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元散曲断章(连载)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4-25 22:16:41 点击:32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元散曲断章(1)

  应朋友之邀,我答应为散曲写一点东西,但是,我这个人生性比较拖沓,比较懒散,这个承诺,一晃三年过去了,昨天在QQ上,他责怪我:你答应的有关散曲的东西还没写一个字呢?突然就感觉有一丝丝的惭愧。说实话,不是写不了,而是真的没想写。所谓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答应的总是要兑现,所以决定,从即日起,以每天一篇的速度写完这个《散曲断章》,一家之见,难免偏颇,随手而为,就是涂鸦。

  有朋友问我:你如何理解元散曲的文化现象。其实,这样的话题是比较庞大的,一个文化现象必然承载着历史的渊源,客观地说,我所以整理这个系列,更多的还是基于我对元散曲的一种喜爱或者偏爱。在我看来,在存留的元散曲,或者戏剧之中,大量的名章名篇,所以被人们津津乐道,根本还是在于它的直白易懂,口语化,名快简介,充满着个性。

  文学一定是有遗传的,所以,从元散曲之中,不难寻觅出唐诗宋词的影子,不难寻觅出汉乐府的踪迹,当然要再往远里说,还可以找到“诗三百的遗风”。我对元散曲的喜爱,还是应当从我的大学时代,学过的那首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开始,当然这其中还有曾让我迷恋不已的元曲四大家等。

  元曲更多的是一种写实的断章,是一种对生活对民生最直接的叹息,是一种不尚辞藻,不刻意追求文字奢靡的朴实,更是一种节奏明快,极具口语和白话的表述。它继承了汉乐府的那种直抒民意的明快,却比汉乐府更直接,更写实的记录了那个时代人们的喜怒哀乐,所以,无论是元散曲,还是元戏剧,在我看来,就算是今天搬上舞台,都不会让我们有太多的距离感。

  今天我们看到的“汉乐府”大概有两个方面,一部分是供执政者祭祀祖先神明使用的爻庙歌辞,其性质与《诗经》中“颂”部相同;另一部分则是采集民间流传的无主名的俗乐,世称之为乐府民歌。而我个人认为,元散曲绝大部分是秉承了汉乐府的后一部分,那就是乐府民歌。所以,时至今日,也有人把元散曲称为“新乐府”,这在我看来是有道理的。

  元散曲的凝练,直白,直抒胸臆,在太多的名家名篇里都可以看到。诸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全文寥寥五句,二十八个字,却浓缩了强烈的情感和时空,要情有情,要画有画,这种大家之作,即便是唐诗宋词也相形见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这是一幅画,相当质感的画面,却充满着情愫,淋漓尽致的勾勒出了一幅游子思归的画面,作者简直就是一个编剧大师,看看笔下的画面,几根枯藤缠绕着几颗凋零了黄叶的秃树,在秋风萧萧中瑟瑟地颤抖,天空中点点寒鸦,声声哀鸣……,作者用了一种蒙太奇的手法,转而让我们看到一座小石桥,桥下流水潺潺,一户人家炊烟袅袅,在古道上,在瑟瑟的秋风里,一匹瘦马和它的主人走来,昏鸦有栖枝,枯藤有树绕,农家院落有着亲情和温暖,而却有一个在旅途的归人,凄惶而伤情。所以,引发了作者最后的两句叹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写景寄情,倍感凄凉。说实话,这样的散曲,估计只要是识字的就会懂。马致远用了十八个字,共写了藤、树、鸦、桥、水、家、道、风、马九种事物,一字一词,一字一景,真可谓“惜墨如金”。但是,凝练而并不简陋,九种事物名称之前分别冠以枯、老、昏、小、流、人、古、西、瘦等表现各自特征的修饰语,使各个事物都带上了鲜明的个性,又使本来互不相干的事物,在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构成了一个统一体。这种凝练到极致的本事,说实话,非常之罕见。

  有研究者说,散曲形成时间应当是在金末元初,说实话,我不太同意这种断代,因为我觉得文学是一种传承,所以,元散曲的形成不能武断的定义为就是在金末元初,因为我说过,元散曲里面很多形式和表现手法,其实都可以在汉乐府里找到,更不用说唐诗宋词了。但是,曲来自于词这没错,一定是有了词,才有了后面的曲。乐府也是一种民歌的形式,而散曲当然有歌的成分在其中。

  语音一直是一种流变状态的东西,千百年过去后,我们今天的语音音节和古代发生流变是必然的,所以,这也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如今我们读一些古代的诗词感觉韵律不对。

  当然金代的词已经出现曲的特点,倾向俚俗、率直、诙谐、浅白。金词对大量北方俚歌俗调的吸收,金词中的许多词牌实际上已经是亦词亦曲,很多词在文学风格上已经接近后代的曲。这大概算是为元散曲的形成做了更进一步的文化铺垫吧。

  金末元初文人没有科举取仕这条路可走,加上避世——玩世的社会思潮的影响,他们出入秦楼楚馆,而大量名妓会制乐府、唱曲,她们将民间的歌曲大量修改、传唱。文人与她们诗酒相乐、丝竹相和,久而久之,必然导致民歌时调与文人创作的结合。口耳相传的文化现象,是一种文化传承之中最具生命力的现象。而在这种传唱之中会不断的被演绎,被发挥,被继续创造。这就好比我们今天的“流行歌曲”的道理一样。

  宋金时期,北方少数民族的入主中原,也必然带来他们的文化习俗,所以胡曲番乐也就顺理成章的和中原文化交融结合,这大概都为散曲的形成做了最好的文化基石。

  所以,我认为我们今天看到的元散曲,其实是一种歌曲,如今我们只能遗憾的看到歌词,而无法聆听其曲。正因为是歌,所以它力求口语,明快,简单,上口,而不是隐晦,艰涩,曲折,含蓄。

  后人把散曲的结构分为:小令,中调,长调。曲大致分为两种:一种进入戏剧的唱词,是戏曲,或称剧曲;另一种是散曲,是属于广义的诗歌。散曲没有动作、说白,只供清唱吟咏只用,包括套曲和小令。

