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少女为何躲在瓮里哭泣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8-17 00:20:42 点击:180 回复:19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少女为何躲在瓮里哭泣
  

文/ 雷本祖
  


  
  这院子里还挺大的,始看清有一颗枣树孤零零立在那儿,不甚高大,难怪外面看不到枝桠,却又另类的稀罕,冬日萧条嘛,万物处在冬眠时期,唯独这棵枣树罕见地挂满绿叶,风吹来刷啦啦直响,怎就有雨丝飘来,热乎乎的,好似是人的眼泪,你若定睛细看,每一片枣树叶子都有一颗凝珠摇摇欲坠,很像是少女哭泣时的眼泪……
  灯影儿胡同,杜猛和老婆坐在家里抱头痛哭,让他惊奇的是,哑巴女人竟然会开口讲话,对他一五一十把前因后果说个详细。杜猛腾地站起身来,他受不了这口窝囊气,他要去报案,让李星艾得到应有的惩罚。
  哑巴女人扑腾跪下来,断断续续对他诉说不为人知的往事。原来哑巴女人真名叫孟姐儿,是临县长乐街一家发廊按摩女,有时候客人带她外出包钟熬夜,还能额外多赚一笔,可偏偏就在这上面栽个大跟头。正忙活着,男人莫名其妙的口吐白沫四肢抽搐,不一会儿蹬腿归西。遇见这种事只能怪自己出门不看黄历,孟姐儿扯过一床旧棉被盖住尸体,轻手轻脚走出这户人家回到发廊屋。简单收拾一下孟姐儿准备离别这里,出去躲个三年五载,兴许这辈子不再回来,死人这种事是说不清楚的。她鬼鬼祟祟刚出门,迎面遇见老相好朱大强,此人酒气熏天坦胸露肉,裤门封得不严实探出一截老树根,可见这火烧的不是一般的旺盛。他连搂带抱把孟姐儿摁在床上叨扰,此时的她死的心都有了。什么事啊,一出接一出没完没了。
  倒霉事在后头呢。适逢公安临时查夜,长乐街实施宵禁前后封堵不让出不让进,门镜发廊屋冲进去十几位警察。一溜按摩小屋,户户关门绣花鞋,唯独朱大强房门洞开大力与孟姐儿嘿与咻。声音招魂呐,警察直接奔着来啦。同志们倚在门口有滋有味看着。队长说:“嘿!小子歇会儿,跟我走一趟。”
  朱大强真喝大了,头也不回说:“没事,你慢慢喝着,回头我补上。”
  队长一脚把他踢趴下,朱大强酒醒,浑身大汗淋漓,“哎哎,警察同志,有话好好讲,别用刑啊!”
  队长没理他,“嘿嘿,那位女同志,别趴着呀,起来跟我们走一趟。”
  孟姐儿只好转过身来,心里头要死不活的,她当着大伙的面从容穿衣,回头强装笑脸:“队长……这身材还行吧?”
  队长语气冷冽十分:“没用的,今晚弄进去,保准你身材变形大走样,这事儿你懂得。”
  长乐街停着一辆解放牌绿颜色带蓬卡车,里面挤满了人,大致分四类,赌与嫖,偷与抢。孟姐儿进去一看,邪门嗨,一群大老爷们,唯独就她一个是女的。难不成姐妹们运气旺,唯独自己点儿背。
  看守所人满为患,这批人只好异地关押,目的地定口古城监狱。孟姐儿嘴噙舌尖寻思,这一去必死无疑,她心里知道预审的威力,没事尚能招出点事来,更何况自己刚刚弄死过一个。罢罢,与其受这个罪,不如咬舌自尽来得痛快。
  卡车里只能站不能坐,孟姐儿站在边上靠着挡板不敢动弹。队长威严地说:“别想着跑,好好看看,前面一辆后面一辆架着机枪呢,不想被打成筛子眼儿就给我老实点儿。”
  卡车隆隆跑起来,贴在孟姐儿身后的男人甲有些不安份,蚂蝗似得嘬她脖颈子,出溜着鼻子说:“香,真特么香!”
  孟姐儿气愤道:“大哥,咱这是去送死,你能消停会吗?”
  男人甲:“妹儿,哥事儿不大,不就是赌俩小钱吗,出来后照样吃香的喝辣的。”
  孟姐儿说:“我的事比你大,我杀过人,你信吗?”
  男人甲嬉皮笑脸说:“真的吗,反正是快要死的人,白玩行吗?”
  男人甲有力的臂弯擒住孟姐儿纤细的腰身。
  孟姐儿吓不住人家知道要坏事,决不能便宜这个王八蛋,让他吃些苦头方能知道老娘厉害,还有朱大强呢,一块收拾着才更解恨。臭狗,要不是他蛮横纠缠我,说不定老娘早就远走高飞。孟姐儿大声喊道:“救命呀,有人强奸我,谁能管管吗?”
  啪啪啪啪……无数盏大火机同时点亮,映照出一张凶恶煞般的面孔。孟姐儿一看还是老相识,此人是斧头帮帮主朱柔斌。“哈,朱哥,是你呀,怎么了这是,咋就挤一窝了?”
  朱柔斌叹口气,“老子今晚生日聚会,不成想被公安一网打尽,晦气啊!妹子,刚刚是谁想强奸你?”
  孟姐儿一指男人甲:“就他。”
  男人甲慌神儿赶紧往旁边躲避,朱柔斌怒道:“不要脸啊,行,今晚这口恶气就出在你身上吧,兄弟们给我打……”
  男人甲顿时哭嗲喊娘。孟姐儿问:“哥,朱大强是不是你本家?”
