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长篇小说连载)傻傻的爱

楼主:骤雨l 时间:2016-11-04 19:16:46 点击:3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长篇小说连载)傻傻的爱


  文/骤雨l

  
  
  傻傻的爱(一)
  安静得课堂上,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不安分的同学,喜欢制造出一些让老师讨厌,同学们看稀奇的噪音,影响着整个班级。
  课堂上的噪音
  “哐”,最后一排的一个男生突然被前排的女生用背部顶撞后排的桌子推倒在地,声音很大,很多认真学习或者认真睡觉,认真看小说,讲话的同学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到。男生站起来,并把凳子扶正。女生也感觉到了事情的重大性,根本不敢抬起头,心里默默的祈祷千万不要被老师叫出来。
  “你们两个,上来,看你们几次了”,班主任带着眼镜在讲台上备课,好几次抬头以警告的眼色看了看他们,没想到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赶紧的”,班主任合起教科书,把眼镜放在一边。
  男同学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帅帅的,骨子里透出那种帅有错么?即使有也不是我的错,坏坏的感觉。女同学个子小小的矮矮的,也并不漂亮,一前一后,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人并排面向班主任,低着头。“PIA”的一声,班主任的手从上往下,落在了男生英俊的脸上,顿时,棱角分明的四根手指印就出现了,洪亮的把掌声,再次成功吸引了那些已经回到他们各自各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学习中。“不想上课给我滚回去,这里不是你们来玩的,要玩可以,给我出去玩”,班主任看了看整个教室,思索了两秒后:“署树,你和赖清立马把位子换了”。
  校帅?蟋蟀!
  “春儿,这道题怎么解?”,俞小小最头疼的科目就是数学和物理,傻傻分不清楚,几乎每一道题都不会解,从选择题到填空题,再到计算题,最后的应用题,没有一个不让俞小小头大。把卷子扔到吴春燕面前,吴春燕正在做着英语周报。吴春燕是个偏胖,皮肤白净水嫩,大眼睛,标准的美人,斯斯文文的,话不多。吴春燕看着扔过来的卷子,“从第一题开始解”。
  “你还不如说让我帮你做?”,吴春燕扶了扶眼镜,露出大眼睛,水灵灵的,特别好看,俞小小就是喜欢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春儿,为什么你会那么好看?”,话里带着羡慕嫉妒恨,为什么自己怎么也学不会她那样井井有条的思路。“尤其是你的眼睛,太美了”。
  “我好看吗?”,很多人都对她说过那样的话,不过说这话的都是女孩子,扶了扶眼镜,“第一道题是这样解的”,回到正题,吴春燕把草稿本拿过来,开始解题,俞小小也听得很认真,只是,她总会被她的那双大眼睛给分心。犹豫头偏得有些靠后面,无意中看到后面狼吞虎咽躲着吃盒饭的男生,正是那个挨耳光的男生。就在自己右后方,吃着盒饭,为什么自己没有闻到盒饭味?他到底哪里好看了?居然在学校还是个风云人物,看他吃饭的样子,就像一只猪在猪槽里狼吞虎咽,真的没法看。
  “哈哈哈.........”,后排趴着睡觉的林杨哈哈大笑起来,“这歌太污了,没法直视”,一双黑色长筒手套,手心是耳机,一直从手臂衣服里穿过。林杨看着认真讨教的俞小小和认真解题的吴春燕,“继续继续”,觉得是自己打扰到她们了,自己再次把手放在耳朵边趴着听音乐。旁边吃好饭的署树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子,精致的嘴巴,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嘴巴上面全是油,油的让人不敢看,每一年不如一秒的毁灭性。
  “这就是所谓的超级大帅哥?”,俞小小看不下去了,转头继续听着吴春燕的解题。
  “哎呀,做什么作业哦,来,听歌,这首歌不得了”,林杨是那种有好东西就必须要与别人分享的,自己一个人憋着太难受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小小,要不要听,这歌不得了啊”,没等俞小小同意就把手伸到俞小小耳边。林杨是个复读生,不爱学习,但是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上课从不听讲,不是听歌就是睡觉,俞小小都很纳闷这种人居然真的存在,还离自己这么近。平时俞小小也爱把自己做不来的题拿来问林杨,林杨不会解说,直接把答案写出来,所以,俞小小只好求救于吴春燕。
  耳边传来污污的歌词,脸立马都红了,简直了,怎么会有这种歌?林杨还忍不住笑,把自己的MP3拿出来,把歌名拿给俞小小看。俞小小摇摇头,“什么歌呀?这么恶心”,一不小心瞟见旁边的署树写着纸条,很快写好,揉成一团,往赖清那边扔去。赖清和王雨赶紧打开纸条,看到内容后哈哈大笑,署树看着王雨笑他也笑了。
  “俞小小,外面有人找”
  “哦”,俞小小还在想谁会找自己呢?“这歌真适合你”,打开林杨的手,起身往教室门口走去。
  她看到他全身的坏
  “曾丽?”,俞小小看着十分憔悴的曾丽,脸上没有光彩,眼睛还是红红的。可是她来找她会有什么事?她们是小学同学,虽说现在在一个学校,但是却不曾来往。
  “小小”,曾丽看到俞小小,还特意往教室里面看了看,拉着俞小小的手,她的手很冰,本来就怕冷的俞小小,感觉一股寒气袭来,曾丽穿的并不少,可手还是很冰。“署树是不是在你们班?”。曾丽说话都带颤音,到底什么情况?居然跑来打听署树的事情,而且署树可不是一般人,在学校,声望很高的,能和署树扯上关系的人,除了女人还是女人,而曾丽,在俞小小眼里,是个单纯,胆小,不生事,乖巧的女孩子,要把她联想到署树,真的很难。俞小小点点头,他和曾丽的关系,大概猜到一二,不过现在他正和王雨打得火热,这个事情怎么给曾丽说?
