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汤绿纹的无奈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08 07:32:56 点击:2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看见黄老三怂恿几个半大小子相互斗殴,看见汤录纹被比他身材高大的同伴按倒在地上,曾经的记忆又漂浮在林银木的脑海里。每个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林银木不由得忆起了自己的过去。林银木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长的什么样,自小和父亲相依为命,母亲在他的记忆里一点印象也无。
  父亲是怎么当的兵,他也不知道,只知道父亲为了逃避当壮丁,毅然砍掉了自己右手的二指拇,可还是没有逃掉当壮丁的命运,抓壮丁的说不能开枪打仗可以干其他的事情。
  父亲被抓了壮丁他就尾随父亲去了兵营,后来当官的才知道这壮丁还有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子,父亲当了伙夫他就当了小伙夫。不知道什么时候,部队上来了两个比他年龄大的孩子。他十二岁时,罗银城十四岁,张二河十六岁。
  当勤务兵的张二河,也像黄老三那样,撺掇比林银木大两岁的罗银城,时不时的来与林银木掀抱架。孩子和孩子,虽然年龄差距只两岁,小两岁的孩子气力永远不及年长者,林银木永远处于下风。处于下风的他也有取胜心,终因气力不加难以抵敌,也想有一天能把对方按压倒在地上。虽然有求胜的心思,却从来不敢主动挑衅,张二河说林银木打斗不赢,林银木不会去争辩。可张二河说罗银城打不赢,这罗银城就不信邪的气势汹汹的扑上来,林银木无奈之下还不得不迎战。
  部队里只有这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只有林银木经常受欺负。经常受欺负被师傅瞧见了,就暗地里传授了他吐纳吸气的功夫,后来连张二河也不是他的对手。林银木的身手逐渐敏捷,罗银城方才不敢再欺负他,三个小孩才逐渐的相安无事。
  曾经被人这样欺凌过的林银木,见黄老三怂恿陈老五掀抱架,见几个年岁相仿的小孩儿,被黄老三撺掇的都跃跃欲试想一争高下分输赢,而汤录纹在这一群孩子当中,孤立无援明显处于劣势,在黄老三的怂恿下,想把汤录纹掀翻在地的绝不止陈老五,几个旁观的小青年也跃跃欲试。
  当年林银木还有父亲在军营,张二河罗银城欺负他还不无顾忌,如今汤录纹则举目无亲,不由对他就生出了怜悯来。原来对汤录纹的几丝厌恶,一下子就淡薄了许多。心底涌起没妈没老汉的娃儿,过日子有点造孽的感觉来。
  就在几个孩子翻滚扑打的拉扯中,汤录纹原本干净整洁的衣服,立时就糊满了尘土泥沙,还被撕扯起了大洞小眼。如果不是自己的老婆天天晚上给他缝补,这汤录纹的衣服还能穿吗?
  原本对汤录纹有点厌恶的林银木,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的那点厌恶之心收敛了起来。
  以前只要看见汤录纹站立在门旁,林银木就会不自然的冒起一种感觉,如今那种厌恶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如今有时还主动的招呼,说:“吃了没有?没吃进来吃点嘛?”
  那个年月口粮都是定量供应,各家各户并没有多余的,请别人吃了,自己就得节衣缩食。这汤矮子常来家门口守望,不给他吃点看着又可怜,长期给他吃,自己的生活少不得也要受影响,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林银木不由得说:“这汤矮子,还是该回老家去。”老婆说:“回老家去更没有粮食吃。”林银木说:“他才十二岁,顶的起一个家来?”老婆说:“看着这娃儿也可怜,能帮就帮点吧。”
  林银木虽然不厌恶汤矮子了,可长期让他在家里吃喝,自己也承受不起,这还让林银木有些束手无策。

  二

  那时候林银木的工资,还不足五十元钱,老婆没有工作,自己还有两个儿子,他的日子虽然不是捉襟见肘,可过的也不富裕,每个人的口粮都是定量供应,来了客人吃了一顿,你自己就要欠缺一顿,无论城镇农村,如果来一个客人在你家里住上三五个月,许多的家庭都无力承受。汤录纹这样隔三差五的来守望,女人家心软,有时并不是真心相邀,也只是无意间问一句:“你吃了吗?”而后客套的话随口说出:“没吃进来吃点嘛。”这汤录纹也许是家里真的没有吃的了,闻言一句客气话不讲。只听进来吃点这一句话,走进来端起碗就吃,而且连着吃上好几碗,等他吃饱了,锅里也就基本上没有了。
  此时的老婆有点后悔不该喊他进来,人已经喊进来了,老婆又不好开口说什么,只等他吃饱了离开。
  汤绿纹离开了,老婆知道家里人并没有吃饱,自己再去煮一碗面粉疙瘩,或者再煮一碗干面。
  汤录纹把锅里的饭舀来吃完了,给这一家人留下了难言的憋闷,可当着汤录纹的面,谁也不好说什么。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家里没有大人,也实在是怪他不得。
  下次煮饭的时候,就多煮一点米,不料这汤录纹,饭量大,实在是吃得,而且吃饭的速度非常快,你一碗饭没有吃完,他三碗饭都吞下肚子里去了。那时候的粮食,定量供应,每一个家庭,粮食都没有 多余的,每天都是按着定量煮饭,煮的饭也仅只够一家人吃,突然间多出一个人来,家里的人就只有一人少吃一点了。
  一天两天还无所谓,日子长了,林青和林茂少不得生出怨言来。林银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林妈妈也不忍心看着汤录纹眼巴巴的守嘴,只要看见了,犹豫良久,终还是喊了他进来。两个孩子忍不住了,拦挡住门口,不让汤录纹进来,林妈妈只好选一只大点的碗,舀一碗给他,说:“你别进来了,就在外面吃吧。”
  林青林茂把门关上,把窗户也关上。汤录纹什么话也不说,自在门外,等林家人吃完饭出来,只见饭碗趸放在门口,汤录纹已不见踪影了。林妈妈无可奈何的看着林银木,林银木苦笑着说:“我有啥子法?”