  朱柔斌嗡声嗡气:“谁呀?老子不认识。”
  孟姐儿欢快说:“一块收拾吧。”
  朱柔斌大大咧咧道:“谁是朱大强呀,给老子站出来……”
  斧头帮的人各自瞅瞅身边的兄弟,发现角落里有一个人瑟瑟发抖,就是他喽。朱大强果真被痛扁一顿。
  朱柔斌拥着孟姐儿入怀,“宝贝,还有仇家么?”
  孟姐儿只觉嘴里发苦,离开狼窝又入虎穴。抬眼一笑:“没了。”
  朱柔斌:“这么说你是我的?”
  孟姐儿:“是你的,都拿走。”
  朱柔斌,“好呀好,乖懂人心思的,我喜欢。”
  突地一个闪照划亮夜空,随后传来隆隆雷声,雨势迅猛,说下就下,前方的车辆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孟姐儿乘坐的这辆车立马跟着左倾右斜,车里的人跟着东倒西歪相互乱撞。
  孟姐儿吓得脸色白面,“朱哥我怕,你得保护我!”
  朱柔斌敞开猪一般的怀抱柔软地接纳了她。
  轰然发出一声巨响,两车发生追尾,原来下雨天道路湿滑,前车拐弯的时候速度太快根本刹不住车,好不容易刹住车,司机捂着胸口暗自侥幸却被后车司机冲撞过来,砰的一声巨响,前车翻下深沟。
  刺耳的刹车声过后,后面的车又被后一辆同样是刹不住车的车猛烈撞击,这辆车装的人太多,霎那间四分五裂,落地时天女散花……
  雨一直下个不停,孟姐儿醒过来,她费力拨掉搂抱着她的大手,闪照的空亮让她认不出抱着她的人到底是谁,这人半个脑袋没了。

  编辑:linsong1025a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8-17 00:21:33
  山谷里起火冒烟,又很快被雨水浇灭。风声雨声过耳不曾有人呼喊,难不成都死了么?孟姐儿吓得魂飞魄散,她沿着山谷跌跌撞撞爬到公路上,有路她就走,最终因体力不支一头栽进路边的水塘。
  “后来呢……怎么不讲了?”杜猛听故事上瘾赶忙追问。
  “后来被你捡回家洗洗就……”
  “原来是你呀,完了,你是杀人犯我是窝赃犯,事大了。”
  孟姐儿委屈道:“我没杀人啊,谁知道干那事会死人。”
  “这事说不清楚啊……”
  “所以说打死不能报官……”
  “岂不便宜了大猩猩?”
  “怎么会呢,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想,我不能老这么躲在家里不出去是吧,你得想个法子为我洗白呀,你见天出去转,路上像我这样的冻死鬼三俩只会有吧,你把我的身份证揣她兜里,然后拖公路上拿草帘子一盖,晚上开夜班的司机大多马虎眼,尸体碾个四分五裂毫无悬念,你瞅着吧一准会有人报官,警察瞅着我血肉模糊的脸根本办不成事,只能根据身份信息草草结案。”说出这样一番话,孟姐儿基本上不打磕绊儿。
  杜猛只觉后背汗毛倒立,这女人咋就这么阴险毒辣,标准的社会人,还能做老婆吗,活脱脱一只吸血鬼。他战战兢兢问:“那也不成啊,你已经死了,大白天的还在街面上混,万一被警察看见岂不是原形毕露了吗?”
  孟姐儿微微一笑,“找替罪羊啊,这事办好了,我不就可以光明正大活在人世上。”
  “啊呀,这世上也没那么多死鬼呀?”
  “提死的干嘛,这回咱找活的,你天天在外面跑路,四方消息知多不少,仔细打听着谁家有丢过孩子的很多年不知音讯的,这些都可以考虑,唯独有一样,必须是个女的,然后我假装登门去认亲,这家人喜从天降白捡一个大闺女,谁还会起疑心,还不高兴的玩儿似得。”
  杜猛豁然开朗点头赞许,“好注意,亏你能想得出来,社会人就是不一样,指西道东指鹿为马。可有一事我糊涂着,这些事情若是顺顺当当办下来小半年怕不止,到时候黄瓜菜凉透,大猩猩死不承认,你又奈他何?”
  “不怕,我手里有他苟且的证据,你瞧这几根弯弯曲曲的毛还有他慌不择路留下的一滩浆糊,这可都是铁证,存多少年不变样。有了这个,再加上我漂洗过白的身份,咱俩口子就可以登堂入室敲诈他一笔钱财。大猩猩是个有钱的主,你瞧他手上戴的大金戒指足足能买下四间朝阳的大屋。咱这背阴房子万万不能住了,长年累月阴暗潮湿能爬出绿毛龟来,往后你凡事听我的,指定让你过上好日子,吃香的喝辣的那都小意思,呀,你咋跪上了呢,起来起来,赶紧的……”
  这杜猛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跪在那里就差一声哭,“老婆大人,我听你的,这日子穷怕了,大冬天的,我穿着一条灯笼裤冻得麻木,没你牵绊着,我早就踏上阴间的道儿,听说那里好呀,有吃有喝的,还不用动脑子。”
  孟姐儿喜悦着把杜猛揽在怀里捂耳朵,“牛玉麟不是什么好东西,蓄谋已久几次三番想上我,这一次,好在关键时光里,临时别回马头知难而退,要不然我还想把他一块收拾了。”
  杜猛一听炸毛啦,“啥,啥玩意,俺俩拜过把子,朋友妻不可戏,他不懂吗,我他妈的还想搞他的老婆呢?”
