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年味征文34】 春英姐的那一小滴小磨香油

楼主:王振江38307 时间:2017-01-22 16:33:34 点击:1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年味征文34】春英姐的那一小滴小磨香油


  

作者:王振江38307

 
  
  现在想吃啥吃啥,
  现在想咋吃咋吃,
  现在想吃啥有啥。
  我小时候可不是这样子,
  什么都缺,
  什么都少,
  什么都稀罕。
  话说上世纪60年代,我家在河南省许昌汽车修配厂家属院住的时候,我家祖籍山东、原籍牡丹江,在家属院里也有一家祖籍山东、原籍东北的老乡。在本地没亲戚,过年就我们两家走动。
  这一家的老大闺女叫春英,是家里的一把手,年年大年初一到老乡家过年,那一桌子菜都是春英姐做的。
  人到齐了,坐定了,春英姐才拿出她家的镇宅之宝——山东老家托人捎来的小磨香油。
  开瓶、握定、平息、静气、慢慢、再慢、再慢、再慢……
  终于倒出来一小滴小磨香油到那盘莲藕的一片藕上,还没来得及拌开呢,手快的我抄起筷子就把那片藕加起来填嘴里了。
  我姐见状,忙从桌子底下跺我一脚,但又憋不住地笑。
  回家以后我姐跟家里人讲了,全家人都数落我。
  但是那一小滴小磨香油的余味在我的记忆里香了50多年。
  今天买了莲藕,切薄片,下开水锅焯一下,过凉水激一下,盐腌,葱、姜、味精少许拌匀,拿起香油瓶准备倒香油——
  突然想起了春英姐的那一小滴小磨香油!我便哏儿哏儿哏儿地笑了起来,媳妇问我笑啥,我讲了,媳妇也哏儿哏儿哏儿地笑了!
  今年回许昌得专门去看看春英姐,给她买上几瓶上好的小磨香油!!!

  【往事回眸】
  【过年的记忆】
  《鸡头鸡爪鸡屁股》
  2016-1-30
  我爸没文化,在部队接受过扫盲运动,认识几个字,他有一个老式字典用了一辈子。我妈是个大文盲,但是经常装出有文化的样子,因为比周围的家庭妇女见多识广,因此成了这群家庭妇女的中心人物。所以我的启蒙,我的熏陶就是在这样一种氛围中形成了。
  有道是,经济状况、文化程度决定了一个人的修养与否。我家的经济状况不佳,虽然父亲是个县级干部,但是他一个人的工资得养活我母亲以及我们姊妹四人这五口人。
  所以家庭有好吃的得先仅着我爸享用,接下来是我哥、我姐,有了我弟以后,我弟是老儿子,因此也比我得宠得多。
  我在家里是不被人待见的,好吃好喝好用的都轮不到我,我是收拾“残局”的最佳人选。逢年过节买了鸡子,让我杀鸡,择鸡,开膛,破肚,收拾鸡肠子。
  到吃鸡的时候,鸡头鸡爪鸡屁股就成了我的专利,因此每年大年三十晚上的那顿团圆饭,吃鸡头啃鸡爪吃鸡屁股成了我们家的“春晚”保留节目。往往一开席,全家人就高喊着:
  “让小蛋儿肯鸡头鸡爪鸡屁股!”
  以刚煮好的鸡子为例:
  我把鸡头连脖子拿到手里,先吸吮去汤汁,再吃鸡脖子,再吃鸡冠子,再吃鸡舌头,鸡头皮,剩下的鸡头骨用牙一咬开,一副完整的鸡脑子就露了出来——这叫秦桧儿跪地,原来在民间有这样的传说,完整的鸡脑子就像跪在那里的一个光着膀子的人,这人就是大奸臣秦桧。
  用鸡的下颌骨一挑,把鸡脑子挑了出来,填到嘴里,吧唧吧唧吃的那个香!一家人唏嘘、啧啧当中,已经把整鸡身上好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
  啃鸡头鸡爪子鸡屁股成了我的嗜好和专利,在以后的日子里,逢着吃鸡子、烧鸡一类的,我都会抢先把鸡头鸡爪鸡屁股要过来吃。后来越来越感觉这几个部位好吃,入味儿。尤其是烧鸡,像鸡胸脯,肉太厚,往往味道进不到纵深,肉多但是味寡。
  昨天媳妇身体不适,我给她买了一只土鸡,放点陕南的黄芪、党参、当归,汤被她喝了,身体有劲了,又开始呱嗒开了。
  我默默地开始打字,等一会儿把鸡头鸡爪鸡屁股啃了,喝口小酒,睡觉,明天去市里用医保卡买药,准备过年。
  今年我六十,本命年,三十儿晚上啃着鸡头鸡爪鸡屁股看春晚!

  【链接】
  1、刚结婚的不久,我调到咸阳工作,想吃鸡肠子了,叫媳妇去买鸡,为的是杀鸡吃鸡肠子,媳妇与卖鸡人讲了,卖鸡人一下子给鸡肚子里塞满了鸡肠子送给我。哈哈,好玩得很!
  2、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的企业很有起色的时候,买了很大一块地准备盖厂房、盖办公楼、进设备、修路等等,各路包工头们千方百计接近我,讨好我,为的是能接到活,于是千方百计地打听出来我的生日,我的癖好。我过生日的这一天,来了一群包工头,都说和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每人都带来了我“最喜爱的食品”,摆满了一桌子,各式样的鸡头鸡爪鸡屁股,哈哈哈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