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华】短篇小说《刘苏光》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6-09-17 19:04:16 点击:2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我的生意比大疤做得好,跟刘苏光不无关系。
  应该是1988年的夏天,突然在村办公室的楼下邂逅刘苏光,正值中午时分,是该当吃中饭的时间,别说刘苏光是税务所的专管员,就是寻常的朋友,邂逅相遇请他吃顿便饭是人之常情,于是我对刘苏光说:“吃了饭再走,今天我请你喝酒。”刘苏光连声说:“算了算了,我有事。”我说:“你怕吃顿饭就巴起了迈朗格嘛,我又没得事情请你帮忙。”刘苏光执意要走,我执意挽留,甚至动手拉他,我一米八二的身躯,他矮我一头,再说他文静静的,也没有我下力人的力气大,他拗不赢我,只得随我进餐馆来。
  犟不赢我的刘苏光无可奈何的说:“那就简单点,我真的有事。”我说:“今天天气热,少喝一点,一个人喝四两酒如何?”刘苏光跳起来,说:“你想醉死我呀,天气热你都喝四两,天气凉快你要喝多少?”我说:“算了,你随意,我从来不劝酒,你自己喝得到多少就倒多少。”我拿起酒瓶子为自己倒了满满一碗,而后把酒瓶子递给他。
  刘苏光接过酒瓶到了一点在自己的碗里说:“这几年,你的酒量练出来了。”
  这个年月经营企业,喝酒是硬着头皮练出来的,要想生意做得好,就得陪客人吃好喝好,遇上不会喝酒的还好说,遇上会喝酒的并且还有一点酒量的人,你就不得不陪他喝尽兴了。
  我说:“做到这个生意,自然要招呼应酬,遇上不喝酒的还好,遇上喝酒的,你不喝也得喝,专机厂的那个检验姜三,你见过的面的,有一次我喝大疤陪他喝酒,都准备不喝了,大家也都喝的二麻麻的了,他要来一瓶酒,倒在三个碗里,他首先就把自己面前的一碗酒端起一饮而尽,你说,你喝不喝,我和大疤都只有把自己面前的那碗酒吞下肚去,结果他出门没有走上三步就倒在了地上。”刘苏光说:“我喝酒不得行,只象征性的喝一点。”我说:“你不喝酒我这一碗喝了就算了,如果你还要喝,我还是可以陪你喝的。”刘苏光说:“我真的有事。”我随口问说:“你有啥子事嘛?”刘苏光说:“机床维修厂的老赖,约我今天下午在小龙坎见面,”老赖我认识,以前和大疤搭伙时,他来帮我们车加工过涡轮,我说:“他找你有啥子事哦?”刘苏光说:“哪里嘛,老赖说他有一批铜件业务要找地方做,让我去帮他推荐一个地方。”我说:“你喊他就拿来给我做晒!”刘苏光说:“真的暗,我怎么把你搞忘了呢?”我说:“那尚你快点吃,吃了去下午就把老赖约起来。”
  刘苏光匆匆吃了饭匆匆去了,我鼓捣请刘苏光吃饭,完全是看在老朋友的面上,没有想到无意识的搞来了一笔不小的业务。
  这一笔业务,原本刘苏光是准备给大疤拉起去的,不曾想却被我无意间的拦截了过来。
  二
  我是在和大疤打伙时认识的刘苏光。大疤是厂长,负责招呼应酬,来人来客都是他接待,那时候我还亲自在炉子上操作,记得刘苏光是来汇算税负的,具体怎么汇算税负,我搞不懂也算不来,只是把他需要的数据全都拿给他,只听他说:“你放心,我该怎么算就怎么算,我算出来的不会比你们以前缴的多,当然也不可能比你们以前缴的少。”
  果然,他计算的结果,几乎跟以前我们缴税的税负持平。
  中午是大疤陪他去吃的中饭,在哪儿吃的?吃些什么?我不知道。只以为刘苏光办完事吃了中饭就走了,谁知道五点钟左右他跑来对我说:“麻烦你一个事,你去树人小学幼儿园帮我接我女儿,接了以后你帮我送到我家里去,如果我老婆问,你就说我有事,要晚点回去。”
  我说:“你怎么不自己去接女儿?”