  元散曲在语言运用上有一定的格律,而在表述上更多的采用的是“赋”的形式,同时它的押韵也并不死板,经常灵活多用。但是,我们现在说元散曲更多的还是从内容上说的多一些。

  文学是属于时代的,所以,即便是今天看元散曲,也不能忽略它的产生,其实是与那个时代息息相关的。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些有关元散曲的出版物,大都是“去粗取精”了,很多被斥为“糟粕”的散曲在传承过程中,被别有用心的遗弃。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4-26 07:28:54
  学习!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4-27 07:15:58
  元散曲断章(2)

  说到元散曲人们似乎多津津乐道于“四大家”,当然,这四位作为元代散曲的扛擘之人,我并无异议,但是,我一直觉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很多有关元散曲的文字和探索,基本都是绕着这“四大家”去做文章的,因而就自觉不自觉的把众多散曲的非名家的作品,有意无意的忽略或者放弃,这是一种很令人痛心的文化漠视,因此,我在这个系列里,愿意用一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方式,把更多的笔墨,落在那些或许我们不太熟悉的散曲和它的作者身上。

  究竟如何去看待一个文学作品,按照传统的分析模式,无非是从它的思想性,艺术性的角度去解析它,其实就算是今天,我依然觉得这种分析是一种很正确的方法,因为道理很简单,任何存留在世的文学组作品,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曲,无论是戏剧,还是小说,无论是杂文还是语录,都注定带有创作者的情感在其中,这是无法回避的现象。任何一种成功的文学形式,都必然带着作者的思考和情感,散曲自然也不例外。

  看散曲会感受到它的明快,俚语,感受到它的直白,快意。我在上文已经说过,金元时代,是北方游牧民族大范围进入中原的时代,北方游牧民族的生活习俗,文化嗜好必然要带入,而它们又在历史的时光里,和地方文化碰撞,交融,乃至形成新的文化现象。其实,不管你承不承认,在我看来,元散曲更多的还是北方文化,语言习惯多一些。

  但是,作为曲,它必定不能忽略一个作为曲的基本特性,那就是简洁,易于上口和易于记忆,更带有明显的音节变化,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韵律,元散曲不同于唐诗,不同于宋词,其根本还是在于它看似长短句,却也有着自己的规律,而在音节音律上更不含糊。所以,无论是读起来,还是唱起来肯定有抑扬顿错,婉转悠长的感觉。可惜那个时代没有任何能记载音响的东西,我们无法听到元散曲最真实的声音。

  史学界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金元时代没有科举考试,其实在我看来这大概是一种误读误解。作为“国家干部体系”建设的重要的一个人才储备和来源,科举是统治者们不二的选择,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任人唯亲,一人得道鸡犬飞升的现象。

  众所周知,科举制度是隋朝以后各王朝设科考试选拔官吏的制度,系由分科取士而得名。公元587年,隋文帝杨坚废除世族垄断的"九品中正制",设志行修谨、清平干济二科。炀帝杨广时始置进士科。唐代于进士科外,复置秀才、明法、明书、明算诸科,又有一史、三史、开元礼、童子、道举等科。至武则天时则天本人亲行殿试,并增设武举。其由皇帝特诏举行者,称为制科。一般的史学著作或工具书,在谈到科举制度时前举唐、宋,后举明、清,很少提到元代,遂给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元代根本就没有举行过科举考试,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

  元代究竟是否举行过科举考试,我们还是应该让《元史》来说话。

  《元史•选举志》:“太宗始取中原,中书令耶律楚材请用儒术选士,从之。九年秋八月,下诏令断事官术忽斛与山西东路课税所长官刘中历诸路考试,以论及经义、词赋,分为三科,作三日程,专治一科,能兼者听,但以不失文义为中选。其中选者复其赋役,令与各处长官同署公事。得东平杨奂等凡若干人,皆一时名士。”

  太宗即元太宗窝阔台,太宗九年即公元1237年,耶律楚材是蒙古时代一个最为有名的贤相。这段历史告诉我们,蒙古立国之初确实行过科举考试,考试中选者享有免除徭役、赋税,与长官同署公事的权利,并且点出了第一批中选者中的榜首杨奂的名字。

  也许有的人要斤斤计较蒙古帝国与元帝国之间的区别,认为开科取士的是蒙古,元代根本未曾开科取士,这话也不对。

  《元史•选举志》:“元世祖至元四年九月,翰林学士承旨王鹗等请行选举法。远述周制,次及汉、隋、唐取士科目,近举辽、金选举用人与本朝太宗得人之效。以为负举法废,士无入仕之阶,或习刀笔以为吏胥,或执仆役以事官僚,或作技巧贩鬻以为工匠、商贾,以今论之,惟科举取士最为切务……帝曰:此良法也,其行之!中书左三部与翰林学士设立程式,又请依前代立国学,选蒙古人诸职官子孙百人,专命师儒教习经书,俟其艺成,然后试用。”

  从上边两段简单的历史文字介绍里可以看到,其实无论是金代还是元代都是有科举的,但是,为什么造成史学界的一种认识模糊吗,认为金元时期没有科举,我可能理解为金元时期统治者可能不重视科举,就像我们现在的大学,年年开考,金元时期是否有可能经常性的不按理出牌,不按时科举呢?而且上边的这段文字也看得出来,蒙古人入主中原之后,他们的科举重点还是提拔蒙古部族干部。当然,这就是我的一种假设,至于到底真相如何,那都是史学家的事情,鉴于本文非研究科举,所以在此带过,但是,有一点带不过,那就是我不认同金元时代没有科举的说法。

  我所以用这么一段篇幅来说金元科举,并不是我对这个科举如何感兴趣,而是我对那个时代那些怀揣着济世情怀,报国之志,却报国无门的莘莘学子们深表同情。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君王,经常就把科举扔一边了,遇到了歧视汉族的蒙古君王,大量的中原适龄学子们,秉烛夜读,头悬梁锥刺股,就为了门第风光那一刻,却梦想破灭了,怎么可能不感到绝望和失望?那会儿也没有别的玩法,只有青楼花柳,只有酒肆醉乡,哥几个只好去哪里了。

  古代妓女多有才气,琴棋书画精通者不乏其人,苦闷的文人骚客,遇到了美目巧笑的佳人,吟词诵曲,推杯换盏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双调.水仙子】夕阳西下水东流

  夕阳西下水东流,一事无成两鬓秋。伤心人比黄花廋,怯重阳九月九,强登临情思悠悠。望故国三千里,倚秋风十二楼,没来由惹起闲愁。

  这首小令,大概就是那个时代失意,惆怅乃至绝望的文人骚客们最真实的写照了。

  当然,文人骚客之中不乏牛B的主儿,看看下面这位:

