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点亮心中的圣灯(代家父发)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5 17:40:14 点击:57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点亮心中的圣灯 
  

作者:刘章高  
  


  


  每个人都有心中所想,不管他想的是什么。能不能实现是另回事,一要看他想得狠不狠,二要看外因条件是否合适。所谓“我什么都不想”,那是极大的谦虚,或者是不可告人。
  我想,小时候就想,一直想到青年:也能成个作家,也能有文章入书。
  在衣食不保的年代,在如坐针毡的岁月,不求生存想作家,显然是疯子。
  后来,有了工作,就没日没夜地忙着任务。县乡两个婆,一只泥巴碗生怕被甩破。能扒下耕点“自留地”,像小偷似的躲躲藏藏。又以为作家需要罗贯中西,稍有点空又拼命看书,等胀饱了才有资格。
  现在回想,假如我有“知青”集体落户的“优越”条件,说不准我也成了都昌的“刘心武、贾平凹”之类——我心中文学的圣灯并不比他们暗淡,天赋并不比他们愚钝。
  我蜇伏着,磨砺着。无论多么艰难,甚至惨绝,我始终没有放弃,哪怕是写些随笔。在政治生命乃至物理生命命悬一线的日子,我偷偷地记着日记;为防查惩,在每篇结尾都贴上一句很“革命”的口号;唯恐抄家,我把它藏在墙斗内;又怕老鼠撕咬,拿出来用塑料布包几层埋到菜园的高墩里,上面种菜……在二十岁的年头,我的“作品”已叠至百多万字,堆起几十公分高。
  如果我把它当作他人之物,现在翻读,那是文物,是不可再造的历史记实,是滴着殷殷血泪的感情文字——似是奇异少年才有的胆略和眼光。
  没有这样的初衷,就没有后来的延续。
  我青少年家里很穷,穷得用“狗屎篼”(最粗糙的篾箕)装饭,零下十三度无棉衣读书,一双手年年冻成了脓血皮肉一片糊。但我快乐着,我是在读书。我家有别人比不上的书多,清朝、民国、共和国,祖辈、父亲、我兄弟,代代厚积。连母亲箱里,一本厚厚的十六开大书,也从清末一直陪到她寿终。我从没为穷困自卑,总以书富自喜。
  家风有惯性。我公公是清秀才,家里还有一顶带翎子的“功名顶”;我没看到爷爷,但看到爷爷写的一叠线装本书,三十二开,竖行,十几本,全毛笔小楷,如刊印一般,没一个改字。父亲民国没读上大学眼睛坏了,他给子孙留下了“家可破子学不可废”的家训。他力尽艰辛做到了,我也举鼎绝膑做到了,相信我的后代也会做到的。
  在“下海”的日子里,我把个人的写作扩展为全家写作,创设了厚厚的大开本“家庭驿站”、大厅“家庭言论板”,让大家开放地、自由地表达对大千世界和亲人之间的多维思想。这种创作,明显地揉进了文学因素。外人来订货,品味各具独到的见解,赞曰“一家儒商”。
  虽忙于商务身不由己,但我依然挤出点滴时间记下原生态的凡此种种。我知道,再好的记性不如烂笔头,即时的记录和感受,是后来无论如何追忆和塑造不能复原的。
  “文革”之后,我率领我的儿女,一步步走出去了。从岛山到土塘、到天津、到闽粤、到海南、迁九江,一次次远涉和搬家,多少书籍衣被生活生产经营用品都丢了,唯独写作札记十万里长征永不丢!
  在生活条件具备后,我不想赚钱了,不想把人生做金钱的奴隶。我还是归正首丘,享受文学的快乐。
  面对千万字的成品、半成品、随笔、草料,我心潮翻滚,有痛心,有婉惜,有烦恼,有感谢……正如《红楼梦》说:一生心血凝成字,不为玉堂金马登高梯。
  没有它,就没有今天的《紫墨红尘》。
  它之所以能一版、再版,且为出版社公费出版,国内外发行,正是看到它的历史价值和社会意义。我预料,它的颇受关注要在三十年后。
  命运的坎坷,使我进入梦想的殿堂迟到了。但也正因为坎坷,才让我有了坚实的后劲。
  我是从都昌文化中走出来的,但与都昌许多文学者接触不是很多。前段没有“大作”说话,中段又背井离乡,后段又迁离都昌。我以文学的面孔今在都昌出现似乎是突然从土里蹦出来的。以致有人把我的前作剽窃、抄袭为己文,屡屡转发而不署原创(如郭沫若与李伯农李幼农,“非遗”项目都昌鼓书,鄡阳文化考证等等),以为他不在这个园子里了。其实,所有偷菜盗果的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是看重故乡人的面子,扒不下脸皮。但愿以后再不要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下作,尊重别人的劳动,为都昌文化营造和谐洁净的环境。
  现在主编《湖光》杂志,虽然分出我不少精力,但把都昌的文化、都昌的骄子推向了全国,受到广泛的赞赏,便觉得也是为故乡做好事。
  花甲之后,我非常惜时,想趁创作高峰时多写些东西。我写了多年的散文,现在想装下更大的时空更丰富的思想,于是转写长篇。退休后,已写了九本书。我舍不得抽出百分之一的精力去宣传自己的作品,我不知道我这创作旺势能持续多久,故重当下的每一天。
  我乐见后浪推前浪,崇模季羡林的老年高产。我为许多的粗制滥造而冷眼,也为传统文化的衰败而忧心。我坚持严肃负责的写作态度,珍惜每况愈下的纸质读者的感情,不要浪费出版资源。
  文学创作本是个体行为,古今中外的许多名著都不是集团作为。我每年收到笔会、论坛、征稿、授名等各种邀请书尺多高,不少打着国字号和国际号,看上去挺荣耀的。但我知道,无非是将银子换个小牌加块玻璃。只要你参加,每赛必有奖。那些个书你送人又显得卖弄,放书架又占了空间。行内人都知道这个游戏规则了,我玩了一次就作罢,管他冠以什么“长”、什么“家”,自知该在什么位置。“四大名著”、巴金的巨作得了什么奖?邓丽君还看到那个奖就拒绝了。作品的高度不以奖名的亮度而衡量。我劝大家别分神,只顾静静地独自给心中的圣灯加油。
  文学一旦与金钱联姻,原质就变了。没有利欲的创作是纯真的,怀着利欲而写就必然要为迎就什么而离开文学的本质,不负责任地写瞎话写歪理。选择文学就注定难富,前例太多了,偶富者必是背叛了文学。文学创造的是精神而不是物质。宋朝作文学能升官,今代做生意能发财,字画有人买,没人买文章,书店卖书作者得利不及捡破烂的劳资。事先想好了,再上场,但还总有人为之痴情。为什么,人生的价值观不同,就怪那魔力般的圣灯忽闪忽闪……
  我愿与文友共勉:丰富自己的阅历,守住文学的定心,让心中的圣灯亮出故土,映照更广阔的世界。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15 17:41:04
  
