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部落—发现】被出墙的红杏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03 21:49:17 点击:216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被出墙的红杏


  

作者:高山对虾


  
  (引子)

  雯雅与青可走出法院大门,青可看了看手中的离婚证书,随后,将它放入手提包中,转身就要离去,雯雅叫住了他:
  “青可,别忘了按时吃药。”
  看得出,她仍然在为已经离了婚的丈夫操心。青可瓮声瓮气地应道:
  “嗯!知道。”
  雯雅站在原地没动,她目送着青可离去,在转弯处,青可转回头来,向雯雅这里看了一眼,雯雅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雯雅回到了娘家,它并不想把离婚的事告诉妈妈,她知道,爸爸去世得早,妈妈为了把自己带大,吃尽了苦,如今已经年老,不能再给她添心事了。
  妈妈见到女儿,自然十分高兴,不停地问这问那,雯雅努力面带笑容地回答着。母亲唠叨了一阵之后,便忙着为女儿做好吃的去了。坐在沙发上的雯雅,此刻陷入了沉思,渐渐地,往事,桩桩件件,犹如电影一般,在她眼前掠过.....


  (一)

  当雯雅进入高中二年级的时候,作为学习委员的的她,经常跟各个科代表打交道,在频繁的接触中,她与数学科代表青可逐渐产生了超过一般同学感情。二年的时光,这种感情有了很大的发展,在即将毕业的一天晚上,她二人在一次约会中,挑明了相爱关系,他俩山盟海誓终生厮守。
  真是天从人愿,她二人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四年的学生生活,把他俩的爱情,洗涤得愈加纯洁,二人虽然相恋六年,可并没有像别的恋人那样,迫不及待地偷尝禁果,而是各自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与炽爱,忠诚地守护着他们之间的那份纯真的爱。
  毕业之后,两个人各自应聘进入了工作单位。工作之余,两个人都在为结婚作着积极的准备。.

  近些日子以来,雯雅总是觉得乏力,同时右腹部有时会隐隐作痛,她以为是受凉,也就没当回事,青可知道后,坚持要陪同她去医院检查。检车的结果,让他俩目瞪口呆。原来,雯雅患上了肝炎。
  雯雅与青可的家庭经济情况都不是很好,雯雅为了省钱,不愿住院治疗,要自己吃药治疗,青可坚持让她住院,至于所需医疗费用,他负责操办。
  雯雅住院期间,青可除了上班时间,全部在病榻前陪着她。肝炎是具有传染性的疾病,为了不让青可沾染太多的病菌病毒,雯雅一再拒绝让青可陪护,可她却拗不过青可。在雯雅住院期间,青可对雯雅体贴入微,照顾得无微不至。对此,雯雅经常被感动得泪水涟涟。
  经过医院的正确治疗,加上青可的精心伺候,雯雅的病情迅速好转,没多久,医院通知,身体康复,可以出院了。
  身体康复自然是件大喜事,二人提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医院,来到了青可的出租屋。当雯雅得知青可为了给自己治病,欠了一屁股债,心里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感激。