  三

  汤录纹的家在巷道中间,往南是出院子的后门,往北就进院坝里来了。黄万兴家的厨房也在巷道深处,与汤录纹仅只一墙之隔。林银木家的厨房就在巷道口,进出院子都要从他家的门前经过。
  每逢月底吃饭的时间,汤录纹总会出现在这两家人的门前,看似无意识的路过溜达,其目的再明显不过,也就是想蹭点吃的填肚子。可在那糠菜半年粮的年代,各家各户的日子都差不多,原本都是按照人口定量供应的口粮,给你吃了自己就没有了。林青林茂怨声载道,林银木也无计可施。日子久了,只有避开汤录纹有可能出现的时间开饭。可就是这样,还是有可能被汤录纹碰上,碰上就无言的守望着,少不得林妈妈只好招呼他进来。
  林银木逐渐察觉,黄老三就是因为汤录纹隔三差五的去他家蹭饭吃,这才怂恿几个与汤录纹年龄相仿的娃儿,轮流的欺负汤录纹。黄老三的用意,只黄老三自己心里有数,那些被他怂恿的小崽儿,哪里知道这是黄老三故意的发泄怨愤,只当摔跤娱乐,特别是陈老五,只要说你陈老五打不赢汤录纹,这陈老五会立马扑上前,不管汤录纹接受不接受挑战,扑上去就和汤录纹厮打成一团。汤录纹开始浑然不觉,也只当玩耍,后来就不想参与了。可这由不得他,被黄老三怂恿起来的小崽儿,只管扑上来扭住汤录纹,无奈的汤录纹只好仓促应战。
  那个年代工人和农民的生活,有天壤之别。工人有副食品供应,虽然凭票,可每个月总是或多或少的有点。农民除了供应返销粮,其它副食品都不供应,许多农民炒菜几乎不用油,猪肉逢年过节来客人,也许才有可能吃上一星半点。条件好点的家庭只有自养生猪,年终送一条去食品公司,自己可以杀一条来过年。只能养一只猪的,猪肉就与食品公司对半分。养不起猪的家庭,也许一年到头都无猪肉吃。
  林银木曾听别人说黄万兴家的闲话。说他家过年来了客人,黄万兴捞起叉棍去夺腊肉,客人见他从房梁上夺下老大一块来,心中还暗自窃喜,恁么大一块,今天有得腊肉吃了。谁知道腊肉下锅煮熟以后,黄万兴则切了一半放进碗柜里去。看着剩下的腊肉装了满满两大碗,客人暗自想就这两大碗,也还是够几个人吃的。没有想到下锅炒的时候,却只炒了一碗端上桌子来。客人只暗里自叹气:“这黄万兴吝啬,一点腊肉都舍不得。”
  这话不知道怎么就流传了出来,说黄万兴家做光面子,当着客人的面夺下来很大一块腊肉,煮熟了就切一半来放起,切的时候用两只碗来装起,下锅炒的时候只炒一碗,这就成了夺下一大块,煮好了留一半,切的时候再留一半,炒的时候炒两碗,端上桌子来只余下一碗。
  这传言不知道真假,但可以说明一个问题,黄家的日子过的也不富裕。那个年月谁都想有好的吃,过年过节有一点好的你汤矮子还要来守嘴,黄老三自然生出不安逸来,如何不在暗地里整他?
  林银木逐渐察觉,黄老三故意整汤录纹,都是汤录纹不时的上门去蹭饭吃惹的祸。后来林银木还察觉,自己家的两个儿子,对汤录纹也不满起来,不满的程度比黄老三更甚,特别是与汤录纹年龄差不多大的林青,背着父母把口水吐到了汤录纹的饭碗里。
  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一个人去别人家里蹭饭吃,男人不说好歹可还有女人,女人不说好歹可还有孩子。日子久了,总要生出一些矛盾来。
  林银木家四口人,每个月有四斤肉票,原来每个星期可以打一次牙祭,一般都是在星期天,这下可好,星期天汤录纹主动上门,而且夹肉打粮盖似的,一块接着一块不歇筷子,林妈妈有些事情要做,总是最后上桌子,等她坐上桌子吃饭时,猪肉已经没有剩下几块了。
  日子久了,林青林茂怎么会不生出厌恶来。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09 11:41:41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