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各有各的本事》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10-10 19:04:51 点击:29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听见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我丢下手里的活儿就往门外跑,深怕去的不及时,惹起业务员不安逸,那样留下的后遗症,就有可能影响企业的生存。
  那个年晨的业务员,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业务员上门来,你的企业就得关门歇业。
  每次与业务员打交道,你必须得小心翼翼,深怕得罪业务员给自己留下麻烦来。
  不但业务员不能得罪,连随同业务员来的人,你都得小心侍候。挵不好也会引来连锁反应,挵不好也会让你的企业举步维艰。
  果然从汽车上下来的是老余。老余见我,劈头就问:“朗格?不安逸迈?”我哪里敢不安逸他,即刻露出笑纹来说:“我哪里会不安逸你哦。”老余说:“看你精神不太好哇,是不是感冒了哦?”我只好敷衍的说:“是有点不舒服。”老余说:“你可得要注意到身体呀!”我也只有点头称是。
  一个脸庞清癯身体瘦长的人从车上下来,老余对我说:“厂里来的检验,衡小闺。”
  一辆小渝州尾随而至,车上下来的是弹簧厂的小吴和蒋师傅。
  小吴笑着说:“老余又来混饭吃迈?”老余也强打笑颜说:“说起,我拿给他的东西比你的多得多,哪里像你的东西那么丁丁小点一件,我随便给他做一个铜套就是几千块钱,比你的那个小铜套来钱来得快的多。”小吴还是笑着说:“你拿给他做得多,你欠他的钱也多,我可是一分钱也不欠他的哦,你还是早点把钱给别人拿起来晒,有了钱迈我们也去找个好地方吃点好的晒。”老余说:“日妈现在啥子还好吃哦,鸡鸭鱼肉,啥子都不好吃了。”小吴说:“说的也是,日妈现在啥子都不好吃了,鸡肉吃起打粑打粑的,鱼肉吃起老崩老崩的,鸡蛋吃起一股鸡屎味,还真不晓得啥子好吃了。”衡小闺在旁边说:“你们业务员当然啰,天天在外面吃莫合,我们小老百姓舍,回锅肉吃起都香的不要命。”小吴说:“这个年晨了,还吃回锅肉吃起香得很?各人没求得本事,活该倒霉!”衡小闺不服气的说:“各人没求得本事唷?日妈你们那个工作,又不是哪一个做求不来……”眼看两人要争吵起来,我赶紧上前打圆场,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了!你们今天说啥子好吃,我们今天就去吃啥子。”
  二
  我这个人只陪酒,从不劝别人喝酒。任随客人喝好多,我都只得陪他喝,直到客人喝尽兴不喝了为止。对于不会喝酒和不愿意喝酒的人,我也从来不劝他们喝。
  每次请客人喝酒,我都是自己先拿一个小碗,自己先给自己倒上满满一碗,而后再把酒瓶子递给客人说:“你愿意喝多少你就倒多少。”
  老蒋说他开车不能喝,老余说只喝啤酒不喝干酒,小吴自己倒了一点点在自己的碗里,衡小闺连连摆手说:“不喝不喝,我一点点都不喝。”
  衡小闺不喝酒,我也不勉强,只说:“那尚你自己吃菜,要吃什么自己点,不要客气就是了。”
  这样的招呼应酬,自己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业务员上门,或多或少都有点事情,小吴是来下下个月的生产计划的,你和他喝酒吹牛的时候,要特别留意他说的话。下个月要订什么铜套?什么规格?什么型号?什么时候必须交货?这些问题一定要搞整清楚,没有听清楚也要问清楚。知道了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其他的事情也就不重要了,只频繁的劝他喝酒吃菜就行了。
  小吴善吹牛,天南海北天文地理什么都知道一些,这时候你只用眼睛不时的看他一眼,偶尔接过他的话尾问他一句什么,做出一副听他讲话的模样儿,你的注意力得集中到老余身上来,首先要挵明白他是来干啥的,是来下计划还是来查看他的铜件的生产进度的。如果是来下计划的,你就必须得挵明白他还需要加工些什么铜件。如果是来查看生产进度,你就必须得挵明白他的哪些铜套什么时候必需要货。挵明白了这些,你就只时不时的端起酒碗和他的啤酒瓶子碰一下,并热情的说:“来来来,喝酒喝酒!”至于衡小闺,基于他的检验工作,他说的无非都是与产品质量相关的话题,你可以完全不听他说的什么,只眼睛时不时的盯着他,无论他说什么,你都频频的点脑壳,做出一副听他说话的样子来。
  没有想到我一碗酒喝完,坐在一旁的衡小闺突然说:“来来来!我们两个来划拳,一拳一瓢羹!”小吴接口说:“你说起扯哦,人家喝完了一碗你才来喊划拳,你这不是安起心整人么?莫跟他两个划拳,莫跟他两个划拳。”小吴对我说。
  我知道自己的酒量,曾经和老余带来的库管员喝酒,两个人吞了三瓶江津老白干,这一碗酒充其量也就半斤。我淡淡的笑了笑说:“没得关系,来就来。”小吴说:“那尚我也来!”老余说:“干脆我们划南北,拳认真酒不认真!”小吴说:“拳认真酒也认真,两瓢羹一拳,看整到哪一个!”