  结婚之后,二人节衣缩食,二年后,不仅还清了债务,而且,手头还有了一定的积蓄。他俩规划着,再过二年,购买一套新房,交上首付款,然后,准备生个孩子,让住在乡下的奶奶抱上孙子。
  正当夫妻俩小日子过得朝气蓬勃、齐心合力地向着幸福的彼岸奋力奔跑的时候,真是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上天妒人——青可生病了。
  青可正值青年时期,按说是不会感到疲倦的,可是,近期来,他一直感觉浑身无力,吃饭不香,有时夜间,腿突然抽筋儿把自己弄醒,诸如此类的现象,扰得青可心神不宁。雯雅发现丈夫经常无精打采,脸上也失去了往昔的光泽,两眼微肿,便关心地询问丈夫哪里不舒服?回说没事。可雯雅眼看着丈夫日渐消瘦的面容,坚持陪同丈夫到医院作了一次认真检查,几天后,检查报告出来了,那结果像一颗炸雷,一下子击碎了他们美好的生活蓝图——报告上嘿然写着:尿毒症。
  这真的无异于晴天霹雳!谁都知道,这是个十分缠手的疾病,不仅难治,而且病情一经发现,就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根据病情,需要透析治疗。这透析不仅费用高,而且不能从根本上使病情减轻,只能说是一种权宜之计。大夫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换肾。
  可是,换肾不仅需要高昂的医疗费,而最为困难的是肾源,当下,肾源奇缺,即使有了活体肾,也需要与病人相匹配才行。
  青可深知家庭经济状况,虽说已经稍有积蓄,可若是要应对这种疾病,那就只能是杯水车薪,于是,他决定放弃治疗,听天由命。他说:
  “决不能为了给我治病,而让你一辈子生活在贫困潦倒之中。人总是要死的,何必为了我能够多活几年,而害得你终生贫穷?不治了,咱走!”
  雯雅流着眼泪力劝丈夫住院治疗,终于说服了青可,住进了医院。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候,奇迹往往会突然出现。青可住院没几天,李主任喜滋滋地来到病房,告诉雯雅和青可,肾源问题解决了,而且恰好跟青可相匹配,让他们抓紧办理相关手续,争取尽早实施肾脏移植手术。

  (二)

  有了肾源的消息,让这对恩爱夫妻喜忧参半,进行了肾移植之后,丈夫病体可以康复如常,家庭可以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然而,他们深知,这肾移植手术的费用,是何等的高昂,对于他俩来说,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到哪里去置办这巨额资金呢?夫妻俩陷入了深深的忧愁之中。
  为了安慰丈夫,雯雅对丈夫说:
  “青可,您别担心费用问题,我去借,等你病好了以后,咱们慢慢还也就是了。只要有了人,还怕还不了帐吗?”
  青可无奈地点点头。
  安慰的话虽然说了,可到哪里去借这么一大笔钱呢?一时间真的难坏了雯雅。在这个城市里,他们没有什么亲戚,即使有几个不太沾边的亲戚,也都并不富裕,不可能拿出这么多的钱来。她思前想后,忽然,她的脑子里闪现出一个面孔:吴仁义。

  吴仁义是雯雅高中的同班同学,由于学习成绩太差,高考结果自然是“贤郎名在孙山外”了。虽然高考落第,可他有个有钱的爹,他爹是开煤窑的老板,家资数亿,富甲一方。他爹拍着儿子的肩膀说:
  “儿子,那大学上不上的没啥,跟着爹做生意。”
  数年之后,他爹看他是块做生意的材料,便为他开了一家经营煤炭的公司,让他独立经营。几年下来,吴仁义的身价已经过亿,

  提起这个吴仁义,雯雅对他的印象并不好,在高中时期,他曾狂热地追求过雯雅,可是,雯雅根本看不起他,虽然他整天对雯雅献殷勤,可换来的,却是雯雅的冷淡与白眼。吴仁义在同学中间为了摆阔气,常常挥金如土,以显示自己的豪爽,可同学们对于这样一个富二代,大都很鄙视。
  如今雯雅因了丈夫的病情,需要大量地资金,这才想到了这个曾被她鄙视的富二代。她心里清楚,丈夫青可不喜欢吴仁义,并且知道当年他曾经追求过自己,为了避免青可的猜疑,就没有将自己的借钱计划告诉他。

  她安排好丈夫吃过早饭,告诉丈夫自己要去找人借钱,便乘坐公交车,来到鑫达贸易公司。
  恰好,吴仁义开过公司中层干部会议,刚刚回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梁丽向他报告,说是有人来访。当他得知是雯雅时,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心里盘算着:
  “这妮子不是跟青可结婚了吗?来找我干啥?”
  尽管他心中阴晴不定,可雯雅在他心中的位置,却始终是高不可攀的,他心中对她依然是那么地崇拜,隐隐地夹杂着迷恋。他急忙吩咐:
  “快请!”
  一边说,一边随着梁丽主任快步向外走,去迎接他心中的女神。

