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梦里不知身是客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08:29 点击:279 回复:2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梦里不知身是客(连载)
  

作者:钟爱今生 
  

  
  1、一个梦境

  回老家了,江西都昌一个山清水绿的世外桃源。先进了祠堂,木质的祖厅;而后去大伯父老家稍坐,老人家去年仙游,他在海口十来年行医的日子,经常对我耳提面命,教导晚辈要做个正直的人,恍若眼前。

  南山脚下,自己家的木质房子,父亲当年当赤脚老师时建的“豪宅”,曾经培育了近300年来村上第一个女师范生(姐姐),第一个本科(我自己),第一个处级干部(弟弟)。一时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你们家风水好,载秀。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豪宅”,成为了家乡的落伍“累赘”。

  爷爷来了,对我说:“千块,好孙儿,回来看我了。你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秀才,日秀公说过我们家迟早要出秀才的,祖上还出过进士吧。应该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顿了一顿,他絮叨着:“你婆婆葬的是罗汉献肚穴位上,是块好地。”

  一转眼就是春节,大年初一,外地工作谋事的青壮男女拖家带口全回这个偏僻的古老村庄了,热热闹闹,走亲访友之余无非喝酒吹捧然后打打麻将或者斗斗地主。有些儿女大些的,就顺道相亲定亲,增加几分喜庆。

  一霎那,元宵将至,大伯父突然对我说:“要上班了吧,去了海南好好干,不要给老家人丢脸;要走正道,走正道......”

  清晨七点,闹钟响起的时候,依稀记得这个梦境,是为一记。


  2、过生日
  今天是我公历生日。我有两个生日,身份证上的是公历,家人过的是农历,经常前后相差那么几天。

  小时候,在江西农村老家,每逢过小生日就可以吃到母亲煮的一碗热辣辣的面条,上面敷着两只煎的金黄的鸡蛋,因此总盼着过生日。后来走出大山,到外地读书,尤其是到天津念大学,在外省市工作,除了偶尔过次整十岁的生日,小生日就不过了。

  前两年,虚岁四十岁,远在九江的父亲,给我寄来衬衫一件和他写作出版的书,遥祝我生日快乐!我打开包裹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自己几乎忘记自己的生日,他老人家却记得这么清楚!

  这些年,除了去年爱人在南昌住院,一家三口,每年都给在上小学的儿子过生日,吃蛋糕。想给他人生中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少年之回忆。可是,我给父亲、母亲、爱人过的生日就屈指可数。

  父亲常说:等你做了父亲,就知道父亲对你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以前不太懂,这些年逐渐有些感悟,一晃就人到中年了,父亲也挨七十边上。

  每每想到这些,总是愧疚不已......


  3、家

  我小时候的家,在江西都昌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后来,父亲到镇里工作,我跟着去读初中,那时镇文化站的小楼是我的第二个家。爸爸很辛苦,每天给我们洗衣服,做菜,送饭。我们姐弟三个都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而浑然不知老爷子背后的艰辛!

  到天津读大学本科毕业刚参加工作那会,集体宿舍就是我的家。大年三十,一个人躲在宿舍,对我关爱有加的老领导杨老师邀我去她家。第一次没在故乡过春节,自己悄悄地藏起来,红着眼睛,念想着故乡的鞭炮、烟花、年味、家人们。

  我九江的家,自己的房子,没住过一次,租出去了。都是辛苦父亲打理。每次回九江,都是远远的眺望户口所在地的那栋楼。

  这次一家三口,搬来三亚的家,像是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但正如丰子恺老先生说的那样,还是故乡好。等我退休了,就回都昌岛山,那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才是我的精神家园。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2:44
  2.【过生日】


  今天是我公历生日。我有两个生日,身份证上的是公历,家人过的是农历,经常前后相差那么几天。

  小时候,在江西农村老家,每逢过小生日就可以吃到母亲煮的一碗热辣辣的面条,上面敷着两只煎的金黄的鸡蛋,因此总盼着过生日。后来走出大山,到外地读书,尤其是到天津念大学,在外省市工作,除了偶尔过次整十岁的生日,小生日就不过了。

  前两年,虚岁四十岁,远在九江的父亲,给我寄来衬衫一件和他写作出版的书,遥祝我生日快乐!我打开包裹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自己几乎忘记自己的生日,他老人家却记得这么清楚!