  【小石调】归来乐

  动不动说甚么玉堂金马,虚废了文园笔札。只恐怕渴死了汉相如,空落下文君再寡。哈哈,到头来都是假。总饶你事业伊甩,文章董贾,少不得北邙山下。哈哈,俺归去呀。

  这哥们算是看开了,去你娘的名利,去你娘的文章,很潇洒。

  (另注:有朋友问我何为“断章”我说就是随便起的一个名字,写到哪里算哪里,这个系列完了,我可能还云山雾罩元杂剧,那正好,就是“取意”合起来就是断章取意。)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4-28 06:41:32
  元散曲断章(3)

  作为一种能存留一个乃至几个时代,影响并左右着无数人的元散曲,所以有着深厚的生命力和传承力,究其根本而言,在我看来还是基于散曲这种文学形式的自由,简单,不拘一格,朗朗上口。

  元代最突出的两大文学成就,元散曲和元杂剧所以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注定被浓妆淡抹,被无数的文人墨客称道,说到底还是它无论是在表现形式上,还是思想内涵上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贡献。

  丰富的散曲曲目,灵活的表现形式,交织在元代兴起的另一文艺形式“元杂剧”其中,而戏剧本身就有着涉众性的特点,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元散曲很多篇章都可能来自于元杂剧其中。而元杂剧也可能吸收了元散曲的特点,在它的台词,唱腔里注入了元散曲新的生命力和活力。

  文学有一个不休的生命力,那就是它来自于口耳相传。我曾经在内蒙听过一段草原一个年近八十的蒙族老牧民唱的史诗《嘎达梅林》,坐在蒙古包内,听着低沉却能穿透心扉的马头琴,听着老人浑厚而沧桑的演唱,恍然间仿佛错落到另一个时空,看到“风吹草地现牛羊”的大草原上,万马奔腾,看到了蓝天白云,看到了长河旖旎。陪同我们一行的蒙族兄弟告诉我们,老人的这一段《嘎达梅林》就是传说中的这部史诗之中的一些遗失了的篇章。虽然我听不懂蒙语,但是,听着深沉的马头琴,看着老人专注而沉溺的深情,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文学的生命力,和它最原始的这种口耳相传的能力。

  我在上文说过,元代散曲的产生,与北方游牧民族进入中原有着很大的关系。而北方游牧民族统实行了统治之后,必然要把他们的文化习俗,语言习惯,表现手法等诸多因素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或者左右到中原,而这种文化现象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少见。首先这源自于统治者的个人喜好,生活习惯,同时也源自于统治者本身的哪个民族的文化扩张性,和侵略性,以及征服性。

  可以肯定的是金元时期的统治者们,可能喜欢江南丝竹,喜欢江南烟柳,喜欢江南女人,却一定不喜欢江南的吴音软语,所以,进一步推演到中原也是这样,我们今天看到的元散曲的语言习惯,基本都是简单,是直白,是俚语,所以,写到这里我就在想,如果李商隐们生在了元代那该是何等的痛苦。因为他们那些曲意晦涩,用典繁杂的诗篇,很可能被喜欢直来直去的元统治者们视为“狗屁”而打入冷宫。

  一个马背上的民族,从成吉思汗起,历经十五代帝王,存留了163年,本身可以肯定的是它的文化移植性,嫁接,融合都是不容质疑的。元朝的疆域空前广阔,今天的新疆、西藏、外蒙古、云南、东北、澎湖及南海诸岛,都在大元统治范围之内,还包括西伯利亚大部分,东到白令海、锡金、不丹、克什米尔东半部、缅甸北部、泰国北部、老挝、朝鲜东北部。领土面积超过2200万平方公里(一说超过4000万平方公里),是整个地球历史上疆域最庞大的国家。

  看过八三版《射雕》的人都应当记得其中的主题曲和片尾曲,非常符合蒙族人,或者叫做北方人的语言习惯,符合那种情境。

  元散曲是不太在意什么格律的,所有的曲目形式格律要求都是后来人在整理的时候,硬性加上的。因为曲的本意不在说,而在吟诵,在唱。因为是唱诵,所以其实在格律上并非要非常严格。也可以简单地说,现在的元散曲,极有可能就是那个时代人们所唱的“歌曲”所存留下来的“歌词”。非常有幸的是,尽管元代统治者们也很霸道,也很强势,但是,至少从存留下来的史实上看,他们并没有组织元代子民集体“唱散曲”,或许在成吉思汗也知道,这种劳民伤财的玩意儿,百姓们伤不起。

  元散曲可以说囊括了那个时代所有的生活场景,简单的说,写景状物的有,感怀抒情的也有,怀才不遇的苦闷有,得意忘形的也有,情趣小令,青楼烟柳,嬉笑怒骂,伤情忧国,可以说,从仅存的元散曲之中这些都能看得到。

  成吉思汗和他的孙男娣女们,大概非常喜欢这种“散曲”,历经十五代传承,没有消亡,愈发丰富,所以说,帝王的个人喜好,可能决定一种文学形式的走向。往前追,秦始皇统一中国,却要焚书坑儒,因为始皇帝担忧读书人可能危及他的位子,所以不仅要焚书,更要把那些自恃为儒生的读书人活埋掉,这就是对文化的不同理解了。所有后有诗人章碣叹息:

  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忙活什么啊始皇帝,人家刘邦项羽都不是读书人,不读书也一样造反起兵。

  【失宫调牌名.大雨】

  城中黑墨,村中黄潦,人都道天翻瓢了。出门溅我一身泥,这污秽如何打扫?东家壁倒,西家壁倒,窥见室家之好。问天公还有几时晴,天也道阴晴难保。

  读这首散曲我很有点捧腹,语言生动的刻画出一个在滂沱大雨之中,溅了一身泥巴的行人抓狂的样子。想起不久前“帝京”看海,再结合这首小令别有一番味道。

  【越调.柳营曲 范蠡】

  一叶舟,五湖游,闹垓垓不如归去休。红篸滩头,白鹭沙鸥,正值着明月洞庭秋。进西施一捻风流,起吴越两处冤仇。趁西风闲袖手,重整理钓鱼钩,看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首曲子,是吟咏历史人物范蠡的,写出了他功成而退的心情,也写出了作者对范蠡的那种崇拜。曲子的语言非常直白,非常明快。

  【双调.水仙子 喻纸鹞】

  丝纶长线寄天涯,纵放由咱手内把。纸糊披就里没牵挂,被狂风一任刮,线断在海角天涯。收又收不下,见又不见他,谁知他流落谁家?

