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发现-精华帖子】天地无涯,落兮桃花

楼主:馨禅 时间:2016-04-08 09:34:44 点击:1071 回复:4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发现——精华帖子】天地无涯,落兮桃花  
  
   

  


  


  天地无涯,洛兮桃花

 文:馨禅
  
  


  


  人世,又是一季桃花红,林影斑驳花落成河,流年里,总有些残败的风景,虽残,但亦不失美艳。可几时起,世间与我,再无干系?日升月落,朝花夕拾,再无任何东西可以左右我的情绪。

  我的生命究竟度过了多少个春夏呢?举目红尘,算计那些已经毫无意义。多少年来,我常常站在护城河的桃花树下默默无语,沉默的太久了,我甚至已经忘了自己还会不会说话,偶尔我会仰望天空,看看白云,数数从上空飞过的鸟儿,落寞的我,落寞的城池,空、静、、、

  有时候,我会把目光投向对岸,对岸是茫茫的人海,数不清的楼台水榭,几座大殿矗立在众多楼台的后面,隐隐约约。雾气中自有一种与世隔绝的震撼美。

  不知道那边的人可有看见过我,一河相隔,那道透明的结界阻隔了一切外界声息。恰似前世与今生。此岸是寒城空谷,彼岸是喧嚣人间,我这个奇葩,像是历经千年的老怪物,我的城里空无一物,空荡的落雾轩,陪着我的只有那头,那头睡在桃花林里的大狮子。


  瞧,一个奇葩人类,配上一个奇葩畜生,此时那只狮子正在夕阳下睡觉呢,呵呵,看它,睡得可真憨实,不知不觉身上落了满满的桃花瓣,棕黄色皮毛上点点的桃红,看起来相当的滑稽,哪里还有半点雄狮的威武。

  我在这多久了呢?仔细想想,好像这是第十二次桃花落?


  撕碎的圣旨早已不知丢在何地,只是,那一旨“囚魔令”颁下,一切都变得如此可笑离谱。指令未下时,我甚至不知自己是魔,我甚至不知···从爱人变仇人,只需一夜,他的一念,我的一过。


  夕阳西下,桃红如雨,风起了,纷纷扬扬,我白色的发上粘了些许。纯白如雪加上桃红如血,好一番别样风情。伸手接过一片无辜的桃红,冷眼瞅着,那么柔嫩,却是那么凄凉,再美的东西也有萧瑟的一天,手轻轻一动,花瓣跌落在地,无声哭泣。

  风莫名的大了起来,斜阳迟迟不肯归山,魔幻的是,晴朗的天空竟然出现了一道彩虹。我微微一恍惚,掐指一算,今天,是三月初一了?那么,是否该来的终究会来?

  果然,只片刻功夫,就见虚无处一个人影渐渐飞来,呵呵,辕朝之王,天地第一尊神。久违了!我在心底嘲笑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尊贵的人儿,实在是我之大幸,不是吗?


  他从天而降,黑袍如墨,翻飞。及腰的长发没有束起,迎风飞舞,腰间是一条刺眼的金黄色绣着龙纹的腰带,张狂至极的模样却又举世无双的尊贵。眉目俊朗轩逸,好看的面容,十几年来并无改变多少,只是那褐色的眼神,看向我时,一年一年的愈见冰冷。。

  我轻扬唇角,眼睫微眨,桃花落处云水流,天降虹桥君自临,无涯,又见面了,我在心里说着。而脚步,并没有上前。

  三月初一,第十二个三月初一了对吗?除掉第一年那个初一,从第二年起,这一天他一定出现在我眼前,不说话,不聊天,也不做什么。

  而今,同样的默默无语。

  只是那本是沉睡的狮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此时已跑在来人身前,亲热的磨蹭来人的膝盖,我不屑的讥笑,没骨气的东西,真是白跟了我十几年。

  冷眼瞧那一人一狮旁若无人的“叙旧”,我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是的,拜他所赐,如今我只能靠走的,枉我以前也是人人惧怕的魔仙。

  既然世事已与我无关,我何必在这里看这亲热的一幕。

  只是,心底已经接近奔溃,不知道为什么,那明明已经死掉的心,每次看见他时还是波澜速起,那感觉很痛很痛。痛到窒息只想昏倒,只想死去。在我春夏秋冬好不容易清静了一些的时候,他为何总要再次出现,然后,我便重复着一年一度的奔溃,一年一度的痛苦,煎熬了一季又一季。

  失魂落魄的人儿,如何经得起一次又一次的心魔折腾?

