用头去摩挲秀珍的脸庞,那模样就像一个小孩,去亲近和依恋母亲。
  母亲不无感叹的说:“丫丫呀,我真不该把你拿这么远去甩了。”丫丫闻声转头面向母亲:“咪呜”一声,意思好像是说:“没关系,我不是回来了吗。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6:41
  第十一章

  一

  母女俩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王华要去上班,只下班才来。一天,王华来时看秀珍,见秀珍的床头蹬着一只黑八,笑说:“你这八哥哪里来的?”秀珍说:“丫丫叼来的。”王华惊讶的说:“丫丫叼来的?它没有吃了它?”八哥突然发话说:“丫丫才该把你吃了。”
  王华更惊奇了,说:“这八哥会说话?”八哥说:“哪个不晓得八哥会说话?”看八哥翅膀趿拉着,看样儿是受了伤的。
  王华说:“大白天的,丫丫怎么把受伤的八哥弄回来的?”八哥说:“我们昼伏夜出。”王华差点没有跳起来,说:“你知道昼伏夜出?”八哥说:“就是白天睡觉夜晚走路,我怎么不知道?”

  二

  丫丫侧脸望着八哥,咪呜咪呜的叫了几声,八哥也学着丫丫的叫声,咪呜咪呜起来,王华有些奇怪,说:“你也会猫叫?”八哥说:“丫丫叫我别什么都跟你说。”
  王华惊呆了,说:“丫丫的话你也懂?”八哥说:“你们人说的话,那么复杂,我都能弄明白,还有什么动物的语言,有你们人的语言难懂的?”
  王华说:“难道动物也能听懂人的语言?”八哥说:“你们人呀真笨,也许你没有亲自喂养过动物,无论猪羊牛马,但凡是饲养的,你们人让他们在哪里吃,哪里睡,屙屎屙尿在哪里,动物都会听话的去哪里,你没听说过,很多宠物都是去洗手间方便吗?我不但能听懂猫的话,所有的动物的语言我都懂。”王华惊的目瞪口呆。

  第十二章

  一

  秀珍的妈妈说:“也许八哥说的话是真的,我们这次多亏了丫丫,不然我们娘儿俩就没命了。以前我也听说动物懂感情,我同事曾经给我说起过。她原来有只猫,有天她心情不好,猫把她的一杯饮料碰翻了,她顺手给了猫一耳光。谁知后来猫就不吃不喝,最后气死了。我同事说起还流眼抹泪的难过。”
  王华说:“说起你们不相信。有天我在林区巡视,遇见一个女人,埋葬她的宠物狗,女人叫人挖好坑,正要把狗放进去,不知从哪儿跑出又一条狗来,跑来的狗扑在死狗身上,女人叫人把那狗弄上来,狗悲鸣的叫着往坑里蹦。女人说那狗是她邻居家的,和她的宠物熟悉。不知道这狗怎么跟来的,女人一点没察觉。那狗还是女人打手机,叫来邻居才把狗弄了回去。你们说奇怪不奇怪?”
  八哥说:“一点也不奇怪,动物也是有情感的,现在你们知道了,可该想想怎么善待动物了。”

  二

  一直没和王华答腔的秀珍,追问起营救猫和蛇的事情,王华的情绪一落千丈。说:“妹呀,你跟我出了个大难题哦,如果是你要把那些蛇放些出来,也许我还有办法,可猫不是珍稀濒危动物,不受法律保护。你没听电视里说,曾经有的地区猫泛滥成灾,号召市民捕杀。”
  秀珍冷哼了一声说:“别给我说这些,不把那些关在铁笼子里的猫全放出来,我不想再见你,你各人滚出去。”
  母亲插话说:“珍儿,怎么说话的?人家王华这回,总算是救了我们。”秀珍说:“他……我们的命是丫丫救的,我的丫丫,这次多亏你哦。”母亲说:“不是王华赶来,丫丫能救出我们么。”