  孟姐儿一瞪眼,“什么?你再说一遍?你他妈的也不是好东西,这事先不提,他蒙在鼓里还以为咱不知呢,这人还有用,等办完事卸磨杀驴。”
  杜猛单竖大拇指,“老婆大人高明,眼下可不得找他办事呢,这家伙一天到晚满世界窜,兴许能遇见冻死鬼呢。趁热打铁我等不及,事情呢不能拖,我赶紧找他去,听他说前几天还真遇见过一具无人认领的河尸。”
  杜猛一溜烟去了牛玉麟家。
  牛玉麟和小乔洗完澡正在家里吃晚饭,牛玉麟喋喋不休编排杜猛的各种不是,好多事隐去不提,熙姑喝一口片汤问:“照你这么说这家伙啥也不为就为窜咱家里拉一泡稀屎,这不是坑人吗?”
  牛玉麟咬一口窝窝头不紧不慢说:“我觉得吧这家伙对你有心,只是这泡屎没掌握住火候,把自己拉跑偏了,你想,但凡他还有点力气拾掇起你来还不是擒一只小鸡摁锅里。”
  熙姑呸地一声,“原来这样啊,要不说人心隔肚皮,装一肚子坏水愣是能遮人耳目,我这老成啥样子了他还惦记,什么东西。”
  “老婆,往后你一个人在家注意点儿,他若是敢硬闯进来,你甭客气,拿刀子直接捅他,这事不犯法,那叫正当防卫。”
  “嗐,不至于,好歹你俩是兄弟,说着说着刀光剑影了。打你俩进了家门,我就觉得不大对劲,总觉得一股子猪粪味,说,怎么回事?”
  牛玉麟眼珠子一转,“这个呀,鼻子真好使,要不说女人心细,这不路上碰见拉粪水的马车,躲避不及吗?”
  “你俩倒是躲呀,我就不相信你俩跑不过驴,可别说闻着香味去蹭逛。”
  “你这是说笑话呐,牲口不认人儿,不打招呼硬闯,往哪儿躲呀。”
  “大哥在家吗?”杜猛说着话窜进屋里。“嗬,吃饭呢,正好,那个……嫂子你就不打算预备一只碗吗?”
  熙姑一拍桌子,“咋又来了,丢人现眼不够么,趁我不想打你,赶紧的,脚底抹油,走!”
  杜猛嚷嚷:“走啥走,也不问问我来干嘛,我知道对不住您,可我也是受害者,我的伤比你深,我老婆被人……嗐……算了……说这些破事有什么劲,一个人捏鼻子哭去吧。今儿我来,一个是赔不是,一个是送钱来,这辈子从没听说过有人把财神轰出门,嫂子您说是吧。”
  一听说送钱,牛玉麟打起精神,所有的不快统统忘至脑后,心里想,这家伙总不会一而再再而三骗我吧,除非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兄弟没吃饭吧,熙姑,你给盛碗饭,边吃边谈,显得咱们知书达理又仁义不是。”
  杜猛接过碗饿死鬼投胎光吃饭不说话,牛玉麟催他,“说话呀,裁缝落剪子光剩什么来着?”
  杜猛头也不抬,“大哥等等,兄弟吃完饭有力气,这一下午拉肚子只剩皮毛。那个……嫂子再来一碗?”
  熙姑抬眼望天,“没了。”
  杜猛满脸狐疑,“不会吧,嫂子,我可是自来熟,你不去,我自个盛去。”
  熙姑一脸怒气,“你敢!”
  小乔高腔高调骂:“脸皮可真厚,蒙吃蒙喝谁不会,小心爷的蛋黄,那可是苍蝇爱吃的美味。”
  杜猛环视一眼,一家子拉着张驴脸,连忙赔笑道:“我说事,我说事。大哥,前几天听你说过二道沟那里发现一具无人认领的河尸,弄哪去了?”
  牛玉麟没好气骂:“嗬,捡上瘾了,活的要,死的也要,要那玩意干嘛,不能吃不能看,你有病吧!”
  杜猛:“你就说说那玩意哪去了?”
  牛玉麟:“报官,人家收去直接火花。”
  杜猛一把握住牛玉麟的大手,“满面喜庆之色,大哥记住,那玩意能卖钱,从明天起,谁发现我给谁五块钱,决不食言。”
  小乔一听大喜:“我知道有个地方兴许有货,等俺一觉睡醒去看看,你若是敢哄我白跑一趟,新账老账一起算,是不是干爹?”
  牛玉麟面带杀气点点头。
  今夜奇冷,寒风嗖嗖。三更天左右,牛玉麟把小乔晃醒,小乔揉着眼睛睡意朦胧,“干爹,还早着呢,再说那玩意谁稀得要,等我再补一会儿觉。”
  牛玉麟怒骂:“补你妈个头头,咋睡得唻,再不管你,干脆搂着你干娘睡算了。”
  小乔委屈道:“哪儿有呢?”
  牛玉麟火气大得很,“原先你睡哪?”
  小乔一指,“炕头呀。”
  牛玉麟:“现在呢?”
