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堂叔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09-28 11:25:10 点击:4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礼拜天的清晨,我去西山公园溜达,无意间,碰上我的堂叔,我近期知晓他是教师岗位上退了休的人,可他在距公园大约有两里的市一中家属院居住着,咋也溜达到这里了。我顺口问了一句,"你走的真远,都转游到这儿,从城东头拐到城西边啦"。他说道,"我已搬过来啦,就在这西山公园旁边,新近买的房屋,一中那儿房子也在,只是作为中午歇息的寓所,到晚间一中门口自己的商铺一关门,我就和你的婶子来这儿住”。于是,我想到他俩铺子开的年头也很长了,挣了点钱,年岁都已过六十的人啦,有一处宽敞的寓所,总比挤那六七十平米原有的屋堂好。且我记忆中,他是有三个儿女的父亲了,尽管两个姑娘成了家,儿子在上大学,但年关节假的,一旦他们回来,终于可以缓解狭隘的困顿,宽大舒缓了许多。
  我俩转出公园门口,将要分手时,他提出,让我看看他的新房,我欣然跟他前行了二百米不到的距离,上了银奥佳园四号楼一单元电梯,进入他六楼寓所,瞧看了总体装修布局与各单元房间设局摆置,大体上属那种简洁朴实不甚奢华的一类。初步具备身形支撑享用,必备安居保障,可以说还算完善充实的。他也感到十分满足,我也觉得亮堂宽敞。阳台和窗户的光线,照耀到一百三十平米的房间客厅,老两口的心,豁亮光鲜了。寒暄了半个小时,当他送我出门时,我瞥见他左腿的膝盖,似乎有点毛病,左手不停地揉搓,大概得了关节炎等类的病症,由于电梯门已经关闭,没来得及问他个究竟。
  我堂叔是我初中的老师。上世纪七十年代,他家的地主帽子还没有摘掉,作为民办教师,临时到陈庄初级中学代课,数理化语文等课程都教过。作为长子他婚结的早,另立门户也早,在土块垒起的三间泥屋里度日,往后不知何病因,前妻撇下一双幼小妞儿,撒手人寰 ,躲到黄冢,不再与他度艰涩时光。于是,劳累疲乏全缠绕他的身心,拉扯两个孩子念书做人,解除心灵物质饥饿匮乏,倒是其次,因为“文化大革命”过后,文化复兴,年馑好转,亲戚提携,是能将就满足农村孩子一般渴望的;可最为紧务的是他本人,先再成个家还是先立业,那时我十四五岁,不晓得他三十多岁的人内心的本愿,也不便问询了解。可我猜想,他内心抉择的艰难远超过养育孩子的艰难。
  前妻逝后三年时间里,他把心思精力,多半投入教学事业和文化知识提高深造上了,人住到学校,备课读书做题,操持授业育人,将两个孩子托付给父母,任由老人管束了。由于他对学习教书的一往情深,课讲的精彩动人,脑子里装的知识信息多,娓娓道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大伙都爱聆听他的教诲。他也完全弥补了起初一个高中生知识框架的单薄疏漏,成为校园里有学问的师者。
  夏日里我的家乡处于北方沙漠边缘,火烈的日头穿梭空中能见到细微烟云,热气蒸腾人们的头顶,似乎头上的毛发都要燃起火来。三十度左右的高温,我们没有心境,端坐课堂闻听老师灌输知识的,穿着烂旧的背心,恨不得一头扎入校旁的水渠里,消解暑热侵袭烦闷。可他依然着灰黄纳垢的衬衣,汗珠儿毛细孔迸发的串串滴滴,洋溢脸面上、脖颈处,漫流周身,水兮兮样子,嘴皮燥烈,喉腔干渴,声音失去往日里洪亮,固执的讲台上声嘶力竭,催生出课堂烦躁不安。面对此情此景,不松口不放手、哇哩哇啦的他,执着讲够四十五分钟一堂课。当下课铃响起,作为班长的我,喊一声起立,未得他“散伙”的回应,学生们如鸟兽散,四处找寻阴凉潮湿的地方了。只留下他孤独蹒跚出教室,一幅啈啈然。我预想他回到宿舍兼具办公室的房间,肯定要擦洗脸面身子,也可能随后泡脚、持扇,吆号不太中意的凉风凉气,透入肌肤里,驱散他闷热、失落。