  三
  果不出我所料,衡小闺的酒量并不大,两碗酒划完,衡小闺就有点吐词不清显现醉态了,老余说:“不划了!不划了!日妈喊你是来做事情的,不是喊你来喝酒的。”
  老余说不喝了,自然就不喝了。
  小吴和蒋师傅开起汽车走了,老余说把他们厂加工好的铜套拉回去。衡小闺已经喝醉了,老余还是要他检验铜套的规格尺寸,几个工人把他扶上汽车,他蹲在车厢里,工人选一个规格尺寸最合格的递给他,等他测量完以后把这个铜套原地移动一下又递给他,周而复始的都只让他检验这一个铜套,衡小闺挥然不觉,等所有铜套装上车,衡小闺喃喃说:“怎么你们的铜套加工的恁么好?尺寸就然是一样的?竟然没有一个大点小点的?”
  工人们哈哈大笑。连老余也忍不住笑了,说:“狗日的,三辈人没有喝过酒一样,脏不脏班子嘛。”
  我知道老余带衡小闺出来,并不是让他来检验什么铜套的,只是让随路出来吃一点福喜,喝一顿不要钱的酒,另外加一包红搭山香烟。我们的铜件是粗加工交货,原本就留有余量,检不检验都无所谓,以前也从来没有人来检验过,所以衡小闺喝醉不喝醉,老余也根本不在意。
  见识衡小闺喝酒的醉态,是在这以后的一天,我的家在襄渝铁路旁边,一天姜三跑来我家对我说:“衡小闺喝麻了,躺在铁轨旁边拉不起来。”我紧赶紧的跑去看,只见衡小闺躺在铁路旁边的草地上,嘴边吐了很大一滩污秽物,头和脸就埋在污秽物里,看着很有点让人恶心,我把他的头从污秽物上移开,问姜三是怎么一回事。姜三说:“喊他龟儿不要喝,他龟儿不听招呼偏要喝,这一下喝麻了我也弄他不回去了。”我说:“那尚啷个办?”姜三说:“只有弄他到你家里去,仅他酒醒了自己回去。”
  姜三也是一个喝酒管不住自己的人,还是我和大疤合伙做生意的时候,一次和姜三喝酒,我和大疤都说喝的差不多不喝了,姜三却去要来一瓶酒,倒在三个碗里,自己首先就把自己面前的那碗酒端起来一饮而尽,我和大疤没有办法,这姜三也是检验,我们也是不敢得罪他的,我和大疤也只好自己把自己面前的一碗酒吞下肚去。就那一次,姜三跨出餐厅大门,没走上三步路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没有想到这一次是衡小闺醉了姜三没醉,我和姜三把衡小闺弄进我家,翌日他才独自离去。
  有一件事一直让我没有弄明白,衡小闺是怎么去财务科拿来支票的。一天衡小闺跑来厂里找我,说:“我拿一万的支票来你回扣我百分之十要不要得?”我有点不相信他一个检验员会在财务科拿得到转账支票,不该我还是想试一试,资金回收困难,老余光提货不付款,这才引来小吴的讥笑。
  衡小闺能够拿来转账支票?这有点让我喜出望外,可我还是觉得拿支票来就给他百分之十还是有点高,于是说:“少点要得不?”衡小闺说:“那尚百分之八,不能再少了。”我说:“你真的拿得到支票?”衡小闺光笑不搭话。
  资金回收困难,老余光提货不给钱,欠款四十几万没有办法收回来,我也不相信他真的能拿出支票来,就答应了他,没有想到他真的从身上摸出来一张填写好的五万元钱的转账支票来,我不得不让老婆去银行支取来四千块钱现金给他。
  我不得不感叹,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只在衡小闺家里,我才听来了他的一句肺腑之言,那是几个人夸他的老婆漂亮,衡小闺有点沮丧的说:“过婚嫂,值不得羡慕!”
  人啊,真是各有各是本事,也各有各的难处!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0-11 10:35:54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