  第十三章

  一

  秀珍说:“可怜那些无辜的猫,被那些可恶的人,用来做下酒菜,有的人真的疯了,什么都吃。”八哥说:“你们说的‘龙虎斗’么?那些人真的是疯子,什么都弄来吃。”王华说:“你也知道‘龙虎斗’?”八哥说:“你们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你们不知道大自然的生物,是有生态链的,一旦这生态链遭遇破坏,那些被遏制的生物,将疯狂的繁殖。现在的人类,大量灭杀野生动物。猫头鹰,黄鼠狼,蛇,连朝夕与人类相处的猫,也惨遭人类的毒手。你知道现在什么动物,在疯狂的繁殖吗?你肯定说不出来。”
  王华说:“你说是什么?”八哥说:“现在什么东西最烂贱?是粮食!人们一点也不珍惜粮食,馒头包子随手丢弃。人类给老鼠提供了充足的食粮,给它们提供了大量繁殖的机会,加上遏制它们的天敌,被人类当成了美味佳肴。如今本地区的老鼠,多得不得了。已经到了危急人类,和其它动植物的生存。”
  王华说:“你这是危言耸听,老鼠再多,也不可能危及人类,和其它动植物的生存。”八哥说:“你不相信?我们动物可是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撒谎。”
  王华说:“你说有那么多的老鼠,它们藏在哪里?我看见的也不是很多。不就是东一个西一个的么,人要消灭它们还不容易,弄点化学药品,弄点老鼠药,老鼠还不得死光光了。”

  二

  八哥说:“你呀,说你什么好呢,只说你们人类的思维退化了。你不知道老鼠有多聪明?老鼠不会吃来历不明的食物,和它们怀疑有毒的食物。只要有一只老鼠被毒死,那信息瞬间会传遍老鼠世界。你说的化学药品,原来你们使用过的,老鼠们已经在身体里产生了抗体。据我得到的信息,老鼠马上就会对人类展开进攻了,现在你们要重新研制,恐怕……”
  王华说:“我知道的八哥是没有思维的,只能模仿人的声音说话,你怎么……?”八哥说:“你不相信我说的话?”王华冷“哼”了一声,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八哥说:“你不相信可以和毛毛亲自去看。”
  王华说:“什么毛毛?”八哥说:“和我们一路来这里的一条狼犬。”王华说:“它在哪里?”八哥说:“医院不准狼狗进来,你要去看就和丫丫一道去,丫丫知道毛毛在哪里,也知道那些老鼠在哪里。”
  八哥学猫咪咪了几声,猫往外走。王华满腹疑虑的跟在后面。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7:58
  第十四章

  一

  林业局长叫尤水走,这个人对吃特别感兴趣。他的座右铭就是:“只要不往荷包揣,吃得的东西官都不究。”
  人们背地里叫他油嘴狗。只要听说哪个请他吃饭喝酒,带个口信,他都会扑爬翻跟斗的赶去。
  一次王华邂逅尤局长,恰巧也碰见他儿子。局长的儿子正拿着什么东西往嘴里塞,父亲对儿子说:“我吃点晒。”儿子乜斜了父亲一眼,疚起颈子说了一声:“不。”
  父亲几步跨拢去,把儿子按在地面上,把儿子吃的东西抢下一块来塞进自己嘴里。父亲已到不惑之年,儿子才十来岁。儿子只哇哇大哭,父亲无事一般离开。
  王华觉得这局长难理喻,这般好吃,简直好吃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凡是经营希奇古怪的珍稀佳肴,都会首先把他服侍周到。那些违法经营者,都和局长的关系密切。

  二

  局长不曾料会出这么稀奇的事?这次接到“龙虎斗”餐馆投诉。说王华滥用职权,带着一些人,以禁止贩卖野生动物的名义,把“龙虎斗”餐馆,好不容易采购回来的几千只猫给放了。
  局长觉得这事稀奇,王华怎么把人家采购回来的几千只猫给放了?这猫又不是野生动物,也不是受保护的濒危动物,你这样做是为什么呢?
  肯定餐馆那娃得罪了这小子,可得罪了你也不该这么干呀,局长觉得,应该把王华找来,把事情了解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料局长没有找着王华,投诉者则接二连三的上门来。凡是跟经营野生动物沾点边的餐馆,都遭受了从来没有过的重创,王华带着一群人,全市地毯式的搜索,凡是经营野味的餐馆,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只要发现猫头鹰,蛇,黄鼠狼之类的野生动物,这家餐馆的其他猫呀狗的,只要是活着的,包刮鸡鸭在内,全被放归大自然。
  全市开餐馆的老板,人心惶惶,投诉接二连三的送到局长的办公桌上。
  这王华不是疯了么?