  “曾丽?”,署树和林杨勾肩搭背的出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十足的痞子一个,不过他还真和学校里的痞子不一样,他是那种帅痞子,穿着也不邋遢,人模狗样的。“找我?”林杨放开署树,看到俞小小,嘴里哼着刚才那首污污的歌。“想我了?”。
  “别贫了,把我的东西还我”,曾丽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要多大的勇气,明明心里就不是这样想的,还要装作无所谓,我是那种离开你就活不了的人吗?哼,你署树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也只不过是玩玩你,现在我要要回我的东西,难道不行?
  “什么东西?”,依然是那种高高在上,不拿别人当回事,看不起人。
  “我的心,署树,我们分手吧”,果然与俞小小猜想的一样,不过,早分早健康,就署树这样的人,真的不值得。曾丽头也不回的走掉了,一旁和林杨打闹的俞小小看到曾丽转身后的眼泪。
  “署树,你不是说给我买冰淇淋吗?还没有去?”,王雨和赖清相约一起去厕所,眼尖的王雨看到背上转身离开的曾丽,这里尴尬的氛围,“你,女朋友?”。王雨一直看着消失在操场的曾丽,眼里闪过一丝忧郁。
  “刚分手”,一脸的轻松,没有一点点觉得对不起曾丽的样子,“林杨”,俞小小在林杨面前数落着署树,从头到脚,林杨看着俞小小一边比划着一边尽情的说着。楼上两个男生搬着破旧的桌椅下来,背对着楼梯的俞小小还在比划着,把憋了一肚子的火全都说了出来,桌子上没有固定的椅子随着楼梯的一高一低,慢慢倾斜滑落,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林杨眼里全是单纯,抱不平的俞小小,他喜欢这样看着她,就连上课的时候也是。
  “小心”,署树看着掉落的凳子,眼看着就快要砸到俞小小了,推开王雨,冲过来,接住了滑落下来的凳子,只是凳脚不小心撞到了署树的头。林杨才反应过来有危险,一把把俞小小往自己身边拉。“你们俩个,谈情说爱也要注意下周围环境嘛,要是今天来的是老师呢”,署树把凳子放在桌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抬桌子下来的两个男同学一个劲的道歉。俞小小因为林杨的重力拉扯,头正好撞到林杨的胸怀。
  “署树,快去买冰淇淋”,王雨催促着,一边推搡着署树。
  “走”,署树叫林杨。
  “王八蛋”,虽然刚才他救了自己,但是一码归一码,他救了她,他记下了。他刚才也伤了曾丽,他就是花花大少,她也记下了。“林杨,你的P3呢?”。林杨把P3给了俞小小,俞小小戴着耳机,仰着头,从署树和王雨中间挤过去。
  若隐若现
  每天都是上课后了,署树才从后面偷偷跑进教室,手里总会有一些吃的,但很奇怪的是,都不会有很浓的味道。俞小小努力的让自己好哈认真的听一次物理课,可是上眼皮和下眼皮就是那么相爱,不想分开。
  “春儿,你快掐我,快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叫旁边的吴春燕使劲掐自己大腿,但是也只能维持短短两三分钟,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春儿,我受不了了,要死了”,最后还是没有忍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林杨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剥着瓜子,就是那种很小很小粒的黑瓜子,一般懒人都是一把一把往嘴里送,直接吃,最后吐渣,林杨却慢慢的认认真真的一粒一粒的剥着,用纸巾包好。
  署树想拿来吃,林杨都不干,直接打手。看着剥得差不多了,就用手轻轻点点俞小小的后背,从桌子下面把剥好的瓜子米给她,署树是全都看在眼里,林杨是甜在心里,他喜欢这样。俞小小会把这些和吴春燕一起分享。
  林杨还会直接抢署树的存货,稍不注意就把署树的存货给抢到手,然后再转手给俞小小。署树都说过林杨好几次了,没办法。