  这些年,除了去年爱人在南昌住院,一家三口,每年都给在上小学的儿子过生日,吃蛋糕。想给他人生中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少年之回忆。可是,我给父亲、母亲、爱人过的生日就屈指可数。

  父亲常说:等你做了父亲,就知道父亲对你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以前不太懂,这些年逐渐有些感悟,一晃就人到中年了,父亲也挨七十边上。

  每每想到这些,总是愧疚不已......

  (2016年11月30日于三亚)
  • 千颗珠

    举报  2017-10-13 07:41:08  评论

    @钟爱今生 满满滴爱,父亲为有这样的儿子幸福,儿子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其乐融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3:52
  3.【家】

  我小时候的家,在江西都昌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后来,父亲到镇里工作,我跟着去读初中,那时镇文化站的小楼是我的第二个家。爸爸很辛苦,每天给我们洗衣服,做菜,送饭。我们姐弟三个都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而浑然不知老爷子背后的艰辛!

  到天津读大学本科毕业刚参加工作那会,集体宿舍就是我的家。大年三十,一个人躲在宿舍,对我关爱有加的老领导杨老师邀我去她家。第一次没在故乡过春节,自己悄悄地藏起来,红着眼睛,念想着故乡的鞭炮、烟花、年味、家人们。

  我九江的家,自己的房子,没住过一次,租出去了。都是辛苦父亲打理。每次回九江,都是远远的眺望户口所在地的那栋楼。

  这次一家三口,搬来三亚的家,像是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但正如丰子恺老先生说的那样,还是故乡好。等我退休了,就回都昌岛山,那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才是我的精神家园。

  (2016年12月1日于三亚)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4:42
  4.【布鞋垫】

  早晨起来去上班,穿着妻新近买的皮鞋,脚板感觉有些异样。脱鞋一瞧,原来妻给我放了新的皮鞋垫。

  鞋垫还是布的穿得舒适,不咯脚。

  大约是念小学的时候,父亲还在乡文化站(后来叫镇)工作。每到周末他才有空,才能骑着自行车过十来里土路,回到农村的家和我们团聚。

  有时下雨,不方便带着我们姐弟仨帮母亲下田干农活或者上山砍柴,他就叫我们都脱了鞋,逐只仔细的检查我们的鞋垫有无磨损。

  一有旧损,他就要重操文革下放时的旧业——做裁缝!他在家里那架老旧的手工缝纫机上捣弄捣弄,不用多久我们的鞋垫就旧貌换新颜了。

  去年,在九江,他在厨房为我做饭,一边切菜一边教诲作壁上观的我:“不要看不起做这些小事,做点家务,做做饭,可以调节情绪,平和心态。”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这和他当年做裁缝、补鞋垫的人生理念如出一辙吧。

  (2016年12月2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5:28
  5.【大伯】

  大伯是去年离世的。在海口时,我和他最聊的来。他那时在海口做医生,开个小诊所。年纪大了,老睡不着,喜欢研究私彩——海南特有的娱乐项目。有时候一晚上看码不用睡觉,家里人都说我像他,经常熬夜到天光。

  父亲回九江后,有段时间生活的不太顺心。大伯也听说了一些。每次去他家闲聊时,都要劝我们,做个孝顺的人,正直的人,有德行的人。他很正,有时也会在电话中激动地训斥五湖四海的晚辈们,不讲半点情面!不像和他不太熟稔的人讲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大伯在老家那个小山村属于名人啦。他天赋很高,多才多艺,到南昌念过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的林业系,未毕业就被下放农村。在农村时,不事生产,不务正业,喜欢天天在家打扫庭院,研究医术,偶尔做做戏帽,凤冠霞帔那种。改革开放后,做过一阵带珠子的竹帘,很有些销路。后来,和父亲一起来海口,靠医术谋生。

  去年,他突然离世。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为他送行。

  每次回到海口的时候,我都会去他居住过的房子看看,仿佛他还在里屋休息。虽然,我知道这是不真实的,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

  (2016年12月4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6:35
  6.【讲鬼】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每到夏天,晚饭后,大人们劳作之余,就一手拎只板凳,一手摇把草扇,到宽阔的晒谷场那里纳凉,讲鬼。

  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和电脑。除了偶尔看古装戏或者露天电影,最受欢迎的休闲活动就是听“讲鬼”。

  讲鬼的人,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又或者读过些古书的大人。记忆中,清一色是中年以上的男性。

