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傻傻的爱2

楼主:骤雨l 时间:2016-11-04 19:23:36 点击:11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傻傻的爱(二)
  兄弟之争
  学校有四个风云人物:一个是B班14班的李鹤洪,学校的老大,人见人躲,花见花泄,车见车爆胎,染指学校N多女同学。俞小小是转校生,刚到学校的时候,就不知情,在后山,后山有一片花海,成为很多情侣玩游的地方,学校屡教不止。那天晚上,俞小小一个人去后,在半路上就遇到学校突击队突击检查。俞小小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只要是晚上出现在那里就会有嫌疑,只是刚转学过来的俞小小根本就不知情。路过假山的时候隐约看到那边有两个人影交替在一起。最后俞小小和另外的两个人一起被抓到教导办公室,李鹤洪打死也不承认自己和另外一个女生在一起,俞小小却站出来指认李鹤洪撒谎。
  事后,当俞小小知道李鹤洪这个人后,心惊胆战,从此小心翼翼的生活,就怕李鹤洪的报复,只是大半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不过,自己总桌子里面总会有一些奇怪的信及一些吃的。一开始俞小小是不敢碰触的,就怕谁在暗处暗算自己。可是时间慢慢过去,也没有发生什么,唯一发生的就是林杨,俞小小早就感觉到林杨对自己的爱意,所以她一直以为桌子里面的东西是林杨给自己的。
  第二个就是李鹤宁,李鹤洪的妹妹,初中部的,别看她小,比她哥还狠,听说刚军训的时候,她还是单纯的孩子,因为一个脸盆在水槽里,她洗手怕把别人的脸盆弄脏,就给移开,结果,脸盆的主人来了,硬是要她把脸盆给归位。李鹤宁是谁,在家就是掌上明珠,谁都没有对她说过狠话,怎么能忍得了你,两人打起来了,脸盆主人的闺蜜都参与了,没想到的是李鹤宁以一敌多,神话呀。
  第三个是门卫室的王勇,是个社会任务,承包了学校的保安团,与李鹤洪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欺压同学。
  “你有男朋友吗?”,署树擦了擦嘴,脸上的米饭也擦掉了,“我给你介绍一个?”,还没等俞小小回答,署树接着说,“和我一样帅”。
  “谁?”,俞小小扒了两口饭,“其实你也就这样”。
  “你真不会聊天”
  “有水么?”,太辣了,刚才不小心吃到颗海椒,“好辣”。署树忘记买水了,因为他当时太着急了,就是想让俞小小尝尝,还要趁热,连老板找他钱他都没有拿就走了。
  “谁有水?”,署树站起来,一声吼。“矿泉水”。俞小小不敢相信,署树是在着急么?是她眼花了?
  “不用了”,俞小小轻轻拉了拉署树的衣角。
  “你,有没有水?”,署树推搡着前排的男生,男生头都没有回说没有,“谁有矿泉水?”。
  “真的不用了”
  “喝过的,要吗?”一个同学问。署树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只是拔腿就拍的还有林杨。两分钟后,两人同时拿着水回来。
  俞小小看着向自己递过来的两瓶水,“谢谢,我已经不辣了”。拿林杨的吧,感觉不好,拿署树的吧,感觉还是不好。署树最后把水扔到俞小小身上,你爱要不要,反正我就是给你了。
  化学实验室,三人一组,加热食盐,对化学课,俞小小是喜爱的,可是要让她去弄这些化学器材,她是不愿意的。署树和林杨两人开始加热食盐,蒸馏。俞小小拉着吴春燕,虽然吴春燕很文静,可是她却很热衷于这些,捣鼓过来,捣鼓过去。
  不一会儿,署树和林杨那边开始了对立,两人一直僵持不下,都说自己有理。
  “加热到熔点时,固体融化继续加热,液体的黏度下降食盐液体没有沸点,加热到一定温度时,直接分解成等离子体”,不爱学习的署树能说出这些,俞小小还真是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了。
  “你觉得光是靠加热就可以了么?有些事情不是按着你的剧本来的,还有,你没发现自己管得太多了吗?”,林杨似乎对署树不满,是很不满。
  “对,你说的对,我是在加热,可是你呢,你连加热都没有,即使我们是兄弟,有些事情,盐它没有承认”
  “我不加热,是因为,我希望盐能慢慢被我溶解”
  “盐有它自己的想法,就算我加热,它不想,我也不能怎样,决定权在她那里”。兄弟俩好到可以穿同一条裤子的,今天发什么神经啊?
