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别把我往暴力犯罪的路上逼(一)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9-02-09 11:04:46 点击:6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别把我往暴力犯罪的路上逼
  别把我往暴力犯罪的路上逼,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已经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国土局的张犁打电话让我去拿确认书,临离开时张犁问我:“你好多岁了?”我说:“七十多了。”张犁说:“同意就来领钱,不同意我们就又来扯……”
  话语里无一不透露出:“小心我们拖死你……”
  本案的由来:
  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始建于1987年,此后一直是梨树湾村的村级集体企业,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万元。1996年全厂员工农转非,村委会决定撤销该企业。
  当年农转非时,征地工作人员在动员会上宣布,10人以上组织经济实体,政府按人平20平米划拨土地,我厂农转非人员当即提出申请要求划拨土地,沙区征地办的石树红同志回答我厂农转非人说:“研究以后答复你们。”
  于是我厂农转非人员重组了梨盛厂,改制为民营集体企业。而后梨盛厂的农转非人员,要求沙区征地办履行承诺划拨土地。而沙区征地办的石树红则说:“重庆市不执行划拨土地的条款。”2014年7月沙区法制办调解时,沙区征地办的石树红主任,仍然在调解时坚称,“重庆市不执行为农转非人员划拨土地的条款。”(调解时有现场记录)
  皆因我厂员工集体农转非,梨树湾村委会决定不再继续提供我厂生产场地,要求我厂限期搬迁。我厂要求沙区征地办划拨土地没有结果,于1998年在村委会的协调下,梨盛厂在梨树湾村花生堡社租赁了一块土地。因为是迁建企业,双方在租赁土地协议书上约定:梨盛厂提出申请,梨树湾村委会协助办理建房所需的手续,并协助办理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和乡村房屋所有权证。办证费用由梨盛厂承担。土地租用期50年1998年至2048年。厂房竣工后在梨树湾村委会的协助下,办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
  2002年7月1日,沙区征地办征用花生堡社集体土地,在我厂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征地办私下与花生堡社达成了房屋补偿协议。沙区征地办把我厂具有合法土地使用权证和乡村房屋产权证的房屋,当成花生堡社集体土地上的附作物与花生堡社达成了房屋补偿方案,沙区征地办并未将征地补偿方案告知我厂,也未与我厂签订任何与拆迁补偿相关的协议书。
  2003年2月20日,梨树湾村花生堡社发来通知,要求我厂法人代表前去梨树湾村签订解除土地租赁协议,本厂法人代表方才知道土地被政府征用,方才知道花生堡社已经与沙区征地办达成了我厂厂房的补偿协议。
  当时本厂法人代表察觉征地办与花生堡社达成的补偿标准不合理。当时在梨树湾村租赁土地修建厂房的有许多企业,许多企业修建的房屋都没有合法权证。本厂的厂房有证房屋900多平方米,无证房屋400多平方米,花生堡与征地办达成的补偿标准显示,有证房屋和无证房屋的补偿价格相同,因此本厂法人代表提出异议,不同意沙区征地办与花生堡社达成的房屋补偿方案。(无证房屋当时称之为违章建筑。)
  2002年沙区征地办征收的是梨树湾村的四个经济合作社的土地,并且征地工作已近尾声。沙区征地办的工作人员对本厂法人代表说:“你们厂的问题有点特殊,如果你不签字,征地工作就无法完成,不能因为你们一家,就影响梨树湾村四个经济合作社的农转非工作,你们的问题只有在拆迁房屋的时候再来解决。”
  于是本厂法人代表就在与花生堡社签订的“解除合同协议书及资产补偿分配协议书”上添加了一条:本厂厂房两证齐全,此协议没有任何补偿,搬迁时解决后再搬迁。如果没有得到沙区征地办的默认,我厂法人代表,有可能把这一段文字留在此协议书上吗?原本以为,拆迁厂房是接撞而至的事情,谁知道2003年,梨树湾村委会又通知我厂前去续签场地租赁协议。2003年至2009年我厂均是与梨树湾村委会续签的场地租赁协议,直到2010年,甲方方才变更为沙坪坝区滨江开发公司。
  2010年5月,场地还在租赁期中,滨江公司发来通知要求我厂无条件搬迁。并向沙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我厂搬迁厂房,归还土地。
  我厂提出厂房没有按文件规定的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如今要搬迁总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清楚,本厂向沙坪坝滨江公司提出,至少你们得支付我厂的搬迁损失,停工停产损失以及搬家等费用。
  沙区法院判决我厂已经获得了相应的补偿,再次要求支付没有法律依据,判决我厂无条件搬迁,我厂要求支付搬迁费用,法官李勤回答说,“沙坪坝区滨江公司和融汇温泉城都没有支付搬迁损失等费用的义务,看在你们搬迁有困难的情况下,给你两万元钱作为补助。”我厂因此拒绝搬迁。