  小乔一看吓得赶紧捂住嘴巴,不知怎么搞的,他睡进干娘的被窝,倒把个瘦骨伶仃的干爹挤在炕未。
  干娘睡的香,俩人吵吵愣是没醒。小乔吓得赶紧穿衣出门去。牛玉麟怒不可遏追骂:“什么东西,那么厚的棉被,你愣是支起个大帐篷,瞧你多邪性,赶明起你睡西大炕,冷锅冷灶的也比你睡桥洞子强。”
  小乔那敢吱声吓的一溜烟儿跑走。街面上冷风凄凄不见人影,小乔恍似踩着风火轮赶到南二桥洞底下,这里还真有几个流浪汉睡在那儿。小乔走过去挨个踢踢,发现还能鼔涌,不像是死的呀,有一个忽地坐起来张口骂:“让不让人睡了,死球。”
  小乔狠狠踢一脚撒腿就跑,一路不歇气来到城隍庙,一堵断墙边下窝着一个人,佝偻身黑光黑影里像是老妪,不死的眼怒向苍穹。小乔吓一跳,拿脚面踢踢没反应,伸手一摸,比石头凉硬。小乔鼻酸口苦,老人家对不起,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冤屈你找姓杜的说去,不关我事啊,我是替人跑腿的。
  小乔回撤一步跪下磕几个响头。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8-17 00:24:35
  小乔窜回灯影胡同,门外拍的山响,杜猛眯眼一看,天不亮一地糊涂影。孟姐儿跟着醒来,杜猛欣喜地表情,“老婆别怕,说不定冻死鬼有信了,来,把身份证给我。”
  杜猛骑上三轮车拉着小乔急急忙忙来到城隍庙。俩人下车的时候,这雪铺天盖地来。杜猛查验过后确信老妪已死多时,赶紧退后拜了三拜,嘴巴念念有词为自己撇清罪过。
  “小子,来搭把手,把人抬上车。”
  小乔只伸手不动弹,“钱呢?说好了,五元。”
  杜猛掏出五元钱递过去,小乔接住捏在手里撒腿就跑。杜猛气得骂几声回头咬牙使劲自己把死人搬上三轮车。
  青龙公路,拉煤的大货车川流不息驶过,路面上铺一层雪,车灯晃在上边白的愈加耀眼。杜猛暗喜,这么大的雪倒省去一张草帘子的钱。他把死人从三轮车抱下来摆在公路中间再把孟姐儿的身份证踹进死者的怀里,然后赶紧撤离。就这一会儿功夫,他转眼分不清尸体的具体位置,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场雪完完全全蒙蔽。
  货车呼隆隆驶过去,前方一片雪白,司机根本看不清那里还躺着一个人,只觉得车辆重重颠簸两三下,后面的车接着再来,很快大家就不觉得有什么。
  天亮后,毒日头升起来,雪化的很快,残破肢体满地都是,公安闻讯赶来,根据身份证信息查询到蒙阴错埠岭乡孟姐儿的老家。人死,旧案跟着一笔勾销,唯独孟姐儿暗地里偷笑。
  牛玉麟得一笔小钱喜不自胜,就没再打算把小乔赶走,晚上三人照常睡在一起。熙姑倒也没什么,她一直把小乔当做自己的亲儿子来看待,嘴边常挂着一句话,他还是个孩子呢,你咋就这么小心眼。牛玉麟也觉得小乔还是个孩子,也许小孩子干不出大人的事,他试着宽慰自己。
  三轮车被小乔一人顶过去,牛玉麟把家里的老底翻出来再添置一辆新车,爷俩风雨无阻外出觅活,利润丰厚的让熙姑每晚咂舌。
  这天晚上,爷俩回来交账,牛玉麟上交三块五毛钱,小乔差五毛凑成十元。熙姑喜不自禁问:“乖儿子,给干娘说说,是不是今日收获一笔不义之财?”
  小乔据实回答:“里面有六块是杜爷给的,前些日子他托我打听事,说是找一家丢孩子的人家,时间越久越好,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啥药。”
  牛玉麟和熙姑对望一眼说:“杜猛这人最近怪怪的,他这是想赶好呢还是作死?”熙姑满脸疑云,“是啊是啊,老杜一直抠的要死,这会儿怎么变得大方起来,其中必有原因。干儿,这么说你如了他的愿?”
  小乔兴高采烈地,“干娘,我倒没费啥事,出门遇见腊兹吉,我给他说起此事,这家伙歪头一想说,他老家就有这样的人家,二十年前丢过一个女儿,当爹的一气之下投河自尽,当娘的天天以泪洗面最终哭瞎双眼。”
  小乔一番话再次勾起牛玉麟一家人的往事,俩口子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小乔大惊失色,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话,还想解释呢,熙姑抹着眼泪把伤心的往事说给小乔听。当小乔听说熙姑的女儿已死亡的事实,不禁唏嘘落泪,“干娘,秋田活着大概和俺妹妹一般大吧,你要是不嫌弃,俺把妹妹春香领家里来伺候你吧。”
  熙姑满面喜色,“好啊好啊,明儿就领过来,我一定把她像亲闺女一样看待。”小乔犹豫着,“干娘,这样好是好,只不过我那瞎眼的老娘还没人照顾,能不能……”
  牛玉麟一抹阴云上脸,“这事往后先缓缓,养你一人还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呢,再添两口子,能不能喝上稀得还是问题呢。”
  杜猛得着信骑上三轮车马不停蹄赶到鬼旗镇羊庄,逢人指点,他们找到这户人家,晃入眼目唯有两间土坯房孤零零立在村东头。油纸封窗,茅草盖顶,冻土簌簌掉落,寒鸦一声低鸣,显示这操蛋的光景让人心灰意冷。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8-17 00:28:37
  杜猛和孟姐儿一前一后跨进门。房檐低矮碰头,屋内幽暗如墨,触目所及黑漆漆无颜色。孟姐儿眼泪刷刷流,感觉自己就是从这个家里走出去,如今人是回来了,魂儿还不知在哪里游荡着呢。
  “有喘气的么?”杜猛大声吆喝。
  炕上还真有人鼔涌,破棉花胎里裹着一个物件四下动动,敢情是想坐起来回应。一只小黑影从棉花胎里嗖的跳出来惊窜在房梁上,眼珠子还是宝石蓝色呢咕噜噜转着怪吓人的。孟姐儿低声呼唤,“屁串子,过来呀,喂你窝头鱼干好不好?”还特意用残缺的右小指夹着干鱼头晃给猫看。
  这功夫做得滴水不漏,来的时候俩口子里里外外把这户人家摸得门清,知道羊官儿小时候劈木材时一不留神把右小指剁去半截,为假戏真做,孟姐儿也是豁出命来,挥刀自残,生生斩断半截小手指,血淋淋的场面吓得杜猛外出躲藏好几天,这女人的凶残行为真是把他吓个半死。这户人家特喜欢养猫,但凡养猫起个名必定是屁串子的名号,好记易叫,更重要的是,这名字是闺女羊官儿离家时取的。
  杜猛把两元钱塞进腊兹吉衣兜里,拍拍他的肩膀,“小子,这些话可信么?大老远的骗我白跑一趟,回来我可饶不了你。”
  腊兹吉拍胸立誓,“绝对可信,有些事还是我爹亲口告诉我的。”
  杜猛不相信再问:“有一事我不明白,你们羊庄独姓羊唯你腊姓这是怎么个理?”