  桃花落得更厉害了,晚风拂过,花悲似泣,花瓣雨、如泪滴,我的脚步加快,越过这片竹林,就是归处,再不用看见他了。


  “落兮”偏偏···我不由得止住脚步,但并非我本意,我如今还有什么好反抗的,他轻轻一个弹指,我便走不得动不得。洛兮洛兮,你怎会忘记,这天下都是他的,这天下除了他自己,谁还可以与他为敌?

  无涯,辕朝之王。

  “王上”我卑微的跪下行礼,低头垂目,恨有多深,谦卑便有多重。

  我看不见他眼里的神色,天地间令人窒息的沉默袭来,鸟雀无声,醒狮无言,风呼呼的刮,彩虹在他刚落地的时候便已消失。是要下雨了吗?我垂着的头有些酸楚,暗自数着草地上的花瓣,一、二、三、四···

  一双黑色的靴子映入眼帘,我攥紧了手心,头垂的更低了。

  沉默,不语。

  花瓣好多,害的我总是数错,我心底叹息了无数次,终于,一双手不耐烦的拽起我,双眸相对,我的心,乱、凉、痛、、、

  而眼前的人,目光深谙,只是那揪紧痛苦的眉心的让我明白,原来彼此的心情都不太平。

  我忽而就笑出声来了,挣脱他的手,看着他的手僵在半空,我笑了好久,大黄狮无措的站在我和他身旁,看看我,又看看他,终于还是呆立在中间,垂头丧气。

  “王上,如今这结果,您可是满意了?”我擦擦眼角的“汗”,吐字轻柔,看他愈见焦灼的脸,感觉轻松多了,无涯,伟大的王,什么时候开始的,看你痛苦,我会如此惬意悠然?

  “王上,谢谢您来看我”我娇笑着上前一步,与他一步之遥,魅惑的看着他,看见他黑色瞳孔里美艳的“妖精”,哈哈,那是我,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我,可我笑的,是我自己,我倾的,是我自己的国。

  “洛兮”他深情的唤我一句,手再次抚上我的右手,我低头看着那交握的双手,心在慢慢滴血,心思焦灼,心绪混乱,一使劲,大力甩开那双手。再次跪下。

  “亡国魔女请求王上准予一死,允我追随先人而去,罪女愿来生做牛做马报答王上”

  一言请旨,字字带血。说完此句,我整个人已拜跪在地,额头枕在微凉的草地,鼻尖闻见落花的香,那带着尘埃的花香,如此清新诱惑。如若沉睡在底下可得瞑目,也算是我此生圆满了。

  “休想”他甩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估计我早已尸骨无存。天色终于暗了下来,是突如其来的的乌云遮住日光,刹那间,雨落。

  “一辈子别想离开我”他怨愤的离去,再不看我一眼,却在走出几步远时又回过头来,手指着我身边的草地,比划了几下,刹那间,我的周身已被数十道花藤缠绕,头顶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百花圆顶,那雨流如柱,顺着圆顶周围掉落草地,草地上凄凉的落花如死寂一般,尘埃遮面,泥泞缚魂。我没有反抗,平静的接受他无情的囚禁。我怎么反抗?十几年前,我的仙力被他亲自摧毁。

  无涯,我们,如此 悲哀!
  -----------------------------------------------------
  十二年,年年请旨,年年被拒。无涯,亡国魔女的心思你怎会懂?如我同样不懂,你怎会一声令下杀我族人三万,灭我寐家一脉?