  第十五章

  一

  众多经营者惶惶然,怂恿龙虎斗出面,要求林业局长主持公道。要求王华上门赔礼道歉,并负责赔偿餐馆的损失。尤水走知道这个餐馆主要特色菜“龙虎斗”,就是猫肉和蛇肉。
  不知道为什么,猫的肉和蛇肉混合在一起烹饪,何以会变成美味佳肴来。
  尤水走曾去尝过,确实是人间天上独一无二的极品美食。尤水走知道,龙虎斗餐馆的经营者上面有人,才办来了饲养蛇经营许可证。知道他们经营餐馆所需要的蛇,大部分都是去向捕蛇的人,高价收购而并非饲养的。
  人家有正当的经营手续,也没有人举报龙虎斗餐馆,贩卖野生动物。上面下面都没有人注意,自己不可能主动去管他。
  全市经营龙虎斗的餐馆好多家,龙有龙的路蛇有蛇的路,这些人都有各自的关系,他一个小小的林业局长,只是管到了野生动物的事情而已,不然人家还不一定卖他的帐呢。

  二

  如果上面安排清查,早有人通知他们,避开风头不要营业。打击也只是做做样子,去的人和做的人都知道,事后还可以去大搓一顿。
  等风头一过去,扯起桌子各人卖各人的,只要有人吃就有市场,即使真有人想管也无能为力,为了自己有口福,尤水走当然不想过多的去过问了。
  做生意的人都是人精,知道要想做好生意,该打通哪些关节。林业局是贩卖野生动物的克星,在不违反大原则的前提下,上上下下的打点,王华也或多或少的得过些好处。局长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落得自己轻松做人。
  老板常以品尝美味佳肴的名义,宴请林业局的上上下下,王华和老板的关系应该不错,这次他到底是怎么啦?
  局长在心里想:这次上级又没来什么指示,并没有对贩卖野生动物提起专项整治,你王华怎么就……也许真是餐馆里的什么人得罪了王华,不然王华不会去给餐馆找麻烦,经营餐馆的人都是人精,从来不得罪可能给他引起麻烦的人,从来对这些人都是小心侍侯,这次怎么就……
  他差人四面八方找寻王华……


  第十六章

  一

  王华来了,局长黑着脸说:“你搞些啥子名堂,人家得罪你了吗?为什么找人家的叉子?即使人家得罪了你要找人家的叉子,你也该当长个脑壳,你也只有权力把蛇,给他拿去放归大自然,可你没权力把人家买回来的猫放跑了呀?你说你这是为什么吧?”
  王华神情诡异的说:“局长,不得了啦!老鼠要成灾了!”
  局长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弄什么玄虚哟?”王华把一部数码摄像机放在局长面前说:“你看完了里面的画面就知道了。”
  局长疑惑的凑上眼睛,映入眼帘是密密麻麻的老鼠,画面好像是下水道里,只看见老鼠蛹动,多的难以记数,连地面的流水也看不见了,在一处稍微宽敞的地方,一排大老鼠站在前面,好像和什么对恃着,镜头滑过来,才看见和老鼠对恃的是猫。
  局长几十岁的人了,没看见过这么大老鼠,个头和猫不相上下,一只猫扑上去,十几只大老鼠迎上来,一群猫扑上来,小老鼠“吱吱”的叫着四散奔逃,一阵激烈的拼斗,老鼠败下阵去,留下数只老鼠尸体。
  一只猫好似受了伤,几只猫维护着退下阵。看的局长心里发毛,转脸问王华说:“你这是真的?”王华说:“我从哪里去找那么多的老鼠来给你做假的?你仔细看吧,我放出来的猫也在,你可以听它怎么说。”
  局长说:“你说神话哦。”画面出现一个女孩,女孩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黑八,镜头移动,只见一群猫聚在一起,一只雪白的猫站在高处,白猫呜哇呜哇的叫着声音像小孩的哭泣。
  八哥在对女孩说:“消灭老鼠是我们猫义不容辞的责任,如今人们的生活富裕了,给我们上等的饮食,再不用我们辛勤的去抓老鼠来填肚子。老鼠和猫和平共处,你们不知道这样下去有多危险。有的猫甚至和老鼠,同在一个饭盆里吃人赐予的食物。
  现在的人也不珍惜粮食,馒头面包包子蛋糕遍地都是。这给老鼠是疯狂繁殖,提供了有利条件。现在的老鼠,已经多得无法说出它们的数目。仅就我们这个地区,老鼠的数量就有几百亿只。
  如果人类再不觉醒,再把我们当成他们的美味佳肴。再把我们 的同盟军蛇,猫头鹰,黄鼠狼、老鼠的天敌当成美味佳肴,以后统治这个世界的将不再是人而是老鼠,也许没有人相信,但这确是不争的事实……”