  腊兹吉笑嘻嘻回:“你不知道吧,俺爹是上门女婿。还有京姓人家呢,一家人九个孩儿从外地流窜过来,很不招摇。”
  羊庄有陌生人进入,第一个惊动的当然是村支书,羊骆驼心想,这俩人不晌不夜的来这里是干嘛的,偷东西?算了吧,羊树景家里怎会有东西可偷呢,穷的只剩下一只碗还豁开半边口子。到底来干嘛的呢,不行我得去看看。
  羊骆驼颠颠跑来贴在后墙跟儿偷听,这习惯保持很多年,直到羊家人死的死,丢的丢,剩下羊树景的老婆羊桂青不到半年哭瞎双眼,他就再也没有这个兴致。羊桂青年轻的时候长得美艳,枣红点小褂勾勒出腰身丰满,犹喜干净,大冬天的还能窝在家里搓冷水澡。水流叮咚,墙根外伏地偷听的羊骆驼百爪挠心,只可惜这美景一转眼变得支离破碎。恍若一夜之间,桂青老态龙钟,面瘫口撇常年流着口水。最近几年完全不能动弹,整日躺在炕上没吃没喝等死,作为村支书可不能不管,动员全村人挤出一份口粮轮流供养她,大家伙真心觉得累,有些人还咒她怎么不早死呢。
  孟姐儿喊一声来,“呀,屁串子……”羊骆驼惊呆了,难不成是羊官儿回家了。他连蹦带跳窜进屋里,这眼前的一幕着实令他眼角湿润,身材高挑略显瘦弱的孟姐儿拉着桂青的枯手正在千呼万唤呢。“娘啊,你睁眼看看,官儿回来了……”
  桂青明显一震,眼窝凹陷着硬是挤不出一滴泪,这些年早已流干,唯有一丝硬气支撑着她不死。“咳咳咳……你谁呀?”
  孟姐儿已是泪流满面,“娘啊,是我呀,羊官儿啊!”
  “咳咳咳……真的是你吗,官儿,这些年你死哪儿去了,回来干嘛,这个家完了呀,咳咳咳……”说着就去摸孟姐儿那只残手,明显的哆嗦一下。
  “娘……对不起……我是被人骗走的…………我想回家……他们不让啊……呜呜呜呜……”
  羊骆驼拍拍杜猛的肩膀示意他门外说话,简明扼要直奔主题。“我是村支书,你们是……”
  杜猛说:“我是拉活挣钱的,没我啥事。”
  孟姐儿擦着眼泪走出来。羊骆驼瞅着她那只残手明知故问:“这指头……”
  “还不是小时候的事,难道你忘了?”
  羊骆驼抓抓头发掩饰尴尬,“羊官儿,这次回来有何打算呀?”
  “我想接俺娘去城里享福。”
  羊骆驼喜从天降,“好啊好,这事我赞成,还有啥困难一并提出来,我尽可能帮忙解决。”
  孟姐儿狡猾的双目能转出影儿来,“村支书,你觉得我是羊官儿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8-17 00:33:03
  @雷本祖 羊骆驼干笑,“是或不是有什么关系呢,说句良心话,但凡能有个人把糟老太接回家去供养,你让我跪下来谢恩我都愿意,不瞒你说,村里的人早就怨声四起,说句不好听的,大家都盼着桂青早死呢。”
  孟姐儿假手遮面,哭声戚戚,“我知道,我知道,在这里我替俺娘谢谢你们。可有一事我得求着你,我这次带俺娘走没户口城里无法落脚啊。”
  羊骆驼拍胸腔保证:“这事啊,你放心,我亲自去办,你可知我儿子是派出所一名户籍警,爹求他办事,傻小子还不得屁颠屁颠接手。”
  孟姐儿暗暗松一口气。
  听说羊官回家了,乡亲们纷纷前来围观,有的说像有的说不像,有什么关系呢,桂青家里的烟囱冒起炊烟,往后呀大家伙都省心了不是。
  锅里烧着热水,屋里热浪逼人。杜猛轻手轻脚把桂青搁在木盆里搓澡,桂青一把攥住他的手,惊慌问:“官儿,他是谁?”
  孟姐儿声音甜丝丝,“娘,他是你女婿。”
  桂青老太脸面泛红,“官儿,不能啊,这事儿传出去丢死人。”
  孟姐儿嬉笑说:“娘,怕什么,你身上啥都缩没了,整个一截老树皮。”
  桂青哀叹:“是啊是啊,年轻的时候拼命地藏着掖着捂着为了谁,早知有今日何必费那个劲呢,就算扔给猫儿狗儿,人家还说咱贴心不是。人这辈子为何要生呢,既然生又何必要老呢,活着这么遭罪,硬挤着来这儿干嘛呢。”
  洗完澡,桂青欢欢喜喜穿上孟姐儿从城里为她专门带来的新衣服,还有吃的呢,这辈子她从见过的烤面包。桂青吃饱喝足安安静静躺在孟姐儿的怀里打盹。“娘,你躺下睡吧,半截横竖的不累吗?”