  表面写了一个放风筝的人,在风筝被大风扯走之后的无奈和失落,其实蕴含着一种相思的情愫在其中。不能不说,这就是一种十分口语化的曲子,简单明了,直接达意。

  【双调.水仙子 鸾凤不如鸡】

  退毛鸾凤不如鸡,虎离岩前被兔欺,龙居浅水虾蟆戏,一时间遭困厄。有一日起一阵风雷,虎一扑十硕力,凤凰展翅飞,那期间辨别高低。

  这首散曲,显然是一个怀才不遇人的激愤之作。而且从现在的而语言习惯上看,也不符合韵律,这大概就是语音流变了。很生动形象的刻画出了一个怀才不遇,志向高远的“愤青”形象。

  【正宫.醉太平 讥贪小利者】

  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鸳鸯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刮脂油。亏你老先生下手。

  这首散曲嘲讽贪得无厌的人,可谓入木三分,十分形象生动。想一想这样的散曲在元朝的街头巷尾传唱,如同今天的流行歌曲,统治者听了也一定不自在。
作者 :同源2013 时间:2017-04-28 08:09:39
  @明月彩云 点赞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04-29 01:05:49
  @明月彩云 点赞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4-29 05:28:20
  元散曲断章(4)

  诗言志,歌咏言,是对诗比较精到的概括,而诗从何而来,自然来自于生活,来自于人之间的交流,来自于人的情感表述,而这种情感表述极有可能就是歌,所以,文学界有一种说法,人类最早的劳动号子有可能是诗歌的起源或者是起码的一种因素。

  歌者,抒发情感,表情达意,用词精炼,不受拘束。所以,歌才有着比任何一种文学,文艺形式更旺盛和持久的生命力和传承性。我说过,元散曲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曲目,基本都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歌词,想一想元代人们,颂歌这种事情居然也是一种很普及,很常态的文化现象,不能不叹服元代统治者其实在文化上并不专制,或者起码是一种宽容。

  而这些歌咏之作,除了民间百姓喜欢,更有苦闷失意文人,青楼烟柳女子。但是,总体感觉,元统治者未必喜欢,因为在元散曲里充斥着太多的愤世嫉俗,嘲讽时政的作品,中国古代王权意识里最大的致命伤就是“耳顺”,对逆耳之言肯定打压。所以,我认为,这些元散曲更多的就是在下层人民,下层社会流行,而不被统治者认同和喜爱。正因为它来自于下层,所以它直白,所以它充斥着口语,所以它不讲究遣词用句。其实这种语言风格,迄今我们依稀可以从“秦腔”“信天游”“花儿”等等这些民歌形式里寻觅到影子。我尤其觉得,在陕西,河南中原一带,这种元散曲文化的影响力是一直很明显的。

  破长风猎猎铁骑,
  开疆场万里崎岖,
  定中原万方归一,
  叹英雄黄土依依。

  我用这一首小诗表述我对元朝的一种慨叹。其实成吉思汗并不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浑人,能创一段江山,铸就一段历史传奇,没有点治国方略,怎么可能让疆土安定,百姓臣服?

  作为一个蒙古族建立的政权,在经过对欧亚非广大地区的征服后,在文化思想领域也主动或被动地吸收集合了多种文明长处,因此,整个元朝统治时期充满了“汉法”与“色目法”的主导地位之争。元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朝代,不仅在中华文化史上发挥了承上启下的作用,而且在诸多领域出现了新的飞跃,推进了中国多元一体文化的发展进程,开创了中国各民族文化全面交流融合的新局面,对中华文化的繁荣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元朝中西经济文化交流的空前繁荣,使不同地区、国家和地区间的经济文化双向交流加速。中国的火药、指南针、印刷术传入阿拉伯和欧洲,推进了这些地区的文明进程。阿拉伯的医学、天文学、农业技术,欧洲的数学、金属工艺,南亚的雕塑艺术等传入中国,促进了中国古代文化的丰富和发展。

  孔子在元代被封为“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使其美誉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孟子等历代名儒也获得了崇高的封号;元代在蒙古史上首次专门设立“儒户”阶层,保护知识分子,“愿充生徒者,与免一身杂役”。所以,成吉思汗也算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君王之一了。

  元代的书院达到400余所,州县学校的数量最高时达到24400余所。但儒生在元代也受到了极大的歧视,甚至在民间有“九儒十丐”的说法。忽必烈主张“应天者惟以至诚,拯民者惟以实惠”,强调“务施实德,不尚虚文”。在人才选拔上强调才干,而不单纯是“以文取胜”。

  所以,大汗忽必烈,注定成为中国古代历史进程之中很浓重的一笔。

  元代时期,北方部族入主中原后,所带来的文化习俗是多样化的,其中有一种乐器至今我们依然看得到,那就是“三弦”,很显然这种乐器直接的用途就在于它多用于说唱艺术,而说唱又恰恰就是元散曲的特性之一。

  元散曲真实而不做作,多是率性而为,很有点大实话的味道。没有多少华丽的辞藻,但是朴实的语言后面,蕴藏着机智幽默的大智慧,蕴藏着敢爱敢恨的思想情感,蕴藏着平实朴素的观察,蕴藏着不尚雕琢却丰富的表现力,这才是元散曲所以被人们喜爱的根本原因。

  从《诗经》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元朝的无数吟咏别离,追求男欢女爱的散曲,我们的文学传承之中,爱的主题始终不离不弃。如果说从《诗经》里读到的是一种缠绵形象的爱情,那么在元散曲里更多的是一种大胆直白,不绕圈子的表述,这是典型的北方文化的特性。

  【双调.水仙子 相思】

  秋风飒飒撼梧桐,秋雨潇潇响翠竹,秋云黯黯迷烟树。三般儿一样苦,苦的人魂魄全无。云结就心间愁闷,雨少似眼中泪珠,风做了口内长吁!

  这是一首典型的元散曲的相思之作,但是全文却看不到一个相思的字眼,用的都是活生生的比喻,把相思的浑情苦情贯穿始终。

  【双调.水仙子 怨别离】

  凤凰台上月儿沉,一样相思两处心。今宵愁恨更比昨宵甚,对孤灯无意寝,泪和愁付与瑶琴。离恨向弦中诉,凄凉在指下吟,少一个知音!

