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去不回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6-10-11 10:45:42 点击:21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去不回


  文/田润明

  
  
  随着两鬓的斑白,儿时的邻居小伙伴李小明,越来越频繁地来到我的梦境……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醒来不禁嘘唏感叹岁月地飞逝……韩红的《一去不回》便响在了耳边——
  冬天已过去
  春天就来
  鸟儿也从远方飞了回来
  掉落的树叶也哭了起来
  为了当初那个最爱的女孩
  ……
  蝴蝶飞丁香醉
  青春的模样已随时间更改
  人已飞夕阳醉
  找不回那曾留下的泪
  我和李小明是邻居,自小的玩伴。上小学六年级时,老师把小队长们安排到靠左墙单成一行,她坐第一桌,正好我在她右行第二桌,近在咫尺。每次上课我都要痴痴地盯着她,因她必须右侧面对黑板,余光能看到我。盯得她面现红潮,转脸向我莞尔一笑,我才安心去听课。至今想起她那红潮、微显两个酒窝,甜美一笑,还能引起我心头荡漾……当时我是不笑的。不知为什么我非得绷起脸面对我的最爱?封建意识?自尊?怯懦?还是怕亵渎她?至今说不清道不白,让我懊恼不已。
  我俩都考入了离家很近的一中。她分到甲班,我是丁班。两班教室紧邻,我经常在课间休息时去寻找她的身影,远远地凝视她。虽两家住对门,但那时的封建意识很强,初中的男女同学间,根本不过话。
  初二时,我们两班的辅导员曾组织过一次足球赛。我是中锋,终场前,突然看到她在操场观战,我立时兴奋起来,从中场带球,使出浑身解数冲破重重防守,把球踢入网窝。终场时我顾不到擦汗喝水向她望去,见她正和甲班的女同学离去,只剩下我们丁班的女同学在欢呼雀跃。我心里酸酸的不是个滋味。
  初三时孔老师教我们英语。她来自印尼华侨家庭,一九五二年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瞒着家庭毅然投身到新中国的怀抱。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后,辗转来到我们学校教外语。她一直独身。
  记得是六月,一天晚自习,虽已临近毕业考试,但文化大革命渐渐闹起来,狂燥的教室里已不能温习功课。我到甲班窗外去寻找她的身影。一会儿,见她独自一人离开,向校园深处走去。我远远尾随,见她进了孔老师的宿舍。我伫立一会儿,借口找孔老师询问英语语法,也敲门进去。原来她也是来询问语法的,见我进来莞尔一笑说,正好,我还怕晚了没伴回家呢。我心里一阵狂喜,却不露声色,只是淡淡地答应一声。孔老师给我俩讲完语法后,李小明走到书架前,要找本书带回家看。翻书时掉下了一张印制精美的英文菜单,上面还有一盘炒好的彩色菜肴照片。孔老师看到说,这是十几年前一家中餐馆送给我的,上面还详细地写明这道菜的做法。沉思了一会儿,又说,那时我在美国留学,经常到这家餐馆吃饭,最爱吃这道菜。来,我把它的做法翻译成中文送给你。说着,孔老师取出一张纸,很快写完递给李小明,轻声说,很多年没吃过这么香的菜了,它就算我们今夜最后的晚餐吧。
  那天的夜特黑,我一路不语,心里一直在嘀咕那张菜单是不是密电码?孔老师是不是美蒋特务?我把李小明送到家,转身往学校跑去。
  第二天李小明来到学校,我们造反派已把孔老师捆在一个十字架上批斗。她的头发被我们剪成阴阳式,脸青一块、紫一块,嘴角挂着血迹……李小明见我在台上,转身离校而去。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心想,完了!她的父亲也是右派,早已赋闲在家吃病劳保。我没有吐露孔老师给李小明翻译菜单的事,怕连累她。后来孔老师受不了折磨,偷偷卧轨自杀,虽没死,但失去双腿。从此李小明故意躲避我,疏远我。
  我成了红卫兵的头头,学校的领导和老教师们都是我的阶下囚,被关进牛棚。我指挥红卫兵在街道上四处抄家,破四旧。但我故意漏掉她家,并暗中保护,使她家平安躲过一劫。那时我意气风发,身边美女如云。但我心中只有她,没人能夺走我对她的痴心。这时她已远走天津,去了她姑姑家。
  不久,风云突变,我父母成了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我成了一名狗崽子。幸亏有李小明父母地照看,我才渐渐缓过神来。当然,心中的她才是我活下去的真正理由。
