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短篇小说《命中只有八角米》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10-10 21:04:07 点击:18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原本眼镜也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也就因为那阴魂不散的农转非,不由分说的剥夺去了眼镜咸鱼翻身的机会。
  当眼镜所在的生产队还在坚持走社会主义的道路的时候,我所在的生产队却破天荒的包产到户了。
  我所在的生产队有一个鱼塘,整个鱼塘的水面面积有十来亩地,土地承包到户的时候,被四家人联名承包了去。
  两年以后,这四家人有了矛盾,四家人都不愿意继续承包鱼塘了,四家人都愿意把鱼塘转让出来。
  我征求了妻子的意见,妻子赞同把鱼塘转包过来交给小连襟经佑。
  当我把鱼塘转包过来交给小连襟经佑时,熟料小连襟却不愿意经佑鱼塘,正当我彷徨无计时,二连襟自告奋勇的说:“小连襟不来我来吧!”
  二连襟就是眼镜,这二连襟勤快,不但把家搬来了鱼塘边,而且还把全家大人细娃全都带到了鱼塘边来,全家人就住在了鱼塘边原先用来存放鱼饲料的小房子里。
  二连襟是老实人,老实人做老实事,二连襟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养鱼上。
  小连襟也经佑了几天鱼塘,小连襟经佑鱼塘的时候,早晨去割一背青草,吃过中饭再去挑一挑牛粪,鱼儿没有吃的了,小连襟就丢鱼饲料给鱼儿吃……
  闲暇的时间,小连襟就去附近的农家看打麻将,有时候也坐拢去打几圈麻将。有时候鱼塘里有什么事情,小连襟打麻将脱不开身,就委托身边的熟人去帮忙照管。比如有外来人员来钓鱼,小连襟可不愿意长时间的守候在鱼塘边,小连襟就委托熟人帮忙照看,甚至还委托熟人代为称秤,还委托熟人代为收取钓鱼的钱款。
  经常接受小连襟委托的人是兄弟两,哥哥叫赶生,弟弟叫行正,两弟兄的居住房屋,就建在鱼塘的旁边。
  从不认识到认识,逐渐的小连襟与这两兄弟还成了朋友,小连襟和这兄弟两的关系还处的不错。
  小连襟经佑鱼塘的那段日子,这兄弟两也经常来帮忙。小连襟投放鱼饲料的时候,这两弟兄也前来帮忙拿箩筐扁担什么的,有时候小连襟人不在鱼塘边,这两兄弟见鱼塘里的鱼儿没有吃的,这两兄弟也会帮小连襟往鱼塘里抛洒鱼饲料……这两兄弟不但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兄弟两也经常拿起鱼竿来钓鱼,当然这钓鱼是不收费的。
  二连襟接手经佑鱼塘了,行正又拿起鱼竿来钓鱼,眼镜说:“钓鱼可以,钓起来称秤,市场价五元钱一斤。”行正说:“你兄弟经佑鱼塘的时候都不收我的钱,你来经佑鱼塘就要收我的钱了?”眼镜说:“他是他,我是我,你愿意钓就钓,不愿意钓就算了。”
  从此赶生和行正不再来帮忙了,也不再来钓鱼了。
  眼镜做事情是老大老实的做,眼镜割青草可不是只割一背篼儿,眼镜是只要有时间就背起背篼漫山遍野的去割青草,眼镜从来不到附近的院落里去看打麻将,眼镜也从来不去打麻将。
  眼镜去挵牛粪可不是只挑一挑回来。眼镜在没有农转非以前,眼镜有一个大木桶和一架板板车。那时候眼镜的板板车和大木桶,是用来去那些大专院校掏粪用的。后来眼镜农转非了,眼镜失去了去掏粪的资格,眼镜的板板车和大木桶就没有用了。
  这下眼镜承包鱼塘养鱼了,大木桶和板板车正好派上了新用途。眼镜喊上老婆,也喊上十来岁的大双和小双,眼镜全家总动员,去到杨公桥的奶牛场。
  奶牛养在几座长方形的高大的房子里,那些大房子里都有两排木桩,木桩上拴的奶牛头朝墙壁屁股朝里面,奶牛的头下靠墙一公尺的地方是一排为奶牛投食的大木槽。
  人们把粗饲料和精饲料都投放进大木槽里,房屋的正中央有一条沟渠,沟渠的两边全是牛屁股,奶牛边吃边拉屎,奶牛的屎就落在沟渠的边沿上。
  奶牛场里的饲养员,早晨和下午,就会用扒梳之类的工具,把奶牛拉的屎清扫进沟渠里去,而后再顺着沟渠把牛屎冲刷进大粪池里去。