  这首也是描写离愁别绪的散曲,画面感十分强,把一个面对心爱的人即将离去分手的人的心态刻画的非常生动,寥寥几十个字,充满着离愁别怨,充满着无奈的叹息。

  元散曲很多篇章都是描写田园生活的,词语精妙,生动有趣。

  【越调.天净沙 闲居杂兴】

  近山近水人家,带烟带雨桑麻,当役当差县衙。一犁两耙,自耕自种生涯。

  就这么二十几个字,就把一个辞官回乡务农,悠然自得的人的生活状态交代的活灵活现,真实感人。

  【双调.雁儿落过得胜令 归隐】

  闲来无妄想,静里多情况。物情螳捕蝉,世态蛇吞象。直志定行藏,屈指数兴亡。湖海襟怀阔,山林兴味长。壶觞,夜月松花酿看,轩窗,秋风桂子香。

  一个看破红尘的人,一个决定归隐的人,一个逃避尘世俗扰的人对隐居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写的也是很到位。

  读唐诗的时候,记得十分钦佩白居易的《琵琶行》,但是,看看下面的这首元散曲你会别有一番滋味。

  【越调.寨儿令 听筝】

  酒乍醒,月初明,谁家小楼调玉筝?指拨轻清,音律和平,一字字诉衷情。恰流莺花底叮咛,又孤鸿云外悲鸣。滴碎金砌雨,敲碎玉壶冰。听,尽是断肠声。

  相比于白居易的“大珠小珠落玉盘”,这首散曲的句子丝毫不逊色。

  描景状物元散曲照样不输唐代山水诗,再看这首【中吕.红绣鞋 秋日湖上】

  红叶荒林酒兴,黄花老圃诗情,柳塘新雁两三声,湖光扶不定,山色画难成。六桥风露冷。

  数一数这其中有多少质感的画面,秋风之中的红叶荒林是一景,而林中还有一座酒肆,菊花园圃是一景,却还有诗人摊着纸卷诗兴盎然。再看柳塘是一景,柳塘里却传来稚雁的啼鸣。美色的湖光让诗者画者不知该从哪里落笔面对山水十分为难,因为还有一景,六桥畔夜深沉,秋风寒露。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7-04-29 12:39:35
  @明月彩云 能够对元散曲理解剖析得如此深透,足见作者文化修养颇高。细读本佳作,获益颇多,十分感谢!点赞!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4-30 22:16:52
  元散曲断章(5)

  看中国古代文学史我们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那就是从元之后,明之初。中国文学从明代开始,进入了一个几乎“全话本”的时代,而诗词歌曲就此沉寂,相对于诗词曲,几乎没有文学成就可言。大量的话本小说,雨后春笋,破土而出。而唐诗,宋词,元曲多出现在话本小说里面,成为主人公的吟咏之作,或者是作者用来诉情状物,但肯定不是主要的东西。对这种文化现象,我一直深感困惑,尽管这期间也不乏诗词曲的优秀篇章,但是,就其数量和本质而言,显然是无法比肩唐诗,宋词,元曲的。但是,从明代开始,大量的话本小说却成就了文坛的另一道风景。

  元散曲在不到二百年的时间里,呈现着“井喷”之势,存留在世的数量也不算少。这个文化现象,至少反映出,散曲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它在元代是被市井百姓喜闻乐见,而且口耳相传,唱熟了的一种东西。

  相比于唐诗的那种璀璨,宋词的那种华丽,元曲在我看来更多展示出来的是一种朴素和平实,曲目多,语言十分精炼,却又极其传神,这些元散曲的基本特征可以看出来,元散曲的大众化和普及率在那个时代一定是相当之广泛的。正因为元散曲的大众化,民间性的特质,决定了它形式的多样化,表现手段的不拘一格。从断句习惯上看,一个字可成句,十几个字一口气也可成句,没有唐诗宋词的对仗及格律的呆板限制,所以元散曲更多给人一种随心所欲的感觉。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着穿越时空,回到那个时代,熙攘的元大都,闹市区,时不时的传来人们率性而歌的场景,这些歌者之中,有失意的文人,也有烟花之女,还有政府小吏,更有市井百姓,有纵情山水,亦有寄情风月,有愤世嫉俗,亦有忧国忧民,有苦诉离情别意,亦有男欢女爱。用时尚的网络流行语应当这样表述:

  元朝人们很快乐,自觉自愿唱散歌,当真很愉悦。

  语言本身是存在着相互左右和影响的,当北方游牧民族进入中原之后,忽必烈不仅仅把它帝国的版图扩大了,更多的显然是把他的思想,他的文化习俗也嫁接了过来,成吉思汗不是一个单纯的武夫,所以他懂得要把大儒孔子尊崇起来,他要用孔子的仁义礼智信的思想方略去治国平天下。

  我在上文里说过,元朝的一种乐器,迄今为止我们依然看得到它在运用,那就是“三弦”,不要一说起“三弦”,就想起赵本山小品里的那个瞎子摔三弦的段子,其实,这种乐器就是说唱艺术的最实用,也是最寻常见的东西。后来成为说书人,或者现在小品的道具了。三弦又别名“弦子”我国传统弹拨乐器。柄很长,音箱方形,两面蒙皮,弦三根,侧抱于怀演奏。音色粗犷、豪放。可以独奏、合奏或伴奏,普遍用于民族器乐、戏曲音乐和说唱音乐。

  早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灭六国完成统一后,就征发黎民百姓去边疆修筑有名的万里长城,为了调剂繁重的劳役,我国北方各民族人民,曾把一种有柄的小摇鼓加以改造,在上面栓了丝弦,制成了圆形、皮面、长 柄、可以弹拨的乐器,当时称为“弦鼗”。 这就是三弦的前身,最早在北方边疆的军队中使用。和江南丝竹乐器不同,这种乐器本身就是简单,这也颇符合它的用途。

  虽然并不能证明,三弦就是北方部族带入中原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三弦是北方游牧民族常用的一种乐器,它在中原广泛的推广,大概至少是和元代有一些关联的。其实在我看来,三弦在中原的出现,一定多用于说唱这个形式,而当大量的散曲出现的时候,三弦在元杂剧和元散曲之中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