  (三)

  雯雅随着吴仁义和梁主任进了宽敞豪华的会客室,两名女服务员献上茶来,接待完毕,梁主任退了出去。
  吴仁义笑着问道:
  “雯雅,一晃好多年不见了,可你还是像当年在学校时的样子,没什么大变化。”
  也许是他从雯雅的眼神中看出了忧愁,接着说道:
  “听说你跟青可结婚了,过得还好吧?”
  “还可以。”雯雅犹豫着选择着答词。
  吴仁义似乎看出了端倪,说道:
  “还可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遇到了什么麻烦?有麻烦你就告诉我,不是吹牛,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你这个同学摆不平的事。”
  雯雅看着吴仁义既没有摆富豪的架子,也没有装腔作势的伪装,表现得仍然如当年同学时的味道,而且,还说得这么的豪气干云,便鼓起了勇气,说道:
  “吴仁义,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怎么会?”吴仁义笑着说。
  “最近真的发生了大事,我和青可遇到了困难。”
  接着,便把青可患病需要换肾而缺乏医疗资金的事,和盘说了出来,并且,表明了要向吴仁义借钱的意思。
  吴仁义听后,立马拍着胸脯说:
  “雯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用发愁,这换肾所需的区区几十万块钱,算不了什么,包在我身上,回头我让人给你办张银行卡。你让医院尽管用好药,别疼钱,尽快治好病。”
  吴仁义的一番话,让雯雅好一番感动,此刻,已经完全地改变了吴仁义在学校时留在她心中的印象。她几乎把吴仁义看作了救苦救难的南海观世音。
  雯雅连表感谢,吴仁义故作严肃地说:
  “不许这么客气,谁叫咱是老同学呢?”
  当雯雅告辞要走时,吴仁义热情地挽留,说是老同学见面不易,无论如何要在一起吃顿饭。雯雅心里牵挂着丈夫,可此刻有求于吴仁义,也不好太过执拗,便微笑着说道:
  “真不好意思,我这一来,耽误了你不少工作,还要陪我吃饭,真让我过意不去。”
  吴仁义又是那句话:
  “谁叫咱是老同学呢?俗话说,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咱这才刚刚是一辈子,咋能不亲呢?”
  边说,边请雯雅进了总经理专用餐厅。