  牛粪是喂养草鱼的最佳饲料,但不能用饲养员冲刷进沟渠里去的牛屎,更不能用已经被饲养员冲刷进大粪池里去了的牛屎,最好的牛粪是中午奶牛吃了精饲料拉出来的新鲜牛屎。
  要挵到这样的新鲜牛屎,眼镜就要选择好时间,一般下午两点钟左右,乘奶牛吃了精饲料后拉出来的屎还堆积在沟渠边沿的时候。
  这时候挵到手的牛粪,是最有营养的牛粪,那里面还有奶牛没有消化殆尽的精饲料。要想得到这样的牛屎,就要提一个箢篼儿钻进牛圈里去一堆一堆的掏,那情景也和掏干大粪差不多,干这掏牛粪的活儿,也得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
  从牛奶场出来一直到鱼塘有两公里的距离,这一段路几乎全都是上坡,眼镜带着妻儿老小,不分阴晴寒暑,不分晴天雨天,几乎天天都要在这一段路上来回走一趟……
  眼镜从来不打麻将,眼镜也从来不去看打麻将。你随时随地从鱼塘边过路,随时随地都能看见鱼塘里飘散的青草,随时随地都能够看见几条草鱼在追逐吞噬漂浮在鱼塘里的牛粪……
  很少看见眼镜用精饲料喂鱼,如果你经常从鱼塘边过路,会发现鱼塘里的鱼儿悄然的在起着变化,那些追逐吞噬牛粪的小鱼儿不经意间逐渐的变成了大鱼儿。
  人的走动时常惊动起鱼儿,只见浪花翻滚,只见几条四五斤重的草鱼在抢食牛粪……
  眼看丰收在望,眼镜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在不该打鱼的天气偏要下水去打鱼,而且打起鱼儿以后还不听劝阻的拿起干石灰去给鱼池消毒……
  发现险情后的妻妹赶紧往鱼塘里放水,偌大一个十来亩地的鱼塘,区区的水流挽救不回来鱼儿的生命。
  翌日,满池塘的死鱼,赶生和行正,拿来菜篮子一挑一挑的往家里担,赶生说:“这死鱼我们担起回去喂猪……”
  没有谁知道赶生和行正是不是真的把死鱼担起回家去喂猪,眼镜不准把死鱼挵到市场上去卖钱,眼镜说你把死鱼挵到自由市场去卖钱那是去害人,眼镜不准把死鱼挵到自由市场去卖钱却准许赶生和行正把死鱼挵回家里去喂猪。
  见赶生和行正把死鱼挵回家里去喂猪,也有人拿来菜篮子捡死鱼往家里担,眼镜也让那些人来捡死鱼,眼镜也让那些人往家里担死鱼,眼镜只不让妻子把死鱼挵去自由市场卖钱……
  那时候,自由市场上活的草鱼五元钱一斤,这死的也许两三块钱一斤也许还是有人要买的……
  满池子漂浮的死鱼不低于2000斤,这原本不该遭受的损失不低于一万元,90年代初期的一万元,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这一笔不小的财富,让眼镜的老婆心痛不已……
  原本眼镜继续承包鱼塘,眼镜原本还是有机会把不该损失的损失夺回来的,只可惜农转非的指令下来了,319国道横穿鱼塘而过,承包鱼塘的村民全部农转非了。
  鱼塘是农业合作社集体的,政府补偿的所有补偿款归农业合作社集体所有,眼镜只是一个外来户,眼镜只是一个局外人……
  “能拿网打起来的鱼儿你各人打起走,能卖钱的鱼儿你各人拿起去卖钱,农转非与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眼镜无可奈何,这是命运,眼镜无能力与命运抗争!
  命中只有八角米,走遍天下不满升!
作者 :linsong1025a 时间:2017-10-11 07:22:03
  @彭乾尧 拜读
作者 :少豪2012 时间:2017-10-11 10:46:48
  @彭乾尧 点赞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10-11 11:00:40
  在不该打鱼的天气偏要下水去打鱼,而且打起鱼儿以后还不听劝阻的拿起干石灰去给鱼池消毒……
  -----------------------------------
  这个鬼使神差的决定害了自己。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10-11 15:05:58
  顶起来!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10-14 20:43:27
  @彭乾尧 拜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