  冬日的夜是漫长的,轮到我值日的时候,要在大早六点钟,起身出门,一进了校门,校园的第一盏煤油灯,早早闪烁他的寓室,也许他正破解一道难题,背诵一篇美文,预习今日教案,领悟深奥典籍。反正昏黄的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传递我的眼仁。他那励志的信念精力,启迪激励了我。迫使我尽快烘热教室炉膛,蹿升出赤红的火苗,一对黑手在没有清水洗濯情形下,掏出书本,围着炉膛转,诵出朗朗书声。
  学校的田地,春夏秋季长些粮食蔬菜,水渠边的白杨树,还有各种梨、杏、苹果、枣树,都是我们勤工俭学平整栽植的。我瞧见他吃过晚饭,在其中转悠、读书、劳作,耕读利用的恰到好处,休闲做事协和的极致完美,似乎是他一处世外桃源。个头不高的他,在围墙围裹的那处“庄园”里,忽隐忽现,或蹲或立,或忙或闲,或默不作声,或书声朗朗;鸟雀和地上的昆虫,如影随形,叽叽喳喳他的身边,匍匐他的身前身后,他似乎忘形的不经意关顾,一门心思,独做他笃定有价值快乐的事儿,完全置身于尘世纷扰之外。融入自然怀抱之中。他是我们庄户,最悟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人。因那个时代,只要视几个大字,多挣点工分,积累点操持农活的诀窍,就足够存活人间和闯当世界的资本了;不需要孔夫子这类的人物,出入于乡间;文化知识在农人的心田里,是结不出甜美果实的。
  1978年,春天花蕾开始绽放,随高考制度的恢复,堂叔一马当先,打破了门第、阶级成分束缚,毅然报考甘肃师范大 学。在他启迪带动下,白银公司一名下乡“女知青”,急抱起书本突击钻研,她也是堂叔的同事,我的老师。这一名弱小的女子,几年间蹲到农村,返回不了白银自己的家,青春耗失在农村乡间的课堂上,柔和的个性,细语绵绵,对我有极温和亲近的诱力,不像捶打我、碰破我的鼻血,撵我出教室在毒日头里烤晒、惩罚,另一位“工农兵大学”毕业的男老师,那般苛责严酷冷漠。她也是循循善诱、可亲可敬、我尊崇的模范。这年,校园的灯盏,早早又亮起了一盏,唤醒了校园的沉寂昏睡,他们清醒,他们奋斗,始终印了“功到自然成”的真谛。他考取了甘肃师范大学,她考取了武威师范学校。听说她毕业分配到白银稀土公司教书,我再没有亲眼见过,但仍是十分的怀念。
  堂叔他大学专攻物理,出了校门,就到白银市一中教书,是学校顶尖师才。那种诲人不倦、孜孜求索、攀登教学高峰的品性,持续红阳着,培育出一批又一批品学兼优的人才。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末期,又成了家,与我现在的婶子一起生活,生养一个儿子,前几年也踏入了重点大学门槛,步不步我堂叔教书育人的“后辙”,那是他自己抉择的事了。可如今,堂叔卷曲着腿脚,皱纹凸显,身板佝偻,脸面消失昔日的光彩,我内心有一处道不尽的滋味,无尽遗憾和往日敬仰纠结心怀,叹息起生命自然的兴衰。在当年,他可是我们庄户上考取的第一位大学生,是我的旗帜标杆啊。
  巧遇的是, 他的小弟,比我晚三年进的同一所大学,我嬉笑他,应叫我师哥。可他毕竟辈分大点,我要向尊重堂叔一样待他。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10-08 09:01:15
  @牧野2015 推荐
楼主牧野2015 时间:2016-10-08 11:53:49
  谢谢“酋长”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