  下课后,署树一把抓住俞小小的衣领把后拉,俞小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拉了过去,署树把脸凑过来,犹豫署树力度有点大,俞小小重心不稳,两人的脸差点撞到一起,俞小小刚刚还瞌睡兮兮的样子,立马就精神了,眨着眼睛看着把脸凑过来的署树,署树没想到自己会用那么大的力,两人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可以呼吸到对方的呼吸。“你知道你吃的那些是谁买的吗?”,署树往后退了一点点,放开俞小小。俞小小看着林杨,“是我买的,最后全都被你吃了,我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被某些人给借花献佛了”。俞小小看着桌上那些吃后剩下的纸巾及一些食品垃圾袋。
  “别听他胡说”,林杨拉着署树出去,俞小小看着林杨桌上的瓜子壳,那么多,那么小,要怎么好剥?
  “署树,我给你写了那么多纸条,你怎么一个也没有回我?”,王雨和赖清把署树堵下来,“说好一起吃饭也不来”,王雨在署树面前真的太矮了,只有署树一半的高度,“你几个意思啊?”。全班同学都围了上来,之前的事情,大家都晓得署树和王雨之间肯定有什么。
  “纸条啊,我以为是什么呢,扔后面垃圾桶了”,又是这种无所谓,好像不关自己任何事情一样,自己就是局外人一样的表情。
  “署树,你什么意思嘛?”,王雨急了,都好几天了,署树对自己不理不睬的。
  “我和我兄弟还有事”,然后就拉着林杨出去了,留下王雨在哪里,尴尬,大家都看着自己,让自己怎么收场?署树,你为什么这样对我?王雨已经不是第一个,也一定不会是最后一个,像署树这样的人,难道王雨会不晓得自己最后的宿命?天真的以为署树是认真的?或许刚开始是认真,或许,他一开始就只是玩玩。
  署树明明知道自己买回来的食物会被林杨转手,但还是每天都会买,而且买的量越来越多,种类也多了。每天他们哪里,总会产生大量的垃圾。署树与俞小小的说话也多了,经常与林杨换座位,调侃俞小小,拿俞小小和林杨开玩笑。会给俞小小些纸条,因为俞小小喜欢的语文课,历史课,政治课,英语课,化学课都会认真学习,听课,不会和任何人聊天,但是署树的纸条,俞小小一张也没有回复过。俞小小不懂的化学题会找林杨,吴春燕,三人可以在一道题上讨论半天,署树插不上话。对于俞小小不喜欢的数学课,物理课,俞小小才会和署树短暂的打闹,更多的是和林杨聊天。
  俞小小值日,署树会早早的跑来教室和林杨一起打扫卫生,林杨会问署树为什么要和自己一起来,署树说,兄弟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俞小小的水壶从来都不会没有热水,俞小小最近胖了,大家都说,因为不管白天晚上都在吃,吃了正餐还有零食。
  俞小小最近总是能感觉到署树炙热的目光,好几次两人四目相对,有时俞小小会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以署树看着自己的目光,没有任何躲闪,就是那样看着自己,反而是俞小小没法正是他的目光。天越来越冷了,俞小小怕冷啊,窗户更是没有开过,而桌子上总是会有一个电动的烤火炉,热水袋等取暖的工具,都是林杨准备的,不过这些也都是署树说的。
  英语老师正在讲课,俞小小无法听懂他在讲什么,很想让自己努力的去听懂可是就是没法听懂,之前的英语老师因为快要生小宝宝休产假了。突然间换了一个老师,俞小小很难适应,反而越听越想睡觉。吴春燕也被老师换座位了,现在的俞小小,没有了吴春燕感觉特别无聊,没有养眼的美女在旁边,用眼过度都没法自我调节了。和吴春燕换座位的正是赖清,俞小小一直不喜欢赖清,找不出原因就是不喜欢,赖清一来,这边话比俞小小多了去了,有事没事就往后面转,这里现在已经成为老师的眼中钉了。
  真的太无聊了,瞌睡又来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喜欢的英语课也会有无聊的时候,从此自己讨厌的课程里又多了一个。
  “醒醒,醒醒啊”,俞小小双手双脚被绑在一起,被一个男生摇醒,慢慢睁开眼睛,那个人影越来越清晰。“老大,她醒了”。被叫为老大的男生走过来。
  “署树?”,署树面目狰狞地向自己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堆被吃过的零食袋,恶狠狠的看着自己,一步步逼近自己。“你要干什么?”,俞小小看了看周围,是在教室里,路灯透进来,清晰的可以看清署树的脸。
