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二哥(家父散文集《山吟》节选4)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26 19:43:37 点击:31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二 哥

  人渐老,童心渐返。在关爱晚辈的同时,也很想有长者象关爱孩子一样关爱自己。前辈都走了,再也享受不到被人呵护的娇爱,唯长我几岁的二哥,还让我偶尔获得这种心灵的享受。

  出外十多年,每回乡,第一站就是二哥处。二哥在故乡中学教书。那学校原是我执教的地方,又是我几个孩子学优得宠的母校,领导和教师许多都是我的老同事、老同学,感情旧深。二哥每闻我来,必事先请他们不要走动,或有事也得务必赶到,声言:“我小弟海南归来,今晚薄酒一杯,为他接风洗尘,请你作陪,老朋友聚会,不得有误。”果然每约必到,从无差误。这已是给我们兄弟够大的面子,也足见二哥德高望重,平时待人之诚。

  虽是兄弟,但二哥待我总以贵宾礼仪。本来我最喜欢自酿的糯米乡酒,但二哥觉得不够档次,总要上几十至几百元一瓶的名牌酒。一瓶五粮液在家里存了很久也舍不得喝,一定要等到小弟来共斟对饮。他在说着“这酒比茅台还贵”,脸上显出无限的喜悦。我可以读懂他:“没有什么比兄弟亲情再珍贵的了。”

  二哥言:“我们没有姐妹,就兄弟三个,都老了。生命无常,没有再世,好好珍惜这一生,珍惜这趟血胞情缘吧。”二哥每次说这话,声音都很凝重,象是告诫我,又象是勉励自己,有点惜时如金,有点无可奈何,而且几乎每次相聚都要重复这段相同的话。

  所幸的是,二哥什么毛病都没有,头发乌黑,声音洪亮,大碗粥饭,教学照常“挑大梁”,其健康比我老小还强多了。我真为他高兴,为他祝福。

  二哥在我心里的份量很重。除母亲之外,二哥就是给予我最多关爱的亲人。无论共处与远离,无论时蹇与运昌,我俩的情感之线总是牢牢地拴在一起。相处几十年,我们从来没吵过架,更不要说象别的兄弟拳脚相向。我们坦言:和睦一辈子。以至后辈叹崇:“以父为镜,代代相承。”

  上世纪六十年代困难时期,我和二哥跟着母亲吃一锅,挨饿受冻,相依为命。我们相伴着从初小到高小。二十里远的上学路上,我空手都走不动,米菜担总是二哥挑。两人在山坡田野掐野菜,一点点饭菜,二哥总让着我。两人共一盏油灯自修,二哥不但要完成自己的作业,还要管好我。

  在“文革”的非常岁月,我俩同时下放农村,过着“黑五类”诚惶诚恐的生活。政治上受打压,生活上受折磨。漫长的十年里,二哥和我同命相怜,互相关照、互相鼓励,用“亲爱”滋育干枯的生命之树,才得有后来的荣发。

  苦难中结下的真情根深蒂固,没齿难忘。

  下放的头两年,我很不适应农村艰苦的劳动和生活,伤痛、胃病、贫血、疟疾统统来了,整天在病痛中熬过,不能下畈,形骸意沉。二哥多次催我去找好医生,让我在家里安心养病,一养就是几个月。他一个人下畈挣工分,成了地道的农民,没有尖刻待我。

  我去大队宣传队时,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天天到处演出。二哥毫不吝啬地把自己仅有的一件天蓝细纱衬衫送给我,而自己穿土布褂。宣传队是我走出政治压制的第一个落脚点。从此,天蓝色便成为我一生最喜爱的颜色。

  一九七一、七二年,二哥让我在家照顾母亲,自己到离家二十多里的农场去了。同样是农民,但比家里可以吃饱饭。我和母亲一天只有两斤稻谷,不够一人吃。而且上半年总要少三、四个月的粮,没谷发,要到外乡借。二哥总是把自己一份粮节省一点,十斤、八斤,一月或半月背回家来接济我们,看看母亲和弟弟。那时就靠两条腿,来回五十多里,多数是在收工后和开工前的晚上和凌晨奔波。我们三人相聚,没有太多的语言,只把无限的真情深深埋入心底,说声“保重”又匆匆离别。

