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 邹德胜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2 21:00:51 点击:28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认识邹德胜是在李黎明家里,认识李黎明是在将有恒家里,李黎明是药机厂的业务员,改革开放初期,业务员是一个很吃香的职业,无论手上有什么业务,都有可能换来大把大把的钞票,
  将有恒是做模型模具的,我们加工铸造有色金属,造型是离不开模型模具的,把模型模具埋在造型用的型砂里,而后把模型取出来,再把熔化了的铜水浇铸进去,而后再取出凝固了的铜胚件,铸造工序就完成了,如果浇铸好的铜胚件没有砂眼气孔等铸造缺陷,浇铸出来的产品,就可以卖钞票了。
  制作模型模具,是铸造行业的一个必不看少的环节,没有模型模具,就没有办法制造出来机器设备上的各种形状的配件。
  初识李黎明是1983年,那个年代的乡镇企业,生存艰难,为了寻求业务做,不得不去笼络业务人员,记得是1984年春节,我和罗奀贵去了李黎明家,具体送的什么礼物,如今记不得了。如果是送的现金,李黎明会推辞,推辞良久终还是会收下,我们送了礼,李黎明也要回送礼物,石英钟、烟酒什么的,如果我们送的礼贵重,他的回礼也自然很值钱,比如五粮液什么的,有点礼尚往来的味道。
  也就是这一年春节,认识的邹德胜,吃完宵夜不可能马上走人,总还是要摆谈一下龙门阵,为的是联络感情。正在东拉西扯的闲谈时,一个年轻人抱着老大一叠图纸来找李黎明,年轻人把他带来的图纸摊开来,两人谈了些什么,我听不懂,只觉得这年轻人,二十来岁,就有那么丰富的知识,很有点让我佩服,
  邹德胜这个人,中等身材,颀长身段,只要一说话,脸上就带着自然的笑,给人一种亲近随和的感觉,当时觉得这个人很能干,他学的是制作机械模型,他的师傅是将有恒,据说邹德胜只跟将有恒学了几个月,因为和师傅性格合不来,而今出来自己做生意,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只学了几个月,就自己出来做生意,不得不令人佩服。
  因为自己出来做生意,需要找一个地盘,李黎明托我帮邹德胜找一个地盘,当时我家正在修房子,三层楼房,基本上已经封顶,只待扫尾工作完成了就可以入住,于是答应了李黎明,等我的楼房修好以后即刻通知他搬过来。
  知道邹德胜是将有恒的徒弟,便对他刮目相看,将有恒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我曾亲眼目睹将有恒,把他自己设计浇铸出来的水管龙头,拿在手上抖几抖,笼头里面的型砂就流水般的自动流了出来,就凭这一手断定,将有恒应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铸造高手。
  人与人之间同患难容易同富贵难,1987年,我们承包的翻砂房初见成效,5年时间,从无到有,83年一个人分了5300元,1996年周仁贵退出去,算账时他该得22000元,这些钱在那个年月,很有些惹人眼红,1997年我们的生意更上一层楼。不知道是大疤起了歹意还是他的兄弟姊妹起了歹意,他们盘算着想把我挤出翻砂房去。
  那一天李黎明来定做铜件,中午去餐馆请他吃饭,去吃饭的火锅店是大疤的三弟开的。
  小疤见我们来吃饭,也就自然的坐拢来,小疤是大疤的二弟,在这以前我们都是很要好的朋友,我们相交已经二十来年了,在一起吃饭喝酒也习以为常。没有想到小疤在席间劝我去染头发,我还以为小疤是与我闹起玩,哪里想到说了说的他就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挨了打的我站起身来想还手,大疤也扑了上来,大疤动没有动手打我我不知道,只听在场的李黎明说:“不像话!不像话!两个人打别个一个人!”
  大疤见李黎明如此说,才改变主意劝止住小疤,酒席自然不欢而散。
  翌日小疤找上门来,有点盛气凌人的问我:“你想啷个做!”我说:“人逢得就逢,逢不得就不逢,大不了从此不打交道!”