  餐厅里的电动自转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数种酒水和几道精致菜肴。两位身着苹果水绿服饰的少女侍立两边。吴仁义与雯雅落座后,吴仁义微笑说:
  “老同学,事先不知道你要来,没有准备,有些失礼了,就请你原谅吧。”
  雯雅说了一些感谢的话,吴仁义问道:
  “雯雅,你喜欢喝什么酒?是茅台还是五粮液?”
  “我不会喝酒。”雯雅说。
  “这么多年了,咋还不会喝酒?青可也没有教教你?”
  “他也不会喝酒。”
  “好好好,你们真是一对好夫妻,真正的夫唱妇随。不喝酒好啊,省钱,还有利于健康。”吴仁义说到这里,忽然发现雯雅脸色不大自然,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便道:
  “扯远了,扯远了,雯雅,你喝点什么?”
  “果汁儿吧。”
  两女孩姿态优雅地为雯雅斟满了果汁儿,又给吴仁义斟满了茅台酒。菜肴如流水般地摆满了桌子。桌子缓缓地转动着,让你无须欠身,即可将每样菜肴送到你的面前。吴仁义热情的招呼着雯雅用菜。三杯酒过后,吴仁义一挥手,两位女孩躬身退了出去。
  吴仁义笑着说:
  “雯雅,你还记得咱在学校的事吗?”
  “记得,那还能忘得了?”雯雅回说。
  “你可还记得我当年苦苦追求你,却被你拒了个对头弯?”
  说完,哈哈大笑。雯雅有些尴尬,讪讪地说道:
  “那时候,咱都是小孩,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纯粹是小孩过家家。”
  吴仁义正色说道:
  “不对!青可跟你不是已经修成正果了吗?”
  说完之后,又是哈哈大笑,接着说: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缘分吧,该着我没这福气,眼看着心仪之人投入了别人的怀抱,却毫无办法。雯雅,不怕你笑话,为这事,我曾经不止一次地痛哭过。后来,时过境迁,我也就渐渐的把它淡忘了,今天忽然又见到了你,一下子又勾起了我对你的痴恋之情。”
  雯雅见吴仁义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便淡然一笑,说道:
  “这都是久以前的幼年往事了,何况如今你我都是已婚之人,往年的事,也就只能是一段幼稚的笑话罢了。”
  吴仁义嘴里说着“那是那是”,却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从原先跟雯雅相对而坐的位置,走到靠近雯雅的一侧坐下,说道:
  “雯雅,你说,人是不是一种怪物?就是因为我当年一下子爱上了你,从那以后,就从来没有再真心地爱上过谁。”
  “听说你现在跟老婆孩子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啊”雯雅敷衍着。
  “幸福?你哪里知道我跟我老婆是怎么回事?她是我父母给定的,那是为了经济利益的需要,而根本没有顾及到了我的感受,说实话,我就是家庭经济利益的一个牺牲品。前几年,我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有时候,我还真的恨自己没出息,明知道你已经跟青可结了婚,可心里仍然迷恋着你。雯雅,你说怪不怪?”
  雯雅见他越说越动感情,便推说自己已经吃饱,要告辞回去了。吴仁义却一把抓住了雯雅的手,说道:
  “雯雅,我想告诉你,尽管我心里装满了你,可若是你们夫妻俩过得好好的,我也不便插足其中,我不愿落个第三者的臭名。可是,你应该知道,青可得了这种病,即使治好了,以后的夫妻生活也就宣告结束了。因为,他的性功能就此告吹了。你想想看,你还这么年轻,难道你就甘愿为了那个已经没有了实际能力的丈夫,而牺牲自己一生的性生活幸福吗?”
  雯雅低着头,吴仁义两眼直视着她,眼中像是要喷出火。他说:
  “雯雅,我知道你和青可感情甚笃,可他已经没有了性能力,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在不破坏你们夫妻关系的前提下,咱们俩悄悄地进行实际的夫妻生活,不知你是否同意?”
  雯雅听到这里,猛然抬起头,直视着吴仁义,低声斥道:
  “胡说!你这说的是人话吗?”
  吴仁义正色说道:
  “当然是人话,而且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有感情的人说的话。”
  雯雅直视着吴仁义说道:
  “吴仁义,你若坚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不让你想,可是,我要告诉你,我是绝不会同意的。我要一生忠于我的丈夫,绝不会背叛他而给他戴一顶绿帽子。”
  吴仁义听了哈哈大笑,说道:
  “好!好!你的忠心,让人羡慕,可是,你若真的如你所说,那么,你所忠于的将是你丈夫的尸体。”
  “什么意思?”雯雅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若真的那样不念旧情,我也会同你一样地不念旧情。”
  雯雅看着吴仁义脸上露出的一丝冷笑,问道:
  “难道你对你刚才同意借钱的许诺,要反悔?”
  吴仁义冷笑着道:
  “说不上反悔,又没有订合同,只是说说而已。你若真的丝毫不念旧情,那就请吧。”
  说着,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四)

