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千零一个老头】 老王家的半个儿李玉山 5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8 15:17:05 点击: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9-08-28 15:17:19
  【一千零一个老头】
  老王家的半个儿李玉山 5
  2019-8-28
  1970年至1976间,我家居住在许昌的王月桥村许禹铁路筹建处(后来的工务段)。
  那时候家庭做饭还没有蜂窝煤(仅有少数人家自己打蜂窝煤烧),买无烟煤还得拉着架子车跑到现在的三国商贸城那时的许昌市煤建去买面煤,拉回来后还得到地里去挖煤土参和在面煤里边,和成黏糊的糊状,堆在一起,以后每天烧煤的时候就一点一点地“匝匝”再烧,再封火。
  这一系列的活都是体力活,还是个外交活(借架子车),那时候我哥参军在部队上,我和我姐我弟都还小,这些活几乎都让李玉山干了。买煤的路途往返约10公里以上。即使逐步使用起蜂窝煤,也要跑到西关的蜂窝煤厂卖煤。
  李玉山手也很巧,我家里的两辆自行车也是他负责维修和保养的,同时勾引起了我对修理的兴趣。那两辆自行车常被我大卸八块,然后再组装起来。于是相关的补轮胎,保养,换飞轮,换轮盘,接链条,拿龙之类的活我早早地就会干了。而且左邻右舍的邻居们都会找我来修理自行车,缝纫机。
  筹建处里有一个茶炉,我妈干临时工烧茶炉,李玉山也不少帮忙,春夏秋冬,早起晚上,茶炉房里少不了李玉山帮忙的身影。
  这种勤劳,这种坚持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也是一般人坚持不了的。
  这期间我们家也和李玉山家的父母姊妹们开始了亲戚般的走动着,他弟弟李玉亭开了个铁匠铺,还经常把他的白铁皮手艺活拿到我们家。
  李玉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往往一到月底就喊着“工资花完了!”,于是这几天就在我家吃饭,直到开了工资。
  尽管李玉山和我家的关系这么亲近,但是他一直都在干着他的巡道工,不像其他人有意识地接近我,是想通过我打通当副书记的我父亲,改变工种,调到好的工作岗位上去,这样的人往往会在我们家的视野里昙花一现,一旦达到了目的,他(她)们就不再和我们亲近了,很是势利眼!
  所以李玉山和我的友谊就是单纯的友谊,从没有想从其中得到点什么,尽管他比我大六岁,但是我们就这样在一起玩着,在一起交往着,家里早晚有事,早晚都是随喊随到。
  友谊深,住得近,随时喊,随时到,49年,真难得!

  ● 1970年李玉山给我们家带来一个小母狗,并给小狗起了个名字叫“黄毛”,黄毛在我们家了六年,还生了几窝小狗崽子,给我们家带来了祥和欢乐。
  ● 1977年李玉山结了婚,生有一子,他把这个儿子认给我当了干儿子。
  ● 1976年李玉山和雷江林(已经调回了武汉工作)帮助我38块钱在武汉友谊商场买了一把吉他,让我成了许昌市第一个有吉他的人。因为当时商场缺货,雷江林的退休的父亲就天天跑商场里询问,感动了商场领导。吉他是通过汉口机务段的火车头捎到了信阳机务段,再捎到许昌火车站,最后到了我的手里。
  ● 1980年我要结婚了,还是李玉山通过武汉的朋友为我买了一架“铝合金烤漆”时髦的双人床床头,还是通过火车头的辗转来到了我的手中。
  ● 李玉山的家在小铁路的东站最北头的道岔房,周边很蓼萧,他就把房子圈起来一个小院子,上班就在门口扳道岔,上下班的路途10米20米。于是他的家就成了我们这帮人俱乐部,聊天、喝酒、摔跤、习武,不亦乐乎。
  ● 电视剧《蹉跎岁月》上演的时候,我正是写小说的高峰时期,每天晚上都会来到李玉山家看电视剧,然后被电视剧里的剧情感动得跌跌撞撞地走回家。
  ● 1981年5月23日星期六,小火车站广场演电影,李玉山来找我看电影,这天我刚好收到了初恋情人的断交信,李玉山是一个见证了我的从初恋到失恋的人,他还忙活着我的结婚的事呢!
  ● 李玉山一旦回老家,他那个孤岛般的小庭院就交给我照看了,我会住在那里边,白天去机务段上班,晚上就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睡觉,在这个屋子里留下了我青春的美好的梦幻。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