  蔡家志得讯赶来问我:“打不打回来,要打回来我就去找人!”我说:“算了,你去找人来打,他也去找人来打,二十年的朋友,别人会怎么说你?狗日的一对宝气,钱闷出来了,狗咬狗,打死活该!人逢得就逢,逢不得了就不再逢,大不了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二
  这时候的大疤在领导眼里,已经算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了,1967年内地的乡镇企业才起步,公社办的玻璃厂摇摇欲坠,领导还把大疤派去当了一个挂名的厂长,大疤的名气无不与翻砂房的业绩相关,如今翻砂房的两个承包人起内讧打架,大队就派主管企业的王武来调解。
  调解结果大疤主动退出,算出账来我该给他五万元钱,他退出去是好事,我可以继续留下来继续干,如今这个摊摊已经初具规模,如果出去另外找地方,不说现找地盘不好找,可一切设备设施都要重新置办,遇到的困难自然比留下来多的多,这个结果不错,我自然接受。
  不知道是大疤出去找寻一伙没有找寻到如意的地盘,还是他的弟弟小疤和妹妹七娃给大疤出的主意:“你退出去划不着,把地盘抢过来。”这肯定是他兄弟姊妹商量的结果。
  那几天的我正在做接纳地盘的各种准备,首先自然是联系业务联系原材料,大疤谋划抢夺地盘我还被蒙在鼓里,出事那一天我不在家,不记得是去哪一个厂联系业务去了,我回来正赶上大疤邀约十几个人在打我老婆,等我匆匆赶到,大疤和他邀约的朋友一哄而散。
  我知道大疤这是回来抢地盘,我还是认为我不能和他抢,我不能邀约人与他打架,我不愿意让别人看笑话,我对大巴说:“我退出去,你把五万块钱给我!”
  这是周仁贵退出翻山房的第二年,周仁贵退出去分了两万块钱,我只多干了一年退出去就分五万元钱,如果不是大疤起心抢占翻砂房这一块地盘,我一定能够实现周仁贵退出去时我给大疤五年每人分十万块钱的许诺。
  也就是在这一年,邹德胜的模具作坊也搬来了翻砂房。那是李黎明牵的线,我做的主,我提出来的把周仁贵留下的厂房借与邹德胜加工模型模具。
  邹德胜没有见小疤打我,也没有亲眼目睹大疤邀约人打我老婆,可他从李黎明嘴里不止一次的听见了这样的话:“不像话!两个人打一个人!真的不像话!”
  见我要离开,邹德胜也就想搬家,就问我去哪儿,他愿意随我一路离开。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去哪儿,不过我答应了他,只要找着地盘一定带他一路去,他在我的心里,算得上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我退出来,大疤给了我壹万捌千元现金,用铜材抵了贰万壹仟块钱,另给了我一张壹万壹千块钱的欠条。
  没有想到邹德胜这时候会找我借钱,他说他买摩托车,差叄千块钱,我腾都没有打就递给了他,也就是这叄千块钱,他认为我这个人耿直,而后把模型模具作坊搬到了我的家里。
  后来才知道,就因为我出手耿直,叄千块钱手都没有抖一下就递给他了,因此他才帮我拉的铜件业务。
  三
  加工制作模型模具的人,接触的人多,而且大多数都是工厂里面的头面人物,任何一个工厂,都有机器设备需要维修,只要维修机器设备,就有可能需要更换零部件,只要更换零部件,就得找制作模型模具的人。
  觊觎邹德胜的才华,我有心和他合伙搞,可他不愿意,说:“我可以给你拉业务,我不跟你两个搭伙,你随便给我一点工资就是。”
  见他不愿意和打搭伙,只好按他说的每个月给他一百五十块钱,那时候的一百五十块钱,相当于三个一般工人的工资加奖金的收入。
  我和邹德胜的问题出在一年以后,1999年银根紧缩,企业与企业之间拖欠三角债,收货款成了老大难。
  凯旋标准件厂的这一笔业务是邹德生拉来的,以前收款有时是办理委托银行托收,有时是邹德生把支票拿起回来,也有时是业务员王守忠把支票送上门来。曾经的我经营企业,一个人要应付全面,材料产品收进拿出、生产加工购进材料、销售产品一把抓。由于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销售的产品自然也有漏记和错记了的时候。曾经专机厂销售的产品,就漏记掉了很大一笔,还是专机厂的业务找上门来对账,我才察觉自己漏记掉了几笔。
  对账时的总金额,他的多我的少,明显是我自己记的出了差错,到底错在哪儿也没有办法搞清楚了,只能按对方提供的数据,重新进行登记记录。
  邹德胜的纰漏也是出在对方来对账的时候,对方提供的数据与我自己掌握的数据不相符,于是提出质疑,对方的业务员是庆岩机械厂退休的王守忠。