  二

  局长看着笑起来,说:“你去哪里找来的科幻带子?想用这个来搪塞我?”王华说:“这哪里是科幻带子,这是真的。这个女孩你不认识?她是我女朋友呀!”
  局长说:“正因为我认识她,知根知底的,才晓得你这是用科幻片合成的,哄我们这些大老粗不懂高科技?”
  局长说完爽朗的笑了,又说:“我不知道‘龙虎斗’和你有什么过节,你都不该采用这样的办法,你自己想办法去把这个事情摆平。只要你保证今后不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可以去帮你斡旋一下。那餐馆老板,还是会卖面子的。如果你连赔礼道歉都不去,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不知什么时候,飞来一只黑八站在窗台上,此刻说:“你不要胡说八道,王华说的全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立即采取措施,后果可不堪设想。”
  局长偏着头看着黑八说:“这只八哥哪来的?”王华说:“是我女朋友的。”局长笑了,说:“怎么什么事情都被你们碰上了呵,先是说猫丢在几千公里远的地方?坐火车坐轮船的猫还会自己找回来?然后是猫救了天然气中毒的主人?再又来一只聪明会思维,能说会道还懂其它动物语言的八哥?这未免太神话了吧。
  你们这只鸟儿训练的太好了,这些话不知道你们教了它多久,拿到这里来哄我?我会信么?你还是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把‘龙虎斗’的事情摆平了再说。”
  八哥对局长说:“你怎么听不进人话?”局长又笑了,说:“你是人吗?”八哥说:“我不是。”局长问:“那你怎么说我听不进人话?”八哥说:“王华说的你怎么不听?”局长轻蔑的说:“他!神经病发了!”

  三

  无论王华如何说破了天,局长总是不相信,总说他是利用高科技,剪辑的什么科幻片来搪塞他的。王华想把局长拉去下水道,拉去老鼠聚集的地方看。局长不去,说不可能有这样老鼠集结成堆的地方,出了在电视画面里。
  王华原先也不相信,可那天和狼犬一道,才是真的开了眼界,成千上万的动物集结,王华在报纸和电视新闻中看见过。可目睹遍地的老鼠,密密麻麻的堵塞在下水道里,这还是平生第一次。
  王华原本想让局长知道了这见事情以后,把全市所有经营野生动物的餐馆,不管是有手续和没有手续,把里面还活着的全放归大自然。
  凡是经营‘龙虎斗’的餐馆,彻底清查一遍,把所有被关着的猫全放掉。
  可如今……王华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不觉叹了口气,八哥站在他肩上说:“你放心,我会有办法让你的局长相信,你说的是真话的。”王华苦笑着摇头说:“我都没有办法,你会有什么办法?”
  八哥没再说话,展开翅膀飞走了。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6 18:49:56
  第十七章

  一

  如果说现在老鼠多,这尤水走知道,随处都看的见奔跑的老鼠。现在的人不珍惜粮食。包子馒头面包蛋糕遍地乱扔,老鼠不缺吃的,当然就多啦。
  不过再多,也不可能像王华数码摄像机里那样,遍地都是呀。王华鼓动他去找电视台长和市长,对市民公布数码摄像机摄制的内容,大张旗鼓的动员市民消灭老鼠。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王华的资料不属实,他这个局长可承担不起,那兴师动众徒劳无益的后果。尤水走还是认定,是那餐馆的什么人得罪了小王,而小王是假公济私报复别人。
  自己怎么想法揉包包散,只让小王知难而退,以后别这么干了就成了。如果餐馆的人硬要把事情闹大,对他也没有好处,这谁肚子里都明白。尤水走下班后顺便就来了餐馆。

  二

  “局长来了,原本该上特色菜,可猫儿和蛇全都被王华放归了大自然,这下吃球不成了。”餐馆的丘二不无揶揄的说。
  餐馆老板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乜斜了丘二一眼,无不热情的说:“哎呀,尤局长,稀客,稀客,可是没有猫儿和蛇了,你看整点啥子菜来下酒?”
  尤局长摇摆着往前走,手很随便的往上扬了几下说:“随便,随便,弄两个小菜就吃了。”
  怎么能随便呢?这可是财神爷呀,以后做生意还靠他的。局长说:“餐馆主菜是‘龙虎斗’,是招牌菜?怎么会没猫?”
  老板说:“我悄悄的弄了些回来了,你放心,你吃的没问题。”猫和蛇是不能缺也不会缺,做这种生意的人,早就有应对上面突击检查的手段。
  尤水走心中有数,没“龙虎斗”来吃什么?不如回家去应付肚子,跑你这里来赶啥子?
  嘴虽如此说,大家心知肚明,没龙虎斗是不可能把局长打发走的。