  雯雅的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她知道,如果吴仁义真的拒绝借钱,而自己在别处是绝对无法借来这么大一笔款子的,那么,丈夫的疾病得不到治疗,用不了多久,就会病情恶化而死去;如果让吴仁义心甘情愿地借钱给我,那就必须付出身体的惨重代价。两害相权取其轻,她斗争再三,最后决定,为了能救回丈夫的命,自己受辱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她在心中暗暗祷告道:
  “青可,我的丈夫,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你的爱,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无奈的选择。”
  雯雅抬起头,对吴仁义说道:
  “念你过去曾经追求过我,也勉强算是曾经爱过吧,所以,我现在答应你的要求。”
  吴仁义听到这里,激动得两手微微发抖,他端起一杯酒来,酒杯由于手的颤抖,有不少酒水洒到桌子上。他说:
  “雯雅,谢谢你,让我圆了这个多年的梦想。为了这个圆梦,我敬你一杯。”
  说着,他一手擎着自己的酒杯,另一只手向雯雅的酒杯内斟满了茅台,端起来递到雯雅面前,道:
  “来!雯雅,为我们的旧梦得圆,干了这杯。”
  雯雅心中流着泪,接过了酒杯,与吴仁义的杯子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用饭既毕,稍事休息之后,吴仁义即带着雯雅进入了他的休息室。这个休息室,是专门为他建造并经过精心装修配制的,一应用品,应有尽有,极尽奢侈豪华。
  二人进来后,电动天鹅绒窗帘缓缓闭合,室内的灯光,柔和温润,整个房间内,飘散着淡淡的白兰花的香气,掀掉绣有破浪航行的帆船的湖蓝色床罩以后,现出了宽大的席梦思床,床上,铺着鹅黄色的床单,显得是那么的富丽堂皇。
  雯雅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她真的分不清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屈辱感引发的愤怒?是因了对这豪华摆设的畏缩而产生的不适应?还是蕴含于诸多复杂感情之中的某种兴奋?总之,她此刻的感觉,自己就是一只正在实验台上的小白鼠,即将成为实验的牺牲品,自己的命已经运不属于自己掌控,现在自己所能做的,就是逆来顺受。
  她看着吴仁义慢慢地靠过来,轻轻地把她揽在怀内,将她的衣扣,一个一个,慢慢地解开,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慢慢脱了下来,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好像是在抚摸一件极为贵重的艺术珍品,生怕用力稍重,便会破损似的。雯雅的心跳,随着衣服的减少,在逐渐地加快,脸上的红云,也在逐渐变浓。当她被脱得一丝不挂时,吴仁义忽然像一头饿狼,飞快地扒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转身,将雯雅缓缓抱起,轻轻放到席梦思上......
  毕竟吴仁义是情场老手,对性生活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对雯雅好一阵地折腾,好久好久,总算风停雨住。吴仁义边帮着雯雅穿衣服,边问道:
  “雯雅,你觉得如何?”
  雯雅低头不语。
  他们穿戴整齐之后,吴仁义说:
  “雯雅,我十分感谢你的垂爱,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你的恩情。回头我就去给你办款,让你自己带走,我向你保证,青可治疗期间,绝不会短缺医疗费用,这个请你放心。”
  雯雅点了点头,说道:
  “这钱,我会还给你的。”
  吴仁义急忙说道:
  “这钱是我赠给你的,绝不要还。你们靠工资生活,本就不太宽裕,若再还账,那会让你感到困苦的,我不忍心,所以,这钱你一定不要还我。”
  雯雅怔怔地看着他。吴仁义接着说:
  “雯雅,我希望咱俩能够始终保持这种关系,为了不让别人生疑,以后就不要到这里来了,咱们到酒店去,到时候,我会电话通知你。”
  雯雅点了点头。
  他二人再次来到会客室,两位女孩献茶后,退出。吴仁义拿起电话:
  “喂,是我。你马上办一张透支上限为100万的我的银行副卡,送到我这里来。”
  时间不长,一位年约三十七八岁的女士,快步来到会客室,双手将银行卡递给吴仁义:
  “董事长,按照您的吩咐,银行卡已经办好。”
  吴仁义接过来,看了一眼,鼻子里“嗯”了一声,那女士退了出去。他将卡交给了雯雅,说:
  “雯雅,去吧,给你的丈夫治病去吧,钱不够,再加,你放心用,祝福青可早日康复。雯雅,我再提醒一句:别忘了咱俩的约定!”
  雯雅点了点头。吴仁义电话叫来他的司机,吩咐她把雯雅送走。
  他看着雯雅乘坐着自己的保时捷,悄无声息地消失于车轮带起的烟尘之中,他那留在脸上久久没有散去的微笑,标明着他的心中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五)