  1968年我们上山下乡。办手续前,我突然得病住院。手术出院后,李小明已走了一个多月。等我恢复身体后,只能和高、初一的走了,虽然和她同是一县,但两村相距五十多里路。我渴望见到她,竟一夜不睡地思念她……我给她寄去一封挂号信,信里只有一首裴多菲的小诗:
  小树颤抖着,
  当小鸟在上面飞起;
  我的心颤抖着,
  当我想到了你——
  娇小的姑娘……
  久等没有回音。我实在不能忍耐,只得徒步去找她。五个小时,走得我筋疲力尽,又饥又渴。等我找到她们的住处一问,她已于前一天回家了!我二话没说,转身向县城走去。我要马上见到她,向她表明心迹,请求她原谅我对孔老师犯下的罪过。第二天我赶回城里,兴冲冲去找她。只有她和弟弟在家,见了面她冷冷的,推说写信答复我。我只得怏怏而归。
  不久我爸爸官复原职,他托部队的老首长,安排我入了伍。时间紧迫,来不及去看望她,只得在和她父母辞行时,表达了我对她的爱意。她父母表态,如果女儿同意,他们不会反对。到部队后,我接连给她写了十几封信,表明心迹,但都石沉大海。我暗下决心,一定熬成四个兜,再去见她。
  两年后我被提干,身着四兜的军官服,喜气洋洋地回家探亲。这时李小明因病返城,闲在家中学习高中功课。我俩有过一次长谈,我发现横在她心里的一块病,是对孔老师的愧疚——如果我那天不翻出菜单……我告诉她,即使没有菜单,孔老师也要受到冲击。——但冲击她的不会是你!我心中一颤,一股热流涌遍全身,我真想扑过去,把她拥在怀里。然而我没有,一生的幸福让我错失。
  回部队后,首长夫人开始给我介绍对象。一次次让我烦,只得把李小明抬出挡驾。没想到部队派人去审查她,审查的结果可想而知。部队严禁我和她交往,否则转业回地方。我提出转业申请。万没想到我没转业到家,却到了离家千里的省城。原来是爸妈搞得鬼,他们要对我的政治前途着想。人生真是不公平,我竟连爱一个我喜欢的姑娘的权力都没有。机关的生活很乏味。我开始写诗、写小说,决心提高自己的气质。当然,心里想得是我一旦成为作家,她和她的父母将没有理由不接纳我。但几年下来,诗和小说是发表了几篇。每次回家去看她,总是淡淡的对我。拿出发表的诗、小说给她看,她说,千篇一律的政治教条我不看。不按政治教条写,能发表吗?——我心里想。回城后李小明经常去探望孔老师,尤其是后几年,去照顾孔老师,已成了她的职责。当然,她的理由是向孔老师学习英语。我要陪她一起去看望孔老师,但遭到拒绝。她说,孔老师不可能原谅你,你不要把她气死!我只得作罢。
  我心里清楚,我和她除了孔老师这件事,还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我俩分成两个阵营的人,水火不容。但我爱她,只要她不嫁,我不娶,总有希望。
  我俩就这样维持着淡淡的交往。1978年高考恢复,她考入省师大,来到省城。我欢喜若狂,没想到我俩又能生活在一个城市里。每个星期天我都请她吃饭,然后到公园散步、聊天,宛如一对夫妇。每次我要更进一步亲热,都遭拒。我提出确定恋爱关系,她淡淡一笑,说,现在只能保持老同学的情义。我无奈。
  转眼她临近毕业,我千方百计想把她留在省城工作。但她心意已决,要回母校一中教书。那里还有孔老师需要她照顾。我无话可说,最后只得怏怏地送她上了火车。
  她走后,我毅然辞职经商。决心搏出个新天地,讨她心欢。没几年公司做大,分公司也已开到了我的母校附近。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前去和她相会,讨她欢心。我偷偷捐给孔老师十万元赎罪。她马上猜到是我,见面时冷冷的一句话,令我汗颜——依靠权势,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能赎罪吗?然而,我怎样才能获得她的芳心呢?
  不久,孔老师被海外巨商的弟弟寻到。孔老师邀李小明一同出国,她点头答应。临出国李小明曾和我有过一次长谈。她说,五年级你作文获大奖时我就爱上了你,但你的冷漠让我们错失了良机。初中后我暗恋上我们班的一位男生,她早已娶妻生子,如今他在我心中的位置无人能替。我愕然,懊悔。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梧桐梦语 时间:2016-10-11 10:51:28
  好文,品读,问好!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6-10-11 14:36:37
  佳作点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