  “我要干什么?这些都是被你吃光的,你说,怎么办?”,署树狰狞的脸,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帅气,脸上还多了一条疤痕。“这些都是我最爱的,辣条”,署树用那些袋子拍打着俞小小的脸,“看到我脸上的那条疤了么?”,署树把食品袋扔在了俞小小脸上,里面的油洒在俞小小脸上,一些带辣椒的油,稀释着皮肤,好痛,“我也要让你感受感受”。
  “署树,你个变态,我哪里招惹你了,你这么变态的折磨我”,俞小小没想到署树是这么的变态,刚开始觉得他挺好的,是自己眼瞎。
  “哪里招惹我?你看不出来,我喜欢林杨吗?你眼瞎吗?我那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
  “林杨?”,同性?怎么可能?真的是自己眼瞎?“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你消失,你消失了,林杨就是我的了”,署树一手掐住俞小小的脖子,一点点的加大力度,“只要你死了,就好”,俞小小的脸色慢慢变白,眼睛开始翻白眼,脖子好疼,好疼,“只要你死了,只要你死了,就好了”,署树一直重复着,手臂上青筋暴起,另一只手也紧紧掐住俞小小的脖子,“你去死吧”。
  “不要,不要,救命”,署树拍打着俞小小,俞小小大喊着从梦中醒来,看着署树举起的手,“不要杀我”,俞小小害怕的往后退,一屁股坐到地上,全班所有人都看向这边,署树一头雾水,连忙伸手去扶她,俞小小惊恐的看着署树,往后退。
  林杨赶紧拉着俞小小,“怎么了?”,林杨的眼里全是疼惜,爱恋。俞小小看着总是温暖的林杨,再看看大家,俞小小沉默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刚才只是梦,只是那个梦,好可怕。
  俞小小重新回到座位上,幸好老师不在,被隔壁班同学给叫了去。“不会是梦到我要杀你吧?”,署树小心的看着俞小小,刚才的俞小小是真的吓到了,那种恐慌,害怕。只是她到底梦到了什么?俞小小看着署树,又看看署树位子上的赖清,两人换了位子?最后目光落在了署树面前的教科书上,那里有一个人躺在里面睡觉,那个人,好像自己。“突然手痒了,正想找不到模特,所以”,署树把教科书拿过来,俞小小看清楚了,画得真好,逼真。没想到他还是有特长的,一直以为他就是那个不学无术,整天耍帅的不良少年。
  “你喜欢吃辣条么?不,你最爱吃的是什么?”,刚才那个梦,感觉好真。
  说到吃,他还真的准备的,从桌子下面拿出两个盒饭。“只要是可以吃的,我都喜欢”,一边说,一边打开盒饭。“老师一时半会不会过来,要不要吃?”,把上面的一个盒饭递给俞小小。
  “应该不好吃吧?”,俞小小把视线移开,因为她真的饿了,中午因为宿舍的一些事情,午饭都还没有吃。
  “WHY?”
  “没有味儿”,每次他吃的盒饭,不管里面是什么,就是闻不到味儿,所以他上课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吃,没有人会发现。可是自己真的好饿,就算不好吃,也开始流口水了,尤其是当他打开饭盒的时候,里面全是肉肉,秀色可餐。
  “这个是经过专门处理的,不然我也不会带进来,味道还不错,相信我,我很挑食的”。
  “那我不客气了?”
  “和我不用客气,林杨是我兄弟”,把筷子给俞小小准备好。
  “.........”,俞小小想起了刚才的梦,兄弟?
  “有纸巾吗?”,署树吃饭真的很快,与猪可以相提并论,不分上下。
  “你能不这么恶心么?”恶心?她是在说自己恶心吗?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自己,在她们的口中,自己就是帅哥。想到当初他救过自己的份上,不就一张纸巾么,只是,他怎么可以这么恶心,满嘴的油,脸上还粘着米饭,一点形象都不注意,还是全校公认的超级大帅哥,无人可比,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看不到呢,每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都是丑陋的。

  编辑:linsong1025a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1-07 14:52:35
  @骤雨l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