  我在这个系列里也说过,我一直觉得,元代散曲大量的作品其实还是在北方地区多一些,显然这就是文化的地域性所造成的。不同地区的语言习惯,语言表述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口语化的元散曲所以被人们津津乐道,还是在于它本身的那种涵盖了元代生活方方面面,生动活泼的文化特质。

  在所有的文化现象研究之中,我比较讨厌的一种文化研究,那就是“文化比较”,在我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关公战秦琼”的研究,我坚持认为,不同时期的文化不存在可以比较的东西,道理很简单,因为不同时期的文化,是由那个历史时期本身所决定的,那是一种完全属于那个时代的文化现象,你非要把它扯到一起去比较,去牵强,这种研究本身就很“无厘头”。但是,文化是有遗传的,当然有继承和扬弃,这个本身不矛盾。可是你非要把唐诗,宋词,元散曲,明清话本都扯在一起去比较它们的所谓孰优孰劣,这在我看来没有可比性。唐诗是中国旧体诗的巅峰,宋词是中国词牌的集大成,元散曲则是一个时代的喜怒哀乐,没必要生硬的扯在一起。虽然不排除它们之间的关联,但是,确实没有可比性。李白杜甫白居易未必认同苏轼,陆游,辛弃疾,他们要是听了元散曲大概也会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东西?

  我在阅读大量的元散曲的时候,有一个深深的感觉,那就是元代的人们,其实生活的很达观,没有太多的做作,所以才能有这许多精妙的散曲,即便是面对功名利禄,元散曲里也照样呈现着非常洒脱的心态:

  【双调.水仙子 叹世】

  时人个个望高官,位至三公不若闲。老妻顽子无忧患,一家儿得自安,破柴门对绿水青山。沽村酒三杯醉,理瑶琴数曲弹,都回避了胆战心寒。

  这首散曲的作者心态不是一般的好,对功名非常蔑视,也看透了官场的尔虞我诈,所以宁愿一家过“破柴门对绿水青山”的日子,回避官场的令人胆战心寒。写着就想起我许多年前看过的一首小诗“逢时把酒且高歌,须信人生有几何,万两黄金末为贵,一家安乐值钱多。”人活一种心态。

  再看一个贫贱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主儿:

  【中吕.山坡羊 道情】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苍箪飘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这人非常之牛,看透了世相,绝不沆瀣一气,宁愿过着颜回的一箪食,一瓢饮的清贫日子,而气节不改,威武不屈。

  视功名利禄如粪土,元代清高之士不乏其人:

  【双调.清江引 题悄】

  南山豆苗荒数亩,拂袖先归去。高官鼎内鱼,小吏置山中兔,争似闭门闲看书!

  仕途算个球啊,老子不玩了,家里的地还等着种不能撂荒呢。高官算个什么啊,就是人家养的观赏鱼,小吏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在大网之下的兔子,这工作多没趣,那里赶得上老子悠然自得的读闲书。

  元散曲里诉说离愁别怨,相思期待的是有很多精彩篇章的,只取其中一二就可管窥全貌。

  【中吕.红绣鞋 秋望】

  一两字天边白雁,百千重楼外青山。别君容易寄书难。柳依依花可可,云淡淡月弯弯。长安迷望眼。

  这是一种后来被成为比兴的手法,很形象的描述了一个闺中之人思念郎君的哀怨和愁绪。有情有景,入木三分。

  【越调.天净沙 晚步】

  吟诗人老天涯。闭门春在谁家。破帽深衣瘦马。晚来堪画,小桥风雪梅花。

  这是一首女子送别夫君的曲子,非常凄苦,两地相思,却无计可施,情真意切,画面很感人。我一直对元散曲所体现出来的画面质感十分钦佩,作者真的是观察和洞悉能力很强。

  【双调.折桂令 西陵送别】

  画船儿载不起离愁,人到西陵,恨满东洲。懒上归鞍,慵开泪眼,怕倚层楼。春来春去,管送别依依岸柳。潮生潮落,会忘机泛泛沙鸥。烟水悠悠,有句相酬,无计相留。

  把离别之曲写到这个境界,真的是让人叹服。寂寞凄凉,缠绵悱恻,声色画面应有均有,情感表述充沛而自然,散曲唱到这个境界,估计无论是歌者还是听者都会泪流满面。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5-02 08:57:20
  元散曲断章(6)

  文学即人学,不同时期的文学作品,反应出来的一定是那个时期的人们生活习俗,喜怒哀乐,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任何一种文学形式是游离于人类生活之外的。所以,任何所谓的“纯文学”,完全是一种臆断。因为你的文字,无法割裂和那个时代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试图用尽量通俗的文字,去阐述我对元散曲的理解和偏爱,我的一个朋友在陆续看了这个系列之后,对我用“断章取义”的写法,随心所欲的对元散曲的观点,既感到意外又感到有些意思。他认为我的这种并不按着套路出牌的思维模式,可能源自于我本人思维的发散和不修边幅。其实,用什么方式,怎么写这些在我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自己想说的观感说出来,这就足够了。又不是学术研究,又不是专业治学,大可不必那么古板认真。当然,都是兴趣之作,未免偏颇,一家之言而已。

  我这个人修养不是很高雅,所以,对元散曲这一类的文学形式就格外喜爱,我一直觉得,这种充斥着俚语方言,甚至就是大白话的散曲,可能上不了大雅之堂,算不上阳春白雪,但是至少是朴实,是真实,是不做作,是大众化。上海东方卫视有一档很火的节目,《中国达人秀第二季》其中的那个很火的菜花甜妈,所以火,在我看来是因为她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的所谓的“经典”,而且演绎到了一种极致,确实很“达”。

  在写这个系列的时候,其实我一直绕不开元杂剧,因为其实大量的元散曲是来自于元杂剧之中的,这些作为杂剧当中的散曲或者叫做“台词”,经过元杂剧这种文学形式被传唱,存留,被人们喜闻乐见。

  我在昨天说了一句调侃,“元朝人们都很快乐,自觉自愿的唱散曲”。其实,相比于当今流行的所谓“唱红歌”而言,谁又能说当年元朝的子民中间,不是风靡和流行着各类散曲呢?当然这些散曲的内容肯定五花八门,形式又肯定灵活多样,尽管我们充满着遗憾的听不到元散曲最真实的声音,但是,从存留下来的这些元散曲的文字,我们确实不难想象和推理出,元散曲在元朝的普及和涉众。