  讲鬼最好的当然是二伯,因为他是老三届高中毕业下放农村老家“绣地球”的,肚里有墨水。二伯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当时在小学当“赤脚”老师。每次讲鬼时,全场鸦雀无声,仿佛面对的都是他的学生。二伯讲过一段,就不肯再讲,而且每次总要留些悬念,以待下回分解。

  也有一些跑过大码头、见过大世面的人很会讲鬼。他们把外面的见闻,稍加夸张,就当做讲鬼的素材。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唯物主义者说是没有的。但我有次听完大人们讲鬼,当天晚上就亲历过一次“鬼压床”,半夜惊醒,一身冷汗。从此,讲鬼者一讲到真正的惊悚的鬼故事,我就不敢听下去,拉着姐姐和弟弟回家睡觉。

  随着时代的进化,讲鬼在老家已然不再。

  (2017年1月7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7:42
  7.【难忘的一件小事】

  人生如梦,倏然而逝,已至中年。清晨,对着镜子,看见那个有些白发的人,这是自己吗?

  年年过年,小时候,在农村,过着苦日子,伸长脖子期盼着。岁岁天天,现在,生活改善,对年的奢望已不再是美食、新衣。

  过了四十来个年,最难忘有一年的除夕夜,风雪交加,父亲神秘的告诉我们姐弟三个,带你们去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我们立马来了精神,父亲带着我们,来到老屋后的老知识分子—文科爷爷的家,让我们送上猪肉、海带、豆参。我看见,老俩口弯腰鞠躬了快90度,泪眼婆娑,连身道谢!

  文科爷爷真是命苦,民国时期的老教师,新中国了,却因文革,丢了工作,快60岁的人,还要种田!偏偏膝下只有一残疾女,哑婆,瘫痪,远嫁到湖北做菜秧,年年过年都杳无音信。

  父亲在散文中记载,文科爷爷死后,是村委会、村小组出钱草草埋葬的!

  虽然过去快三十年了,我最难忘, 除夕那夜,父亲带我们去做的那件小事。

  (2017年1月16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3 00:18:30
  8.【追忆故乡的香火厅】

  村里的香火厅重新修建完工了,明天将举行盛大的竣工典礼。

  遗憾啊,路途遥远,公务繁杂,春节假期尚未至,只能再三解释道歉。

  遗憾啊,三百多年前的徽式木建筑,七进的祖堂,古色古香,雕梁画栋,今后只能在梦中追寻。

  曾记得,每年除夕,年夜饭前,跟随父亲,牵着弟弟,齐聚香火厅的主厅,全村几百人共同祭祀先祖,三跪九拜,呜呼尚飨,鞭炮齐鸣。

  曾记得,高考那年,香火厅前门,高悬着父亲毛笔所书的斗大的遒劲魏碑:“状元府”。我们一家三代,秉承爷爷立下的“家可破,子学不可废!”的家训,卧薪尝胆,历经艰辛,创造了村里一个又一个文明丰碑,改写着村里一个又一个文化历史。

  (2017年1月17日于三亚)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10-13 07:38:09
  @钟爱今生 是 喜庆吧,不是许庆,错字了。挺好的,喜欢看这样娓娓道来的短文。好,接着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0-13 10:41:14
  @钟爱今生 喜欢这样的短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3 14:36:40
  @钟爱今生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4 20:32:45
  9 .【梦回故里】


  虽然只刚过十一点;但妻子周小梅早早就陪着快三岁的儿子先睡了。习惯晚睡的方钟文冲完凉后,来到书房,开了电脑,随意地浏览着网上的“八卦”新闻;一会儿,他有些犯困,歪靠在椅子里迷糊上了,手中的烟头悄悄地溜出指缝……
  
