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唐仕龙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10-03 11:59:23 点击:2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结识唐仕龙是在1992年材料最紧缺的日子里,那时候市场实行双轨制,许多紧俏物资都还是计划供应,乡镇企业想要购进原辅材料,唯一的途径只有找熟人朋友开后门。
  不知道刘苏光是怎么认识唐仕龙的,我估计刘苏光在石桥铺地区搞过税务工作,因此认识的唐仕龙。至于他俩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我没有问,唐仕龙也没有说,至今仍然是一个迷。
  不记得是刘苏光带他到我们这儿来的,还是唐仕龙自己寻上门来的,我都有些模糊了。记得第一次唐仕龙来我这儿,是来找寻一件铜胚件,说是用户要的急。
  我知道搞我们这一行的,遇上零星需要一件两件铜胚件,重量仅只有十来公斤二十公斤的,基本上都没有办法按期交货。十来二十公斤量太少,根本不够开一次炉,一般遇上这样的情况,只有告诉用户延长交货期,不能延期交货你就只有自己另外找地方去做。
  我对唐仕龙说:“恁么丁丁小一件,没有二十公斤重,少了不够开炉,你就不做晒!”唐仕龙说:“日妈随便朗格都要把现钱弄到手上来再说。”
  找遍了生产车间,没有符合他需要的尺寸的铜胚件,我说:“你隔几天来拿要不要得?”唐仕龙说:“慢当就要拿给他,他龟儿要的急得不要命。”我知道唐仕龙说的“慢当”就是等会的意思,也明白了用户需要的是急件,肯定是停起设备在维修,用户想急赶急的修好设备恢复生产,不然不会这么急等急的要铜胚件。
  我说:“没得办法,我们这儿没得你需要的这种尺寸合适的。”
  唐仕龙自己去生产车间和材料库房找寻,终于找来一件和他需要的尺寸大小差不多的铜胚件,只是铜胚件上有一个很大的缩孔,我老婆说:“要不得,这一件铜胚件上恁么大的一个洞,朗格要得哟?”唐仕龙连声说:“要得!要得!管他吗的哟,先把钱弄到手上来了再说。”
  我也觉得这一件铜胚件要不得,人家是拿去做机器配件,人家车加工出来有缺陷,怎么有可能人家还会用,有铸造缺陷会影响机器的使用寿命,谁都不会拿有铸造缺陷的铜胚件来维修自己的机器设备,如果是国有企业更不可能,除非是那种小作坊才有可能使用你的这种不合格产品。
  “你给哪一个小厂做的哦,恐怕价格做的很相因吧?”我不禁问。
  唐仕龙大大咧咧的说:“那个说的,我是给大厂做的,价格50块钱一公斤呢。”
  唐仕龙的话我有点惊愕,我们做的铜件,顶多也就二十来块钱一公斤,产品上批量的价格还要低一点,他做的价格比我们做的贵一倍有余,我有点不相信他说的话。
  最终这一件铜胚件唐仕龙退了回来,对方没有要,至于这次生意做没有做得成,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二
  刘苏光介绍唐仕龙,主要就说这个人人缘广,肯定找材料没得问题,第一次他来,我也从侧面了解到一些情况,第一次接触唐仕龙,总感觉他这个人有点自吹自擂,就拿产品价格来说,按国标牌号加工的,市场价格也就一公斤二十五六元,一般像他来拿的那种没有国标牌号要求的,一公斤是难以超过二十五六元的,这个时代虽然没有标准价格,上下浮动也不过几元钱,他张口闭口说他自己做的都是每公斤四十五十元的,遇上每公斤少了四十元钱的生意,他绝对不接,我觉得他这话有点儿冒大,说的话很有可能是吹牛皮的。
  购买原材料越来越困难了,拿起钱也买不到废旧铜材,正规的电解铜板不但价格贵,我们也无处买,国家计划内价格每吨5730元,国家计划外价格每吨9000元,国家议价每吨12000元。
  别说我们无缘问津国家计划内和国家计划外的电解铜,就是国家计划外议价销售的电解铜也是直接供应给国有企业。我们这样的乡镇企业要想买只有去开后门,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别指望去买电解铜,只有把目光盯在废旧铜材上。
  购进材料越来越紧张,我不得不去找唐仕龙,前次来他就夸下海口,“废旧铜材你需要多少我就可以帮你找多少,条件只有一个,我帮你找的每公斤加一块钱。”
  唐仕龙的企业和家都在歇台子,我按照他留下的地址找了过去。
  唐仕龙的厂房,在歇台子远离公路的农村乡下,一片低矮砖墙瓦房,不知道的,根本不可能想到这里会是厂房,房屋内没有离心浇注机,只乱七八糟堆放的各种大小不等的金属磨具,我知道这些金属模具是用来浇注涡轮和铜瓦的,在一堆用来造型的红沙旁边,堆放着一堆浇注成型的铜胚件。
  看了他的场地我判断,唐仕龙说他年产值几百万纯粹是冒皮皮的,我的工人白天黑夜都在忙碌,加班加点的熔炼,铸造还是使用的离心机,我一年的销售收入才一百多万元。唐仕龙所谓的工厂,也和我们一样,也只是一个可以加工铸造铜胚件的小作坊,小作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无,这样的作坊,一年怎么也不可能加工出几百万的铜铸件来。
  唐仕龙还在不断地夸耀他做的价格多么的贵,每公斤少了多少钱他不做,还在炫耀他一年要加工几百万块钱的产品,我只是一言不发的听,一言不发的点头,我来只是想让他帮忙找点材料,我不想知道他的经营状况。
  说明来意唐仕龙夸下海口,明天我来你厂里,带你一起去找铜材,目的达到了我自然就要离开,唐仕龙说:“慢号我请你去吃饭,顺便去我家里看看。”
  唐仕龙的家,就在离公路不远的地方,一排三间红砖楼房,上下两层,这样的小楼在90年代初期,城郊农村很是普遍,我估计唐仕龙就是石桥公社的菜农,身份与我一样,承包的以集体的名义注册的乡镇企业。
  令我颇感意外的,唐仕龙的老婆很是漂亮,白白净净的脸庞,白白净净的肌肤,一点也不像农村里背太阳过山的农村女人。
  家里还要一位五十来岁的老太婆和一位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没用待多长时间,唐仕龙对我说:“走,我们去吃饭!”