  “官儿,娘生怕这一躺下再醒来就看不见你了,你瞧我的腿可疼了,那是我自己掐的,我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杜猛旁边搭腔:“娘,要不换我靠会儿,你掐我大腿,我不肉疼。”
  桂青嫌弃道:“我可不愿靠着你,你骨头硬,还是官儿好,浑身上下软和舒坦。”
  晚上羊骆驼风尘仆仆赶进门,户口本身份证一应俱全摆在他们面前。
  没地睡,杜猛抱着屁串子干坐着,他时不时往灶膛里添一把干柴。桂青睡意深沉脸冒薄汗,梦里露出笑颜,“小官,小官,别跑呀,你这孩子,娘追不上啊。”
  孟姐儿把脸别向一边,不让眼泪流出来。
  杜猛翻看手里的户口薄问:“孟姐儿,你真打算把老太接回城里住?”
  孟姐儿使劲吐他一口唾沫,“你喊谁呢,我是羊官儿好吗,打今起,你再喊我一声孟姐儿,我剪碎你舌根子。还有,桂青娘我是一意孤行把她接回去养,俺娘俩有缘分,我给她养老送终也算做一件善事,省得下辈子落进地狱被小鬼扔进油锅里熬汤。”
  桂青慢悠悠醒过来,她抬起手费力去触摸孟姐儿的瘦脸盘,一遍一遍仔细摩挲完,一行眼泪流出来,“官儿,娘可真想念啊!”
  孟姐儿温驯回应,“娘,你放心睡吧,明早我带你去城里过好日子。”
  桂青再次幸福地闭上眼,这一闭就再也没有睁开。屁串子喵地一声尖叫惊醒睡梦中的俩人,才发现桂青娘已走多时。
  孟姐儿挽着杜猛的手给老太跪下磕头。
  杜猛与孟姐儿披麻戴孝倾尽所有给老太办完丧事,临走时羊骆驼摇头叹息说:“你娘没福气啊,眼瞅着要过上好日子,偏偏撒手西去。咦,你这人到底是谁呀,不是拉活儿的吗,怎就成了羊家的女婿?”
  杜猛笑嘻嘻说:“是啊,本来是拉活儿的,羊官儿说没钱付我车费,愿意陪我睡一觉顶顶账,这事我还不愿意呢。”
  羊骆驼一脑门子疑云,“真的,还有这好事?”
  桂青老太家里没啥值钱的东西,杜猛与孟姐儿两手空空出了门,走到村口,树上蹲着一只猫,孟姐儿欢天喜地喊它:“屁串子,我是孟姐儿,来呀,过来呀!”
  猫儿冷漠地凝视她两眼把头移往别处。
  杜猛提醒她,“你是羊官儿呀,咋就成了孟姐儿,再喊一声试试?”
  孟姐儿果真仰脸呼唤,“屁串子,我是羊官儿,来,跟我走吧……”
  屁串子喵地一声叫跳进她的怀里。孟姐儿欢喜说:“这猫机灵鬼儿,敢情是桂青娘灌输过多少思想,眼里只有羊官儿一个人,罢罢,我不是羊官儿谁是呀,老杜,走起!”
  孟姐儿抱着屁串子总感觉不对劲儿,怀里的它拱来拱去片刻不消停,眼泪汪汪盛满心事,孟姐儿就喊:“老杜你停停,这猫会不会有事啊。”
  杜猛回头看,可不是吗,屁串子上蹿下跳极力摆脱孟姐儿的安抚,赶上突围似得,可逮着一个空,跳下三轮车尘土飞扬跑进村里。
  孟姐儿疑惑问:“这是要干嘛,屁串子舍不得走吗,可家在村东头呀。”
  杜猛突然指给她看:“屁串子停下了,冲咱喵喵叫唤呢,说不定真有事呢,要不咱们晚点走先去看看。”
  杜猛把三轮车调个头拉着孟姐儿去撵屁串子,这猫极通人性,走走停停,带领杜猛和孟姐儿来到羊庄村西头一户孤零零的家门前。再看屁串子嗖地跳上这户人家的院墙不见了。
  杜猛和孟姐儿心里好奇赶紧下车来看,先是拍几下门闩无人吱声,杜猛趴门缝里往里瞅,这院子甚是凌乱,再看屋顶一簇簇干茅草随风招摇,门和窗已不知去向,黑乎乎开着大洞。杜猛叹息说:“这户人家八成是死绝了,跟一座孤坟似得吓人。”
  这会儿院子里传出屁串子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跟被踩着猫尾巴似的,吓得孟姐儿赶紧张罗杜猛,不会是中了埋伏,庄户人家家都有老鼠夹子。
  杜猛趴着门缝往里再瞅一眼,点点头,“可能是吧。”
  孟姐儿催促,“愣着干嘛,赶紧进去啊。”
  杜猛说进不去啊,门锁着呢。
  孟姐儿说你笨呀,不会翻墙吗?
  杜猛一脸鬼气,“年轻的那会儿不在话下,现在不行了,这些年被你搜刮的干巴,只剩下喘气的份。”
  话音未落就被孟姐儿死死卡住脖子,“你呀,这口气也甭喘了……”
  杜猛赶紧服软,“别别,别呀,说闹话呢,你退后,看我来个狗急跳墙。”
  杜猛往手心里吐口唾沫果真像条疯狗似的张牙舞爪翻过墙去,一会儿,门就从里面打开。
  这院子还挺大的,始看清有一颗枣树孤零零立在那儿,不甚高大,难怪外面看不到枝桠,却又另类的稀罕,冬日萧条嘛,万物处在冬眠时期,唯独这棵枣树罕见地挂满绿叶,风吹来刷啦啦直响,怎就有雨丝飘来,热乎乎的,你若定睛细看,每一片枣树叶子都有一颗凝珠摇摇欲坠,很像是少女哭泣时的眼泪。
  孟姐儿讶异着问:“枣树怎会哭呢?”
