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半个金糠窝头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6-10-17 00:26:27 点击: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半个金糠窝头
  文/田润明
  五十七年前我十岁。
  星期天,春风吹绿了胡同口一排白杨,翠绿的嫩芽惹得饥肠辘辘的我们几位小伙伴直咽口水。刘顺大喝一声,甩掉鞋,噌、噌、噌便上了树。大伙一见,上树的、攀墙的,一会儿便把白杨树的嫩芽捋了个精光。
  开水焯过,虽然涩涩的然而饥肠辘辘的肚子那里还顾得着,狼吞虎咽便进了喉咙。刘顺推门进来,悄声说道,我领你去一个好去处,野菜遍地。我拎了布袋,取了小铁铲,随他而行。
  这里的野菜真多,蒲公英、荠荠菜、苦苦菜、人揪菜、车轱辘圆……想来这里是小煤窑劳改营重地,警卫荷枪实弹,无人敢来问津。看到去年的苍耳子还在,我俩急忙摘下包开大嚼起来……
  中午时分我俩口袋已满,兴冲冲背起跑下山去。半路我俩一前一后吐倒在路旁……正在有气无力之时,被一位身穿井下煤黑子服装的老汉扶起,孩子,吃了什么?
  苍耳子。
  毒性不大,吐出来就不碍事了。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喷喷粳糠窝头,一掰两半,递给了我和刘顺。我和刘顺狼吞虎咽几口便咽下肚去,吃完还盯着他的怀里,直咽口水……他站起来,象欠了我俩似的,双手捂住怀,喃喃自语,罪过罪过,只剩一个,不多也不多也。说完夺路而逃慌张去山上也。想来他是刑满就业人员。
  如今老了,那半个香喷喷粳糠窝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美不胜收。
  注:金糠,稻子壳磨成的粉,那时很金贵。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