  七三年,我在家附近当“赤脚老师”,可以照顾母亲,让二哥安心出门找条出路,总不能当一辈子农民。在暂无良机的情况下,他到浮梁山里学木匠。不通书信,我常惦着他:又怕砍树不知道树往哪边倒,压伤人;又怕不会使用锤铇,伤手脚;又怕毒蛇、蚊虫侵袭,野宿不安宁;计划口粮的时代,没饭吃又哪里去要……到处打听无消息。忽一日,和他一起的工头来找我:“你二哥没饭吃,叫我来要你弄些粮票去。” 我立即离校向好几位国编老师或借或买聚了三十斤粮票,让工头带走了。我心里特舒服,好象看得见二哥过两天就可以吃上饱饭了,笑着夸“弟弟真行”。

  哪知过年回来时,二哥说没收到粮票,工头独吞了。我真恨不得马上找到他,骂他个狗血淋头,比贼还丑!丢钱事小,舍不得哥在异乡挨饿做苦工。

  二哥后来终于到中学聘上了“代课老师”,又通过考试转为国编教师。我也渐渐走出山门,由教师转为文化干部,到县,到省,甚至更远的地方。一回家两人就粘上了。

  假期那么忙那么累,二人总是千方百计找个理由搅到一起。扯秧,我在哪田,二哥也到哪田;砍柴,二哥去哪山,我也去哪山。二嫂“咒”道:“他们俩个只要在一起,就做不到么事。”外人说:“不晓得他兄弟俩个,哪里总有那么多话说,天天在一起也说不完。”这都是不争的事实,“做不到事”也是铁证如山,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低头认罪过一次,依然我行我素——人家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我们是享不尽的兄弟情缘!

  当我的耻婚走到尽头时,为防不测,和以正视听,我请二哥陪我到法庭。二哥力排非议,挺身而出。我家族虽大,但除了二哥,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危难之中不见亲情,亲情还要它何用?世道兄弟尽是,真正读懂“兄弟”二字的不是很多,做好更难。

  在我负债“下海”的日子里,二哥经常从中学到我站给我督管站务,看管财产。站舍是两层的瓦屋。屋漏,为了给我省钱,不请专业检漏师傅,而是俩老夫妇爬上屋,自己给我检漏。闻之,我捏了一把汗——五十多岁的人,八、九米高的屋顶,险哪!我感动得找不到一句能表达心情的话——这样的兄嫂,少有哇!

  在家教中,我比较重视“书教”,而二哥则多于“仪教”。他的几个孩子个个讲礼仪,尊长辈。碰到我的孩子偶有犯上,二哥仗义执言:“别人无知儿女失敬犯上还可理解,而你们都是你爸爸耳提面命、缝补洗浆、父母一身兼艰苦培养出来的‘高知’。你爸爸为了你们甚至连生命都置之度外。一般人做不到,有目共睹。没有你爸爸的苦心,你们能有今天?我是历史的见证人。你们若有不孝,天理不容,我也不能容忍。你爸爸流的不是泪,而是血,他的心在滴血!”

  此时,二哥之言句句千钧,力过亲父。无二哥,便无以正家风。

  没有家教之勤,就没有拔萃之子;没有家政之方,就没有家景之旺。我们以己之躯扛起一个族群的辉煌。我们的家道为乡里效仿,为他们所膜拜,誉飘远近四方。

  所以,二哥家有大事,召我回乡,我不可推诿,只有无条件执行。去一趟虽不容易,但看到二哥高兴,从心所发,我就非常幸福。这么大年纪,还有个哥把我挂在腰上。这种感觉是花多少钱也无法从市场买到的,也不能人为地虚造出来。

  物质财富不能令我们迷心,无论过去和现在,最萦绕于心的还是那份一生一世的亲情。

  这辈子,二哥的心里装着我,我的心里载着他,似乎二人是一个连体生命,彼此都不能失去。许多事情,两心总是互相感应;无需商量,见解语言如出一人之口。处到这般,不枉为一场兄弟。

  二哥,从小你牵着我的手长大,后来又牵手风雨兼程;老了,我希望在曚昽的夕阳里,有一位老人还牵着小弟的手,那就是你和我。

  (刘章高于2004年端阳节)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1-27 07:35:02
  @钟爱今生 点赞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7-11-27 10:23:52
  @钟爱今生 品读佳作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11-27 19:31:26
  手足情深 感人的佳作,点赞!
作者 :天湖赏月 时间:2017-11-28 10:24:43
  @钟爱今生 欣赏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1-28 10:57:16
  @钟爱今生 手足情深 佳作感人!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7-11-28 22:09:12
  @钟爱今生 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2-02 12:58:55
  谢谢大家的点赞和厚爱,近日出差在外,昨晚刚回,问候大家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