  李主任的医术是全医院的佼佼者,他的那把柳叶刀,曾把多少危重病人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因而,病人称誉他是“医院第一神刀”。
  李主任亲自操刀,为青可做换肾手术,手术完成得十分成功。经过两个月的住院后期治疗,顺利度过了诸如伤口感染、并发综合症及难以避免的排逆反应等各个难关,身体已基本恢复正常,达到了出院的标准。
  青可为了省钱,要求出院,院方研究后,认为可以出院,但,一些必须服用的药物,仍须按时服用,并且要按时定期来院复查。
  雯雅搀扶着青可进了自己那非常熟悉而此刻却觉得有些生疏的出租屋。安排青可躺下休息,之后,雯雅忙着给丈夫制作可口而富有营养的饭菜。她盼望着丈夫身体尽快康复如初。
  二十多天里,在雯雅的精心照料下,青可的身体状况,一日好于一日,照这样下去,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上班去了。雯雅心中暗暗高兴,有时候,她会不由自主地感谢上天的仁慈,让自己心爱的丈夫,挣脱了死神的桎梏,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一天,早饭过后,夫妻二人坐着闲聊,青可说道:
  “雯雅,我能够得以康复,全亏了有你,我内心对你十分感激。”
  雯雅听得丈夫这样夸奖自己,不由得面飞红霞,佯嗔道:
  “咱俩还有必要说这种话吗?为了你,无论付出多少,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更是应该的。青可,你该知道,我的生活动力和乐趣,就是因为有了你,如果你不存在了,我还能有信心生活下去吗?”
  话虽不多,却是句句出于真心,一时间,青可被感动得找不到一句表示心情的合适话语。之后,他俩又旧话重提,规划未来,憧憬家庭的美好前景。忽然,青可像是一下子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道:
  “雯雅,住院期间,我一直担心会因为医疗费筹措不足,而被医院停药,结果,却没有发生停药现象,真是难为你了,雯雅!你是从哪里借来的这么多的钱?咱们以后除了攒钱还账之外,还真得好好谢谢人家。”
  雯雅的心中如翻江倒海一般,他心里作着激烈的斗争:是将借钱的全部经过和盘端给丈夫,还是撒个谎,免得惹他心烦?若是采用后者,丈夫可以心情愉悦,可是,自己心中会因为欺骗了丈夫而内疚;若是采用前者,说不定丈夫会大发雷霆,可是,作为妻子,必须无限忠于自己的丈夫,虽说我跟吴仁义有了肌肤之亲,可那样做,并非因了我的私欲,而完全是为了自己的丈夫,从这个角度讲,这是对丈夫的最真挚的爱和最大的忠诚。作为妻子的我,对丈夫绝不能隐瞒任何隐私,我必须将事实真相,和盘交给丈夫。相信他能够理解我这做妻子的一番苦心。
  思念至此,她便毫不犹豫地将如何找吴仁义借钱,如何地被迫无奈地接受了他的要求,直到拿到了那张百万巨资的银行卡的经过,原原本本、详详细细地说给了丈夫。她估摸着,丈夫听到之后,会发火,会大骂吴仁义无耻,可是,这一切却都没有发生,而是出现了令人窒息的沉默。一时间,雯雅倒是不知所措,她竟然催着丈夫:
  “青可,你说话呀,咋憋着呢?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嘛!”
  又是一阵难熬的沉默,雯雅终于不堪这莫知高深的沉默的重负,眼泪夺眶而出。这时,青可抬起头来,木然地看着雯雅,说道:
  “雯雅,咱们离婚吧。对于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由衷地感谢你。”
  雯雅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终于,“哇——!”,她一下子扑倒在床上,放声大哭起来。她哭得是那么的伤心,那哭声,承载着太多的委屈与伤痛。青可依然呆呆地注视着地面,一语不发,一任雯雅伏床痛哭。雯雅嚎啕痛哭了好久好久,终于停止了哭声,她坐起身来,擦干了眼泪,看着目光呆滞的丈夫,声音低沉地说:
  “好吧,咱们离婚。”
  因为,她对青可太了解了,只要他作出了决定,是不容更改的,更何况这等大事?
  既然双方同意离婚,又没有财产纠葛,二人经过简单商讨,一份离婚的协议便呈现在纸上,于是,这一对原本恩爱异常的小夫妻,便肩并肩地向法院走去......