  第十八章

  一


  喝着美酒吃着美味,局长的心情特别好。对老板的抱怨很理解,安慰说:“王华那小子,别管他,生意各人做。他屙不起三尺高的尿,再这样来捣乱,就把那身衣服给他脱了。你放心做生意,我担保你不会有下次了。”
  老板知道论起真来对他没好处,只要把局长侍侯好了,以后的生意就一帆风顺,老板找来几个小姐陪局长,直到局长喝的二麻麻的才罢休。
  两位小姐脱的赤条条的,来给局长做按摩,他伸出双手一边搂住一个。小姐说:“你好福气,左拥右抱的。”又出来位小姐爬上床来解他的皮带,局长伸手阻拦着。局长想这是底线,可不能让你把我的裤子脱掉。
  小姐不高兴了,张嘴咬他的大脚趾,脚趾剧烈疼痛……尤水走一下从梦中惊醒,床上什么东西在奔跑,他顺手打开电灯,“哎呀!不得了!”

  二
  16
  床上地上满屋子遍地是老鼠,灯光一亮老鼠满屋子乱窜。尤水走由不得大声喊叫老婆和儿子,老婆醒来尖声叫喊,隔壁也响起儿子的尖叫声。
  局长拨打了 110,老婆拨打了119,儿子拨打了电视台。警察消防队员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几乎同时赶到。消防队员破门而入,和老鼠展开了一场搏杀,铁锨拍打下去。地上就是十几只死老鼠。警察和消防队员一齐动手,带着手套穿着皮靴,脚踩手捉,很费了些功夫,才把屋里里老鼠消灭干净。好事的人清了清死老鼠,一百五十平方米的房间,窜进了老鼠五千四百三十一只。
  电视台现场直播,全市哗然,市长也赶来现场,找来专家现场研究,这么多的老鼠哪里冒出来的?局长居住在九楼,防盗门关的严严的,应该说老鼠进不来。一位消防队员发现,窗口吊着一根绳子垂到地面,老鼠是沿着绳子进了屋子。可谁把绳子拴在防盗窗上的呢?这就是难解的谜了。
  局长一家人说不知道,可这秘密八哥知道,它告诉了王华,局长家里将要发生的事情。王华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来了。王华公布了他数码摄像机里摄制的内容,电视台一点不漏的播了出来。
  看着摄像机摄制的画面,市长的眼睛瞪圆了,对在场的工作人员说:“立即安排,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消灭鼠害。”

  第十九章



  这是一场人与老鼠的战争,老鼠好像得到预感,人类要向它们发起攻击,从各个角落窜了出来,大的冲前面,个头比猫小不了多少。
  所过之处,见什么咬什么,沿街商店的食物一扫而光。人往高楼上逃,落入鼠群的宠物犬,数分钟就只剩一堆白骨。人们拼尽全力捕杀老鼠,老鼠无法攀上高楼,居住在上面的人只要关好防盗门,老鼠无法进入。
  到处响起女人的尖叫声,市长发布电视讲话,号召全市人民,投入消灭老鼠的战争。消灭一千只老鼠,政府给予一百元钱的奖励。
  人从颤栗中觉醒,冒着被老鼠啃嗜的危险投入战斗。人定胜天,这才是颠覆不破的真理。
  火焰喷射器的火苗扫过,一片老鼠的尸体留在地面上……数以万计的猫,不知道从哪里以排山倒海的力量向老鼠扑去。一只黄色的猎犬迎天长啸,很多狼犬闻声而至……
  部队来了,更多的人投入到人鼠的战斗中……人鼠大战所过之地,遍地留下的只是死老鼠,不知道是顾不上还是没有兴趣,没有一个人去拿老鼠的尾巴领奖金。
  老鼠消灭了,留给人们的则是不尽的思考,怎样保护野生动物不受伤害,怎样维持生态平衡。人和动物怎样和谐相处,节约粮食,不要等到没有粮食吃的时候,才知道粮食的可贵……
  爱护环境。保护大自然……


  我真名彭乾尧笔名摇钱盆网上这两个名字都是本人。
作者 :lisufang2 时间:2016-09-16 19:47:40
  欣赏佳作,问好。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20 11:48:06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