  “.......”,俞小小走过去,往烧杯里的盐注入了大瓶的水,“加了水,再稀释”。
  署树和林杨相视半秒,点点头,“对,可以重新来,就看谁先追到”。署树这样说。
  你追,我追
  “这里,这里”,林杨招呼俞小小。今天食堂的人特别的多,居然找不到位子了,很不正常啊。俞小小看着林杨对面的署树。
  “走啊”,吴春燕看着停下来的俞小小,“再不过去,就真的没有位子了”。好几个女生已经过去问了,都被林杨给轰走了。
  算了,自己不愿意面对署树,也不能连累春儿,“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连你这种每天回家吃饭的人都来食堂了”,俞小小主动在林杨旁边坐下。署树吃着饭,没有说话。
  “被他抓来的,位子还是他给留的”,林杨说,貌似还有点委屈样。
  “不会这么多人都是因为署树吧?”,吴春燕不经意的说,虽然自己也喜欢帅哥,当然署树是第一人选,只是自己心里清楚,自己不会是署树的菜,自己也驾驭不了他。
  署树虽然不是学校老大,没有任何号召力,不过,就他那颜值,稳稳的,不排第一,没有谁不服的,所以,他在学校知名度不比学校老大差,可以说比学校老大更火。
  “我先走了”,这饭怎么吃啊,所有人目光都聚在这边,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下吃饭,多痛苦,如何下嘴?俞小小忍不住了,学校女生都怎么了,他这也叫帅?
  “小小”,俞小小说走就走,吴春燕一个人又不好意思继续在那里坐着吃饭,“小小,不吃饭会饿的”。
  在宿舍,俞小小趴在床上啃着苹果,吃着香蕉,听着音乐,看着小说。吴春燕在下铺听着英语听力,形成鲜明的对比,爱学习的,不爱学习的。成绩好的,成绩不好的。
  “小小,你说谁每天那么无聊往你床上放水果,我们宿舍每天都充斥在水果的世界里,就你的水果,把我们整个宿舍的人都给养胖了”。旁边商铺的同学一直很好奇,按理说啊,俞小小也不算十分出众,在学校也一直很低调,就最近和署树走得比较近,可是这些说过从刚开学就一直有人在放。
  “我们小小就是人缘好”
  “哎,春儿,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就算吴春燕知道,她也不会告诉这些八卦之人。
  “会不会是林杨啊?”
  “也有可能是署树啊”
  “署树?哇塞,小小,我真羡慕你,署树耶,我做梦都不敢奢望”
  “上次在化学实验课上,我就觉得林杨和署树话里有话”,这些人整天八卦这八卦那的,吴春燕看看时间,差不多该去学校了。收拾好录音磁带,用手推了推俞小小。
  “春儿,你想上那个大学啊?”,俞小小挽着吴春燕,以她现在的成绩要想上大学,根本不可能。
  “俞小小”,一个高分贝的女声尖叫着,俞小小和吴春燕随着声音寻去,女生宿舍楼顶上一盆冷水倒下来。俞小小果断推开吴春燕,没有想到楼顶上是一盆接着一盆的水倒下来。
  “小小”,吴春燕看着全身湿透的俞小小,俞小小没有躲闪,“你们干什么?”
  “俞小小,离我们署树远一点,不然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身影很快跑过来,把自己的大衣披在俞小小身上,俞小小看着眼前的这个身影,是他。因为被喷了冷水,晚自习俞小小就没有去,署树看着一直空空没有人的位子。再等等就来了,再等等,就会来了,再等等,再等等,时间一点点过去,俞小小一直没有出现。俞小小是第一次不来上课,署树是第一次心里慌了,想她,想见到她。
  一张纸条被经过好几个人才传到了吴春燕手里,吴春燕打开纸条,上面字迹工整,非常好看,她认识那个字迹,因为,她经常翻看他的作业本。吴春燕回头看了看署树,署树也看着自己,急切的目光:俞小小为什么没有来上课?虽然这张纸条上面没有提到自己一点点,不过自己对于他来说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小小今天被同学喷了冰水,请假了”,吴春燕把纸条传出去。
  喷冰水?这么冷的天,本来她就怕冬天,怕冷。署树悄悄偷偷的离开座位,出了教室。
  俞小小裹着被子,带着耳机看着小说,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署树来到女生宿舍后面,看着整个宿舍楼。
  “好饿,要是有吃的就好了,为什么我那么饿?真的好饿啊?我要吃的啊”,晚上没有吃饭,把所有水果都吃完了,现在肚子饿啊。“呵欠”。
  署树顺着后面的水管慢慢的往上爬,俞小小在宿舍里搜刮同学的吃的,可以一圈下来,该找的地方都找完了就是找不到任何一点点吃的。正当俞小小苦闷不堪的时候,署树翻窗进来,看着俞小小动作娴熟的爬上了床,只是,她的这个睡衣怎么是这样的,眼瞎。
  “啊.......”,刚翻上床的俞小小看到窗口的黑影。
  “嘘.......”
  “你,你,你怎么会来这里?”,俞小小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你就在哪里,不准过来”
  “你想多了,我对你,你的身体,不感兴趣”,署树比划着,“前不凸后不翘的”
  “你不会就是来嘲笑我的吧?”