  沙区法院判决我厂与滨江公司的纠纷仅只是场地租赁纠纷,并非房屋拆迁纠纷,判决我厂无条件交出土地。沙区滨江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我厂向法院递交了执行异议书。我厂声称判决书判决的只是土地租赁纠纷,彭乾尧对交出土地无异议,但梨盛厂的厂房在未与沙区滨江公司签订租赁协议前,厂房就存在于场地中,租赁协议对厂房的存在无异议也无文字记载。租赁协议的条款中对厂房在合同签订前和合同到期后如何处置也无文字记载,厂房的所有权属梨盛金属杂件厂,并具有合法土地使用证和房屋产权证。滨江公司与自然人彭乾尧签订的仅只是场地租赁协议,法院判决此纠纷也仅只是场地租赁纠纷,而非房屋拆迁纠纷。2012年6月4日,沙区执行庭向沙区法院提交了终止执行报告。
  2012年4月,梨盛厂向沙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要求沙区征地办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扣除已支付部分,补足不足的差额。同时要求征地办支付搬迁损失,停工停产等损失以及搬家费用。
  沙区国土局答辩声称,对梨盛厂的厂房已经依法完成了补偿,停工停产损失以及搬家等费用,包含在支付给花生堡社的款项之内的,梨盛厂再次要求支付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2012年9月27日,沙区法院采信了国土局的答辩,同时认为梨盛厂不是土地的权利人,不具有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法官认定我厂不具有请求权,认定我厂于2003年已经按民事租约获得了补偿,认定我厂再次要求支付厂房补偿和停工停产损失及搬家费用没有法律依据,驳回了我厂的诉讼请求。
  2012年10月,我厂不服沙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2014年7月16日,重庆市第一中院撤销了沙区法院的判决,并认定我厂是对安置补偿方案和标准不服,认定我厂按规定应先行向沙区人民政府申请协调,协调不成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定。
  2014年8月,我厂向沙区人民政府申请协调,也就在这时候,沙区征地办才在沙区法制办组织协调时承认,停工停产损失及搬家等费用确实没有支付,并同意按设备设施净值的百分之20给予补偿。然而在这时,我厂厂房已经在2012年8月10日,被融汇温泉城违法强行捣毁。我厂的设备设施全都被掩埋在了废墟中,直至今日,我厂的设备设施仍然在融汇温泉城的掌控之中。
  (2017年4月21日,沙区检察院受理了此案,而后沙区检察院以强拆房屋指挥者没有故意犯罪的意图支持不予立案,当时我还向沙区检察院的王光明检察官分辨,我说:“依据你们的论点,强拆房屋就永远不违法了!”王光明检察官说:“也不是恁格,如果整死了人,那还是要追究责任的!?”)。(题外话:要整死了才追究责任!)
  因为设备设施被融汇违法捣毁,我厂已无法完整的提供全部设备设施的具体数据。
  此前,(沙区征地办在2014年7月以前),沙区征地办拒不承认搬迁等费用没有支付,沙区征地办与征地实施部门,从没有任何人来我厂要求提取设备设施的具体数据。被告无中生有的说因为梨盛厂没有及时提供合法有效的设备设施数据,导致停工停产等损失没有及时得到补偿,责任该由梨盛厂承担?时至今日一直没有人来商谈补偿事宜,我厂向谁去提供设备设施的数据,没有人来现场实地勘察,我们提供的设备设施的数据有人认账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2014年10月29日,沙区人民政府协调书认定:对梨盛厂房屋的补偿是按法定标准执行的,已经履行完毕,协调书只认定搬迁等费用没有领取,并同意按……本厂不服沙区法制办的协调认定,向重庆市人民政府申请裁定,重庆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24日发来告知书,认定本厂2003年已经依法领取了补偿款,认定本厂不能再就房屋的征地拆迁补偿标准申请行政裁决。
  本厂不服重庆市人民政府的裁决,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行政诉状,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重庆市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判决重庆市人民政府2月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裁定。
  因我厂认为五中院的判决书,只涉及搬迁等费用没有涉及房屋的补偿问题。于是我厂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庭审期间,沙区征地办把梨盛厂的房屋产权证送去进行了重置价格的咨询评估。另外依据被融汇掩埋在废墟中的设备设施,评估了梨盛厂的设备设施的净值。(被告不是说因梨盛厂没有提供合法有效的设备设施数据,导致停工停产等损失没有及时补偿……被告送去评估的设备设施数据是从哪里来的?请法官明察。)