  世间奇缘无数,偏偏你我孽缘缠身,这一生,定是再也不会携手与共,策马奔腾,仗剑山河了。前尘往事随那一夜发白灰飞烟灭。



  无涯,对一个无心的人,何须牢笼?

  无涯,对一个活着的死人,何须执着?

  无涯,无涯,爱恨如此魔人,你何必折腾,此番此举,你痛?我痛?

  还是你我,都早已----------无心。

  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

  我是魔族公主,但生来便无封号,我的母亲是放弃仙骨的俗人,跟了父王一生从来没有名分,我跟着母亲住在魔族的世外桃源里,父王每月都会来看我们,但除了几个长老,族人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有一天,我在河边救了一个练功走火入魔的少年,他说他叫无涯,来自仙界。他却不知我是魔,因为我和父王魔族的人们长得不一样,我没有魔族的红眼睛,也没有魔族王家的白发。我帮他治伤疗养,我虽没有半点功力魔法,但医术无边。我把他藏了起来,他在我母亲城堡的偏远小屋里里偷偷住了十七天,无人发觉。我们成了好朋友,但我从不告诉无涯我的身世。。。

  那一年,他九百八十岁,而我,比他小了六百岁。

  他走的那天我哭的像个小白兔,他摸摸我的头,笑着告诉我,他还会回来的。 我说,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做好朋友吗?

  他笑的好奇怪啊,捏捏我的脸,宠溺的说“一辈子,你想好了哦,我点头之后就永世不反悔的”

  我说好啊,然后看着他轻飘飘的飞上九天。那天的我才知道,原来仙人飞起来比魔族的人飞起来好看多了。


  我们相爱了,那感觉很好,但母亲并不知道,我真的不敢告诉她,我和一个仙人恋爱了,我心里很乱,惶恐不堪。他知道我有心事,但我从不说。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




  父亲看望母亲的次数渐渐少了,后来父亲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也总是愁眉不展。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母亲,母亲也不告诉我。

  有一天,我送别来看我的无涯,他说他有事要出门好一阵子呢,我有些不开心,垂头丧气回到母亲的大殿,却看见母亲偷偷的流泪。。。

  火光冲天,洪水泛滥,哀嚎遍野,隔着山河,我都可以听见魔族领地里传来的喧嚣杀戮,怎么了?我不解,看着忧心忡忡的母亲,心里渐生恐惧。。。



  仙历一万九千三百二十七年三月初一,仙魔大战,上神无涯率天兵一万,杀魔族三万生灵于伏魔城。魔族首领寐鲲死于“屠魔焰”下。

  英姿飒爽的无涯上神提着宣罗剑闯入我母亲的大殿,誓要斩杀魔族余孽。。。

  惊心动魄,他看着我的脸,站立不稳。母亲悲凉的看着他,哭的泣不成声,搂着我心如死灰。


  “无涯,我本姓寐,名洛兮,”



  割下一缕青丝,余发瞬间苍白,母亲看见我刹那猩红的眼,晕死过去。

  如血的眼里,再不是当年的少年,洛兮,洛兮,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编者语:最近人间景色妖娆也,禅近走火入魔,哈哈,写什么东西到最后都是魔!!!!写了一半,天马行空,便不知所云了。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灵芸兰秋(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灵芸兰秋

作者 :万安街S 时间:2016-04-08 10:02:03
  欣读妙文。加油,继续
  • 馨禅

    举报  2016-04-08 10:21:59  评论

    @万安街S 谢谢姐姐鼓励,问好!
  • 万安街S

    举报  2016-04-08 10:35:45  评论

    @万安街S 退休老工人,应该是大叔吧,哈哈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慧心纳兰 时间:2016-04-08 11:26:09
  拜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潇湘好居士 时间:2016-04-08 22:27:11
  @馨禅 这天马行空写的,大手笔呀!赞赏哈。
  • 馨禅

    举报  2016-04-09 12:26:16  评论

    @潇湘好居士 呵呵,周末愉快,问候潇湘。。。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舞点儿 时间:2016-04-09 21:10:45
  @馨禅

