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随笔小集:女人是水做的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4-05 22:43:20 点击:205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女人是水做的
  

作者:钟爱今生  


  

  1.【邻家小妹】
  阿英还是和记忆中那样的面容姣好,去年回老家过年时偶遇这位邻家小妹。
  她父亲和我一个辈分,老叫我叔,叫着叫着我也像是老了,叫着叫着成人后的隔阂凸显了,叫着叫着儿时的追忆渐渐消逝了。
  她就住在我家老屋前面,每年暑假不补课的时候,老去她家玩。少年轻狂的我,竟然有些喜欢和她的妹妹阿珍来往。
  读书是跳出农门的唯一路径。那时,总盼着早些考上大学,再也不用做农活。可又有几个家庭能够供养小孩念书呢,何况阿英姐妹的家境。
  读书,让我走出了大山,也和故乡的亲近少了,许多儿时的玩伴,许多青梅竹马的故事,无言的夭折。
  听阿英讲,她妹妹嫁的不算远,只是夫妻不太和睦。现在一个人在县城做直销来着。
  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但又有些欣慰,她还是像小时候那么独立。
  2.【叶子】
  最后一次听到叶子的消息,是和张局长闲聊中提起的,说他在深圳机场恰巧碰到过她。一晃,那次闲聊也是好几年的事了。张局话语中,仍是很欣赏叶子的敢闯!
  叶子是湘女,应该多情的。记忆中,身材苗条,口音较重,十来年前,在我曾经就职的国有企业做过办公室文员。后来,回老家相亲,嫁人,几乎没有音信传来。不料,张局还记得她,并称赞不已。
  叶子在海南时,有过一个老乡兼亲戚的男友,做工地的吧,没有成。她远去深圳,也许相亲结合的婚姻不十分如意,也许另有别的缘由。
  记得,在海南时,她和财务部的出纳阿雁似是闺蜜。若干年后,在三亚碰到已是一家私企财务总监的阿雁,开玩笑地打趣我,竟然没有追叶子,话里话外,叶子还是值得一追的。可惜,小弟那时愚钝,空有贼心没有贼胆儿。
  3.【第一个叫我大圣的女孩】
  按照老家的派行,小弟名字中第二字为圣。有次在班级中作自我介绍,不敢亵渎圣贤,心里说是圣贤的圣,嘴里却道:齐天大圣的圣,顿时哄堂大笑。
  时隔多年,不料高中一女同学,竟然记忆犹新。老同学毕业二十二年小聚时,开口就叫我大圣,汗颜。
  说来这位女同学,早期做电视台主播,属于逆生长的女神级。她一开口,大伙都跟着找到感觉,自此几乎没人再叫我的全名。
  酒过三巡,各位老同学开始PK酒量。惨了,我这个大圣,苦无孙猴子的内功,没几杯就醉卧饭桌边上。稀里糊涂地醒来,竟然在歌厅里。
  巧了,今晚他们几个又在千里之外的县城小聚,竟然忽悠了我几位海南的新朋友,一起闹腾。电话一响,她又直呼大圣,啥时来老家喝酒,今晚五朵金花齐至,愣是没把你海南的朋友灌醉。
  但听话音,她也有八分醉了吧。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4-06 07:55:16
  欣赏,点赞1
作者 :紫桐初雪贾 时间:2017-04-06 20:53:42
  林志玲的都黢黑,还邻家小妹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4-08 14:44:09
  点赞!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5-22 22:41:49
  久远意邃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05-23 13:50:59
  @钟爱今生 点赞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5-23 15:01:27
  群芳赞!顶起来!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5-24 00:40:12
  谢谢诸位的支持,出差中
作者 :樱桃2018 时间:2017-05-25 10:31:45
  点赞
作者 :高山对虾 时间:2017-05-26 11:41:42
  @钟爱今生 佳作,佳作!点赞!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5-31 10:00:43
  点赞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5-31 14:26:01
  点赞!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20 10:28:31
  有味耐品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6-20 14:50:36
  顶起来!问好!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06-21 15:25:15
  @钟爱今生 佳作,点赞!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6-21 16:49:57
  @钟爱今生 佳作欣赏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6-21 22:18:24
  谢谢诸位老师和文友热情关注,等稍有闲暇,来继续刻画几个不一样的女子,哈哈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07 00:12:27
  4.【一个被打了鸡血的女孩】


  近一个月,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广告公司经理,小女孩,能量却很惊人。

  她身材苗条,短发,岁数也就二十来岁,但却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广告公司任高级经理。这几个月,仅我们单位的单子就接了一百五十来万。手下有十来个人,大都非常年轻, 应该属于小团队承包责任人那种。

  大家都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看她每天不分昼夜地在微信群积极响应各种任务,真有些汗颜!

  几个主要职能部门的领导有时候开玩笑,这个被打了鸡血的小女孩,厉害!言下之意,恨不得手下也有几个这样的得力干将。

  (20170907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08 00:13:54
  5.【对不起,爱妻】

  今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中,被三亚清晨的倾盆大雨吵醒了。连忙爬起身,妻已送儿子去上学了。

  出门,去开一上午的会,中午回到家午休片刻。妻恰好也在家,问她:你几点走的啊?她说:六点半。

  汗颜啊,我每周三四天不在家,她独自照顾儿子的起居、上学、生活,毫无怨言,我却经常视而不见,很少有鼓励的话。

  对不起,爱妻!