  重庆高院维持原判,认定:因本案(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判决撤销了上诉人重庆市政府作出的告知书,并责令上诉人重庆市政府在法定期限内重新作出行政裁决,故对上诉人梨盛金属厂厂房的补偿标准进行裁决系上诉人重庆市人民政府的行政职责……重庆高院驳回了梨盛厂要求人民法院径行就该补偿标准进行判决的请求。
  重庆市人民政府收到判决书后,于2015年12月10日重新作出了与第一次裁决(告知书)内容几乎一致的裁决,梨盛厂仍然不服重庆市人民政府的裁决,再次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这就是本案前期的由来。
  从沙区国土局声称征地补偿已经依法完成,到沙区征地办主动把我厂的房产证送去评估重置价格、从沙区国土局声称停工停产损失、搬迁损失、搬家等费用已依法支付给了花生堡社,到沙区征地办在沙区政府协调时主动承认停工停产等损失没有支付。
  历时四年,历经沙区法院、第一中院、第五中院、重庆高院的审理,如果没有法官的依法审理,沙区国土局不会承认他们的过失!
  如今整个案件的案情已经一目了然,梨盛厂具有土地权属证书,梨盛厂具有的房屋产权证和土地使用证上均注明,梨盛厂的房屋用途为厂房。
  被告口口声声强调梨盛厂的厂房是农房,强调补偿标准只能按农房的补偿标准,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规定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应该指的是农村集体土地上的工业用房。农村集体土地上的工业用房,只要具有土地权属证书,就该当按照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征用后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有关问题的答复》中的涉案房屋,房屋所有权人赵建要求的也是按“重置价格”的标准计算支付补偿费。重庆高院在向最高人民法院的请示中,“因现行的法律法规,对农村中商业用房无明确明细的规定……故实际操作中缺乏(重置价格)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
  请法官参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农村集体土地征用后地上房屋拆迁补偿有关问题的答复》(2005年10月12日法【2005】行他字第5号)
  由此梨盛厂认为,我厂的厂房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我厂的厂房是工业用房而并非农村农民居住的房舍,我厂厂房的补偿标准,应该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的重置价格。而不应该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九条第二款的标准补偿。(请法官参阅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九条第二款和第十二条查看其中之差异。)
  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按照重庆征地补偿安置办法规定的条款,遵照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的标准补偿我厂厂房,是被告无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农民不懂法律,只懂道理,但愿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依规讲道理?
  1梨盛金属杂件厂的厂房不是农村农民居住的农房,其补偿标准不应该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九条的规定,不应该按不属于住房安置对象的,农村农民居住的房屋的标准来计算补偿费。(法官可参阅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九条第二款。)
  梨盛厂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明确注明“梨盛金属杂件厂用地”。梨盛厂的厂房具有乡村房屋所有权证,乡村房屋所有权证上注明:“所有权人: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对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限定的构成要素: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和“其他合法权证”的企业“建(构)筑物”。建构筑物是什么,建构筑物不但只是房屋,还包括企业的水池、烟囱,围墙等(请法官查阅新华字典挵明白建构筑物的诠释)。
  被告凭什么认定梨盛厂的厂房仅只是农村农民居住的农舍,凭什么认定梨盛厂的厂房只能按农村农民居住的农舍的标准补偿,如此荒唐的认定,居然还得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的认同?