作者 :樱桃2018 时间:2018-06-17 07:50:21
  @钟爱今生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新叶2016 时间:2018-06-17 07:52:16
  @钟爱今生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木仁 时间:2018-06-17 09:33:18
  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多面手01 时间:2018-06-17 09:55:39
  @钟爱今生 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06-23 11:17:48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tyrl20091210 时间:2018-06-23 21:05:45
  莫言大师季羡林,博学多才识梵文。有钱未必真幸福,仓颉造字最传神。欣赏赞同,令人羡慕!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6-23 22:26:03
  @钟爱今生 佳作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6-24 11:33:05
  @钟爱今生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点亮心中的圣灯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dfdbf555fcb245dc8c0a366083f43b23-1.shtml
  帖子摘要: 每个人都有心中所想,不管他想的是什么。能不能实现是另回事,一要看他想得狠不狠,二要看外因条件是否合适。所谓“我什么都不想”,那是极大的谦虚,或者是不可告人。。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8-06-25 15:48:27
  @钟爱今生 经典!文人自应有文人的风骨,陶公不为五斗米折腰,作为文人,也不能为了方空兄而爬格子,那样爬出来的东西,大都是糟粕。正如文中所写“文学一旦与金钱联姻,原质就变了”。为佳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8-06-25 17:07:48
  @钟爱今生 祝贺你的作品《点亮心中的圣灯》【聚焦-部落精华】首页榜上有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8-10-17 00:07:26
  @千颗珠,这篇也有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