  (20170908于三亚)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09-12 10:04:55
  @钟爱今生    推荐精华帖子
  部落名称:艺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groups.tianya.cn/list-49618-1.shtml
  帖子标题: 随笔小集:女人是水做的
  帖子链接:
  http://groups.tianya.cn/post-49618-d12f9ddea5cc409191d0074104306b83-1.shtml
  帖子摘要: 阿英还是和记忆中那样的面容姣好,去年回老家过年时偶遇这位邻家小妹。
  她父亲和我一个辈分,老叫我叔,叫着叫着我也像是老了,叫着叫着成人后的隔阂凸显了,叫着叫着儿时的追忆渐渐消逝了。
作者 :娇思 时间:2017-09-12 10:52:54
  @钟爱今生 点赞
作者 :钟省 时间:2017-09-12 13:49:10
  @钟爱今生 点赞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09-13 17:27:28
  @钟爱今生 祝贺你的作品《女人是水做的》荣登【天涯部落—发现】首页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16 23:24:28
  谢谢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17 14:03:11
  6.【女常委】

  昨晚,周六,应约去酒店看望来三亚开会的刘叔。聊着聊着,到了饭点。正咂摸着去哪儿用餐,刘叔接到一个电话,叫我一起出席。

  步行至酒店大堂,女常委已在迎接。一时似乎像是见到了姐姐那般,天底下哪有这么像的啊?

  晚餐人不算多,都是法学界的圈内人士。女常委甘居次席,奉刘叔入主座,丝毫没有官架子。

  席间,说的都是些闲篇,偶尔有敏感话题,点到为止。

  临别时,她特别给我们几个小弟敬了一圈酒,分别留下电话。

  本以为今晚的酒席官样文章,没啥营养。不料,这次,却属意外。

  (20170918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18 21:30:37
  7.【那抹微红】

  去年五一,多年在外工作的阿文,93年高中毕业以来第一次在南昌停留这么久,中间刻意挤时间参加了这个小型的高中同学聚会。偏远县城当年那个毕业班,竟然有5位同学在省城高就。席间,官居副省长贴身秘书的李同学,当然不让,言谈举止中一股上位者风范显露无疑,其他同学自然以他马首是瞻。唯独她或许性子使然,或许大学教师职业使然,地位超脱。酒酣脸热之际,阿文一直在心底默默回味享受着她走进包厢时白皙的脸庞上泛起的那抹微红,许久才淡去。

  临近大学毕业时,远在津门求学的他,专门来过南昌找过她,经过一番铺垫,轻轻地问她,你希望我回到南昌上班吗?然而她拒绝了,她说,你不属于我们这个安静的世界。快二十年了,她的判断是对的,她的选择是对的。

  一身疲惫的他,在高中同学聚会中找回了那一丝丝曾经属于他的骄傲,当年的全县文科状元,但很快很快就消逝了。唯有她那抹红晕一直浸染在他的心底。

  (2016年11月初稿于三亚,2016年12月修改)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20 19:56:16
  8.【莎总】

  莎总年纪不大,一直以来从事人事管理工作,短小精悍型。

  喜欢发微信,玩朋友圈,一天,发了个国庆期间最好的景区,罗列了N种理由!

  大家纷纷点进,事后摇头,不语。好事者问之,均沉默是金。

  某天,一位小盆友公布答案,莎总的标准答案是:单位!

  众皆叹服,晕倒。

  (20170920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21 21:29:04
  9.【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在与我剑拔弩张的单独会谈不欢而散的次日,托人转交给我一封信,这是我认识她并且一相情愿的爱上她的两年多的日子里她唯一的一封给我的信,信不长,千把字,却算是她对我说的最长的一句话。接过信时,不用想,我也会清楚地意识到,这是我人生路中她最后一次在和我说话。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说话办事从来很利索,信也写得要言不繁,一句不多,一句不少。我从头至尾读了两遍,划着一根火柴,把信重又装进信封,一起烧掉。因为,我已经差不多能将它全部背下来,这用不着解释,每个男人都对他深爱的女人和她的一切有过分的敏感。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信中说,我对她的爱太浪漫,以至我们之间不可能。她说的是实话,我只能默听。其实,每个男人,对她轻易就能得到的女人,都决不会也用不着浪漫的。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信中说,我们能相识即是有缘,我们不能结合,是因为我们无进一步的那种缘。她说的也是实话,我也只能默听。其实,缘不缘的,每个男人看来,都只是一种安慰或者借口,道是有便有,道是无便无。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身形娇小,灵魂却很高大;对我总是很冷,内心却很善良。

  “我的女人”----我梦中的女人,认识她时,我们就在两条平行线上各自走各自的路;如今,因为有了爱,有了我一相情愿的爱的表白,平行也变得发散起来,永远不会相交了。

  (1995年于天津南开大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