  方钟文轻轻地飘起来,飘起来,一个阳光明媚的雪后冬晨,他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呱呱坠地之所----江西山区那个名叫岛山的小村庄。
  “少小离家老大回”,村里新修的广场上篮球架下玩耍的小孩子们,他都叫不上名;章汉干爹牵着头老黄牛过来,向方钟文感叹道:“你家的老屋好几年没翻漏了,还不知能不能抗过这次大雪灾。你大兄弟在汕头当包工头,有没有和你联系过?去年过年时,找我要了你的手机号……这次回来,多住几天,上干爹家喝两盅啊……”
  自从到公社----后来叫乡-----里的镇上读初中,方钟文回老家岛山的次数越来越稀。历史上的诗人罗隐当年路过岛山时曾说:“狮象把门,此山必出大人。”遗憾的是,几百年过去了,昌大门庭者屈指可数到不用去扳脚指头。
  但据方钟文父亲的考据,先祖中应该出过好几位进士以上的人物,文革时被拆毁的村里大粮仓前的几个几乎沉在土里的拴马桩可以为证。他父亲还说:七进的祖堂、村四周的石头围嶂、左青龙右白虎地凸出去的山牙、背倚龙山主峰的靠山,这一切都彰显着先祖日秀公的远见卓识;后代在此世外桃源般的安宁之所已经繁衍了至少几十代;当年日本鬼子都没能进来,虽然红军匆匆长征时绕过村后的大路岭。
  方钟文探望了几位儿时的“润土”和“表妹”,又向这叔那伯这姑那姨一一敬上金圣牌香烟。当时他很诧异,古老的山村开化得神速,这些七姑八姨九婶十母,飙烟的姿势比已有十几年烟龄的他居然摩登几许。
  让他感到有些意外的还有:一起光屁股长大的“润土”们,时下一个个在卯足劲,拆了祖业起小洋楼,嫌打私家井不够阔气就安自来水塔,厌茅厕不够文明卫生就用摩托车从几十华里外拉来白洁洁光亮亮的抽水马桶;早就忘了勤俭持家、耕读世家的祖训,也不记得在外当农民工时流汗的艰辛和结不到帐时的装孙子或耍流氓状。
  没回老家前,方钟文特别渴望回趟故乡多住几天,总想逃脱城市这个“笼子”,因为城里的隐性空气日益令人窒息;可回到老家,发现这个“笼子”也与时俱进了,虽然暂时比不上城市这个“金笼子”,俨然已有些“银笼子”的气息。有几个人还懂得“木笼子”、“草笼子”的好处呢。
  十八岁那年,在县城读高三的方钟文回老家过年时,为老屋写了副春联:“依山傍水卧居边陲要地蕴集匡庐灵秀,望远登高俯瞰鄱湖都昌吞衔长江雄奇”;借着这股豪气,他在当年的高考中一举夺魁。
  庆登科宴日,七进的祖堂门楼,高悬着状元府三个遒劲的魏碑体大字,似乎告示着“岛山将出大人”的灵验。倾山的村民狂欢着,沸腾着……;村委会派人从镇里拉来放映设备,晚上全村男女老少热热闹闹地看了两场露天电影,将庆祝气氛推到了高潮。
  四年后,大学毕业的方钟文,没有选择从政,却自己应聘进了天津市风头正劲的国有企业改制的五洲集团;后来他听说当年很多市领导批条子打招呼也不一定能全部安排的。
  方钟文的这一选择,让家乡父老很是失望:他们满以为方钟文打小看起就是个读书种子做官胚子,最小也可以当个乡长镇长,慢慢就可以爬到县长县委书记的;到那时和隔山而邻的村子打山林官司时就不会总是吃亏,他们就是因为上面有人;到那时村里到镇上的黄泥巴马路就要修成水泥路,杨家坳上新修了路就是因为他们那里出了好几个大官。
  方钟文的这一选择,让他父亲也很是不理解:凭儿子的名牌大学毕业证书本本,到政府机关或者事业单位就职吃“铁饭碗”是最稳妥的;进什么企业,风险太大,万一效益不好,万一那天走下坡……但他知道,这个儿子和自己年轻时一样的犟,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但愿儿子的选择是对的,也许时代不同了,自己的观念落伍了……

  “啪”的一声,方钟文挥动右手用力地报复着那只狠狠叮咬他的蚊子,却落空了,打在了他自己的右颊上;有些懊恼的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个“回到家乡”的梦,颓然地起身收拾收拾去了卧室。

  选自本人中长篇小说:《残局----谁搞垮了亿元资产的国企?》第一章第6节

  (2009年于海口)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6 10:09:29
  @钟爱今生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梦里不知身是客(连载)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e57cdc4cf1104054a3473b0d5f36d48b-1.shtml
  帖子摘要:回老家了,江西都昌一个山清水绿的世外桃源。先进了祠堂,木质的祖厅;而后去大伯父老家稍坐,老人家去年仙游,他在海口十来年行医的日子,经常对我耳提面命,教导晚辈要做个正直的人,恍若眼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7 12:25:47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8 13:02:37
  @钟爱今生 祝贺你的作品《梦里不知身是客》荣登【天涯部落—发现】首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7-10-20 21:28:18
  @钟爱今生 祝贺老师佳作登首!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