  一如既往的喜欢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0 22:40:06
  拜读,文字优美,情节扣人心。学习学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4-11 09:26:28
  @馨禅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2 23:43:44
  继续继续,太好看。
  • 馨禅

    举报  2016-04-13 08:35:19  评论

    @灵芸兰秋 秋儿看这故事还有继续的余地吗?
  • 馨禅

    举报  2016-04-13 08:36:12  评论

    不如给些提示,O(∩_∩)O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0:12:58
  可以写写从前的事,为何仙魔当初大战,无涯当时是如何受伤的,你救了无涯这个秘密其实还有人知道,然后为了权利从中作梗于是挑拨天魔大战。
  然后再写写现在,比如你是魔族唯一一个公主,你身上有特殊的力量或者有法宝。然后有坏人挑拨,设计放你出来,然后仙魔再开战,对于一个灭你家族你又深爱的人该如何对待,他深爱你不得不与你为敌,又该如何抉择?
  • 馨禅

    举报  2016-04-13 11:56:07  评论

    @灵芸兰秋 好似花千骨呀,哈哈。再写的话超费脑神经,谢谢秋儿提点哈,我想想去。。。另外,看过你的字,喜欢,似曾相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4-13 10:23:33
  @馨禅 恭喜部落发现.精华
  笑笑啊 最近才思泉涌 四处开花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2:24:03
  花千骨是从最底层到最高,而洛兮本来就在魔族最高层。况且,一开始她和无涯就相爱。无涯是和洛兮谈过恋爱的,而花千骨和尊上从未谈过恋爱,只是暗地里喜欢。如果这篇文章写完,阴谋要大于感情,花千骨就不同了。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2:24:59
  馨馨,写嘛。巨好看^ω^
  • 馨禅

    举报  2016-04-13 12:33:39  评论

    @灵芸兰秋 呀,好久木有人叫我馨馨了,写哦,会写哦,哈哈。到时候希望别吓到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2:33:07
  秋儿的字在馨馨面前不足一提,喜欢你的文笔,唯美,优雅,意境悠远。反正就是巨喜欢@_@
  • 馨禅

    举报  2016-04-13 12:40:04  评论

    嘛呀要飘起来…哈哈哈,我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啦,其实每天就瞎写写感觉不至于无聊而已。最近在看别人写的诗,那才叫一个美字呢!还是要谢谢秋儿你,认真看过这篇文,应该会有下文的,到时候艾特你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2:37:31
  馨馨笔下的鬼也定当美丽绝伦,怎会吓人。^_^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3 12:56:03
  好的,等着馨馨艾特我^ω^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6 13:49:11
  @馨禅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馨馨的文字,我的大爱~~必须赏~~【我也要打赏
  • 馨禅

    举报  2016-04-16 17:25:43  评论

    @灵芸兰秋 哇塞土豪大美人,亲亲么么哒。。。
  • 灵芸兰秋

    举报  2016-04-16 17:38:29  评论

    @馨禅 馨馨么么哒~就喜欢你是美文。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馨禅 时间:2016-04-16 17:48:15
  
   

  


  


  天地无涯,洛兮桃花

 文:馨禅
  
  


  

  夜,终究还是来了,好一场莫名的阴雨,那是他心底的苦,他的心情可以影响世间所有,雷是他的震怒,雨是他的哀伤,那么我呢?我是他的谁?

  无涯,我是你的谁呢?思绪渐起,初时的桃花雨樱花雪,初时的年少无知,初时的各自美好···镜花水月一般场景历历在目,心里疼的厉害,要怎么停止,停止这万劫不复的悲哀。

  “兮儿”来人紧张的抓过我的手查看,那白皙的手指已血红不止,原来我竟把手伸向雨后的荆棘而浑然不知。

  “母亲?”我对自己的伤恍若不见,十二年了,自从那日,便不再见过母亲一面的。如今。。。

  我又惊又喜,呆愣在原地看着母亲哭红了眼。

  我艳丽无双的,出尘慧智的母亲,依然美的绝世脱俗,只是,那悲苦的瞳孔里面,装的那悲苦无依的白发妖怪,是我吗?