  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对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限定了两条必备的要素:(1)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2)所有权属于企业的“建构筑物”。
  梨盛厂的厂房具备这两条构成要素。
  梨盛厂的厂房符合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的条件,梨盛厂具有直接获取补偿款的主体资格。被告凭什么指鹿为马的认定梨盛厂的“建构筑物”是农村农民居住的农舍?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规定的构成要素,只要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只要“建构筑物”的所有权属于企业,就该当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敬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明鉴。(请法官参阅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九条和第十二条,区分两条规定的要义。)
  2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明文规定,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后,原建构筑物归国家所有,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处置,此条款明确规定,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后,原建构筑物,才归国家所有,才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处置。
  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补偿建构筑物,不是谁异想天开想出来的,是人民政府明文规定的,并且明文规定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了补偿费以后,原建构筑物的所有权才发生转移,没有按政策文件规定的价格支付补偿费,梨盛厂对所有权属于自己的厂房,仍然享有所有权。
  3停工停产损失、搬迁损失、搬家等费用梨盛厂一直没有依法获得,造成搬迁等费用没有及时计算支付,皆因征地部门贻误造成,此责任该当由征地部门承担。
  本案争论的焦点:梨盛厂的厂房该当按何种标准补偿,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梨盛厂是对厂房补偿标准有异议提起的行政诉讼。被告辩称梨盛厂的厂房只是农房,辩称梨盛厂的厂房其补偿标准只能按农房的补偿标准。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明文规定,征地拆迁具有土地权属证书的企业建构筑物,按“重置价格”计算补偿费,梨盛厂的厂房具有土地使用权属证书,土地使用权属证书第二页平面图上明确注明《梨盛金属杂件厂用地》梨盛厂具有的乡村房屋所有权证上明确注明用途为厂房,建设用地使用证上也明确注明用途为厂房,沙区征地办在本案庭审期间,把梨盛金属杂件厂的房产证送去进行了重置价格的评估,姑且不论沙区征地办评估出来的重置价格是否合理合法,此评估行为足以证明沙区国土局征地办认可了梨盛厂的厂房该当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的事实。
  重置价格是什么,新华字典上的注解诠释,重置两个字的要义、是重新修建和重新购置。其重置价格的测算标准:按上一年的建筑安装工程费用测算确定。
  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应该依法获得的全额补偿款至今没有得到,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的争论焦点,是应该按何种标准补偿梨盛厂具有合法权证的厂房,以及应该按何种标准补偿梨盛厂的停工停产等损失。
  沙坪坝区征地办主动把梨盛厂的房产证送去进行重置价格的咨询评估,充分说明沙区征地办认识到了2003年对梨盛金属杂件厂的厂方补偿违法违规,意识到梨盛厂的厂房该当按重置价格计算支付补偿费。
  沙区征地办出示的评估报告,更加充分的证实了以下问题。
  1沙区征地办认可了梨盛金属杂件厂的厂房,不是农村农民居住的农舍,认可了梨盛厂的厂房属于工业用房,认可了梨盛厂的厂房其补偿标准,该当按重庆市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二条规定的重置价格的计费标准计算支付补偿费。
  2沙区征地办出示的重置价格的评估报告,印证了当年征地办对梨盛厂厂房的补偿违法违规,印证了梨盛厂的厂房该当按重置价格的补偿标计算支付补偿费。
  3沙区征地办出示的设备设施的评估报告,揭穿了被告编造的因梨盛厂不及时提供合法有效的设备设施数据,导致停工停产损失没有即使补偿的谎言。沙区征地办出示的评估报告,证实了导致停工停产损失没有及时补偿的责任该当由征地实施单位承担。
  4沙区征地办提供的重置价格和设备设施评估报告,印证了2003年征地实施单位不作为和乱作为的事实。
  (2003年沙区征地办征地时,为什么不把梨盛厂的厂房的实际数据送去进行重置价格的评估,为什么不聘请评估师来勘察厂房进行现场评估?为什么要等到十多年以后的2015年才把梨盛厂的房产证送去评估?如果2003年来现场评估,完全可以依据实物,那样评估出来的数据不更真实吗?为什么2003年不把梨盛厂的设备设施送去评估,如果2003年请评估师来现场实地勘察评估,那时候完全可以评估出来设备设施的真实价值?为什么征地办要等设备设施被捣毁以后再来进行评估?以上这些难道不是征地实施单位不作为和乱作为的证据?)
  重置价格,是重新修建或者重新购置相同类型房屋的价格,重置价格不是计算支付房屋的残值,而是重新修建或者重新购置相同类型房屋的价格。
  重置价格的计算依据:根据上一年社会平均建筑安装工程费用测算确定。
  重庆市人民政府,对城镇房屋重置价格的计算标准,《在重庆市城市房屋拆迁若干费额标准》的附件“重庆市城市房屋评估标准”上,各类结构的房屋以及各种等级的房屋的重置价格,均有详细的规定。
  谎言掩盖不了事实,事实胜于雄辩,指望法官秉公执法。
  敬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平公正的依法判决!
  重庆市沙坪坝区梨盛金属杂件厂

  2016年7月4日
作者 :忠舞 时间:2019-02-09 12:04:30
  @彭乾尧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9-02-09 12:06:35
  @彭乾尧 拜读佳作,祝彭老师春节快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