  刘苏光说:“狗日的几爷子输了不让老子走。”“你们打的啥子牌哦?”我知道大疤打扑克出老千,因此这样问他。
  刘苏光把他家的地址给了我,又叮嘱我说:“千万别说我在打麻将,树人小学有两个幼儿园,千万别搞错了,我的女儿叫欢欢。”
  欢欢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圆圆的脸胖胖乎乎的身体,很是乖巧、路过三角碑的路边摊摊,小女孩围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转,突然在一个卖少儿衣服的摊位前停下了脚步,盯着一件花布连衣裙看了许久,摊主说:“小姑娘,这裙裙漂亮哦。让你爸爸给你买一件。”小姑娘转头盯我,而后摇了摇头,小姑娘正要离开,摊主一把拉住她,说:“你来试一试,看穿起好看不好看。”摊主把连衣裙给小姑娘套上,让小姑娘原地转圈,说:“你看你穿起多乖呀?”姑娘捞起裙摆左右看,笑的很灿烂,摊主对我说:“你就给她买一件吧,五块钱,相因。”我问欢欢:“这裙子漂亮吗?”小姑娘点点头。我问:“你想要吗?”小姑娘摇摇头,我问:“为什么不想要?”小姑娘喃喃说:“妈妈说了,不许要别人的东西。”我说:“我不是别人呀,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你爸爸叫刘苏光是不是?”小姑娘点点头。我说:“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你喊我叔叔,叔叔给你买就不是别人给你的东西,你要吗?”小姑娘盯着我不说话了。
  摊主说:“我原来以为你是她的爸爸呢,原来不是嗦,那我帮她脱下来。”
  小姑娘焦眉愁眼的抚摸连衣裙,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我摸出五元钱给摊主说:“算了,我帮她买了。”小姑娘见我给钱赶紧脱裙子,连声说:“不要,不要,妈妈要吵我的。”
  我说:“你妈妈不会吵你,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呢,你妈妈问你爸爸不就知道了吗。”
  三
  为了这五元钱,刘苏光差点和我撕破脸,知道我为他女儿买了连衣裙,非要还我五元钱,这让我有点生气。
  那天送他女儿回家,他老婆非不让我走,非要留下我吃宵夜,那天那一顿饭,他老婆拿出来了一瓶剑南春。那一瓶酒被我喝了一大半,就那一瓶酒,也不止值五元钱,听我如此说,刘苏光才把那五元钱收了回去。
  自此以后刘苏光时常来算税负,来了招呼应酬基本上都是大疤,那时候的我主管生产,几乎都在炉子上忙碌,只每个月去税务局开具税票才是我的事,开具税票也有去晚了的时候,有时恰逢中午,当该吃午饭的时候,办完公事时当正午,自然也就寻个地方吃饭,许多时间刘苏光都抢着付账,也有许多时间是他给的钱。
  我和刘苏光相较平淡,除了每个月要去税务所开一次纳税缴款书,其他基本上就没有接触。每次刘苏光来计算税负,都是大疤带他去吃中饭,而后大疤邀约他去打牌。突然的一天深夜,刘苏光来敲开我的门,说:“我有点事麻烦你帮一个忙,我有一张一千块钱的定期存单,我想抵押给你,老子手气背,也许是我的名字取得不好,刘苏光刘苏光,取这样的名字怎么赢的到钱,还是我的名字取拐了。”我把一千块钱给他,他把工商银行的存单抵押给我,说:“我赢了钱就来取,如果我输了,如果我没有来取存单,到期你自己去银行取了就是。”
  刘苏光没有来取存单,估计他是输了。老婆知道了,怪我不会办事,“不就一千块钱么,你押人家的存单干啥,人家经常来帮你们计算税负,你还把别人的存单拿来押着,把存单还给人家,他有钱来还你就收到,他没有钱来还你就算了。”