  母亲,母亲,所有的坚强瓦解,心房坍塌的瞬间,我投进母亲的怀抱,十几年来,我第一次让自己痛哭流泪,第一次展现我的痛彻心扉。

  烛火、女人,狮子

  昏黄的烛火被风吹得摇摇欲碎,雨停后的夜,凄凉悲戚。起风了,窗前纱幔飘舞,恍惚竟有些鬼魅的影子。

  恨他吗?母亲问。

  恨

  怎能不恨、怎能不怨?

  可如今再说恨与不恨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目光低迷,看着自己的染尘的裙角,几不可闻的点头。

  良久,母亲喟叹,一手抚摸大黄狮脖颈的毛发,我讶异,这头大狮子初跟我时根本不怎么搭理我的,如今竟如此乖巧的伏于母亲身前?这是她们的初见啊!

  母亲的头发好长,从前长度就到膝上,如今已快到脚裸,灯影下柔柔发亮。。。那头硕大的大黄狮伏于母亲脚下温顺的任母亲抚摸,母亲开始说话,轻柔的语气,表情平静又飘忽,那样子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作者 :灵芸兰秋 时间:2016-04-16 17:52:57
  @馨禅 2016-04-16 17:48:15
  天地无涯,洛兮桃花

  文:馨禅

  

  

  夜,终究还是来了,好一场莫名的阴雨,那是他心底的苦,他的心情可以影响世间所有,雷是他的震怒,雨是他的哀伤,那么我呢?我是他的谁?

  无涯,我是你的谁呢?思绪渐起,初时的桃花雨樱花雪,初时的年少无知,初时的各自美好···镜花水月一般场景历历在目,心里疼的厉害,要怎么停止,停止这万劫不复的悲哀。

  “兮儿”来人紧张的抓过我的手查看,那白皙的手指已血红不止,原来我竟把手伸向雨后的荆棘而浑然不知。

  “母亲?”我对自己的伤恍若不见,十二年了,自从那日,便不再见过母亲一面的。如今。。。

  我又惊又喜,呆愣在原地看着母亲哭红了眼。

  我艳丽无双的,出尘慧智的母亲,依然美的绝世脱俗,只是,那悲苦的瞳孔里面,装的那悲苦无依的白发妖怪,是我吗?

  母亲,母亲,所有的坚强瓦解,心房坍塌的瞬间,我投进母亲的怀抱,十几年来,我第一次让自己痛哭流泪,第一次展现我的痛彻心扉。

  烛火、女人,狮子

  昏黄的烛火被风吹得摇摇欲碎,雨停后的夜,凄凉悲戚。起风了,窗前纱幔飘舞,恍惚竟有些鬼魅的影子。

  恨他吗?母亲问。

  恨

  怎能不恨、怎能不怨?

  可如今再说恨与不恨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目光低迷,看着自己的染尘的裙角,几不可闻的点头。

  良久,母亲喟叹,一手抚摸大黄狮脖颈的毛发,我讶异,这头大狮子初跟我时根本不怎么搭理我的,如今竟如此乖巧的伏于母亲身前?这是她们的初见啊!

  母亲的头发好长,从前长度就到膝上,如今已快到脚裸,灯影下柔柔发亮。。。那头硕大的大黄狮伏于母亲脚下温顺的任母亲抚摸,母亲开始说话,轻柔的语气,表情平静又飘忽,那样子像是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
  馨馨,写小说真的很虐心。而且灵感这东西又太扑朔迷离,慢慢写,不要强迫自己。
楼主馨禅 时间:2016-04-16 17:55:46
  本来不是想要写小说的,一开始就是突然想写些悲伤的感觉,因为对自己文笔的一点也不抱希望的说,只是,其实我不喜欢悲剧的结尾,所以只好绞尽脑汁的想写一个好的结局啦。(*^__^*)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