  雯雅木然地坐在沙发上,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她始终没有弄明白,自己对丈夫是那么的炽爱,为了丈夫,自己宁愿将身子任由那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吴仁义随意糟蹋,可这一切,为什么得不到丈夫的认可?丈夫为什么不能从这其中看到自己对他的真爱之心?丈夫为什么看不到自己对他真正意义上的无限忠诚?她在心中暗暗呼喊着:
  “青可,难道你要我为了所谓的贞洁而眼看着你因为无钱治病而死去,才是对你真正的爱,真正的忠诚吗?”
  她的心中不由地发出了强烈的责问:
  “男人,你们所看重的,难道不是为了爱你,而甘愿牺牲自己一切的女人的那一颗真爱之心?难道你们所看重的仅仅是那份所谓的贞洁?难道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爱人,不得已而与他人有了肌肤之亲,便是对自己所爱之人的背叛?”
  “身与心,到底哪个才是真爱的终极标志?到底什么才是妻子对丈夫的真爱?”她在心中反反复复地自问自答着,可她无论如何,也难以找到满意的答案。

  雯雅揉了揉有些些酸胀的双眼,缓缓站起身来,移步到窗台前。窗外,秋风卷起枯黄的落叶和被随意抛弃的纸片,满地翻滚着、跳跃着,漫无目的地奔向远方。看远处,黄沙漫天,像是沙尘暴就要袭来了,天地间,一片昏黄,浑浑噩噩,清浊难分……

  ————————全文完——————————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宝贝小菩萨(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宝贝小菩萨

楼主高山对虾 时间:2017-03-03 21:52:05
  本文希望能够引起所有男人的深思:什么才是妻子对自己的真爱?
作者 :乌衣画客 时间:2017-03-04 22:16:35
  一声叹息。女人,心的贞洁比身体的贞洁更珍贵!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3-05 10:53:58  评论

    @乌衣画客 老友说得对,这正是我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可是,当前,又有哪位男士能够容忍自己的妻子“出轨”?哪怕是如文中的女一号那样,为了丈夫而被迫失身。就得观念依然成为判定贞洁与否的主流意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7-03-06 14:34:19
  @高山对虾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岛绿叶 时间:2017-03-06 16:06:56
  很好看的故事,可怜而善良的雯雅,愚蠢而笨蛋的青可。
作者 :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3-09 09:01:10
  @高山对虾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 :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3-09 09:03:53
  @高山对虾 祝贺高山上榜!支持你写流畅的当代生活文学!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3-09 16:58:40  评论

    @宝贝小菩萨 深谢老师的热情支持,并谢老师慷慨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7-03-09 18:00:09
  ??
作者 :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2 20:34:42
  @高山对虾 祝贺
作者 :日丽2016 时间:2017-03-14 09:38:22
  好文!为文中女主人公雯雅鸣不平[d:呲牙]
  • 高山对虾

    举报  2017-03-14 12:28:42  评论

    @日丽2016 感谢您与我的观点相同!感谢您对拙作的阅读并作精彩点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乐安君 时间:2017-03-18 20:17:45
  青可应该抱住妻子心疼的痛哭,跪下来歉疚地嚎淘大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