  我把存单还给刘苏光,他坚决不收,我鼓捣把存单揣在他的荷包里,不让他再摸出来,他叹了一口气说:“哪天我赢了钱,一定拿来还你。”
  这时我才知道,除了第一次我去帮他接孩子,他那一次赢了钱,而后几乎都是输。
  我劝他别去打牌,并告诉他许多人打牌出老千。刘苏光还是怪自己的名字取得不好,刘苏光刘苏光,自然是输光了幺台。
  四
  突然初夏的一个夜晚,刘苏光敲开了我的家门,这时候的我已经和大疤分家了,这时候的我已经搬回了我的老家。只见稀疏的月光下,刘苏光抱着一包衣物,站在梧桐树下,见我开门出来,刘苏光都还有点惊魂未定,喘着粗气的他急切的说:“快!快!快去帮我看一下刘琴栀死了没得!……”不明所以的我愣愣的望着他,只见他赤裸着上身,一条又短又小的花内裤箍的下身凸凹分明,见我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这才把抱在怀中的衣物丢在地上,选出自己的衣服,赶紧往身上套,同时口里说:“你陪我一路去看看吧,看看刘琴栀死了没得,死了可就麻烦了。”
  刘琴栀我认识,就在大疤家旁边住,刘苏光说:“我们在他家打麻将,他男人十一点钟上夜班,原以为他上夜班去了,哪晓得他龟儿半路上折转回家来了,他龟儿在外面喊开门,老子搞慌忙了,衣服裤子都来不及穿,刚把衣服抱起来,他龟儿就撞开房门闯进来了,他龟儿提起一把刀来杀我,小刘扑上前去拦他男人,只听哎哟一声,就看见小刘倒在地上了,吓的我魂飞魄散,抱起衣服夺路就逃,跑在半路摸到一件内裤穿上,结果内裤还是小刘的……”听到这里,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忍俊不禁扑哧一笑,刘苏光着急的说:“人家都着急死了,你还笑……”
  刘琴栀我认识,我知道她家在哪儿住,见刘苏光这般着急,自然随他一路去探看虚实,路上,我禁不住问他:“你们是朗格搞拢去的哦。”刘苏光叹了一口气,说:“小刘长的实在是太乖了,我在她家打麻将,她过上过下的都在你的背后旋,有时借故看你的牌,整个身子都扑在你的后背上,那一对大咪咪,就在你的胳膊上吱来擦去的……”说到这里,刘苏光叹了一口气,就说:“小刘这辈子也遇到了,他男人浸血旺,不小心掉进滚烫的血旺锅里,一身都烫烂了,如今一身一脸都是缰疤,恁么乖一个女娃儿,男人成了那样儿……”刘苏光不停的摇头叹息。
  刘琴栀确实长的乖,的确很讨男人喜欢,男人浸血旺掉进了血旺锅里,我这才听说。
  到了目的地,四周静悄悄的,不像死了人的样子,我和他只好回到出发地,他走时千叮咛万嘱咐,明天你一定要去打听明白,看刘琴栀死了没有。
  后来刘苏光付了刘琴栀的医药费,另外买了一台菊花牌的黑白电视机作为补偿,事情就不了了之。
  这一天下午,刘苏光还真就把老赖带了来,就因为他带来了老赖,因此我的生意比大疤做了好一些。
  这刘苏光,就喜欢打牌,喜欢女孩子,还问我喜不喜欢,如果我喜欢,他可以帮我找一个,我只是一笑置之。
  后来一天,他还真打来电话,说女孩子他找到了喊我去玩,还把电话给他找来的女孩子,只听电话里的女孩说:“老板,来耍一下子晒……”
  我赶紧挂了电话,我家的电话串线连接,别让老婆在辅机上听见了惹麻烦。
  这刘苏光,就是这么一个人?好人?坏人?不好不坏的人?还真说不清楚。不过我的生意比大巴好,还多亏了他。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9-22 14:35:10
  @彭乾尧 推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