  元散曲的提法最早见于文献,是明代朱有墩《诚斋乐府》,此书所说的散曲专指小令,不包括套数,明代中叶以后,散曲的范围逐渐扩大,把套数也包括进来。从继承关系上说,元散曲肯定与金代诗词关系最近,而金代的词,也多数呈现出一种俚俗、率直、诙谐、浅白,这极有可能为元散曲的产生,做了做好的文化铺垫。

  如果说元杂剧是一幅幅活脱的世相图,那么元散曲就是对这一幅幅世相图最精妙的注解,不拘一格的元散曲,随心所欲的元散曲,自由灵活的元散曲,信马由缰的元散曲,注定要和元杂剧一样,成为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很浓重的一笔。

  元散曲不酸腐,它直抒胸臆。
  元散曲不逢迎,它磊落干脆。
  元散曲不晦涩,它直白易懂。
  元散曲不拘泥,它形式多样。

  讽世之作,元散曲写的尖刻淋漓,毫不客气,寥寥数言,只字片语,却能把对世相的批判和嘲讽展示的淋漓尽致。

  咏景之作,元散曲写的生动饱满,灵活跃动,描物状情,挥洒自如,不逊色唐宋山水诗词歌咏。

  别离愁绪,元散曲写的一唱三叹,缠绵悱恻,人物的心理刻画,惟妙惟肖,情景交融,朴实感人。

  田园之作,元散曲写的恬淡自然,毫不做作,山水入画,炊烟袅袅,桑麻扶柳,其乐陶陶,情趣盎然。

  什么叫做文学成就,我想元散曲给了我们最好的解读。那个“只识弯弓射大雕”的大汗和他的子孙们,虽然只是缔结了一个只有一百六十三年的王朝,却留下了一段注定无法淹没的文化精粹,从这个意义上说,元代中前期的统治者是相当成功的。而最大的成功,源自于对文化的宽容。其实阅读元散曲不难发现,很少有诵迎时政,歌颂当朝的散曲,而大量的嘲讽,批判,指责,甚至是怒斥的元散曲却比比皆是,这种文化的宽容和宽松,不能不说元朝统治者做的很出色。因为无论是在他们之前,还是在他们之后,“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治政理念支撑着无数的昏君帝王,扼杀了大量的在他们看来威胁或者不敬于他们的文化现象。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开了先河,这样的事情确实太多太多。

  除了在历史的更迭过程之中,语言语音的流变,人们生活习俗方言,也成就了元散曲的多样化。粗读元散曲,感觉小令字数寥寥,惜字如金,细细品味,却感觉内涵丰富,确实有着一字千金的价值。即便是“套数”里叠加着许多曲目,其实也无一不体现着元散曲语言洗练的特色。

  【双调.殿前欢 客中】

  望长安,前程渺渺鬓斑斑。南来北往随征雁,行路艰难。青泥小剑关,红叶湓江岸,白草连云栈,功名半纸,风雪千山。

  这是一个旅途之人,幡然醒悟之作吗?万水千山行路难,功名利禄如云烟。风雪路上,歌者终于看破功名不过是半张纸片而已。为了这个名利的追求,歌者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依然看不到前路,却鬓髯白霜。芸芸众生,为什么而活?

  【双调.折桂令 读史有感】

  剑空弹月下高歌,说到知音,自古无多,青灯寂寞,老子婆娑。故纸上前贤坎坷,醉乡中壮士磨跎。富贵由他,谩想廉颇,谁效常何。

  这位读史的人,算是深深的悟出了其中的文章,纵然空怀报国之志,也只能月下空弹剑,引吭高歌。因为他看到那些书上留下的先贤们,是何等的坎坷,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老子那种境界,那种放浪不羁,那种自由自在。世人多为名利所累,但是,想一想,富贵算个什么啊,随它去吧,当年廉颇被诽谤,被传成为一个只能吃饭的“废人”,至于唐朝中郎将常何这样的老实人,现在又有多少人去效仿呢?

  元朝多有不得志的郁闷之士,当然饮酒和寻花问柳也是他们不二的选择,所以,在现存的元散曲当中,诉说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篇章颇多,而烟花柳巷,露水萍情之作也不在少数。但是,爱情这一类的主题,是中国古代文学里面注定不可或缺的元素。

  【越调.小桃红 满城烟水】

  满城烟水月微茫,人倚兰舟唱,常记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空惆怅。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

  这是一首描写钟情男女意外重逢的一首小令,月下逢红颜知己,心情可想而知。男女主人公是老熟人了,所以人家女子真不含糊,一句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写活了当事人的心态。月下兰舟,美人放歌,那歌声让主人公记起和红颜知己在若耶溪头得一幕幕,有情有景,有静有动。

  【越调.桃红 情】

  断肠人寄断肠词,词写心间事。事到头来不由自,自寻思,思量往日真诚志。志诚是有,有情谁似,似俺那人儿。

  我所以把这首散曲拿出来,是我觉得它的写法很新颖,那就是所谓的“顶真格”的写法,环环相扣,字字紧追。你当然可以这样理解,一个闺中女子,接到了曾经心上人的一段绝交辞,所谓妾有真情,君却无意,事已至此,女子却依然痴情不改。当然还有另外一番解读,那就是女子接到了相思人的相思之词,缠绵悲戚,想起当年两个人的相约相守,一起发下的誓言,那种不改的情怀。元散曲里“顶真格”的写法不多见,这一篇算是很有代表性的。

  【中吕.红绣鞋 闲话】

  一两句别人闲话,三四日不把门踏,五六日不来呵在谁家?七八遍买龟儿卦,久以后见他么?十分憔悴煞。

  这是一个热恋的女子在等待恋人的时候,惟妙惟肖的心态刻画。那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那种对爱人的不踏实的感觉,那种甚至靠着卜卦期待爱人来的心态,那种被爱情折磨的憔悴,在一句紧似一句的描述之中,活灵活现。这完全是一个热恋之中的闺中女子的内心独白,却写的直白简单,意义却丰富。
楼主明月彩云 时间:2017-05-03 10:49:13
  元散曲断章(7)


  元散曲是一种文学现象,是一种文学形式,元散曲的出现,不仅仅丰富了中国古代文学的样式,更多的还是它多姿多彩的反映和折射出元代社会人们的喜怒哀乐,人们的生活。我笃信文学就是人学,文学为人的需要而生。抛开元散曲的历史沿革,仅仅从存留在世的这些元散曲,我们其实就能很容易的把握到那个时代,那些元散曲作者的脉搏。


