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绵绵不尽的怀念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7:40:51 点击:56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两天,重温父亲2009年出版的散文集《山吟》,其中有篇写大伯的文字——《大哥》,又勾起了我对大伯深切的怀念。

  大伯意外离世已近两年,但每次回海口,经过他曾租住的开中医诊所的街道时,似乎他的音容笑貌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父亲2006年告别商海,叶落归根,去老家九江定居后,海南的长辈中只有大伯大娘。近十年中,每逢过年过节,无论在海口还是洋浦,或者三亚,都要挤出时间去探望老人家,陪他说说话儿。这几年在海口做小生意的堂弟总说,他就和你最亲。言下之意,竟然有些嫉妒。

  今年十一,去天津参加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的返程中,特意回了趟海口,特意去他曾租住的房间又转了转。看到他留下来的药书、药方和各种草药,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拥挤地堆在一间小房的角落,禁不住泪眼婆娑。这些书物,堂姐堂弟他们也用不上,没有一个继承大伯的医学,留着也就是留个念想吧。

  重返天涯码字的近一年,也写了些追思大伯的小文字,抄录如后,是为怀念。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7:44:27
  1.【大伯】

  大伯是去年离世的。在海口时,我和他最聊的来。他那时在海口做医生,开个小诊所。年纪大了,老睡不着,喜欢研究私彩——海南特有的娱乐项目。有时候一晚上看码不用睡觉,家里人都说我像他,经常熬夜到天光。

  父亲回九江后,有段时间生活的不太顺心。大伯也听说了一些。每次去他家闲聊时,都要劝我们,做个孝顺的人,正直的人,有德行的人。他很正,有时也会在电话中激动地训斥五湖四海的晚辈们,不讲半点情面!不像和他不太熟稔的人讲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大伯在老家那个小山村属于名人啦。他天赋很高,多才多艺,到南昌念过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的林业系,未毕业就被下放农村。在农村时,不事生产,不务正业,喜欢天天在家打扫庭院,研究医术,偶尔做做戏帽,凤冠霞帔那种。改革开放后,做过一阵带珠子的竹帘,很有些销路。后来,和父亲一起来海口,靠医术谋生。

  去年,他突然离世。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为他送行。

  每次回到海口的时候,我都会去他居住过的房子看看,仿佛他还在里屋休息。虽然,我知道这是不真实的,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

  (2016年12月4日于三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7:46:13
  2.【良心发现】

  我
  伫立在
  大伯的墓碑前
  读着堂弟亲手为大伯写的
  墓志铭
  读到
  父因思念爱妻
  儿女照顾不周
  自缢身亡
  心中对堂弟的恨意
  稍淡了一点点

  大伯晚年在海口行医
  十来年
  和我感情很深

  去年冬天
  在老家农村
  一向不拘小节的他
  理了头发
  刮了胡子
  穿着干净整洁的新装
  颈套一尺白布
  双脚一蹬
  撒手人寰

  父亲好文墨
  曾为大伯写过墓志铭
  文辞古奥
  对大伯的死因
  隐讳在字里行间
  堂弟读后
  未用
  自己作主
  刻了上面直白的话
  说是要尊重事实
  教育后人

  亡羊补牢
  未尝不晚
  可
  在大伯的意外离世上
  这一真理
  却不适用

  (2017年1月14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7:48:49
  3.【清明随想】

  我的魂儿
  倏忽飘荡在
  大伯的坟头

  堂弟似在哭泣
  堂兄似在跪祭

  大娘
  似乎也从常年昏睡中的那边
  走了过来
  劝慰着两个儿子
  不怪你们
  是你爹一时想不开

  我没有哭
  泪早就变成了恨
  可这恨
  又能怎样

  大伯终于还是去了
  或许
  他在天堂那边
  更自由
  更潇洒
  一如他七十余年人间的种种

  大伯
  侄儿
  到海口出差的时候
  还去您住过的小屋
  陪您聊聊本草纲目
  陪您说说彩票
  陪您喝杯小啤酒
  陪您抽根廉价香烟
  ......