  杜猛也是东看西看,忽然他就说:“还真是的,这树底下怎会是湿了一圈,这天儿又没落雨。”
  屁串子从密集的树叶缝隙出“嚓”露出猫脸,吓得孟姐儿和杜猛大声喊叫:“妈呀,是鬼么?”
  再看屁串子一头扎在地上奋力刨土,前爪后爪一起用力,本是冬天,冻土坚如磐石,何以被猫掀动的泥土竟然冒着丝丝热气。
  无须再问勿用在想,这土里埋藏着东西呢。
  庄户人家的院子里有的是农具,铁锨镐头应该不低于三两只吧,杜猛和孟姐儿不劳动手旁边就有,虽说铁锨镐头生过锈总比猫爪子厉害吧,先把猫抱一边安置好,俩口子你一锨我一镐奋力开始挖掘。土质异常松软,只因少女流过太多的眼泪。挖到一米深吧,镐头遇见坚硬的玩意,杜猛扔掉镐头跳进坑内,他拂去硬物上的浮土,发现原来是庄户人盛咸菜的黑瓷大瓮,这盖子还是带旋口,使使劲往右拧能打开的那种。杜猛兴奋的一脑门汗水,这手可就颤抖起来不敢拧,死命捂着大瓮喘息着,“孟姐儿,咱们要发大财了,里面会不会有黄金啊。”
  孟姐儿倒是沉稳冷静,不喜不悲,面容寡淡,“我觉得不是,好似有一个人躲在里面,还喘气呢。”
  “啥!”杜猛一时被吓的眼皮子直蹦,“你胡说些什么呀,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但凡是一瓮咸菜也不枉咱们白来一趟。”
  孟姐儿蹲下身来示意他,“打开看嘛,是不是黄金就在你手里攥着呢。”
  杜猛摸一把脑门上的汗水信心满满说:“那就打开了,事先声明一下,是黄金可没你份,咸菜归你,我老杜只爱黄金不爱咸菜。”
  孟姐儿再不做声,死瞅着杜猛慢慢旋拧,这黑瓷瓮盖开始一圈一圈置顶,最后一圈吧,杜猛觉得是,因为越来越松,你不拧它自个转起来,砰的一下,黑瓷翁盖忽地跳起来,一只纤细的苍白的手臂自翁里面倏然弹出,吓得杜猛头皮撕裂魂飞天外,他丢弃孟姐儿不顾,哭爹喊娘仓皇逃离。院子里只剩下孟姐儿和屁串子。
  屁串子一声凄厉的惨叫,震得枣树叶子簌簌颤抖。它三条两纵奔过来依偎着苍白的手臂喵呜喵呜叫唤着,频频舔舐着那一截残缺的手指。
  孟姐儿跪下去失声痛哭,“羊官儿,这些年你一直躲在这儿啊,你冷不冷,饿不饿,你说啊,呜呜呜呜……是谁杀了你,告诉我呀,姐姐一定为你报仇。”
  说也奇怪,这只僵硬的手臂满满的又缩了回去。
  杜猛躲在外头,听见院子里传出一阵阵呜咽,觉得自己真不是东西,可真应了那句话,大难来时各自飞,孟姐儿都不怕,我怕个鬼,还能把我吃了不成,硬着头皮他又回去了。
  回去一看,手臂没了,看见孟姐儿一边哭一边旋着盖子,她擦干眼泪慢吞吞站起来说:“把土填上吧,原样封好,这仇一定要报。”
  杜猛胆战心惊问:“替谁报仇啊?”
  孟姐儿一脸悲愤:“羊官儿。”
  杜猛再次被惊着:“真是她呀,怎么会在这儿,是谁杀了她?”
  孟姐儿咬牙切齿骂:“一定是这户人家干的,你赶紧打听打听,是谁住在这里。”
  杜猛善意提醒,“你我势单力薄,我看不如报警吧。”
  孟姐儿眼一瞪,满脸杀气,“你敢,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咱们是来干嘛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杜猛赶紧自打耳光赎罪,“瞧我这糊涂劲,忘了你是杀人犯。孟姐儿,天儿快黑了,先赶路要紧,回头我再来摸摸情况,看看是谁这么无法无天,敢把羊官儿给杀了。”
  孟姐儿点点头,抱起屁串子哭几声伤心欲绝离去。呼啦一下,枣树叶子顷刻间落尽,少女欣慰地闭上眼睛。
  隔几天,杜猛花钱收买腊兹吉,获悉这所院子是老光棍京八爷自建的老屋,好些年不住了,人已落户鬼旗镇。后来,孟姐儿巧使连环计诱捕京八爷,活活把他摁在汤锅里煮死,也算是为羊官儿一家人报仇雪恨了。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08-17 22:08:06
  为佳作点赞!问候朋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2 09:23:02
  加油,再来看你了,愿你的文章成为经典!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2 10:28:57
  继续支持佳作
  • 雷本祖

    举报  2016-08-22 18:03:13  评论

    @异界雨夜行者 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 来回的飞机票 我给包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3 09:29:04
  很好,大赞一个,继续努力啊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8-23 15:27:18
  @雷本祖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松声竹韵BB 时间:2016-08-23 16:20:50
  @雷本祖 祝贺朋友首页聚焦!@linsong1025a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3 22:14:32
  继续支持佳作!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4 10:05:17
  挺起胸膛朝前走,眼前就是光明路!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5 12:35:54
  欣赏好文。学习,支持,力顶!前程似锦[d:赞][d:得意]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5 20:28:52
  再来支持,好贴多顶顶!