  我和他正往外走,唐仕龙的漂亮老婆走拢来,小猫般的怯怯的说:“我也去一个晒?”唐仕龙恶狠狠的说:“你去个锤子!”话出口就动手,一耳光搧在漂亮少妇脸上,这一变故出乎我意料,不由得说:“多一个人就多一双筷子,你打她干啥?”唐仕龙余气未消,说:“狗日的抱一个石磙压不出一个屁来!”
  旁边的老太婆说:“你要打也合适点打晒,我养她二十年,手指头都没有舍得碰她一下,不就是没有生儿子么?你这样子,是不是有些过份了哦。”唐仕龙说:“看不来呀,看不来各人离婚滚回县区去!”
  唐仕龙的举动让我愕然,哪里还要心情去吃饭,我执意要离开,唐仕龙不耐烦的说:“好好好!仅她一路去!仅她一路去!”漂亮少妇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说:我不想去了。”我叹了一口气,说:“去吧,就当给我一个面子。”漂亮少妇怯怯的望着唐仕龙。唐仕龙不耐烦的说:“走晒!”三个人这才一路走进了路边的餐馆。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酒至半酣,唐仕龙突然站起身来说:“你们两个慢慢吃,慢当我还有点事情,我得走了。”
  主人就这么离开了,这饭还怎么吃?我只好匆匆的扒了几口饭,匆匆的结了账,匆匆的离开了。漂亮少妇一直坐在旁边,看我匆匆的扒饭,匆匆的结账,匆匆的离去,就那么茫然的望着我,直至我离开。
  唐仕龙的作为,我还真的无话可说。
  三
  翌日唐仕龙骑着一辆七零摩托车来了,让我坐在摩托车后座上,他带我去找铜材。我别无选择,为了材料,只有随他一路去。
  唐仕龙骑摩托车有一个特点,就是慢,慢的走路快一点的人,都有可能超过他,他说这样骑摩托车安全,我无无话可说。
  唐仕龙把我带到巴县凤凰镇,他把我丢在青木关车站,就让我在那里等他,我知道他是去联系材料,他去联系材料自然要避开我,这我知道。
  几个小时以后他才骑着摩托车回来,而后带上我沿着公路开,一路走一路停,去到一个地方,他就让我在路口等他,而后独自一个人骑上摩托车前往,我还是知道他还是去联系铜材,他去联系铜材,自然不可能让我同去。
  我明显的感觉,唐仕龙对这个地区很是熟悉,哪里有厂矿,哪里有冶炼厂,哪里有废旧金属收购点,不说了如指掌,总算是了然于胸。由此我判断,这个唐仕龙很有可能就是凤凰镇的人,看他那样儿好像曾经当过兵,也许是当兵复员以后倒插门娶了歇台子的农村姑娘。
  另有一种可能就是他那漂亮的老婆是凤凰镇的人,他是这个镇的人的女婿,不然不会对这一地区这么熟悉。
  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没有问,他也没有说,我只是估计而已。
  到底找没有找到材料,到底找了多少材料,唐仕龙闭口不谈,只回到厂里,唐仕龙对我说:“明天,你和你老婆,随便那一个来都行,我保证给你找几顿材料,价格每公斤13块。如果我帮你找的材料你还觉得不够,我把我翻砂好的铜胚件都全部拿给你。”
  第二天我让老婆去,我对老婆说:“他无论有好多材料,你全都拉回来。”老婆说:“现在废铜的行情,每公斤10块钱,他要13块,你说他有好多你要好多?”我说:“你放心,材料还要涨,说不定隔几天价格就会上涨到16块钱一公斤。”
  当天下午,老婆拉回来满满一卡车废旧铜材,唐仕龙浇铸好的铜胚件也被我老婆拉了回来,我笑着问:“你拉了恁么多回来呀?”老婆说:“你不是说铜材还要涨价么,我把他浇铸好的铜胚件全都拉了回来,总共有五吨多,他进价进成每公斤10元,卖给我们每公斤13元,这一下他就赚了一万五千块钱,我们得不得吃亏哦。”我说:“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吃亏。”
  没有隔几天唐仕龙来了,说:“狗日的没有想到铜材涨恁么快,这几天13块钱一公斤我都买不到了。”又过了几天唐仕龙来叫苦不迭的说:“狗日的,废旧铜材涨到16块钱一公斤了。”
  时至今日,我也没有搞明白,唐仕龙为啥请我吃饭半途爬起来跑了。时至今日,我也没有挵清楚唐仕龙和凤凰镇的关系。对于唐仕龙,至今我也还有许多谜团没有解开。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0-09 16:05:43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