  (20170403)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7:54:36
  4.【大哥】

  (作者:刘章高)

  我们三兄弟出生在赣北一个山沟里,村上到集镇二十多里。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村里没见过电灯电话和汽车的人多的是。虽然后来我和二哥都慢慢地走上了世面,但大哥年近花甲,都没有脱出封闭的笼罩,而生活惨淡。我常常为他惋惜。

  其实,大哥的艺术天赋,不仅在两弟之上,而且在他同龄层中也是首屈一指。

  那还是五几年他上村小的时候,大概就是八、九岁吧。学校根本就没有美术课,他就凭少得可怜的读物和想象,画下了不计其数的图画。家里到处贴满了他的“作品”。有一幅叫《黄牛下蛋》,我至今还不能忘记——那非凡的想象,栩栩如生的形态,就象有神仙点化。假如是现在,上儿童画展都是杰作!看了一本小人书,就在学校柱子上用小刀雕刻一个“风波亭”——里面捞空了,有几层,人物、花草、栏杆、飞檐,象模象样。然而,“天才的小画家”,在那儿没人发现。

  下雨天,父亲要我们一起学珠算。父亲眼睛不好,大哥以为可以骗他,眼睛打流星,光看门外过来过去的人,手在算盘上只拨得叭叭啦啦响。父亲报完几个数,问大哥:“多少?”“唔——跟弟弟一样个。”父亲没做声,又报数,又问“多少?”“还跟弟弟一样个。”父亲再报,再问“多少?”“一样……”没等大哥答完,父亲一烟管下去:“一样个啦!”大哥“哇哇”直叫抱着头飞快地逃窜……

  大哥偷吃也有绝招。他找到奶奶的冰糖罐,把小块的全部捞空,剩下几个大块搭起空架来,外面看也没少。他叫我“望风”,可偷完后就分一丁点给我吃,自己手里拿、荷包装、嘴里还鼓鼓的。还要威胁我:“不准讲,讲了下次不给你吃!”有一次,他把一罈爆米花天天偷、天天偷、偷完了,这时才知道要坏事,他站在那里发愣……忽然,他眼睛一亮——一脚过去,把罈踢翻——果然,没几天就听见奶奶叫:“哇!冇见过里个厉害的老鼠,把一罈爆米吃完了,还把罈都打翻了!”这时我非常佩服大哥的聪明,每次玩法都不一样。

  大哥长成青年时,对艺术的偏好与日俱增。没经过什么培训,也能在农村导演《小放牛》、《打猪草》等许多戏剧,二胡及管乐演奏也是佼佼者。“文革”后,传统戏盛行,农村剧团买不起正规的服装头饰,大哥动脑筋,想填补这个空白。我在文化馆,带他去县剧团参观了一下,老师傅给他介绍了一下头饰制作的要领,总共才一个多小时。回来后他就从小起步,办起了一个有十多人的戏剧服装厂。服装中有折、扣、披、甲、刺绣、彩绘;头饰有生旦净丑的凤冠、盔头,一应俱全,其形状、亮丽,可以假乱真。产品在周围几个县一时供不应求,全厂彻夜加班!但,工厂是大队的,大队的领导是农民。

  八十年代,农村经济渐好,农家摆设也讲究起来。大哥又独具匠心,为山里山外几十里,雕刻了大量屏风床、大堂香案、茶几,一件件龙飞凤舞。又恰到好处配以漆画:鸳鸯戏水,鸟语花香,梅兰松竹,柳拂荷塘……可谓表尽自然之美。

  同时,大哥还是母亲剪纸艺术的唯一传人。山里远近十多村,凡要剪花者,都得请他。他剪纸不用画稿,左手捏纸,右手持剪,曲曲折折,片刻就得。娴熟的程度,可以让你报什么花名,剪什么花来。

  可以说,大哥的艺术造诣,在农村是非常突出的,其涉猎之广泛,是我从事文艺工作几十年都没见过的——绘画、雕刻、演奏、表演等集于一身,且都是无师自通。可惜的是,他的诸多才华都没有向更高更深的层次发展,而是随着年龄老化同时凋落。现在六十岁的他,维持生活的来路,却不是艺术成就。虽然艺术活动伴随他大半生,但现景依然艰难。

  其实,大哥并非没有文化,六十年代读了“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后,又回到了“广阔天地”的深山。来时朝气蓬勃,但不久就被终日劳作,衣食不给,“文革”压抑所改造,改造成不可多想、不可多得、沉默为安的农民。待到改革开放,自由竞争时,他又无可奈何地老了……

  如果让我给大哥总结的话,大概是:他的命运不该与那个闭塞的山村结缘,那里是“伯乐”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年代不该是那个“非常岁月”,以致让他离开了农村又回锁于农村;他的艺术都是为生计糊口,来不及更高精的欲望;他的涉猎太广,不能集其全力攻一点、掘一井,而终不见其锋锐、其泉涌。反之,他定是一颗闪亮的星。——如此,不知当否?


  2002年于海口

  后记:多亏改革开放,大哥后来辗转特区,改钻医术,方得丰衣足食。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11-05 18:17:31

  
作者 :千颗珠 时间:2017-11-06 07:16:10
  欣赏,看得出,和大伯的感情很深,佳作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12-26 22:23:38
  点赞品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12-29 23:56:43
  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