  王守中对自己的工作认真负责,他经手的业务自己全部都有详细的记录,记录上白纸黑字的写着某月某日支付某某单位一万壹仟元整,后面还有签收人签章。
  这一万一千元钱被邹德胜拿起走了,他并没有把钱拿起回来,很明显这钱是被邹德胜自己那去自己花了。
  说老实话,这一年多来,邹德胜还是帮我拉了不少业务,不然我的生意也没有这般红火,可我每个月都把工资给他送去了的,另外还根据他的需求。给他买了冰箱彩电和组合家具,就在这一笔账没有查出来的前几天,我还给他送了下一个月的工资去,他怎么就悄悄的把我的钱私自拿去花了呢。
  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自然不愿意再和他联手了,也不愿意再让他帮我拉业务了,于是我找上门去对他说:“你这一万一千块钱拿去花了就算了,业务以后也不要你帮我拉了,从此我也不会再支付工资给你,如果你不服气,即使去打官司,这一万一千块钱,你也得还给我。”
  邹德胜自知理亏,自然无话可说,我们的关系就这么结束了。
  四
  邹德胜喜欢儿子不喜欢女儿,就因为老婆给他生出一个女儿来,因此惹出许多是非来。
  说起来邹德胜也算是白手起家,那一年想买摩托车都买不起,那叄千块钱还是我拿给他的,最终也没有把钱还给我。
  邹德胜的第一个老婆是东北人,东北人比重庆人长的富态一些,不像重庆人那么精瘦,他的第一个老婆姓什么叫什么如今我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模样儿生的比农村人好看,只记得那女人贤惠,那时候的邹德胜没地盘,从翻砂房搬出来以后就在我家里操作,记得每一天他老婆都老远的给他送饭来,那时候他的老婆已经有孕在身,挺着一个大肚子天天来几趟,从石岩盘到我家大楷有三公里的路程。
  邹德胜和所有的男人一样喜欢女人,邹德胜有一副春宫扑克牌。时常拿出来把玩,很有点眼热人,80年代末期,一般农村人是买不来的。
  邹德胜的工人不多,一个水泵厂的退休工人,另招收了一个徒弟,徒弟名字叫邹小军。
  邹德胜在我家并没有做多久,后来就搬到石岩盘去了。他的事情都是后来我听说的。
  只他搬起走了以后还带了一个女孩来我家,带女孩来的时候还在给我拉业务,那时候的我不可能拒绝他,也就把三楼的钥匙拿给了他,三楼上有沙发,可以当床睡觉。
  不知道怎么被我老婆知道了,许是我母亲窥出端倪,老婆风风火火的爬上楼,非要赶女孩走路,说你们睡了我们不吉利,邹德胜最后拿出五元钱方才了事,由此老婆认定邹德胜不是一个好东西。
  后来邹德胜的老婆生了一个女孩,邹德胜很是不高兴,周德胜要和老婆离婚,老婆纵身从三楼跳下去,据说没有摔死,只是脸部摔坏了,医治好以后女人不好看了。
  最终邹德胜还是和第一个老婆离了婚。周德胜另外又找了一个女孩,只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曾经在我家三楼住过一晚上的哪一个,据说后来这一个老婆也是生的一个女孩,后来邹德胜逢人就对人说:“老子这一辈子,注定只有当老亲爷的命了。”
  五
  最近听老婆说,小区有一个男人长的很有点像邹德胜,那男人老是一眼一眼的瞧她,看着很相像,老婆就是不敢相认。
  儿子说不可能,邹德胜早就死了,邹德胜的摊摊丢给了他的徒弟邹小军。邹小军看邹德胜可怜,留他在厂里照看厂房。每个月给他几千块钱工资,可邹德胜吸毒,到处去借钱,邹小军不晓得给他还了多少欠账。
  邹小军也很能干,如今资产几千万,如果邹德胜不吸毒,这一切都应该是他的,可惜了这么一个能干人,落得如此下场,许多人不无感叹!
  邹小军跟所有的熟人打了招呼,不准借钱给邹德胜,可邹德胜还是想方设法能够借到许多钱,如今把邹小军惹烦了,邹小军不想管他了,我儿子这样说。
  “无论怎么挵,无论想什么办法,始终戒不掉邹德胜的毒瘾”这也是儿子告诉我的。
  “徒弟如果真的不管他,邹德胜只有死路一条。”这是儿子下的结论。
  儿子对我说:“邹德胜真的已经死了。”
  邹德胜具体死没有死,我也没有挵明白,因为我始终没有见过老婆说的哪一个长的很像邹德胜的人!
作者 :山河1956 时间:2016-09-13 09:50:35
  @彭乾尧 赞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3 10:05:19
  谢谢诸位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14 14:51:50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