  “当然不是”,署树走过来,“专门来看你的”,把手放在俞小小额头上,他的手好温暖。“没发烧”
  “发烧?我从来不感冒的,身体倍儿棒”不过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自己才这样的,真是冤家,“还不是以为你,她们让我不准勾引你,离你远一点,请问你到底哪里好看了?”,不管自己怎么看就是看不出他哪里好看。
  “勾引我?你勾引我了么?”
  “就是没有呀”
  “给你一次勾引我的机会”
  “说什么呢”俞小小用枕头砸他,“我好饿,饿的要死要死的”
  “能出去吗?”
  “不能,我冷”
  “裹厚点,我马上回来”,署树理了理俞小小的被子,转身的时候看到旁边挂着的一件男人的大衣。“想吃什么?”
  “凉面,土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样一份”
  “还不是很贪心,正好我还有够买它们的本钱”,说着往窗户走去,他已经记住了那件黑色大衣。
  “等下”,俞小小不可思议,难道又从这里下去?就算你身手再好,你也不是武功盖世,要是不小心摔下去了呢?“要不这样?”。
  俞小小把自己的外套,帽子给署树穿上,这样可以光明正大的从楼梯走下去,再从楼梯走上来。署树一路上低着头,还真是没有被别人发现。匆匆的在食堂拿了凉面和土豆就往女生宿舍跑。
  “来了”,看看周围,急切的敲着宿舍门。“怎么样?没有被发现吧?”
  “我是谁?不过这衣服还真适合我”,把凉面和土豆放在桌子上,“都是凉的没有问题吗?”
  “越凉,吃着就越热,有句话怎么说的,以毒攻毒”。俞小小双腿盘着坐在吴春燕的床铺上,津津有味的吃着,“你不吃?”
  “我吃了还有你的份吗”,署树顺势爬上了俞小小的床,这里就是俞小小晚上就寝的地方,上面还有她的温度,她的味儿。“你的床跟个狗窝一样”,其实一点都不乱。
  “那也是我的床,你下来,别给我弄脏了”
  “我上你的床,是你的荣幸才对”
  “这话怎么那么别扭?”
  “.........”,沉默,尴尬,无语。
  第二天的早操结束后,经过公布栏的时候,好几个同学围在这边。“吃饭都要被限制?”
  “都怪你们,好不容易能在食堂见到署树吃饭”
  “能怪我吗”
  俞小小听到同学的对话,什么公布栏还限制吃饭,还有署树?“看这里”。
  “昨天喷水的几个女生都被拉去惩罚打扫B班14班的教室还有他们的两个男生宿舍”
  “喷水?不就是俞小小那个吗”
  “俞小小这人还真不简单,和学校两个超级大牌的男生都有关系”
  俞小小没有说什么,拉着吴春燕往食堂走去。吴春燕更没有多说话,那个冲过来,把自己大衣披在俞小小身上的男生正是李鹤洪,俞小小怎么也想不到,李鹤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应该恨自己才对。
  大牌过招
  “春儿,我肚子好疼,我先走了,帮我把林杨的P4拿去教室,在我枕头下面”。林杨已经把自己的P3换成P4了,不过,自己却从来没有用过,就被俞小小给捷足先登了。
  早上的厕所是最堵的,也是最臭的,为什么女厕所永远都是在排队?俞小小受不乐了,都快要拉出来了,为什么就是没有位子?赶紧往教师宿舍楼那边跑去,那边还有一个厕所。
  “你好堵,你好堵,你好堵堵堵”,俞小小嘴里哼哼着,终于找到一个蹲位。当俞小小踏出脚的时候,另外一只脚也踏了出来。两人挤在蹲位门口,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
  “你谁呀?敢和我抢位子?”,李鹤宁居高零下的看着俞小小,是的,俞小小要矮那么一点点。李鹤宁喜欢抹口红,总是抹的很好看,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是李鹤宁”,似乎俞小小是真的不认识李鹤宁,自己还要自报家门。
  惨了惨了,自己居然遇到了大姐大,她比她哥还要恐怖,可是肚子真的好疼。连放了好几个屁了,快出来了。李鹤宁的姐妹团都围了上来,看样子是要暴打一顿,只是自己单枪匹马的,就算李鹤宁自己一个人上场,俞小小也不是她的对手。
  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被暴打的场面,及下午,不,半个小时后,公布栏上就会有自己的丑闻出现了。“呵,我以为是谁呢,我的好妹妹,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你哥现在的正牌女朋友”,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底气,其他蹲位有人的,都是大气不敢出,要么继续蹲在里面,就算已经搞定了肚子的都不敢出来,要么进来的看到李鹤宁都不敢进来了。“怎么?不相信?”,应该昨晚的喷水事件很多人都知晓了吧,李鹤宁不应该不知道啊。
  “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李鹤宁笑嘻嘻的退下来,“嫂子,你先”。
  “你哥总是在我面前夸你,说的我真的好吃味”
  “走”,李鹤宁把自己的姐妹团都给叫了出来,早上的公布栏,自己也看到了,这么久以来,是觉得李鹤洪有些改变,很久没有见他身边有其他女生出现过,原来是这样?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