  这个系列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东西,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它试图定位在一种什么样的写作思路,或者叫循着某一种思路去写,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没必要去推敲,这种信马由缰的写法,在我看来能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就足够了。既然说元散曲,那就把我认识的元散曲的一些观点看法说出来而已。


  所以,感谢玉玲珑等网友的斧正。我对我选择的那个“学术春秋”的栏目也深感愧疚,这严格的说来和学术一点儿也沾不上边儿,顺便也给“艺文”提出一个小小的建议,不要把帖子的分类如此细化,在这里敢谈学术,这不是糟蹋学术吗?至少我本人没这个才能和胆色。


  其实,在我看来,元散曲这种文学形式,更多的体现出的是一种民间大众的色彩。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一些所谓的“粗鄙”或者“情色”的元散曲,我在整理这个系列的时候被我刻意的放弃了,放弃了并不等于它们不存在,更不等于我不欣赏。有一些所谓“格调不高”的元散曲,其实恰恰很真实生动的反应出那个时代,当事人的言行举止和生活风貌。看全元曲会发现,其实这一类的元散曲为数也不算少。


  事实上,在元散曲本身还是有着一些很值得商榷的东西,诸如它的南曲北曲,这个我一直存有一个疑惑,因为在元散曲本身最初的时候,是不存在南北曲的,(或者说是鲜提这个南北流派)而南曲北曲的说法,是从明代开始比较盛行。当然,我也可以理解为,生活地域的不同,生活习俗的不同,语言习惯的不同,语言风格的不同,肯定会在元散曲当中出现这种南北的文化。而就元代散曲本身而言,北曲肯定是元代的主要潮流。


  还有一个话题那就是元散曲的韵律问题,这个问题相当庞杂,绝对是一个可以独立成章 的话题,散曲小令(含套数)之中的平仄韵律其实每一个曲牌都有着自己严格的限定或者叫做要求,鉴于这个话题并不是我所表述的重点,也在此一笔带过。当然,有感兴趣的朋友,我们可以另贴讨论。但是,相比于唐诗宋词,我个人的感觉,元散曲的韵律方面还是灵活自由一些,限制不是那么严格。而这种灵活自由,限制不严格,还是源自于元曲本身多是长短句的语言习惯。


  写到这里,可能会有人感觉到,其实我在每一个帖子里例举的那些散曲小令,大都是无名之辈的东西,我很少涉及那些大家名作,这并不是说我对这些大家名作多有不敬,而是基于我另外的一种考虑,因为我一直觉得,有关元散曲的大家名作的各种文章实在是太多了,我可以膜拜这些大家名作,但是,没必要也跟在众多的仰慕者的后面,非要“粉丝”他们。而我也一直笃信,元散曲的大量不见经传的作品,其实更耐人寻味,更真实生动的展现出那个时代,那个朝野人们生活的风貌。


  所谓千样文章,文章千样。非名家也照样闪光,即便是无名氏的散曲,让我读来也倍感兴趣盎然。

  看看这首无名氏的散曲:

  【东瓯令 人何在】

  人何在,梦难成。永远山遥不计程,雕鞍宝马无踪影。他那里胡行径,朱颜绿鬓易凋零,无奈痛伤情。

  把一个被负心汉抛弃在寂寞闺中的女子的心思写得活灵活现,借着女人的口,谴责了负心汉的轻佻和不负责任,伤情闺中,哀怨百转。

  再看这首无名氏的散曲:

  【挂梧桐 思念】

  谩教人忆茂陵,调琴谁共听?少个知音,斗帐沉烟冷。孤眠最若,怕良宵永,这样凄凉如何教我捱到明。心肠纵然如铁硬,苦也思量,扑扑簌簌泪倾。

  这样的相思之作,就算出自无名氏之手,照样写得十分精彩,十分缠绵,十分令人叹息。知音不在,斗帐烟冷,孤眠良宵,空对天明,思念最苦,泪如泉涌。

  【驻马听 寡宿】

  寡宿孤辰,岁晚佳期犹未准。旧愁新恨,镜中眉黛镇常颦。一庭芳草翠铺茵,半帘花雨红成阵。雨声潺,风力劲,韶华即渐消磨尽。

  这样有声有色的描写,足可以见作者不凡的观察和把握能力,容颜易老,韶华不在,风生雨紧,零落残红,对镜峨眉,旧愁新恨。

  小人物大手笔,以小见大,活泼有趣,也是元散曲非名家的特色之一。

  【商调.梧叶儿嘲谎人】

  东衬里鸡生风,南庄上马变牛,六月里裹皮裘。瓦垄上宜栽树,阳沟里好驾舟。瓮来的大肉馒头,俺家的茄子大如斗。

  生动形象的文字,活灵活现的刻画出一个吹牛不眨眼,说谎不上税的家伙,这样的讽刺小品,即直白又活泼。

  【商调.梧叶儿 嘲贪汉】

  一粒米针穿着吃,一文钱剪截充,但开口味神灵。看儿女如衔泥燕,爱财似竟血蝇。无明夜攒金银,都做充饥画饼。

  这种文字嘲讽能力,算是入木三分了,看了让人不笑都不行。一粒米用针穿着吃,一文钱掰成两半花,这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节俭啊。

  历朝历代都有怀才不遇的人,历朝历代都有愤世妒俗的人,历朝历代都有忧国忧民的人,历朝历代都有看破红尘的人,这些在元散曲里寻常可见。所以,元散曲也像一幅民俗画卷,裹挟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读着就会扑面而来。

  我一直认为,元代的民俗文化很活跃,或者说很市井,所以才有曲目繁多的散曲遗世,所以才有元杂剧的流传。任何一个朝代,只要执政者观念的宽松,必然带来文化和思想的活跃,所以,元代十五朝的统治者在文化上总体而言是宽松的。

  唱家长里短,唱离愁别绪,唱怀才不遇,唱愤世妒俗,唱世相百态,唱江山景色,元散曲的覆盖和辐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秦楼烟柳,文人骚客,苦闷者多有愤懑,看破者蔑视红尘,追逐者穷尽一生,醒悟者幡然而去。所以,我说元散曲是一幅世相图,是可以媲美明清上河图的文字版的元代生活长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