  • 雷本祖

    举报  2016-08-25 20:54:03  评论

    @异界雨夜行者 我知道你很忙 顶一次就足够了 真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6 10:35:38
  支持好友美文,以后每天都来!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6 23:11:59
  顶起朋友的佳作,明日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7 22:18:24
  拜读了大作,水平很高!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7 22:43:09
  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8 22:29:46
  看了又看,支持不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颜夕1206 时间:2016-08-29 08:57:45
  @雷本祖 点赞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9 21:31:50
  挺起胸膛朝前走,眼前就是光明路!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8-29 22:04:39
  支持朋友,力顶好文!
作者 :青竹斋09 时间:2016-08-30 09:09:33
  支持本祖兄弟!
作者 :泉立方事业部 时间:2016-08-30 15:21:18
  欣赏好文。学习,支持,力顶!前程似锦[d:赞][d:得意]
  
  
作者 :泉立方事业部 时间:2016-08-30 15:33:21
  欣赏好文。学习,支持,力顶!前程似锦[d:赞][d:得意]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8 22:31:17
  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8 23:06:55
  支持好友美文,以后每天都来!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9 10:00:08
  继续欣赏,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9 10:33:35
  好帖!想不支持都有点难!~~~~~~~~~~~~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9 19:35:48
  支持好帖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9 21:25:24
  拜读了大作,水平很高!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09 22:51:12
  学习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0:11:59
  欣赏不断,支持没完!继续努力。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0:29:55
  是金子,总会发光~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0:47:34
  挺起胸膛朝前走,眼前就是光明路!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1:04:50
  顶起朋友的佳作,明日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1:22:15
  精彩美文。必须顶起!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0 11:39:50
  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2 17:03:17
  再来支持,好贴多顶顶!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2 23:00:10
  笔好,文好,人好。下午好!上去最好~~~~~~~~~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3 10:05:51
  作品已看过已收藏,很棒!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3 10:31:33
  好帖!想不支持都有点难!~~~~~~~~~~~~
作者 :huaerzi6 时间:2016-09-13 16:47:28
  惊心动魄,文笔妖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liuyue28 时间:2016-09-13 19:16:06
  围观。。。。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4 10:30:52
  继续欣赏,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4 18:37:31
  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5 12:36:14
  好帖!想不支持都有点难!~~~~~~~~~~~~
楼主雷本祖 时间:2016-09-15 17:25:28


  @linsong1025a @天湖赏月 @松声竹韵BB @乌衣画客 @马狼ly @军魂2016 @颜夕1206 @王振江38307 @彭乾尧————————祝酋长们中秋快乐!!阖家幸福!!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5 18:20:21
  我也赶来,支持佳作!
  • 雷本祖

    举报  2016-09-16 07:55:59  评论

    @异界雨夜行者 一直以来 你给我的感觉是 横刀立马 万夫莫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5 21:36:05
  笔好,文好,人好。下午好!上去最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6 14:59:08
  好精彩。支持一把。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6 21:39:53
  挺起胸膛朝前走,眼前就是光明路!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7 14:56:17
  是金子,总会发光~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7 15:18:03
  认真看了,写的很好!每天例行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7 15:39:52
  欣赏不断,支持没完!继续努力。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7 16:01:46
  非常好看的文!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8 10:35:27
  很好,大赞一个,继续努力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9 09:30:43
  继续欣赏,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19 19:56:01
  仔细看了,真的很好!谈笑书,支持中!
  • 雷本祖

    举报  2016-09-19 20:29:09  评论

    @异界雨夜行者 为何你屡屡提及她 难不成你和谈笑书是一伙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0 09:01:00
  一切安好,好梦!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0 20:14:26
  好帖!想不支持都有点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1 13:36:34
  送上问候,加油啊!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1 18:01:52
  一切安好,好梦!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2 10:09:11
  送上问候,加油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南山顽石2016 时间:2016-09-22 16:46:39
  问好,加油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2 18:42:11
  学习,欣赏,支持,顶起!拜读大作~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3 14:45:04
  是金子,总会发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4 16:25:42
  看了又看,支持不断!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4 20:06:59
  欣赏好文。学习,支持,力顶!前程似锦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4 23:32:36
  问候朋友,支持!力顶!大力顶!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2:13:16
  欣赏,学习,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2:36:01
  拜读了大作,水平很高!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2:58:44
  点击量如此之高,楼层如此之高,唯有仰望的份了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3:21:28
  继续欣赏,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3:43:51
  努力,加油!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4:06:14
  我也赶来,支持佳作!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4:29:12
  欣赏,学习,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14:51:54
  欣赏好文。学习,支持,力顶!前程似锦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6 21:03:58
  支持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7 09:55:14
  支持好友美文,以后每天都来!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7 17:38:49
  挺起胸膛朝前走,眼前就是光明路!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7 21:20:02
  继续欣赏,继续学习,继续支持!
作者 :罗东阳 时间:2016-09-27 23:56:18
  经典之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8 19:59:41
  膜拜中!支持中!祝大成啊!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28 23:45:09
  欣赏,学习,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30 09:34:28
  支持好友美文,以后每天都来!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30 09:58:06
  继续支持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09-30 10:24:18
  是金子,总会发光~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10-03 23:07:24
  今天开始从头细品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10-07 13:44:47
  看了又看,支持不断!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10-07 17:30:21
  努力,加油!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10-08 00:33:43
  好精彩。支持一把。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异界雨夜行者 时间:2016-10-09 09:33:28
  继续支持佳作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